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惠州哪里买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说到这,刑术笑道:“师父,你说过,铸玉会的人从不轻易出手帮人做什么东西,更不要说展示那一手斩玉无裂痕的功夫了,而且他们是专门研究翡翠玉石的,不会轻易破坏一尊翡翠观音像,你能有那种质地和切功的天掌,这就说明你和铸玉会的人关系不一般。”

“行有行规,铸玉会的事情我不能告诉你太多,不过呢,我告诉你一个人,你去找他,找到他之后,你就直接说是我的徒弟,然后问他关于视频上那个吊坠的事情,问他是谁所有,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他会告诉你的。”郑苍穹说完拿笔写了一个地址,将纸条交给刑术道,“就是这里,去找他吧,他姓魏。”

但刑术没有说透,因为先前郑苍穹已经拿话点他了,告诉他,很多事情他要做到看破不说破的程度,一来算是给对方留面子,二来不要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和误会,甚至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刑术当然清楚,不过这是他的毛病,他经常违反规矩,例如说他告诉田炼峰从张大文那里买来的是一个刨花板做的假箱子,他当面揭穿了李胖子的骗术,这两件事都是行当里面的大忌。哪怕是人家拿着假货来当铺,你上手之后发现东西是假的,也只能说我不收这件东西,绝对不能说这东西有问题,因为你不知道这东西的来路,一旦说出来就可能惹来大麻烦,这都是有前车之鉴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师父。”刑术拿着纸条,刚转身要去叫醒田炼峰,田炼峰手机设定的闹钟就响了,这小子直接翻身爬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揉了揉眼睛,看着郑苍穹就安坐在那之后,直接又跪了下来。

郑苍穹皱眉,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挥手让刑术赶紧带着这家伙离开。

“那师父……”田炼峰作势又要去敲门,被刑术一把抓住手腕,拖着就往楼下走。

可田炼峰此时脑子里面想出了一个馊主意,也不过脑子,直接就说:“刑术,我觉得要不等师父百年之后,你帮师父收我?”

“不是,人终归一死嘛……”田炼峰道,“不是行当里面有代收徒这么一说吗?咱们俩一个辈分,我还比你大,但你资质比我深,师父要是驾鹤西去了,没法收徒弟了,你作为师兄你可以代收,但我不叫你师父,我还管咱们的师父叫师父,你懂我的意思吗?”

田炼峰还是不甘心,一路上都跟刑术研究这个问题,一直研究到魏大棒子他家门口。

田炼峰摇头,刑术只得道:“如果你想入门,那现在就是好机会,跟着我,不要说话,多看多学。”

田炼峰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夹着自己那小包,跟在刑术屁股后面就进了魏大棒子的家门。

魏大棒子不傻,他知道天外有天,要是真拍出这价格,自己还收了钱,以后被人发现了,自己这辈子就完蛋了,就算提前跑了,自己也会被一辈子通缉,买主也会雇人追杀他。所以他立即撤拍,叫人将罐子带了回来,自己找人拍了一套照片之后,当着那藏家的面一棒子砸了,然后从中找到了一块自己藏有暗记的碎片后,洋洋得意地说:“怎么样?这玩意我做的!”

不过,从那天开始,魏大棒子再也没有做过那种质量的青花,他很清楚,树大招风,自己迟早惹祸,毕竟他对钱看得不重,就是喜欢,觉得自己有能耐,不比以前古人的手艺差。

因为那一棒子,卖干豆腐的老魏也多了个绰号叫魏大棒子!

刑术走进那铺子,和魏大棒子那老实憨厚的媳妇儿打了个招呼后,径直进了里院,刚要大叫魏大棒子的名字时,就听到里面有咒骂声,还有人喊疼,而且那声音听起来特别的耳熟,于是刑术直接进了正对面的大屋子。

田炼峰一看李胖子在这里,下意识“咦”了一声,被刑术一眼瞪回去,田炼峰立即捂住嘴。

“他是你小舅子?”刑术指着李胖子,“这我倒不知道,我就知道他拿了一个你仿的嘉道青花瓶子,差点骗了我兄弟八万八,不过我当时没揍他,还给了他几千块钱,算是赔偿吧,然后他找人堵住我,要揍我,结果被我揍了,事情就是这样。”

原来瓶子是李胖子偷他姐夫的?刑术心想,难怪嘛,自己就纳闷魏大棒子不可能是那样的人。不过刑术突然间意识到不好,一把就将魏大棒子压在床上,随后对李胖子喊道:“跑啊!快跑!再不跑,你姐夫得杀了你!”

李胖子一愣,冲到门口推开田炼峰,撞门而出,刚跑出几米远,就被外面铺子中扔出来一个冻得和冰棒差不多的玉米棒子砸倒在院子中……

第十一章:魏大棒子

刑术很清楚李香霞的力气是很大的,因为打小干农活出身,十五六岁的时候,一个人就能毫不费劲的挑着两桶水在结冰的地面上走,无论是力气还是灵活度,都不是常人能比拟的。

李香霞看着李胖子那模样,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先前她原本要进来送点饮料给刑术和田炼峰,走到门口听到事情的经过,转身就走了,刚准备操家伙揍李胖子一顿的时候,李胖子就逃出来了,所以她顺手操起旁边一个玉米棒子就砸了过去。

“李香琼!你这个王八蛋!好吃懒做!老子介绍活儿给你做,你不做,你非得出去坑蒙拐骗!还他娘的骗到我兄弟的头上了,你这不是作死吗?”魏大棒子站在那骂着,同时四下找东西继续揍,刑术赶紧上前拦着。

李胖子立即在那道歉,就差没磕头了,田炼峰在一旁看得那叫一个开心,因为总算是有人给他报仇了。

好一阵,在刑术的好说歹说之下,魏大棒子才骂骂咧咧地回屋,刑术转身看着李胖子,上前将他搀扶起来,又觉得可笑,原本和李胖子是仇人,结果到头来,还是自己把李胖子救下来了,否则要依着魏大棒子那脾气,李胖子今天半条命都得没了。

“啊?”李胖子一愣,随即道,“没啥!没啥!”

田炼峰此时在一旁立即补充道:“好像叫什么李香琼?你叫李香琼啊?”

“你们听错了,不是不是。”李胖子说着就往屋里走,刚撩开那棉被,就看到桌旁坐着的魏大棒子一拍桌子。

李胖子吓了一跳,随后魏大棒子道:“李香琼!给客人倒茶!”

刑术和田炼峰挨着魏大棒子坐下,看着泡茶时,不时回头看他们的李胖子,都忍不住笑。

等李胖子将茶端上来的时候,嘴贱的田炼峰起身道:“你好,李香琼,我是田炼峰。”

说完,田炼峰就哈哈大笑,捂着肚子道:“你竟然叫李香琼?哈哈哈哈!”

魏大棒子还是一脸的怒意,刑术止住笑,踩了下田炼峰的脚,田炼峰会意,立即忍住笑,坐了下来继续当哑巴。

“我哪儿知道呀!”魏大棒子摇头,一脸的平静。

刑术知道他在装傻,指着那吊坠道:“我知道这吊坠是铸玉会的,我想知道这人是谁。”

“什么会?”魏大棒子看着刑术,一脸的茫然。

刑术看了一眼田炼峰,终于道:“魏大哥,这事很重要,一呢,我们俩是朋友,兄弟,二呢,我不想说第二了,说第二了,你就演不下去了,挺尴尬的。”

“好吧。”刑术点头,“我师父是郑苍穹,他让我来的。”

“挺好。”刑术点头,觉得魏大棒子似乎很怕自己的师父,但又不好问为什么。

刑术点头,魏大棒子却盯着桌面发呆,李胖子径直走过来道:“就是那个当年在东三省叱咤风云的大朝奉郑苍穹?”

拉起来之后,李胖子瞪大眼睛就说:“师父,你答应我了?”

李胖子一脸的期待,刑术觉得魏大棒子有点不对劲,立即坐下问:“魏大哥,你怎么了?”

刑术知道有些东西自己不该细问,随后道:“在哪儿能找到她?”

“好。”魏大棒子起身来,“我送你出去吧。”

“这个刑术不好惹,你招惹谁不行,偏偏招惹上他,他现在是整个黑龙江最有名的几个朝奉之一,真正的行内人没有人不认识他的,更别说他师父郑苍穹了,别看他整日嬉皮笑脸的,是个狠角*。”魏大棒子说完,只是摇头,随后坐下来,看着桌子上面的茶杯发呆。

而成为逐货师,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就是对各种物件鉴定,不仅仅局限于古物,对市面上常见物品的估价也属于逐货师的范畴之类,有点类似保险行当的评估师;第二就是身体方面,身手要敏捷,拳脚功夫必须要擅长的其中之一,所以大多数逐货师都学过功夫,这点就是与朝奉最大的不一样。朝奉正常来说,不会走南闯北,而逐货师在年轻的时候,就有一个“吃见识”的过程,也叫做“长眼”,说好听点就是四海为家,说实在点就是居无定所,四处冒险;第三,则是精神方面的,也就是毅力,要成为逐货师要耐得住寂寞,很多逐货师根本没结过婚,更没有子嗣,孤独一生。

当然,也有很多人半途而废,最终自我抛弃了这个名头,成为了普通的朝奉。毕竟一个人一辈子要发现一件真正的奇货,那比登天还难。

“马上去找,免得夜长梦多,不过我需要试试这个人。”刑术坐在那思考着,随后启动汽车,朝着城内另外一家小型的古玩城驶去。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