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耀鼎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36:00浏览216次

“极少有苗寨修建成这模样,看样子这座苗寨里的人与外面的人关系不是很好。”萨木川边走边四下观望着,“我只是奇怪,为什么这座苗寨会修建在这里,而必经之地就是新苗人的坟地?”

谭通立即道:“这不简单吗?其实这里就是新苗人的聚集地。”

阎刚说话间,刑术看到凡孟站在碉楼口,似乎在等着他,他低声吩咐道:“阎王、萨木川,你们两人去周围探探路,顺便把小白找回来,我去和凡孟聊聊。”刑术说完,牵着贺晨雪朝着碉楼走去,走了几步,发现贺晨雪走得很慢,似乎并不情愿上前,于是转身道,“贺晨,我不会和你姐姐还有凡孟发生冲突的,在这种地方产生矛盾冲突,最终倒霉的是所有人。”

贺晨雪却是摇头,下意识看向周围:“刑术,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很渗人?”

“是有一点,有我在,别怕。”刑术笑着点头,贺晨雪也不做声,只是默默地跟在身后。

同一时间,长沙黄花机场的停机坪上,警方的车辆停在了那架预计在几小时之后起飞的客机前,紧接着傅茗伟、董国衔下车,分成两个小组分别将盛丰和伤情稳定的璩瞳提前带上这架即将飞往哈尔滨的客机。

按照相关规定,押运璩瞳和盛丰这样的重犯返回,是必须包机的,但因为时间的关系,他们只能搭载普通的民航,也因为知道璩瞳杀死了盛丰的大儿子,所以不敢将两人安排到一起,只得分开,分别安置在飞机的一头一尾,周围都布置满了便衣警力,算上傅茗伟和董国衔,航班上一共安排了20名警察,其中15名都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特警。

出发之前,他想过无数种可能性,甚至都想过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也许会炸毁飞机,为此做了15个相应的应急方案出来,也都交由上级认可,全权交由他负责,也许长沙警方协调,任他调配人手,总之一句话,必须要将活着的,完整的,头脑清晰的璩瞳和盛丰带回哈尔滨。

傅茗伟也不回头:“盛先生,如果你是纹鼬,你会用什么办法?”

“转换角*。”盛丰合上手中的书,“他们现在是猎物,而猎物要想不被猎人抓住的话,单单逃跑是绝对没用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自己变成猎人,将猎人变成猎物。”

“不,他们只是在狩猎我,而且是在不伤害你们的前提下狩猎我,纹鼬这个组织之所以存在这么久,又没有被盯上,就是因为他们从不和世界上任何一个*或者是机构作对,因为那样做,只会导致自己被围剿的下场。”盛丰朝着傅茗伟一笑,“傅警官,真的不要小看了纹鼬,当然,你也不要小看了后面那个璩瞳,他们璩家人,每一个智商都很高,就算你觉得他很笨,那也是因为他装得很笨,什么样的人才会装笨蛋装那么像呢?那只有聪明人,因为本身是笨蛋的人,不用装。”

傅茗伟虽然这样说,但还是扭头看了一眼后面,后方的璩瞳左右双手都被拷在两侧警察的手腕上,现在的璩瞳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急救过来之后还向傅茗伟道歉,称给他添麻烦了,并说自己不会自杀了。

几十分钟后,飞机前往登机口,其余乘客陆续登机,紧接着,飞机在原定时间内起飞。

傅茗伟抬眼道:“我就是,有什么事吗?”

“塔台指挥?找我?”傅茗伟疑惑道,乘务长只是点头,看模样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纹鼬笑道:“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但是入侵相关系统的本事我还是有的,所以,就算你们的飞机落地了,这天上还有其他的飞机在飞着,全球范围内,24小时都有飞机在飞来飞去,而我的时间也很充裕,我可以随便找一架飞机,让它飞着飞着就掉下来了,你如果不相信,我现在可以做给你看,现代的资讯很发达,全球范围内不管在哪儿只要有一架飞机出事,大家都会立即知道这个新闻。”

此时,乘务长拿了纸笔过来,同时还拿了一块硬板托举着让他垫着写,傅茗伟一边写,一边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纹鼬停止了倒数:“这件事,你做不到,但是有一个可以做得到,您应该认识一个叫做刑术的人吧?这个人如今正在中国湘西深山之内,具体的位置我不方便透露给你,但是他与我的人在一起,正要在深山中寻找一件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我需要他帮助我找到这件东西,更需要他找到之后交给我的人,不过我知道,单凭是我,这样告诉他,他肯定不会照做,所以,我需要你告诉他,告诉他,我手上捏着几百条人命,如果他不照做,那就等于是他杀了这几百人。”

傅茗伟听完道:“你是疯了吧?我现在没有办法可以联络他。”

“我可以帮你拨打他的卫星电话,你不用做任何事就可以用你现在手中的电话与他通话。”纹鼬淡淡道,“我知道我很卑鄙,我也知道你还在怀疑我是不是有能力作出让飞机坠毁的事情,我这么说吧,我也许不可能控制中国境内的飞机,但飞行在东南亚一带的飞机,我还是有办法的,就算我没办法控制飞机,我也可以让我的人抓几个人质来,学那些恐怖分子一样录个视频发到网上,告诉大家,如果中国警方不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就会干掉这些人质,而且是现场直播,可我不想那么做,因为事情一旦闹大了,对你我都没有任何好处,我喜欢清静,你也喜欢,不是吗?”

傅茗伟知道,纹鼬所说的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特别是他说的抓人质来威胁这一点,以纹鼬的实力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应该是轻而易举,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引发的就是国际争端,国际上肯定会出现谴责中国的声音,到时候就真如纹鼬所说一样,事情被彻底闹大了。

“好,你接通他的电话,我和他说!”傅茗伟说完,看着早已走到身旁来,神情紧张的董国衔,紧接着傅茗伟捂住电话,在董国衔耳边低声耳语着什么,董国衔听完点头,领着乘务长走到一侧,与乘务长低声商议着,随后乘务长在另外一侧拨打电话给驾驶室内的机长,说明相关情况,让机长联系地面,他们需要立即迫降到最近的机场,让相应的机场最好准备。

“哈——哈——”纹鼬在电话那头故意拉长声音干笑了几声,“傅警官,我们都不是孩子了,都应该清楚这个世界原本就充满了争端,就算消息披露出去,我只是一口咬定是针对中国警方,你认为某些*会帮助中国调查这件事吗?他们表面上会答应全力以赴,背地里要做什么,谁知道呢?所以,你对我说这些话,没有任何作用,连心理战的基本标准都达不到。”

第四章:丧尸药

傅茗伟还没有说话的时候,纹鼬插嘴道:“你好,刑老板,我是纹鼬,初次通话,听到你的声音很高兴。”

因为凭着贾枫的能力,他只需要找到一个有稳定的网络环境,合适的服务器的前提下,就可以做到他想做的事情,而此时,电脑同时进行着两件工作,其一就是追踪着贾枫一小时前发现的纹鼬的地址,其二,就是用最基本的暴力破解法来解开那四十个账户中隐藏着的秘密。

马菲坐在贾枫身后,看着贾枫跟前的电脑屏幕:“没关系,我们不会在这里久呆,我还有两个备用地点。”

贾枫转身看着设备:“那这东西呢?这可不便宜呀,但这种东西,一旦用过一次,拿出去卖二手的,价钱就会跌至少一半。”

这一边,身处无名苗寨的刑术,听完纹鼬的话,保持着沉默,因为他压根儿就不清楚纹鼬是什么,这个组织到底有多少人,他们为什么要盯上甲厝堡?

此时,凡孟与贺月佳也走到门口,看着刑术,徐有则爬上破烂的窗口,带着怪笑看着他。

刑术听到这之后,猛地回头看着门口的凡孟,先前电话响起之时,凡孟正好说到关于他知道的绝世画的秘密,难道说绝世画中隐藏着的奇门的线索,指的就是甲厝殿?刑仁举将线索藏在了甲厝殿之中?

此时,刑术再一次想起师父郑苍穹的话——这个世界上哪儿来那么多巧合?

“是交换!”凡孟说完,看了一眼贺月佳,“单凭我和你是无法解决合玉门与铸玉会之间的矛盾,必须要依靠纹鼬的帮助,纹鼬的人说了,他帮助我们,辅助岳父解决掉合玉门,我带他的人去甲厝殿找到刑仁举当年留下的奇门线索,就这么简单。”

凡孟说话间,贺晨雪疾走几步,离开他与贺月佳身边,来到刑术一侧,看着他们。此时,两男两女形成了对峙,贺晨雪也在关键的时候做了选择,她用行动告诉刑术,无论之后的事情如何发展,她始终会站在刑术的这一边。

凡孟点头又摇头:“应该是。”

凡孟道:“纹鼬与我联系的时候,只是说恰当的时候,他的人会帮助我们,就现在来看,帮助咱们的就是徐有和元震八,所以,按道理他们应该是纹鼬的人。”

刑术道:“一开始,你就想借助我的力量去找。”

贺月佳此时开口道:“我和凡孟多年来一直都在湖南,为了完成计划,我们没有机会像你一样走南闯北,也就没有机会去认识可以帮助自己的能人,同时我们也信不过单单只用钱雇来的家伙,所以,只要找上你,你自然会找帮手。”

刑术看着两人摇头,拿起电话,听到电话那头的纹鼬道:“我的话已经说清楚了,总之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带着我的人,去找到我要的东西,如果找不到或者是找到了你耍花样,我保证你会因为几百条人命而愧疚一辈子。”

刑术想了想道:“但是你现在必须得放过傅警官他们。”

纹鼬道:“你放心,我刚才提到刑仁举、奇门这些的时候,已经断了与傅茗伟的线路,他不知道我们说了什么,规矩我懂,该遵守的我还是会遵守,接下来我也不会为难警察,当然,前提是你要答应我的条件。”

刑术道:“我不答应也不行,我也不会耍花招,但是我下面的话你要听好了。”

“一言为定!”刑术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刑术挂断电话之后,飞机上的傅茗伟的线路又通了,他听到纹鼬的语气明显轻松了许多:“傅警官,事情暂时解决了,你们可以继续起飞,亦或者落地之后马上对我进行搜捕,当然了,你们不可能找得到我,所以,还是看好自己的犯人吧,毕竟合玉集团的案子还没有完结,在此基础上,你们还做不到与我这个案子并案处理,再见,傅警官。”

纹鼬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傅茗伟站在那,好半天才将电话放回去,此时董国衔上前道:“机长回话了,我们会在石家庄机场降落,石家庄的同事已经赶往机场接应我们了。”

傅茗伟一屁股坐在工作间的那张椅子上,揉着额头道:“国衔,这个叫纹鼬的组织必须拔掉,下飞机之后立即联系国际刑警方面,我觉得国际刑警方面对我们有所隐瞒。”

无名苗寨中,刑术质问凡孟与贺月佳是如何与纹鼬搭上关系的?而凡孟则不回答,而是将几十年前刑仁举到过这里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

刑术听完很吃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告诉他的。”元震八出现在门口,手中还提着四只松鼠,三只山鼠,一只野鸡。

分享到:

热门关注

popular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