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临汾市好运来礼品红椎菌红椎红椎菌红椎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不错!这妇人原本便是本公子与赵信做的交易,自然该昌所得,可惜赵旭阳不识好歹,有意与本公子做对,赵信送他美人儿不要,本公子一说要换,他便与本公子相对,大庭广众之下更是推打于本公子,实在太过目中无人,本公子咽不下这口气,只将毕姬抢走,又未伤及赵旭阳性命,莫非父王要为此怪罪昌?”

“昨夜本公子抢得毕姬之后,已经幸了她,不愧是公子阳看中的女人,滋味儿确实不错,只可惜本公子如今对她还有些兴趣,否则不需赵旭阳你再出两座城池,本公子便将其交换给你了,哈哈哈哈哈……”

这话一说出口,赵旭阳脑海中突然间一片空白,头顶如糟雷击,四肢百骸一下子透心的凉,控制不住的开始发起了抖来,他心里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百合在一旁听到这话,猜想他此时心中的感受必定与剧情中赵百合得了晋国天下,却被毕瑶光告知她爱上了赵旭阳,决定与他携手一生时的感受一模一样,正有些幸灾乐祸之时,赵旭阳突然暴而跳起,伸手便朝赵昌打了过去!

ps:每个月月初求票的这几天,我感觉简直准时得就像更年期综合症发作了一样……

我想保持我高冷的形象,我都保持了半个月,为毛要让我破功?我本来想当个安静的美女纸,但生活将老娘逼成了这样见票就求的形象……

大家月票投给我吧……求求你们啦……好心的人快来打发给我吧……腾讯的票们,昨天只有几票啊啊啊嗷,你们这些负心银,憋当提起裤子就走娟狂不羁的银儿啊……留下票吧……

百合听到这话,不止没动,反倒提起衣摆朝后退了两步,晋阳公有事时便要命她帮忙,无事时便横加喝斥,刚刚城池之事偏帮赵旭阳,这会儿两个儿子打架了倒想她去劝架,百合充耳不闻,晋阳公气了个仰倒,那头两兄弟打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宫中侍人赶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二人拉开时,两人脸上都挂了彩,还在瞪着一双眼,气愤的盯着对方看。

这话音一落,赵旭阳原本便心如刀绞。听到这话,眼珠都变得赤红,周围拉他的人本来便使了力才将他拉住,赵昌这一刺激,赵旭阳如同一只暴怒的狗熊,当下脖子额头青筋涨得通红,拼命就要朝赵昌扑来,他颠狂之下拉他的人竟然拽不住,一不小心被他挣开。而另一头赵昌被人拉住,还不得手来,赵旭阳扑上前时,一拳打在了他面门上。赵昌只觉得脸庞一阵剧痛,头不由自主的顺着这拳头的力道往左上方仰,嘴里‘噗嗤’一声。一颗牙齿混着血水便喷射了出来,他还没反应过来。赵旭阳打完还不解气,恨恨的一脚又踹在他双腿之间。

百合看到这样的情景,又往后退了几步,赵昌挨了这两下,疼得双腿直打颤,等到他暴起要反抗时,晋阳公又命人迅速将二人制止住了。

刚刚他除了嘴上过足了瘾之外,却是被赵旭阳打了个痛快,自己还没来得及反抗,晋阳公便让人将其拉住了。赵昌昨夜虽说恨赵旭阳落了自己脸面,后虽设伏将毕瑶光抢走,可他还算是有理智,动了毕瑶光并没有动赵旭阳,昨天那会儿他还没有要杀赵旭阳之心,但这会儿可是真真正正的对于赵旭阳生出了杀念。

但赵旭阳就不一样了,他听到晋阳公这话,突然之间‘呵呵’的笑了起来:

想到此处,晋阳公嘴角下撇,咳了两声:

他此时也在隐隐后悔,若是昨晚之时他没有将毕瑶光带出百合府邸,恐怕便不会发生昨夜她被人劫走的事情,一想到自己的女人在自己手上被人劫手,且被赵昌碰过,他便心如刀绞,一来怨恨自己没有能力护毕瑶光周全,二来则是自己心爱的女人被赵昌碰了,虽说此时人对于妇人贞洁并不如后世看中,可毕瑶光以前的事儿他可以不管,但自己爱上她之后,一想到她曾被人碰过,心里还是颇为难受的。

相比起在赵昌府上,说不得毕瑶光若仍在百合府中,确实更加安全。至少以前赵百合虽说要殴打毕瑶光,可还从未发生过赵昌这样的事儿,与其让毕瑶光落到赵昌手中,确实倒不如让她继续留在百合府里,至少自己想她时,还能溜进去看看。

晋阳公提出建议,本以为此事可圆满解决,没想到赵昌以及赵旭阳二人都默认了,百合却开始反对了起来,登时大怒,一旁赵旭阳听到百合以残花败柳形容毕瑶光,这个形容词又戳中了他心底的痛处,不由再次暴怒了起来,晋阳公深恐他再发疯,忙令人将他拉得稳当了,才转头阴沉着脸问百合:

“此事与合无关,昨夜赵旭阳与合已经做好交易,毕姬在赵昌府中是去是留,由他二人自行商议,父王想要保赵旭阳二城,以非完壁之身的妇人想将安邑、寿奉两座城池套回去,可真是令人寒心!”

……

第三更,求腾讯书友们的月票

ps:第三更

赵百合原本脾气就阴沉古怪,加上小时遭遇,回到晋国之后他对于晋阳公原本还有几分亲近之心,但随着晋阳公对他的冷淡,也很快让他脾性变本加厉,在晋阳公面前有时若是脾气一来,也是不管不顾。

这会儿当众顶撞起晋阳公,晋阳公只觉得心里既是气愤又是无奈,但偏偏百合话又说得有理,昨夜的情景赵旭阳一早以来便说过,当时听到他说要割城交换毕瑶光之事又非百合一人听见,大殿之中如此多人,若是事情传扬开来,赵旭阳言而无信,晋阳公若逼他失信于人,不止是他自己名声受损,就连晋阳公声望也会遭受损失。

此时百合极不识趣,自己提出建议她又拒不采纳,晋阳公心中生厌,冷声就问:

晋阳公也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在他看来毕瑶光杀了倒是干净,可奈何儿子喜欢她。偏偏舍不得杀,还宁愿用了城池来交换她。

一时间众人闹得不可开交。赵昌宁愿跟赵旭阳死斗到底,也绝无可能将毕瑶光双手送到赵旭阳府中,若是交给百合,他倒是愿意。而赵旭阳则更不可能任由毕瑶光留在赵昌府里,若是再留下去,恐怕往后他就是能将毕瑶光再回来,但可能也是买一送一,到时他该如何是好?放在百合处倒是行得通,可偏偏百合不肯接收。

昨夜之前还人人抢着要的毕瑶光。此时成了烫手的山芋,众人推来推去,都想不出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晋阳公也有些厌烦了,如今已到朝食时分,天不亮为了儿子的事儿他便起身,现下既未睡醒,腹中又如鼓鸣,心情自然不太美妙。忍不住便道:

看众人都有些不耐烦了,赵旭阳与赵昌二人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疲惫之*,百合这才松口:

反正城池都已经割了出去,哪怕再是不舍,反悔亦是无用,倒不如消财免灾,使毕瑶光往后少吃苦楚,在百合府上能好好养伤也成,往后他再想方法,从百合手上将毕瑶光得到便是,如此一来,只希望亡羊补牢,未为迟矣。因此赵旭阳也不出声,只是百合却顿了顿:

百合也不出声,反正只是听着赵旭阳怒骂,骂到最后,赵旭阳自己都没有办法了,晋阳公此时拿这个儿子也无可奈何,他既不宠赵百合这个儿子,此时在百合面前自然没有威信可言,百合这会儿的状态就如光脚不怕穿鞋的,几父子商议了一阵,赵昌昨夜跟赵旭阳死仇结下了,这会儿虽然他不想交还毕瑶光,可晋阳公施压,他又不像百合一样不怕失了晋阳公的宠,因此几人最后允诺,愿补偿百合黄金五十斤,粟米百石,珍珠三十斛,美人儿二十,以及昨晚赵昌应允的子午剑也一并送上,这场官司才算了结。

苏贞自认自己都是那能算会说之人,可此时与百合空手套白狼一比,这种利用妇人布套的狡诈心思又还欠缺了许多。

那头赵昌回府之后却是越想越不甘心,不过为了一个妇人,赵旭阳今日竟敢与自己对上,昨夜打上自己府中伤了自己食客门人不说,今日在晋阳公面前也敢与他动手,他越想越是不甘,虽说今日在晋阳公面前他当着赵旭阳的面被迫保证绝不挖毕瑶光眼珠,可此时想来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忍不住道:

“将那毕姬左手拇指剁下,与赵旭阳送去,就说是本公子送他的礼物!”他说话时,因被赵旭阳打掉了一颗牙的关系,这会儿还有些漏风,那门下好一会儿才明白了他的意思,赵昌心中又越发火大,这牙掉了便是一辈子的大事,赵旭阳竟敢对他下如此重的手,此仇不报,实在枉为人。

若不是害怕剁了毕瑶光一双手,她极有可能会失血过多熬不下去,到时丧了性命会惹得晋阳公不悦,赵昌真想让人将毕瑶光双手齐剁下送给赵旭阳,这会儿他摸了摸脸,恨声道:

下人领命前去,赵旭阳接收到赵昌命人送来的礼时,当时心中便有股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还深怕赵昌挺而走险,杀了毕瑶光人头,或是生扣了她眼珠,在宫里时他听到赵昌威胁自己,便防着他这一招,临走时求了晋阳公下令让赵昌不得伤毕瑶光眼珠。

他急匆匆将盒子打开,里面血腥味儿还未完全散去,两截断指摆在其中,上头鲜血刚刚凝固,虽说不是眼珠,可看那手指,赵旭阳依旧忍不住胸口一甜,‘噗嗤’一声一大口血再次喷了出来:“赵昌!本公子不杀你以报此仇,誓不为人!”

晚膳之前,百合正与苏贞共食商议夺位之事,赵昌如今与赵旭阳已势成水火,晋阳公两个公子已去其二,剩余二人便容易对付得多,苏贞提议:

他的方法是将晋阳公两名未受牵连的公子,让间人混进赵昌与赵旭阳二人府邸之中,赵昌和赵旭阳昨晚打了一夜,食客死伤无数,如今正值用人之际,若是他用钱财买通能言会道之人混进这两人府邸,分别说服二人各拉拢一公子站进这两人阵营,到时这两人一旦斗个你死我活,最后的下场必定会连累两名无辜公子。

如此一来等到赵昌与赵旭阳完蛋之时,这两人也必会跟着倒霉。晋阳公总共加百合在内得五子,到时五子去其四,剩余只得百合一人可用,晋阳公如今虽说在位,可毕竟年纪已经不小,百合一旦将障碍扫除,往后晋国除了她之外,再无旁人可以接手,并且不用她犯上作乱冒些风险,这样的法子可说是最稳妥阴毒不过。

百合心中也是这样想的,她点了点头:

ps:第一更

啊哈哈哈哈哈……小人得志的叉腰笑,这两天感谢大家的鼎力支持哟,投了满满的爱给我,带我装逼带我灰了……我感觉我已经要飞起来了……

玛丽苏的男配(二十一)

苏贞听到这话,直眉开眼笑:

“简直是天助吾也,主公若是大事不成,何来天理一说?”

今日晋阳公曾有言在先,若是毕瑶光死了,此事百合理亏,晋阳公早恨她入骨,恐怕不得善罢甘休。百合心中厌烦,扔了手里的肉块,接过侍人递来的帕子擦手,又命人打了水来净过,才阴沉着一张脸来到毕瑶光处。

这还是她进入任务之后,第一次来到毕瑶光这边,她居住之地并不是在奴仆房中,反倒是在公子府里一处极好的房舍里,外头把守了侍人在,百合前来时侍人女奴纷纷下跪,屋门这会儿大开着,一脸要死不活的毕瑶光坐在床边,双手还裹着麻布,脸上没有了以往那种得意平淡的神*,反倒如同惊弓之鸟般,听到百合的脚步声时。身体险些都弹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一连冲着百合问了好几个为什么,喝得声嘶力竭。

昨夜她原本还欢欢喜喜的跟着赵旭阳出府,满心想的都是从此以后自己逃脱了赵百合这个恶魔,找到了自己生命中真正的归宿。她遇到了一个真正看中她心灵美,将她看得比一切都重要的男人,她以为自己找到了生命中相知相守的伴侣,她甚至还想过要一生一世和赵旭阳好好在一起。

可前一刻还好端端的,下一刻她就看到以前从未见过的情景在自己面前出现,一群黑衣剑客将二人包围,她遭人抢走,她以前一直以为和平的世界与人人平等的信条,在短短的一夜之间遭人撕开。她被赵昌这个恶魔强暴了!她拼命挣扎,她极力呼救,可根本没有人来救她,她生不如死。她守了二十多年的贞操,当日赵百合她都没献,结果却被赵昌得去。她根本挣扎不得,一挣扎便要被打。她以前一直以为只要自己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她没想过自己会遭人强暴,直到那一会儿,毕瑶光的信念才开始倒塌。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