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深圳礼品红椎菌展2017年时间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百合伸了个懒腰,本来准备再次练习时,守在外头的小丫头开始怯生生的敲起了门来:“太太,大姑娘过来啦。”

这具身体在听到‘大姑娘’几个字时,眼泪一下子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她伸手捂住了嘴唇,强忍住险些泄出来的呜咽声,慌忙喊了一句:“让大姑娘赶紧进来。”

剧情里官百合的唯一独生女儿云巧惨死,这险些让官百合最后崩溃发疯,此时听到女儿过来,百合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这具身体,这会儿百合明明已经有了防备,但身体依旧是忙不迭的去打开了门,奶娘抱着一个梳了双丫髻,面容白净乖巧,眉眼依稀与云慕南有五成相似的小女孩儿进了屋里来。

百合此时心脏跳得十分厉害,她一连深呼了好几口气,才伸手将云巧接了过来,问她昨日干了些什么,有没有乖乖听话,吃饭了没有,三岁的小姑娘都乖巧的答应了,像是感觉到百合这两天心情有些平静了下来,小女孩儿脸上难得露出几分笑容来,有些羞涩的将自己今日早晨时嬷嬷替她绑的头发指给百合看:“……今日早晨奶娘替我绑的,还用了红*的发绳……”

“喵”紧接着一阵‘析析索索’的,如同草丛被翻踩的声音传来,在这原本安静的清晨让人毛骨悚然了起来。

“这遭瘟的死猫!”也被吓得不轻的奶娘也跟着哆嗦了起来,脸*白得近乎发青,在百合还没开口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开口就咒骂了起来,只是奶娘很快的反省过来自己刚刚在女主人面前失了态,想到最近官百合有些歇斯底里的性格,再想到最近官家发生的事儿让她心情不好,回来之后还跟云慕南闹了别扭,云家的下人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深怕惹了她不快,自己这会儿竟然在她面前脱口而出咒骂了一声,奶娘吓得一下子便跪倒在了地上,浑身抖得如同筛糠一般:“太太饶命。”

有机灵的人听到这话之后慌忙从屋里退了出去,没过多大会儿功夫,一个婆子低头弯腰陪着笑,手里揪着一只还在挣扎的黑猫进了屋里来:“太太,就是这畜牲吵了太太安宁。”

她正说话间,外头一阵脚步声传来,屋里的人下意识的转了头去看,那捉猫的婆子嘴里发出一声惨叫,原本被她拧在手中的那只黑猫像是逮到了机会一般,奋力一跃,爪子抓得她手背鲜血淋漓之后跳下了地,正要逃跑时,嘴里却传来一声惨叫,黑猫被一只穿着黑*军靴的脚踩在了地上,拼命挣扎着也逃不脱,嘴里发出‘嗷嗷’的惨叫声来,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轻易抓住了猫脖子后的那团软肉,将它给拧了起来:

有些凉薄的男声响了起来,众人这才像是回过神来一般,慌忙的跪了下去请安:“老爷万安。”

百合这才将目光落到了原主丈夫的身上,都说云慕南是淮南地区有名的美男子,剧情里云慕南给官百合留下的印象也全都是美好的,可这会儿百合还是亲眼看到剧情中那个让鲤鱼妖都忍不住一见倾心的美男子,云慕南身上气质清雅,身为手握重兵的军阀,他看起来身上简直没有一丝血腥气,也不带丝毫草莽的粗鲁气息,他反倒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儒雅端庄的读书人般,里面十分规矩的穿了白*笔挺的衬衣,军装扣得整整齐,外面穿了一件军绿*的昵子大衣,这一身军旅服饰的打扮,又使得他文雅之外透出几分军人的英挺来,这种矛盾的气质反倒给他增添了几分迷人的韵味。

“你不是不喜欢猫?”云慕南自顾自拖了把椅子坐下来,伸手给自己泡了杯热茶抿了一口之后,才吐出一口热气挑着眉角似笑非笑的问了百合一句。他如今虽然身居高位,可是许多习惯还是与当初没发迹时一样,他自己的事不喜欢别人插手,这样的人一般都有很严重的掌控欲,百合眼皮一掀。没有作声。

想到剧情里官百合确实是不喜欢猫的,娘家人的接连离奇死亡以及跟丈夫之间的不欢而散让她在剧情里的这段时间都郁郁寡欢,尤其是家中突如其来多了不少的猫,成天叫得让人心中发毛又害怕,所以她曾让家里的下人将这些猫抓了起来丢出去,这会儿百合却有些反常的将这只黑猫接了过来,百合没想到自己在注意到云慕南把柄的同时,他也会注意到这样一个小细节,心里不由警惕了起来。

“官家,以后不要回去了。”云慕南盯着外头半晌,那双棕*的眼珠里透出几许果断的杀伐之意来,他手掌重重的握紧了茶杯,直到他手背上青筋都跳了起来,他将不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才冷声说了这么一句,接着起身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盯着百合看:“我不会害官家。”

他说完这话,伸手就要取挂在衣架上的大衣,一副显然是要离开的样子,百合心里没来由的涌出几分心酸感来,身体比她的思想要快,她伸手将怀中抱着的黑猫一放,踮着脚尖将衣裳取了下来,替云慕南披在肩上了,情不自禁的就伸手搂在了云慕南腰上,百合将脸埋在云慕南胸前,云慕南下意识的像是伸手捉在她胳膊上,浑身一下子紧绷了起来,身体本能的警惕像是下一刻就要将她甩开,只是随即很快的他就像是改变了主意一般,试探着伸手揽住了百合,而这会儿百合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原主应该是死得极惨的原因,所以怨气也非常的重,此时她竟然有些隐隐控制不住自己举动,云慕南抱她的动作先是试探性的,接着一下子就有些用力了起来,百合还没反应过来间,她灵魂轻飘飘的荡出身体,云慕南将官百合抱了起来,他似是有些察觉般,左右看了看,最后皱着眉头又落到了官百合那张温婉的面庞上,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将官百合放到床上时,他看了看自己衣裳上沾着的几根醒目黑*猫毛,吩咐了人送热水进来,洗过澡之后重新穿戴整齐,看了床上坐着表情婉约的官百合一眼,脸颊肌肉动了动,头也不回的又出去了。

这两句民间人人都知道的打趣童谣,此时冷不妨的浮现在百合脑海里来,她这会儿敢百分之百的断定云慕南应该是知道了鲤鱼妖的鬼魂回来复仇之事儿,并且他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黑猫在许多人看来是不详之物,实则在古时民间传说里,黑猫具有通灵避邪的作用,因为黑猫出现的地方一般都会出现邪秽之事,所以才让人们认为黑猫也不详,但百合自己就是会道术的人,知道这种说法是错误的,黑猫不止是能避邪,且有一定的驱邪作用,它能一天到晚嚎叫,一定是因为家里不干净的原因。

而云慕南既买了一大批黑猫,偏偏猫又恰好最喜鱼腥,这让百合就是想说服自己他做的这些不是为了对付鲤鱼妖都不行。

放下了心之后百合开始将心思放在了修练天地门道德经上,她要买的符纸朱纱也在当天下午便被人送进了府中来,云慕南仿佛十分忙碌一般,那日出现之后便没有再出现过,倒是府里的猫叫声自从那天云慕南过来之后,便多了起来,府里的气息也一天比一天阴沉,有时明明应该是太阳出来的时间,可偏偏大清早的浓雾却还是不散去,云家里仿佛一夜之间本来不应该在这个时节出现的蛇虫鼠蚁也多了起来,早晨百合刚练了一夜的道德经,精神正好的时候,小丫头便惨白着一张脸进来:

“太太,管家问要不要请些捉长虫的师傅来,昨夜里守院的张嬷嬷险些被条眼镜蛇咬到了。”这个时间应该是蛇类冬眠的时候,本来不应该出没如此多毒虫蛇鼠,昨夜里守房的嬷嬷一个不注意,险些踩到了,回过神来才吓了个半死。

ps:第三更

感谢:指甲草,露丝甲打赏的和氏壁。。。。。。。。

最近家中虫子越来越多,地底甚至都隐隐好像有些渗出了水来,云府这个地方当初修建时曾请过风水大师前来相看过,是淮南上佳的风水宝地,最适合建成宅院不过,既能守得住权财,又可以旺及子孙后代,因云府这块地方又并不是潮湿阴暗之所,哪怕就是夏天时也不见地面会渗水,可这两天屋梁都开始渗出水来,而且那水一碰到便带着一股腥臭味儿,仿佛有死老鼠躲在哪个角落一般,但偏偏下人们寻找了半天又根本没有找出源头来。

百合专挑树荫下走,将自己身形藏在黑暗中了,她开始在云家寻找起最阴之地来,虽说云家当初建宅时就选了上好的位置,原本是阴阳调和的风水,可既然鬼物都钻了进来,那么这种平衡就一定是被打破了,有阳气旺盛的地方,那么就必定有相对来说阴气足的地方。云家地方不小,百合走了近一个时辰,才终于在宅子西北面找到了一口早就已经被人弃之不用的水井,本来已经枯干的井,此时竟然已经积满了大半口井的水,幽幽的月光下显得十分的诡异。这边后院当初建成之后原本是下人所住,但云家占地面积广,主子又不多,下人住的地方算是宽敞,这边原本住的人就不多,其余好方面的房屋还有空余,这边慢慢的就空了下来。

里面这会儿草长了约半人高,地底竟然已经如同稻田般开始积了些水出来,踩在草上地里含了阴气的水将百合脚上穿的绣鞋沁湿,冰冷入骨的寒气自脚底涌起,冻得让她打了个哆嗦。百合体内的道德经一个运转之后,这种阴寒的感觉又慢慢的退去了,草丛里藏着许多身体半透明的毒蝎与一些虫子,这些虫子身体泛着灰白,个个体形十分壮硕,看起来竟不比当初由百合聚阴阵引出来的虫子个头小到哪儿去,百合将草拨出来时,一些藏在草丛中的虫子见到了生人不止不怕,反倒张牙舞爪的疯狂爬窜了起来,动作十分迅速,像是想要从草上窜进百合身体里般。

原本空下来的屋檐此时爬满了密密麻麻的虫子,屋檐滴着水,一些房梁已经开始柱了起来,好像已经历经百年风雨的老宅一般,丝毫看不出才建成三四年的新房气息,百合先是打量了周围的环境,确定了阴气最足的地方,接着便将自己带来的两只陶罐放了下去,里面已经加了药材,她将陶罐的盖子一揭开,周围许多虫子像是闻到了气味儿般,争先恐后的往里面爬了起来。

这边人迹荒凉,虽说家中有了虫子之后云家的下人已经不敢再往这边过来,但为了防止有人闯过来坏了自己的好事,百合还是用捡来的石子儿临时布了一个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让人发现不了自己的这两个陶罐之后,听着罐子里传来虫子相互天咬的声音,这才开始候在一旁练起了练体术来。

一整套练体术做完,两个罐子里已经挤满了虫子,一些虫子钻不进去,这会儿就爬在罐子边沿,百合将盖子盖上,这才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到自己的院落时,一只黑猫轻巧的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娇小的身体在百合脚边打了个转,险些被百合一脚踩了上去,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来,‘喵’的一声脆响,在这深夜中显得十分渗人,这会儿黑猫吓了一跳窜了开来,瞪着一双金黄*的大眼盯着百合看,嘴里发出警告似的呜咽。

将这只黑猫驱赶开来,百合回到房间里时守夜的婆子听到刚刚的猫叫声根本不敢出来,云家里人口不少,但最近却是冷清得厉害,百合轻轻推开自己出去时就没锁上的房门闪身进了屋里,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她只出去走了一圈儿,这会儿身上便已经沾了些潮湿的露气,隐隐带着几分腥臭,仿佛刚刚在一只死过大量鱼虾的池塘中泡了多时般,百合刚准备将外套给脱下来,一道平淡的男声就响了起来:

“你去哪儿了?”

原本披在他肩头的黑缎袄子这会儿滑落到贵妃榻上,他高大的身材朝百合走了过来,灯光下他的身影拉出极长的阴影,眉宇鼻梁边都带着阴影,温润如玉的脸庞丝毫看不出剧情里鲤鱼妖的鬼魂曾说的心狠手辣,反倒如同谦谦君子般,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来。

“去哪儿了?”云慕南又问了一句,目光落到了百合那双还沾着泥水与草屑的脚上,眼皮低垂着,挡住了眼里的思绪,让人看不清他眼里的光彩。

百合这会儿脑海中开始急速的转动了起来,自从云慕南跟原主吵过架之后已经近半个月没有再踏足过原主的房中一步了,他原本成为军阀之后就忙,两夫妻腻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有时三五天见不上一面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儿,没想到今夜里云慕南竟然会过来。

鲤鱼姑娘复仇(七)

这个人有十分严重的洁僻,从剧情里官百合对于云慕南的了解就能看得出来,他做事非常的谨慎有条理,这会儿百合本来也受不了自己身上的味道,但看到云慕南比自己还要嫌弃时,她依旧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两下。

“我想回官家一趟,不知道我娘与叔伯兄弟们怎么样了。”剧情里过不了几天就是官母莫名去世的时间,在接连失去了宠爱自己的祖父与父亲兄长等之后,百合想到官母有可能也会因此步上这些人后尘,心里不由隐隐抽痛了起来。她这会儿不是鲤鱼妖的对手。但最近这几天时间里她也画好了几道符。她准备回官家去交到官母手中,不管有没有多大作用,但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只要能暂时逼退鲤鱼妖的鬼魂,给自己多拖一段时间,到时情况就会对自己越发有利。

百合本来是想要套云慕南的话,让他透出一点儿口风来,谁料这个人看上去斯文淡雅,此时听到百合这话,却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有些矜持的笑了起来:

“……”百合听他这么一说,再看他好像根本无所谓的神*,刚刚就连问自己去了哪儿好像也只是随口那么一提,心里不由就生出了一种想要挠墙的冲动来,她看云慕南大大方方的开始解起了衬衣扣子,又自顾自的取了自己的睡衣换上了,接着看了百合一眼,往床上一躺,果然不出声了。

强忍住此时想要将他拉起来将鲤鱼妖鬼魂的事儿说个清楚的冲动,百合坐在一旁没有坑声,她一边擦着头发,半晌之后还是咬了咬牙:“我要回官家一趟。”

她的任务是要干掉鲤鱼妖,并且保护自己在意的人,哪怕此时的她不是鲤鱼妖鬼魂对手,但她若是什么也不做,最后有可能任务也完不成,百合并不希望自己任务失败,因此还是坚持想要去官家,躺在床上的云慕南也不知有没有听到她这话,睡得笔挺的身体动也没动。

今夜多了这么一个人存在,百合根本没有办法练习星辰练体术,她等头发干了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躺到了云慕南留下来的半张床旁,开始还提心吊胆怕他做什么,但云慕南此人睡相极好,他平躺着睡双手放在下腹处,规规矩矩的,根本没有动弹的意思,时间长了百合也就放下了心来,哪怕是练不了练体术,她也开始闭着眼睛在体内运转起道德经来,百合并不知道她在练起了道德经之后,好像一直睡着的云慕南突然间睁开眼来,眼珠转过来看了她一眼,嘴角边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之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继续,我回来是拿衣裳的。”他还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衣,在这样寒冬腊月的天气里他却仿佛像感觉不到冷一般,尤其是外头阴气十足,这会儿大雾将整个云府笼在其中,哪怕就是在屋内都是阴气阵阵的情况下,百合是因为练了练体术,浑身运动起来又有天地灵气引入体内成为道门真力在流转,所以感觉不到冷,但云慕南肯定是能感觉到的,这么冷的天气他却没有带外套,分明就是故意的,他说不定是故意转身出去,让自己以为他走了,这会儿又借着拿衣裳的名义回来。

百合一时间憋的说不出话来,云慕南果然回屋里取了件军大衣披在身上之后,这次是真的头也不回的出去了。为了防止这个人再度回来,百合强忍着只做了一半练体术没做完的感觉,等了两刻钟,这一次云慕南真的没有再回来了,她白白浪费了不少的时间,这会儿只有再重新做起来,百合此时也忍不住想诅咒云慕南了。

鲤鱼姑娘复仇(八)

上午时陪了云巧在房间里玩耍了一阵,云巧年纪虽然不大,但规矩学得好,面对这样一个小姑娘哪怕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很难对她生出恶感来,再加上官百合在看到女儿时身体情绪的波动很大,百合甚至总觉得陪云巧半天的时间过得很快,没过多大会儿功夫便已经到了中午,奶娘抱着依依不舍的小丫头回房间里去了,百合正准备用过午饭回官家时,谁料才刚一出门便被人拦住了。

看样子今日是回不去官家了,云慕南要真想将她留下来,总是会想的出办法来拦她,大不了这会儿不走,过两天抽空回去就是,这会儿离官夫人遇害的时间还有几日功夫,正好这几天百合准备多画些符纸出来,哪怕就是不一定能保得下官夫人的性命,可至少自己也尽了力了,总比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看着官夫人遇害要好。

叹了口气。百合挥手示意小丫头出去。她自己则是取出朱砂符纸开始画了起来,开始时她心烦意乱的还一连失败了好几张,但到了后来心定下来时,体内的道门法力与高度集中的精神力便慢慢成功率高了起来,五张符纸时总有两三张是成功的,哪怕这些符纸法力并不深,可蚁多咬死象,她若是多画一些。到时就是杀不了鲤鱼妖的鬼魂,也必定会让她受伤,逼退她一段时间。

一旦画得累了,感觉到法力不足时,百合便起身练一会儿星辰练体术,引法力入体,这样一面补充法力值,一面画符的情况下时间过得倒是很快,外头天*慢慢的就黑了下来。不知是因为冬季白天时间短的原因还是因为云府里阴气太浓,仿佛近来有阴云罩顶的原因。一到夜晚外头便份外渗人,尤其是连绵不绝的猫叫声。更是让人毛骨悚然,百合吃过晚饭之后打发了丫头自顾自回去睡觉,她想了想带了些药材,又将早就准备好了的两个陶罐朝昨夜里自己放罐子的地方走了过去。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