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什么场景送礼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40:00浏览216次

才子与俏佳人(一)

简单的两个字却让百合忍不住潸然泪下,她很想说有点累,这一次贺清寒死的事儿还是如同大山压在她心头,死人百合见得多了,但为她而死这样的事情还是让她有些难以承受,但她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伸手轻轻将李延玺腰环住,不知是不是这一次任务的原因,百合这会儿看到李延玺时如同找到了主心骨般,浑身都放松了下来,她靠在李延玺怀里平静了好半晌,将脸贴在李延玺胸膛,才突然开口:“这一次任务中出现了一个人,他帮助了我,但为什么最后没有人记得他了?”

贺清寒那个人仿佛从没有在任务世界里面出现过,没有人记得他的存在,甚至连贺家的人都不知道他,这种情况不太正常,几乎让百合都要误以为从始至终都没有过这个人出现一般,可是剧情里的龙百合曾收过三个徒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剧情里人物不知道贺清寒。李延玺他一定知道。

百合突然间伸手将李延玺抱得更紧了些。将头抬了起来。她不是傻子,心里这会儿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儿,贺清寒死时她曾感到过震惊难受,可冷静下来越想百合就越觉得古怪,这会儿回到了星空里,百合第一时间就将自己心头的疑问问了出来,她虽然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古怪,可是百合习惯了有事就直接问李延玺。此时她话音一落,李延玺嘴角边就露出淡淡的微笑来,拉了百合就朝星空里放着的软榻走了过去。

进入过两次任务之后,李延玺仿佛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以前从不在意星空中是不是虚无一片,可这一次百合再回来时,星空里不止是有了软榻,还有了一张小几,仿佛在慢慢的增添人气一般,她乖乖的任由李延玺拉过去。坐在他身边了,李延玺才低头亲了亲她额角:

做了好事不留名实在不是李延玺的风格,若是像叶忡谨那样会让百合害怕的情绪李延玺自然隐下不提,可像守护这种干了好事儿的,他则必须要百合表扬。

百合身体与心里这会儿已经初步的接受了他的存在,不再像以前总拿他当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看待,这会儿的她再跟自己亲近时,虽然仍有些不自在,可却并不是像以前那样有些抗拒,但她虽然顺从了许多,也默认了这样的情况,可是她内心里并没有多么深的悸动,李延玺就是要让她心中留下自己的印记,并非只是身体而已。

“为什么别人会不记得他?”百合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李延玺早就等着这句话:“过去的事,又何必再问呢?”李延玺问这话时,低垂着头盯着百合看,以往冷淡的脸庞此时因为垂下的眼角而使得他整个脸庞的线条都显得有些柔和了起来,他表面漠然,实则此时心里早就已经在希望百合赶紧问下去,直到百合真的重新追问时,李延玺才无声的叹了口气,将她揽进怀里,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

“帮你本来就是应该,又为什么要别人记得?我又不需要别人的喜欢,有些事,这会儿我告诉你还太早,等到有一天你真正准备好时,我不会瞒你的。”

他好像说了什么,但百合好像又什么都没有明白,可是隐约的百合又猜测着李延玺口中所说的贺清寒应该是与他有关,莫非贺清寒其实是他为了保护自己,而隐藏在任务中的角*?

李延玺看着她先是有些纠结,最后又好像明白了什么的表情,这才微微的笑了起来,他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自己既不是说了谎,又让她自己去猜想,自己告诉她的东西,远远没有她脑补过后的来得丰富,似是而非的说完了这一句之后,李延玺眼珠动了动,抬起头来时,星空中出现了百合的资料:

性别:女(可变性)

姓名:百合

年纪:21

智力:82(100满分)

容貌:87(100满分)

体力:75(100满分)

精神:71(100满分)

声望:39(100满分)

特长:中级厨艺、高级演技、五行八卦之术(略有涉猎)

魅力:63(100满分)

印记:皇族真龙之气

这一次任务里除了精神增长之外,声望也涨了两点,应该是跟百合这一次振兴了茅山派系,最后她在茅山中名声过人的原因,虽说属性值加得少,但贺清寒这个梗在她心中的结因为李延玺的话散去了,知道是李延玺背后在帮自己,百合心里又有些感动,如果自己不问他,说不定还并不知道这一点,她犹豫了一下,伸手环住了李延玺的胳膊,将头靠在了他身上,小声的说了一句:

“谢谢你。”

李延玺看着百合有些感动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脸庞,只是默默将她抱进怀里,百合心里的这丝悸动总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那时他要的就不再只是一句谢谢而已。

将百合再次送入任务时,李延玺冰凉的指尖在她眉眼间轻轻碰了碰,随即才放开了手,看她身影慢慢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宽敞的官道上,两辆马车并列在车道上缓缓的走着,前方城门已经不远了,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少女才伸手推了推这会儿正斜躺在床榻上,明显脸*有些憔悴,挽起了发髻做少妇打扮的人:“太太,太太,马上马车就快进城了呢。”

百合正睡得香甜时,冷不妨被人推摇着身体,眉头皱了好一会儿才睁开了眼睛,清醒过来。

“最迟再过半个时辰,便要进城了,太太命奴婢在这个时辰唤您,要不要喝盏浓茶,清醒一会?”那丫环一面说着,一面伸手去摸马车上的茶几,百合一听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伸手便揉了揉脑袋,这具身体好像还是在病中,额头一碰便烫得惊人,浑身也是软绵绵的,百合摇了摇头,嘴唇动了动:“让我再歪一会儿,进城之后再说,不许吵我。”

那丫环犹豫了一下,应了一声便又安静的缩回了角落里,这一次百合没有再睡,反倒是闭上了眼睛开始接收起剧情来,这一次的剧情十分简单,大半个时辰之后,百合就将这个名叫善百合的女人记忆接收进了脑海。

善百合原是江城奉洲知县嫡长女,父亲善知县大器晚成,是成德帝十六年进士,一生刚正不阿,善百合从小知书达礼,十五岁由父母做主,嫁给年轻进士梁晋生为妻,本来以为自己这一生夫妻可以相敬如宾,日子幸福美满,虽说婚后的生活跟她想像中的有些不一样,两人成亲大半年,梁晋生对她十分冷淡,可是他却十分努力,每日将心思放在读书之上,在去年中进士,今年便由朝廷任职为秦淮知县,看到丈夫这样奋发向上,善百合心中也觉得与有荣焉,哪怕梁晋生对她冷言冷语,她也是将一切的委屈全部忍了下来。

梁晋生赴秦淮上任之后,善百合嫁夫随夫,跟着丈夫一块儿上任,只是却没想到,这一去便弄丢了她想像中相教子的一生。

ps:第四更

感谢:mars桐 ,萌主打赏的和氏壁!!!!!

感谢:昂桃桃猫,亲爱的打赏的两个和氏壁!!!!

第四更为:飞翔鸟凯特,亲爱的和氏壁加更……

才子与俏佳人(二)

梁晋生本出身自富庶乡绅士家,中了进士之后谋了官职,也算是吃了皇粮并一头跃入龙门的鲤鱼,跟善百合原本也算是门当户对,只是没想到他去了秦淮任职之后,在那儿审的第一桩案子,便将当时的原告念氏收进后院为妾,那念氏原名念娇奴,本来是当地一个卖布匹的商贾王平的小妾,剧情里王平被人害死,他的正室告念娇奴与他人通奸害王平性命,本来念娇奴按例应当处斩,但梁晋生到了秦淮之后便将这桩案子接了下来,走访调查之后发现杀王平的人乃是其正室,念娇奴只是被冤枉,梁晋生英雄救美,为念娇奴洗清冤屈,念娇奴感激之下委身于他。

这本来是一个十分美好的报恩故事,可偏偏那会儿的梁晋生已经娶了妻,善百合一开始原本安慰自己念娇奴身世可怜,梁晋生收留她给她名份不过是想给她一条活路罢了,再说这个时候男人三妻四妾乃是常事,她就是心中再嫉妒,也只有将这些不满强忍了下来,却没想到梁晋生自从得了这个念娇奴之后,爱若至宝。

在县府衙门之中念娇奴虽名为妾,可实则地位堪比正室,甚至到后来府里的下人只知道念娇奴这个如夫人,善百合这个正室甚至说话再不如念娇奴管用,善百合开始还强忍委屈,她在家时受过的教育乃是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子从子的三从四德教育,步步忍让的结果到了后来是梁晋生明目张胆的时常跟念娇奴夫妻对称,善百合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的情况下。她终于开始反抗了起来。

她开始跟念娇奴夺权。两个女人争斗之下。矛盾一步步的升级,善百合最后忍无可忍,直接跟念娇奴撕破了脸,她后来知道了念奴娇原本只是妓女出身,善百合欣喜之下自认为自己找到了念娇奴的把柄,直接找到梁晋生将这事儿说了出来。

梁晋生当时只是冷冷看着她,说出了自己早就知道念娇奴来历的话,并直接告诉善百合。他原本是念娇奴的恩客之一,当年跟念娇奴之间本来便是有山盟海誓之约的情人,当初念娇奴在秦淮挂牌,乃是秦淮河上出了名的名妓,当年梁晋生家境殷实,早年曾带纹银千两前往秦淮一家书馆读书,并因此认识念娇奴,梁晋生当初年少气盛,在见到念娇奴第一眼便惊为天人,两人天雷勾动地火。爱得如痴如缠,梁晋生每日醉在温柔乡中不知归处。直到自己带去的纹银用尽,被老鸨赶出念娇奴的闺房时,才痛不欲生。

念娇奴并没有嫌弃他没钱,而是拿了自己以前卖身攒下的银子送给他做路费,供他还乡,梁晋生自此之后发奋读书,最后考中了进士,谋得官职。

但在此之后,念娇奴因为时常以泪洗面,遭到老鸨的嫌弃,最后商人王平在知道念娇奴的义举之后,被她的壮志所折服,出百两纹银将她赎了出来,原本王平只是敬佩念娇奴的义举,但最后念娇奴却感念王平的赎身之恩,自动献身成为了他的小妾,但没想到王平却遭正室谋杀,若不是梁晋生任了秦淮知县,念娇奴恐怕早已经被冤杀。

昔日的情人兼恩人成为了阶下囚,梁晋生自然心急如焚,他为念娇奴四方奔走,最后为她洗清冤曲,杀夫的坏人被关进监牢于秋后处斩,而念娇奴有情有义,既对商人王平有以身报恩,并知恩图报的品性,又有对梁晋生昔日的资助之恩,梁晋生失而复得,对于念娇奴爱若至宝,只可惜当初不能娶她为妻,如今又要委屈她为妾,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女人,梁晋生深深的感觉到对她不起,因此最后对她加倍的温柔体贴,虽然两人不是名义上的夫妻,可在府中却如夫妻一般生活,天长日久之下,梁晋生几乎忘记了善百合这个人。

将这些过往恩怨说完之后,梁晋生又看着善百合冷笑:“若是你识趣一些,我可以养你终老,可你偏偏想要对娇奴不利,我焉能留你?你已经占了娇奴的正室名份尚不知足,我并不喜欢你,不过是碍于父母之命才娶你为妻,如今你竟胆大包天想要害娇奴,你在我心中,连她一根指头都及不上。”

更何况这明明是她的丈夫,如今要拱手让人不说,还要看着他们恩恩爱爱,善百合哪里甘心?若当初梁晋生对她无意,便不该娶她过门,娶了她过门之后又时常念着没有得到的念娇奴成天哀声叹气,仿佛拆散了他跟念娇奴的罪魁祸首都是她一般,善百合忍受不了这一点,她开始闹腾了起来。

一开始时梁晋生还只是让人将她锁在院子中,到了后来对她慢慢的不耐烦了起来,又怕她害了念娇奴,但又不想将她休弃,因为善百合本来性子柔弱任他拿捏,又没有什么手段,被家中教得三从四德对他不敢反抗,这一回闹起来看似阵仗大,但其实对他根本没有伤害,若是休了这么一个好欺负的女人,换来一个厉害的,到时对念娇奴不利,梁晋生心头也清楚,他虽然是将念娇奴当成了自己的妻子红颜知已看待,但若是他真要娶念娇奴为妻,家里人必定不会同意。

因此他需要善百合做为他名义上的挡箭牌,但他又不想被善百合闹得心烦意乱,因此梁晋生厌恶之下,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