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衡阳礼品红椎菌回收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5:42:00浏览216次

林父并不是要跟百合商量而已,而是直接就已经下了命令,他受够这个任性的大女儿了,从小不知道替家里分担,反倒只知道抱怨。

裴家那样的人家哪儿是那么好亲近的,如果没有自己替她谋划,她如何能进得了裴家,享受这一切的锦衣玉食?她怎么可能会有机会攀得上裴家?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事儿,她脑子却像生了毛病一般要拒绝,简直不像是他生出来的种,成天闹腾着找些事儿出来,惹得裴老太爷现在都不大肯接他电话了,这样的女儿已经是个废物没有作用了,幸亏他还有个懂事的女儿。

只要将林千语也送进裴家,这个听话的女儿长得也不差,总比百合这死气腾腾的模样要好,只要小女儿进裴家有了作用了,他也不再需要总是听到百合抱怨了,到时只要有人看得中百合,能够提出让他满意的条件,便远远的将她打发出去嫁了免得碍眼!

这会儿林父心头打着如意算盘,他本来以为林百合已经说过许多次想回家了,她不想呆在裴家,自己这样一提她应该欣喜若狂的才是,谁料百合只是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两声。

“你什么意思?”林父见到她的表情,一下子就有些怒了,伸手抓住了百合的胳膊,厉声便冲她喝道:“你还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来到这一回的任务之后除了在学校的时间,在家中时裴骏几乎都跟百合在一块儿,两人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隐私空间,除了上厕所洗澡时,对于裴骏来说他都想要跟百合呆在一起,所以百合没有机会练自己的武功,这会儿盛怒之下的林父伸手将她给抓住了,她竟然连挣了好几下也没能挣扎得开来。

本以为自己只有硬挨了这一巴掌,却没想到不知何时一只手臂已经伸了出来,轻飘飘的就将林父的手臂给抓住了。

ps:  第四更~!

为:海之微凉,亲亲打赏的和氏壁加更~~~~~~~~今天没有了哦,老债已经还完了。。。。。。木嘛~耐大家,好多小粉票呵呵呵,挨个嘴嘴。

如果是对于别人来说,五分钟的时间并不长,可对于心中本来就容易焦滤的裴骏来说,五分钟时间已经足够他坐立不安,他的车子停在了校门外约百米开外,因为他不喜欢人多的原因,平日一向不下车来,这会儿竟然肯下车来找百合了,百合回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眉头皱了起来,忍不住有些意外:

“道歉。”

若是能直接就跟裴骏说话,他也不必再通过百合去办成这事儿了,毕竟依靠别人哪儿有依靠自己来得妥当?他正想将小女儿推出来。可刚刚被裴骏抓到手的地方却是钻心的疼,裴骏眼珠并没有落在林父身上,眼里只看到了那团碍眼的红痕。

他这会儿还不能明白什么叫做心疼或是占有欲,他只是看到了那片本来纯白无暇的肌肤上已经留下了一团印子,这对于裴骏来说简直让他无法忍受,他神情渐渐有些焦燥了起来,百合深怕他要忍耐不住,一旦他心情不好了,那么一连一两天有可能他都会一句话也不说,呆呆的坐在一个地方可以连续好几个小时或是一整天。她虽然不想替林父解围,可她却不忍心让裴骏难受。因此反手将他手掌给抓住了,见他仍是紧抿着嘴唇,眼睛盯在自已手上刚被林父抓过的地方,一边将衣裳扯了下来,一边手指分开与他十指相扣。

兴许是百合有些冰凉的手心冻得裴骏回过了神来,他眼珠里终于出现了情绪,不再是刚刚漆黑得半点儿没有光泽的样子,他眼中印出百合的身影来,百合心头松了口气,摇了摇他的手:

“我不喜欢你身上有其他味道。”裴骏抿着嘴唇,双眼中露出认真倔强的神*,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自己的房间被陌生的人进去过一般,让他感到不能平静下来,当初琴妈等人为了替他换地毯与打扫房间,不知道保证过多少次屋里绝不会留下痕迹,他也自己一个人呆了许久才适应过来。

“我知道,我知道阿骏的意思,我们走吧。”百合看也没看林父一眼,一边甩了甩刚刚林父曾拉过她的那只手,她这个举动让裴骏脸上露出细微的笑意,他眼神中纯净得如同上好清透的水晶一般,这会儿笑起来时眼里染了些光彩,露出洁白的牙齿,已经可以称为青年的男人这会儿竟拥有着孩童般透明的笑意。

林父本来想要去追的,只是那不远处的黑*轿子中,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人下了车来,冷冷看了他一眼,这会儿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肯再帮自己,林父看到司机危险的眼神,到底将自己刚提起的脚又放回了原地。

上了车之后裴骏没有发呆,只是却侧着脸盯着窗外看。他拥有一张可以让女人都嫉妒的面庞,白净的侧脸看起来很是清秀,那睫毛似是蝶翼一般轻轻颤动着,淡粉的嘴唇紧抿起来,就算是严肃的时候也依旧是迷人得不可思议。

“阿骏。”百合讨好的勾了勾他手指,裴骏转过头来,一双漆黑的大眼认真的看着她:“我生气了。”

“我知道阿骏才是我最亲近的人。”百合看到裴骏浑身越来越僵硬,一面将手摸到了他白皙的脸上,他好像有些不自在,但搁在腿上的双手却并没有挪开,司机前头开着车,中间隔着消音玻璃又拉上了帘子,将车子后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密封世界,百合跪坐起身来,将自己的脑袋靠到了他头上,感觉到他柔软冰凉,触感似丝缎般的头发拂在自己脸上,忍不住双手捧着他的头将他脸转了过来,嘴唇在他额头轻轻的亲了一口。

看到有亲亲说故事长了,可能这个故事会稍稍长一点吧。。。连写了好几篇短的,不能每篇都太短了,不然我自己感觉都像流水账了。。

“爷爷,爷爷有时我也不会跟他说话的。”他好像是有些理解了,又有些得意,一边轻声说完这话,又想转头看百合一眼,可是好像裴老太爷对他的教导让他已经刻入了骨子里,这会儿他就算是已经绷得浑身僵硬,但他却只是转动了眼珠过来看百合,又赶紧将眼皮垂了下去。

做了这样多回任务。虽然这是头一回她不明白原主的心愿是什么。可是在裴骏身旁却给她一种能使她放松的感觉。她忍不住伸手环了裴骏的胳膊,感觉到他身体绷得如同钢铁一般,好像动也不敢动弹的样子,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阿骏,上回我生日你都没有来找我,我出去之后找了别人借钱才回来的,我要去还钱给他。”

本来一个月前百合就想还钱给那位警察,但那时的裴骏跟她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来得紧密。百合很怕打破了这种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平衡,因此一直没有开口,这会儿她趁机提了出来,裴骏表情就认真了起来,连脸颊与耳朵的红晕也开始渐渐褪去:“小合生日我记得的!终于把你送回来,还钱应该,要谢谢他。”

“阿骏,你看那边。”百合感觉到他身体已经有些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一面十指与他扣得更紧了些,一面撒娇一般的将手放进了他灰*毛昵外套的口袋里,裴骏一双还有些安定不下来的眼睛在看到百合笑意盈盈的脸时,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了。

百合将嘴唇在他额头轻轻碰了碰,没有反应,又在他眼皮上碰了一下,他本能的眨了眨眼,却仍是没有回过神来,只是一双手却下意识的环在了她腰间,替她减轻压力。

“小合,你在做什么?”裴骏不错眼的盯着她的嘴唇看,眼神有些迷离,仿佛想要再来一次般,他像是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小合,我还想要。”

“……”裴骏沉默了下来,百合看到他这样子,也不由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裴骏只是自闭症,并不是傻子,她正想要说个什么方法将自己的话圆过去时,却见裴骏手腕轻轻抖动,轻松的将她身体抱高了些,使她的眼睛能与自己的目光对上了,才幽幽的问:“那什么时候才有?”

“阿骏,你有没有一百块?”百合拍了裴骏手臂之后,他愣了愣,才松开了双手,眼睛盯着百合看,根本没有听百合说的话,直到她又转头捧着他的脸重复了一次,裴骏才冲她微微一笑:“没有。”

钟叔这会儿没有要离开两人去还钱的意思,他只要去查自然能查得出来借钱给百合的是谁,这会儿他是不可能离开裴骏身边的,在外头呆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他也怕裴骏过会儿心里会不舒服,因此车子转了个头,朝裴家的方向又开了过去。

百合的喂食也没能让裴骏冷静得下来,他表现得这样明显的想要冷静举动,不止是百合,就连裴老太爷都注意到了他的异样,自从裴骏年纪越大之后,他越能很好的控制自己,还很少露出这样明显让人一看就知道他心中十分焦灼的模样来,裴老太爷皱着眉头看了百合一眼,他知道这一切是跟百合有关,想到前些日子身边的秘书长曾说过林父想要再送个女儿进裴家来的话,他当时是拒绝了,因为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孙子病情好像有了明显的起*。

现在看裴骏既然好多了,若是能多有一个女孩儿让他可以明白,百合并不是他的唯一,就算是百合有一天离开了他,也很快会有另外一个百合出现在他眼前的话,兴许是值得的。

裴老太爷怕自己的孙子受伤害,儿子英年早逝,表面只是车祸,实则是有人故意为之,他这些年这么宝贝裴家唯一的一根独苗,悉心呵护着,绝不能容许一丝意外的产生!裴老太爷眼中露出坚定之*,他不用多说。但裴老太爷心中明白。多的是人背地里会帮他将事情办得妥妥贴贴。身居高位就是有这样的好处,而他要将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百年之后完整的传到孙子,亦或是曾孙手上!

孙子能说话不意外,毕竟他本来就是会说话的,有时只是不想说而已。但什么时候他那不喜欢靠近别人的孙子这会儿竟然主动提出了要到帝都最繁荣的地点之一去了?他不是最不喜欢与生人太过接近吗?

百合看到了裴老太爷脸上的疑惑之*,这个在华夏之中跺一跺脚都能震动得华夏颤上几颤的老人这会儿侧着脸在偷听她的回答。想到以前裴老太爷对待原主的态度,百合偏不让他听到,她知道裴骏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毕竟这两个月相处下来她跟裴骏之间还多了些默契,这会儿自然是想起了两人无意中那一次的亲密接触,估计在裴骏心里,既然上一次是在帝都广场前曾无意中有过的一次嘴唇轻碰,在他眼中估计要在同样的地点自己才会又做当初的事情了。

“去广场干嘛?”她靠近了裴骏耳朵边说话,眼角余光盯着裴老太爷看,没注意到坐在她面前的裴骏目光落在她一张一合的嘴唇上,眼神有些深沉。

百合干笑了两声,果断冲钟叔道:“钟叔等我一会儿。”她说完这话,看钟叔一脸为难的重新又将车门关了起来,透过窗户她能看到钟叔站在雪地里跺着脚冲双手呵气,因他要开车的原因,他并没有戴手套,就这样站一会儿就已经冷成这样,自己没车子身上又没猜中裴骏禀性还没带钱,她绝不肯在外头晃一整天,否则她午饭上哪儿吃去?

“小合。”裴骏的手放在她脸颊边,就像她平日做的那样,扳着她的脸将她转过了头来,脸上有些不快:“我不喜欢你看别人。”

“阿骏,你听我说,我不想出去……”百合刚一开口,裴骏的眼神便黯淡了下去,他眉头皱了起来,一双如山水墨画似的眉眼间露出了几分强忍的为难之*,他眉头皱了起来,百合心里泪流满面,果断道:“阿骏,你还想不想像上回一样了?”

她说完,将脸凑近了裴骏脸庞一些,他清淡的俊脸上面无表情,一双眼珠里却是清楚的映出百合的脸庞来,看到她脸颊晕红,慢慢朝他靠近,少女身上带着特有的幽香,那是洗发水与沐浴露的香味,淡淡雅雅的全钻进他鼻孔里,一向看人有时连别人的脸庞都认不出来,更别提在意对方是男是女的裴骏这会儿却清楚的认出了眼前的人。

“阿骏,我现在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

“我还要。”裴骏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只是看她将头离开了些,眼里露出几分坚持:“不能离开。”

裴骏的嘴唇紧抿了起来,他不喜欢百合这样好像打发他一样的态度,但他说不出符合自己内心想法的话来,因此眼皮低垂了下去,挡住了眼里的思绪,脸上又露出木然的神*来。

翘而长的眼睫毛垂在他下眼睑处,能看到一小半的黑眼珠与下睫毛,裴骏这会儿安静的脸庞俊美得如同蜡像般,不像是真人。

百合暗叹了口气,抱着她的双手一下子便僵硬了起来。

ps:第三更~!

为: 泡_沫 ,亲亲打赏的和氏壁加更~!

分享到:

热门关注

popular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