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一加5礼品红椎菌券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19 08:37:00浏览216次

昔日帝国联盟高高在上的贵公子,最后也沦落到如此地步而已!

不要挑我毛病哒,我现在眼皮睁不开,改不了错字了,大家凑和凑和吧,我醒来之后会自己再撸一遍错字改的。

今天的三更为:海之微凉,微凉亲亲打赏的和氏壁加更。。。。

第四更为:moxilon,亲爱哒打赏的和氏壁加更……

“你这一次怎么会进入任务里的?”原本清冷的星空因为二人回来的原因,少了几分冷清,多了让百合熟悉放松的感觉,当初这个问题在任务里时她问过一次,只是李延玺当时没有提,而在百合解决完林家之后,十字堂又被整个星域的人追杀,大部份时间都在逃亡中,剩余少部份的时间,李延玺总是霸占着她不放,那会儿在任务中说起这个问题百合感觉并不方便,因此忍着回到两人大本营了,她才问了出来。

此时的百合是她自己本来的模样,不像姚百合那样的冶艳耀眼,却不知道是不是跟他相处的时间长了,她身上总隐隐有种自己那种清清淡淡的感觉,很是让李延玺喜欢,他手指紧扣着百合的掌心,知道这个问题躲又躲不过去,与其一次说出来让她怒火中烧,倒不如每次说一些,让她一次发些火,这就好比李延玺面前拥有一个装满了危险汽体的容器,他若是一次将容器打开,里面泄露出来的汽体有可能会让他感觉棘手麻烦,而若是一次放些许汽体,每次并不会给他造成麻烦,多放几次,到最后容器里面的东西自然会放空。

当然对于李延玺来说这个世界几乎没有可以威胁他的东西,他以往无论行事多么随心所欲。可是在对待百合时,却总忍不住会在心中再三考虑,他以前行为做事很少如此,喜欢就拿,不高兴就毁,他不跟人耍心思,因为他实力可以将一切心计粉碎。

百合开始听到前面几句时,脸*不由就有些扭曲,她瞪着一双眼仰头盯着李延玺看,不由有些想吐血。上回李延玺说因为帮助了自己的忙。而融合了叶忡谨时。当初的她对于李延玺是有些愧疚的,听到他提起他吸收了叶忡谨之后有时会控制不住想碰触自己的欲望时,百合其实心里不是没有触动的。她在任务中一直不敢主动提起这事儿,就连想起来时都有些心虚,李延玺任务中碰触她,两人那样亲密时,她因为想到这一点而特别的顺从,此时听到李延玺说他吸收完叶忡谨补足了他灵魂方面的缺失,而并不是因为她提出了要求,帮助她之后才让李延玺吸收了叶忡谨,从而受到叶忡谨的影响,百合就有些郁闷了。

难怪自己当时问起这话时,他倒也沉得住气,只推到以后再说,那会儿百合又觉得心虚理亏,也是深怕李延玺提,自然闭口中不谈,没想到事情最后的真相会是这样,李延玺看样子一副云淡风轻似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清雅气质,没想到坑起人来却也不显山露水,百合想要将两人十指交扣的手甩开,李延玺却将她握得更紧了些,伸手又把她搂进怀里:

他以前并不会说这样的话,问百合喜不喜欢他,想不想念他这样的情况倒是有过,但从没主动说出过他想自己的话来,这样平日冷清冷情的男人偶尔说一句甜言蜜语时,那种效果是较时常将想念挂在嘴边上的男人说出来的效果要好百倍不止,百合脸颊不由自主的渐渐浮出红晕来,她心里因为知道某些真相而对李延玺生出的恼怒情绪,随着他这句仿佛并非刻意说出来,却又显得十分认真的话而渐渐散去。

“哼。”心里虽然已经有些软下来,但百合表面却并不想这么快就原谅他,她冷哼了一声:“那姚百合的孩子,也是跟你有关了?”

李延玺说了想她,对他这样的人说来。要想从他嘴中听到这样的话并不容易。百合能感觉得出来他的心意,曾任务过许多次,对于这种示爱的话百合听过许多次,但唯独李延玺对她说出来时。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她已经跟李延玺在一起。以前百合从来没有考虑过两人以后的事儿,但现在不一样了,她对于李延玺既然并没有一开始那样只想躲得远远的。那么她就可以想想两人以后,所以这桩一直悬在她心中,其实早就应该解决完的事儿,她也准备去解决了。

“记得。”李延玺点了点头,两人这么长时间的相伴,百合心中在想什么,他隐约也能猜得到,这会儿看百合坚定的眼神,李延玺嘴角边露出浅淡的笑意:“你说这话时,是在进入一次任务之后,难道你已经有了想要再次进入的任务世界?”

以往百合本来并没有往这方面联想过,只是这会儿却越想,越觉得李燕修跟李延玺之间仿佛有些关系,两人名字甚至冷不妨听起来都有些相像,尤其是她问出这话时,李延玺并没有否定,这让百合瞪着双眼,说不出话来。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这个时候百合心中说不出来自己是个什么感受,她既好像应该生气,可却又隐隐有些松了口气,她忍不住挣扎了起来,李延玺却抱着她轻声哄:“别生气,当初你没有接收到剧情,我只是想帮你,我并不是为了让你感激。”

“我要进入任务里。”

智力:87(100满分)

容貌:91(100满分)

体力:77(100满分)

精神:82(100满分)

魅力:65(100满分)

印记:皇族真龙之气

李延玺看着这个数据。倒是不由抿了抿嘴角,果然不愧是他喜欢的人,好不容易爬上的声望这会儿因为任务中毁灭星际而降了如此之多,声望若是再往下降。往后如果再出现任务中苏善善指责百合的那种情况时。她声望值就会让她依旧被人排。这就跟当初李延玺被封印却许多人松了口气的情景差不多,说得好听些往后百合任务里当独行侠的时间会非常多,大部分的人很难喜欢她亲近她。一遇到有事儿时人家会本能的站在她对立面,李延玺喜欢这样的情况,果然自己二人就应该是天生一双。

“不许你再次跟着我进入任务中。”声望值的重要性百合此时还并没有真正体会到,就因为她声望值一直以来都没有高过,所以哪怕就是低了也感觉不出差距感来,因此这会儿虽然因为声望值一下子降低这么多而感到心情恶劣,可却并没有觉得多么沮丧,只是想想仍十分不快,因此让李延玺这次不准再跟着自己进入任务了,百合这才看着李延玺低垂着眉眼应声的模样,缓缓离开了星空

有时其实说得太多,倒不如什么都不说,让她自己品出味儿来。短暂的等待,换来的可能是更加美味的果实。

百合很快进入任务中,这一次她并没有昏睡过去,因为身上仿佛有一座大山压着,让她喘不过气来,一股绝望与怨毒的情绪自心中升起,有人仿佛想要将她双腿分开,在拉扯着她的腰带。百合的思绪迅速从混沌中清醒过来,她这会儿眼睛还没睁开,动了动手腕想要抬起手臂将身上压着的东西推开,只是她手腕刚刚一动,就有一双手用力的拧住了她的手腕,‘啪’的一声脆响,一记火辣辣的耳光抽到了她脸颊上。

拜这一耳光所赐,百合原本还觉得有些昏沉的思绪,开始慢慢清明,这会儿四周一片黑暗,有个男人正压在她身上,此时她身上的衣裳已经被撕扯得差不多了,裤子也被人拉了下来褪到大腿上还没有全部拉开,她浑身疼痛难忍,嘴上被人用胶带缠着,脸勒得极疼,只留了鼻孔呼吸,身上好像有许多被抓伤打伤的地方,但是身上底裤还在,显然这是一桩还没来得及发生的强/暴事故。此时那只恶心的手正在她身上摸索着,与李延玺碰她时的感觉完全不同,百合虽然厌恶,但却知道慌并没有用,这会儿不是到最绝望的时候,因此强行冷静了下来。

那趴在她身上的男人身体一下子就卷了起来,下意识的瘫软在她身上。疼得连将手指从她嘴中抽出的力气都没有。百合这会儿双手一空出来,抓了他头发伸胳膊紧紧勒住了他脖子,这男人才像是反应了过来一般,用力挣扎之下也顾不得自己的手指还在百合嘴中了,百合只觉得口里血腥气更浓了些,这男人将手抽出,抓住百合的胳膊就想将她手从自己脖子上离开。

哪怕是黑暗中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可大部份的人一旦受到勒脖子的袭击时,第一反应肯定是瞪大了眼想要将脖子上的东西扯开来,趁着这东西百合以指作叉,用力朝他眼睛戳了下去,她这一下出手并不留情,指尖只感觉戳到了两粒滑腻腻的圆珠,手指迅速被湿润的液体包围住,那被袭击的男人发出闷哼,疼痛之下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将百合推了开来,跌跌撞撞就往床下跑,显然是在发现无法得逞之后,这会儿准备逃离了。

钥匙探进锁孔中转了一圈,‘咔嚓’一声,本来紧锁的房门一下子就被打了开来,百合心头松了口气,迅速的转过身伸手就将房门给锁上了,她伸手在墙壁上摸索着,将灯打了开来,四周一下子亮了起来,让她本来已经习惯了这黑暗情景的眼睛有些刺疼得流出眼泪来,脱离了险境,百合身体才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这是一间一室一厅小格局的旧房子,周围的家具看得出来都已经有些年头了,屋中这会儿房门大开着,并没有在,百合顺着冰凉防盗门身体滑坐在地上,双腿软得根本站不起来。

ps:双更合一。。。。这一章是双更合一六千字哒!

卑微女的人生(二)

想到刚刚的情景,百合心里对于那看不清模样的男人心中生出杀意来,她仔细回想了一番刚刚那男人的体型,这会儿她嘴中好像还残留着血腥味儿在,她准备将这些证据保留下来,哪一天等她查出敢向她下手的人是谁之后,必定要他千百倍的偿还回来。

在地上坐了一阵,浑身疼了起来,百合伸手强撑着站起身,想到刚刚的情景,幸亏她之前冷静了下来,若是换了其他女人,在那个时候越慌越容易出事儿,说不定这会儿都已经被人得逞了,百合想想不放心,又伸手确定门确实锁了,还把锁拧得反锁了起来,这才一瘸一拐的朝厕所走去,刚刚紧张之下虽然觉得浑身疼痛,但还能强忍着,此时回到家中那口气一松懈来,全身上下每块肉都开始发软,好像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厕所灯被打开,小小的空间一览无遗,一个陈旧的洗手台前摆了洗漱用品,镜子中露出一个脸肿得似猪头般的胖女人,这会儿脸上青青紫紫的,好几个不规则的指头印在双颊上,显然原主被刚刚的男人打了不止一两个耳光,百合心中有些火起,一咬牙刺疼感便从脸上传来,她嘴里发出吸凉气的声音,取了纸巾先将自己嘴边上的血迹取了些出来,又把自己收拾了一番,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卧室,一头扑倒在床上,就再也起不来了。

那会儿成母被逼得险些走投无路时,终于怀上了成百合。怀上成百合那阵,成母已经三十多了,年纪大再加上早些年嫁给成父时因为没有孩子的原因,在夫家受尽了冷落,一天吃不好睡不香,身体很是糟糕,因此怀上成百合之后身体也并不好,怀上成百合时好几次都险些出现了流产的征兆,成百合的奶奶为了保住这个成母腹中她以为的大孙子,带着成母看了不少神婆,吃了许多道士和尚们开的灵符与祭拜的东西,最后成百合险些没能生得下来。

妹妹成百燕跟她长得不一样,妹妹比她小三岁多,可是从小聪明伶俐能说会道,就连不喜欢女儿的爷爷奶奶也喜欢她,在学校中妹妹学习成绩好,她成绩只是普通,最重要的,是初中毕业之后她身体虽然差,可却莫名的发起胖来,这一胖就是胖了好几年。

她本来以为自己老老实实混到大学毕业,往后做一份父母替她安排好的工作,以后听父母的话相亲结婚,从此过完平淡的一生,但在大四上学期时,一个名叫江勋的同班同学却向她表达了好感,成百合几乎是受宠若惊,江勋身材中等长相并不好看,出生于外省一个农村,是班上出了名家境不好的人,他是凭借自己的本事考进了帝都这所大学,因为长相不好看家境也穷,所以大学几年中,他朋友并不多,在某方跟成百合的情况很像。

从小没有被男生表达过喜欢的成百合因为江勋的举动很是有些意外和激动,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慢慢走到了一起。她曾将江勋带回过家,外表身材家世都不出*的江勋比不上成百燕交的男朋友,可是他对成百合却很好,时常虚寒问暖的,哪怕有时就是省下了生活费,也愿意替她买些零食吃,在成百燕有时鄙夷成百合没有出息找个江勋这样的男人时,成百合总觉得自己像是找到了一个宝般,妹妹这样说时,她并不介意,毕竟她知道自己的情况,真正的白马王子她高攀不上,江勋这样体贴的好男人正适合她。

幻想着两人以后毕业结婚,二人有了工作再生个自己的宝宝,这一生她便再无遗憾时,一场恶梦却降临到了成百合身上,在一次上完晚自习跟江勋围着学校的操场走了几圈儿她回到自己租住在校外的房子时,成百合被一个男人强暴了。

她那会儿挣扎过抗拒过,可是她没能挣扎过那个黑暗中的男人,她发生事儿后江勋给她打电话问她回到家没,从她慌乱的声音中,江勋意识到她出事了,赶来时就发现了这件事儿。

本来以为自己被人强暴后,江勋一定会嫌弃她,成百合甚至咬着牙忍着泪提出了分手,她没有漂亮的外表与完美的身材,如今甚至连贞洁都被毁了,她本来想留着这第一次在两人新婚夜,但她现在一无所有,江勋拒绝了她提出分手的要求,反倒安慰她,说他是爱成百合的心灵而非她的外表,甚至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江勋向她提出了结婚。

在自己受到这样剧烈伤害的时候,这个男人并不是抛弃自己而是对自己如此呵护,成百合那一刻对于江勋的感激与喜欢简直无法言喻,她从此在江勋面前更加卑微,甚至不敢对他大声说话,她觉得自己已经脏了,已经配不上江勋,在日常生活中对于江勋百般迁就,甚至到了每日要跪在地上跟江勋打水洗脚的地步,吃饭时从来江勋都是饭来张口,她小心翼翼的讨好着江勋,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只是她被强暴的事儿还是不知怎么的,被传进了学校中。

学校里的人对她指指点点,人言可畏之下,本来就胆小的成百合变得更加内向懦弱,她不敢再去上学,办理了退学手续,成家人因为她被强暴过的事儿,对于江勋也是讨好有加,成父成母替江勋寻找工作,替他安顿家乡的父母,在他毕业之后甚至替成百合买了房子两人结婚,只是婚后二人的生活并不愉快,不知是不是因为成百合被强暴的原因,本来温柔体贴的江勋慢慢的开始脾气变得暴燥了起来,他甚至还会开始向成百合动手。

当年那个强暴了成百合的男人就是江勋,他出身农村。想要留在帝都,就得找个帝都户口的姑娘,班上的同学都看不起他,他只有将目光放到了成百合身上,这个胆小懦弱又自卑的女孩儿正是他下手的好对象,他强忍着性子讨好了她几个月,只是江勋骨子里是看不起成百合的,他也有自己的大男人主义,他不喜欢自己在一个女人面前讨好欢笑,因此为了让成百合在自己面前抬不起头来。他将成百合强暴。让她从此只有跪在自己面前,放下尊严任由他践踏。

他成功了,成家从此果然如他想的,对他百般讨好。成百合对他更是任由打骂。他的大男人心态在成家面前得到了完整的体现。知道这一切时。成百合险些没有发了疯,她想要质问江勋,只是她原本就不好的身体。这些年来更是被掏空得厉害,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再也没能挪动脚步,她摔倒在地上,只听到江勋母子慌张的商议声,最后有东西捂在了她口鼻上,成百合再也没能醒得过来。

只是她恨江勋,她恨江勋毁了她的一生,为了自己的私欲,让她痛苦了好些年,她这些年自尊精神身体饱受蹂躏,她强撑着活着,一直都觉得生不如死。她恨江勋这个畜牲,她要让江勋不得好下场,她也不甘心自己的一生为什么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

接收完剧情,百合忍不住抱着胀疼的脑袋喘了好几口气,她原本还想着要将保留血液样本将那个敢对她动手的人找出来好好报复回去,如今接收完剧情和记忆,不用再追查就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百合冷笑了一声,强忍了脑袋的疼痛,一面吃力的爬坐起身来,一旁的手机还在响着,接收剧情与记忆的功夫百合本来便青肿的脸颊更是肿得严重,她眼睛几乎已经睁不开这会儿有些充血了,只看得到手机上的光亮,根本看不清是谁打电话来,她手机在手指上划拉了好几下,才终于将电话接了起来,还没有放在耳边,一个男人有些愤怒的吼叫声就响了起来: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