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洛环工艺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但哪儿来得及,沐天健的匕首眼看就要刺中刑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支弩箭从树林之中飞了出来,不偏不斜正好命中匕首的刀身,直接使沐天健的匕首脱手,而沐天健也反应极快,一个标准的战术规避动作之后,捡起匕首,朝着弩箭袭来的方向抛去。

沐天健又要故技重施,使用过肩摔,元震八则抬起膝盖顶住他的后腰,沉声道:“天健,你应该清楚大公子以前说过,如果他不在,你得听我的!你忘了吗?你自己说过,你会遵守大公子所说的每一个字,你要食言吗?!”

元震八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道:“大公子不是被刑术杀死的。”

在场人没有人问为什么,因为除了沐天健之外,谁也没有认为是刑术,因为事情太突然了,刑术也没有出手,盛钰堂就那么倒下了,不能仅仅因为刑术的那句话就认定他就是凶手。

“大公子是中毒死的。”元震八冷冷道,“据我了解,刑术不擅长用毒,因为他属于逐货师当中技能较为平均的那种,没有过于擅长的事情,不像我,但是,在场所有人都有杀害大公子的嫌疑,因为你们都有动机。”

元震八说完,抬手分别指着刑术、徐道、徐有、段卫家,最后指向了白仲政:“也包括你!因为你在暗处!”

第三十七章:凶手与帮凶

悬挂在石屋上端的徐生尸体之下,放置着盛钰堂的尸体,把守门口的人也换成了阎刚和萨木川,段卫家和段卫国两人都得死守着盛子邰,这个盛家最后的血脉,如果盛子邰再出什么问题,他们没有办法回去交差。

角落中,刑术听白仲政说,郭洪奎已经带着郭十箓平安离开后,松了一口气:“奎爷和十箓两人平安,我就放心了,要是出点什么事,我这辈子都不心安。”

“没有。”白仲政摇头,“怪得很,实际上你们在那交谈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周围埋伏下来了,我没有突然出现,只是担心直接走出来,会让你尴尬,但没想到事情会这样。”

刑术道:“我也纳闷,到底是谁下的手?”

白仲政道:“不管是谁下的手,一定很厉害,我现在很想去查验下尸体,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中毒,也有个方式吧?”

刑术摇头:“谁都有可能,但主要看动机,现在看不出他有什么动机。”

此时,元震八起身来,环视周围一眼,缓缓道:“各位,大公子被人毒害,在场的各位都是嫌疑人,也都是证人,但相信大家都清楚,这件命案不普通,不能报警处理,因为警方一旦介入,以咱们的身份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所以,眼下我会查验下大公子的尸体,搞清楚他是被人用什么方式暗害的,在这个过程中,希望各位谁也不要离开这间石屋。”

众人都只是默默点头,谁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只是在那看着。紧接着,元震八重新蹲下,朝着沐天健点点头,沐天健帮盛钰堂脱下衣物,元震八则开始从头到尾仔细检查着,同时也拿出了自己一系列的工具,开始仔细查验。

“虺毒?那是什么?”刑术不解地问,下意识看了看盛钰堂的尸体。

元震八解释道:“虺的意思是龙的一种,但实际上泛指毒蛇或者蜥蜴,而在毒物之中虺毒所指的是一种混合毒液,由一种产于湘西的无害蛇三丈青加上产于广西的一种蜥蜴制作而成的,提取三丈青的胆汁加上蜥蜴的舌液,混合在一起就成为了虺毒,但最重要的是,两者如果直接混合在一起,颜*是呈深黑,气味浓烈,五六米外都能闻见,所以,我推测下毒者先给大公子下了胆汁,然后再用的舌液,这样一来,大公子本人无法察觉,周围的人更无法察觉。”

“这个我可不太清楚,我只知道三丈青的胆汁如果要被身体彻底吸收的话,应该是48小时之内,一旦被彻底吸收了,再用蜥蜴的蛇液,就不会产生中毒现象。”元震八低头看着尸体,“也就是说,大公子第一次在不知情的前提下服用了胆汁,应该是这两天的事情,大致的时间应该是上山后!”

刑术看向其他人:“这么说,在咱们这15个人之中还有那个黑衣人的帮手?”

元震八冷冷道:“刑术,你不是早就怀疑了吗?”

贺晨雪微微点头:“你注意安全。”

两人离开之后,石屋中的人开始低声讨论起来,徐财和徐道两人此时缩在角落,时不时抬眼去看着在顶端被雷劈死的徐生的尸体,徐道想着想着就在那暗自流泪,徐财则低声安慰着他。

与谭通坐在一起的贺晨雪终于按耐不住,拿着一瓶水慢慢走向姐姐贺月佳,将水递过去,贺月佳只是摇摇头淡淡道:“我这里有,你自己留着吧。”

“晨雪,咱们不是一路人。”贺月佳冷冷道,甚至不去抬眼看贺晨雪。

凡孟抬眼道:“你是谁?这是我们的家事,和你没关系吧?”

“我就是看不惯!我就是爱管闲事!”谭通起身来,“说两句不行啊?你不喜欢听我说话,你可以走啊!”

“你……”凡孟要发作,被贺月佳一把拽下来,贺月佳冲他摇头,示意他冷静,凡孟只得咽下那口气,谭通则斜眼看着他,继续挑衅。

盛子邰听完无比惊讶,再不顾段卫家阻拦,上前就跪在自己大哥盛钰堂的尸体前,此时的沐天健,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了,狠狠道:“现在你满意了?不用再继续了,也不用再选了!你就是下一任门主的不二人选!你赢了!你已经赢了,你不用跪在这里假惺惺的!”

沐天健转身就朝着谭通踹去,谭通好歹也是武行出身,普通的攻击他轻易就可以化解了,他一边躲,一边朝着阎刚和萨木川的方向走去,沐天健冲了几步,见门口的阎刚和萨木川冷冷地注视着他,阎刚下意识将谭通抓到自己的身后。

沐天健喘着气,指着元震八:“你,对大公子有二心,你以为大公子不知道!?你以为就你最聪明!实话告诉你,大公子在来之前就叮嘱过我,如果你有异心,湘西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元震八没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而身后的刑术则眉头紧锁,他知道沐天健实在太没脑子了,因为此时他能够依靠的只有元震八,不管他刚才说的那番话是真是假,他都不应该冲动的说出来,一旦说出来,就等于是彻底得罪了元震八,将自己置于一个非常危险的处境——如果这件事查不清楚,元震八、盛子邰、段氏兄弟等人又怕盛丰追究,他们大可直接将罪名栽赃到沐天健的身上,到时候沐天健就百口难辩。

同时,刑术听完了元震八的讲述,心中的疑点也逐渐转移扩大了,从元震八的讲述来判断,能给盛钰堂第一次下毒的人有凡孟、贺月佳、元震八以及沐天健,甚至还有完全没上山的胡狼。

最麻烦的还是第二个环节,也就是蜥蜴舌液是谁下的?按照元震八的说法,那种舌液可以渗透皮肤的,也就是说,不用盛钰堂吃什么喝什么,有人将舌液撒在他皮肤上,只要体内的三丈青胆汁还没有彻底被吸收之前,两者都会在短时间内融合。

也就是说,盛钰堂中蜥蜴舌液的时间,应该是他转身进石屋去叫徐道的这期间所中的。

在这个期间,这里所有人都与他有大致接触,换句话说,刑术不管怎么推测,不管拿到什么证据,只要不是亲眼所见,他都无法判断出凶手和其帮凶到底是谁,因为这里所有人都有机会下手。

刑术摇头:“你错了,那只是我们以为,在合玉门的人心中,我们五个也有动机,别忘了,盛子邰到过哈尔滨,与我接触过,他们会猜测我与盛子邰之间有交易,所以我们帮助盛子邰除掉了盛钰堂,这不就是动机吗?徐氏兄弟更有动机,这个就不用细说了。如果沐天健的说法是真的,那么元震八也有,盛子邰和段氏兄弟更有动机,这样来看,唯一没有动机,最不可能动手的就是沐天健!”

谭通在一侧搭腔:“也许最没动机的就是凶手,因为他最没嫌疑呀,你看,推理小说里面不是都这样吗?最容易被忽略的人恰恰就是凶手,一旦你抓住他,才知道,这个凶手的动机和理由是最充分的。”

阎刚摇头:“如果从与事件的关联来排除呢?”

“如果从事件的关联排除,你、谭通、萨木川就没有动机,其他人都有。”刑术思考着,“所以,总的来说,我现在基本上可以排除的是,阎刚、谭通、萨木川和沐天健不是凶手,其他人,包括我在内,嫌疑依然很大。”

“越复杂的事情其实越简单,只是我们忽略了重要的环节,我得从头开始想。”刑术坐在那深吸一口气,“还有,那个黑衣人不简单,我现在大致清楚他要做什么了,但也无能为力,他的初步计划已经成功了。”

“让我们内乱。”刑术看着远处的其他人,“你看,现在谁都不相信谁,这就是他想要达到的初步目的,已经做到了,但我无法解决,这就是个完全无解的题。”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怪事再次降临,起身往外走,说要去小便的徐财突然间倒地,也呕出一堆血来,紧接着瞪眼死去,死状和之前盛钰堂一模一样!

沐天健此时慢慢上前,与徐道站在一起,环视着周围的人,一字字道:“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了,咱们这里面还有帮凶!”

“废话!”盛子邰怒道,刚要上前,却又慢慢退了回去,刑术发现盛子邰很奇怪,因为他在石屋中还好,好像一旦看到石屋外面的情景,就会很害怕一样,就连他小便都是用的矿泉水瓶子,便完后由段卫家拿出去倒掉。

这中间缺少了一个最重要的环节,到底是什么?

刑术听完元震八的查验结果,摇头:“还是那句话,大家谁都有嫌疑,不过我大致捋出了一点头绪,不过还不是时候说出来,但是,我觉得从现在开始,大家都要小心点,吃喝什么的,查验之后再服用吧,这里会医术会查验的只有元震八和萨木川两个,由他们负责,我们其他人想负责也不行,因为我们不懂。”

众人默默点头,恐怖的气氛开始在石屋中蔓延,其实大家心中想着的都是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因为这里太诡异了,但是沐天健不允许任何人离开,虽说大家可以一拥而上,制服他,但是尸体怎么办?沐天健也许不会报警,但肯定会告知盛丰,鬼知道盛丰会为了自己死去的儿子做什么。

刑术思来想去,确定了一些事情,但因为缺乏最有利的证据,没有办法说出来,有些事一旦说出来,就可以立即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徐生先是被雷劈死,紧接着是盛钰堂中了虺毒,不过几个小时之后徐财也中了相同的毒,徐氏兄弟因为什么而死?黑衣人为什么要杀他们?又为什么要杀盛钰堂?这之间有什么关联?黑衣人难道在帮盛子邰?而徐氏兄弟因为背叛过盛子邰,所以黑衣人必须要杀死他们?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