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推广微信送什么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43:00浏览216次

鞭炮声里,沈腾文终究还是进了屋里,这一回虽然没有请人吹弹着一路走来,可沈家为了自己脸面,仍是请了小轿的,段桂兰被人扶上了轿子,照规矩来说,段桂兰送出门,应该是有个娘家人为她送亲的,可是段家并没有什么亲近的家属,原本以前住了几十年的街坊邻居倒是有相熟的,可因为这桩婚事并不太体面,再加上段桂兰这桩婚事怎么来的,熟悉的人都明镜儿似的,这样不光彩,人家不见得愿意来,免得沾了晦气。

“说得倒是比唱得还要好听,先不说那姓沈的酸秀才胡说八道坏我名声,我看到他必要再给他几耳光才消我心头之恨,就是哪怕娘不害怕我大闹了段桂兰的婚事,我也不会去丢这个人,现这个眼的。”刘氏觉得自己都已经没有再跟百合计较,如今她却仍是冷言冷语的,当下心中又是气,又是有些恨:“你这样的人,心眼实在太小,你妹妹不过得罪你一回,便要恨她一辈子,简直太无情无义,你不去算了,我不求你,我自己去!”刘氏气冲冲的把话说完,还没转身离开,百合当着她的面,‘嘭’的一声便将门关上了,这一举动又是气得刘氏浑身发抖,半晌回不过神来。

这一回百合没能去段桂兰的婚礼大闹一场,可最终段桂兰的婚事还是并没有顺。

沈家迎亲的队伍一旦将段桂兰接出了家门,走到一半却遇到有人要入城,对方也不知是个什么样的来着,竟然还出动了官兵,进城时官兵正好在锁路,一下子便将沈家的迎亲队伍截住了。刘氏当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深恐误了吉时,沈家的人却不慌不忙的样子,甚至看到刘氏着急的样子,那前来迎亲的沈家妇人,也不知道是谁,甚至冷嘲热讽了一句,当时便将刘氏气得够呛。

沈母只冷眼看着刘氏铁青的脸*,冷笑连连:“也就是今日我不想让亲戚们看了笑话而已,大家的事儿都知根知底的,你的这个女儿是个什么样的货*你心中也有数,我能让我儿子娶她,已经不错了,你还想要怎么的?”别说刘氏心里一肚子的火,沈母也是有气无处发。

刘氏听到沈母说起这些,只觉得句句诛心,想到自己两个好端端的女儿,若不是因为沈腾文,百合与段桂兰又如何会闹成这般样子,若不是因为沈腾文,段桂兰又怎么会跑到画坊上,并且还去闹了一通?若是不认识这个人,她怎么会毁了人家的画坊,毁了名声?

如今大女儿嫁不出去也就算了,自己一辈子的心血段氏布庄也因为此事儿盘了出去。这件事儿固然段桂兰有错,可若不是认识了沈家的人,自己又哪儿会惹上这些麻烦来,连家底都赔了个干净?

沈母现在口口声声说段桂兰是灾星。那在自己看来,沈家又何尝不是段家的灾星?

“好了娘,大喜的日子,您便歇一些吧。”沈腾文没想到一个照面,刘氏便已经与沈母吵了起来,他慌乱之下先由人扶着下了毛驴,先劝了母亲一句。谁料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沈母更是暴跳如雷。

若想要为官。那身体可不能有半丝残疾,沈母一想到儿子前程被毁,还对段桂兰一心一意,便气得肝儿疼,嘴里骂声迭迭。

周围人都上来劝着看着,刘氏忍了又忍,听她越骂越难听,却终于忍不得了,高声便喊:“我女儿是丧门星,你儿子又是个什么好的?你们沈家也是个灾星,扫把星!若不是因为沈腾文,我两个女儿也不会反目成仇,我段家布庄也不会全赔了……”

“你若是将你那小女儿教得规矩些,也不至于会祸害了你自已,你段家布庄这回不赔,有段桂兰在,尽早有一天也得尽数赔出去!不要脸的东西,姐姐的男人也要抢,怎么就这样不要脸,小小年纪的,那样缺男人!”

刘氏忍无可忍,‘嗷’的叫了一声便朝沈母扑了上去:“我跟你拼了。”还没有正式拜堂成亲,沈母便对段桂兰这样苛刻,拿这些话来作践她,往后时间长了,段桂兰嫁进沈家里,又能过得下去什么样的好日子?

看到刘氏朝自己扑来,沈母也不甘示弱,两人扭打到了一块儿,撕扯着对方头发滚做了一团。

没想到这一趟结亲两个亲家却当众打闹了起来,众人先是有些傻眼儿,等到回过神来,有些机灵的去唤沈父出来时,刘氏与沈母已经被人拉开了。

段桂兰也没想到成亲日竟然会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她年纪小,还是头一回碰到这样的阵仗,人都吓呆了,听到沈父指责,她蹲在刘氏身边,只觉得有些慌乱,又十分无助,她再傻也知道自己以后是会在沈家生活的,如今闹成这样,段桂兰一边哭一边流泪:“娘,都怪你,你怎么不忍忍?”

自己为了她出头,如今却被小女儿埋怨。

百合还在家中练着星辰练体术,便有人来到门外,将大门拍得‘哐哐’作响。

前来拍门的是个中年妇人,自称是沈家的亲戚,一见到百合拉着她的手腕便喊:“大娘子,你娘出事儿了。”

沈父瞪了她一眼,沈母才不情愿的道:“真是晦气!才刚一过门儿,便克得自己老娘成了这样子,往后进门时间久了,还不得将我们两个老的克死?”她抱怨了一句,段桂兰这会儿无依无靠,听了这话也只有小声的哭,不敢大声了惹沈母不快,深怕她会让自己滚回段家去。

毕竟事情关系到自己老娘的性命,他虽然想娶段桂兰为妻,可始终心头还是有顾虑的。段桂兰听到沈母仍愿意让自己继续留下来,心头松了口气,慌忙开口:“不怪你的。”她说完,又看了百合一眼,眼里透着哀求,破天荒的头一回唤她:“姐姐……”

百合心中冷笑,刘氏自己宠爱的女儿都放弃了为她出头,她自然不会为了刘氏强出头,说不定到时还会落得一个里外不是人的结局。

“既然这样,还请伯母找人替我将娘送回家里。”她一来没有哭哭啼啼,反倒极为沉得住气,二来没有跟沈母又吵又闹的,与一旁无用的段桂兰相比,这个段家大娘子不知好了多少倍。

等到刘氏被抬走,打断了的拜堂仪式才开始继续。只是这会儿早误了吉时,之前又发生了那样的事儿,因此这堂拜得也是冷冷清清的。

刘氏被送回小院中,百合打了水替她将脸擦了,还是准备替刘氏请个大夫。

剧情里段百合虽然不甘心自己的一生落得那样一个悲剧,可既然原主心愿中都没有过要报复刘氏,百合也并不想将刘氏扔下不管,哪怕刘氏往后注定半生不遂,可始终还是段百合的亲生母亲。

今天更新晚了,对不起大家,我五体投地道歉了。

争求如意郎君(二十五)

那卖掉的几个荷包以及手帕挣得几十钱,请了大夫之后剩了少许一些,百合又就着这些钱买了料子,回头趁着侍候刘氏的功夫,又赶了几个荷包与帕子出来。她成为段百合这些年继承了原主的刺绣记忆,再加上她耐心好,且因为见识广,因此画出来的花样儿多,绣出来的帕子与荷包人家也乐意出比旁人多些的钱买,有时花样儿也会被人买了去,这样一来两天时间百合便赚了几百文钱,除开刘氏的药费,她自己倒还有些剩。

“啊……兰……”刘氏一边说着,一边那口水顺着嘴角便滴落下来,百合抽了帕子替她抹去,没有理睬她,把饭喂进她嘴里。有些吞不下去的,便又滴落出来,刘氏眼中有些小心翼翼的,好一会儿之后才吃力的道:“你,妹妹,该回门了。”

那会儿刘氏昏迷了过去,并没有听到段桂兰说这话时的情景,这会儿百合一说,刘氏心中一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起来,她不敢相信自己一手拉拨长大,捧在手心中的女儿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想起当日段桂兰大婚时,自己为了她与沈母打了起来,她却帮着沈母的情景,刘氏又有些半信半疑。

到了这会儿刘氏还没认清形式,自己并不是真正的段百合,不会因为她在病中的发脾气便对她温和几分,能做到她病中挣钱替她看病,纯粹只是为了替原主尽一分责任,百合对于刘氏并没有多少感情,此时见她发脾气,百合想也没想便伸手将并没有吃进去两口饭的刘氏放倒在床上休息,端了碗出去。

事实上刘氏私心中还存在着一些渴望,希望小女儿并非百合所说的那样,她还希望段桂兰嫁给沈腾文了,沈腾文要是真心喜欢她,往后必定会好好的对她的。沈腾文是个有出息的读书人,有朝一日若是发达了,段桂兰始终会知道自己当初是多么宠她,自己更是为了她变成如今这模样,小女儿性格虽然任性,可本性始终还是善良的,终有一天会将自己接去好好赡养的。

直到这会儿刘氏才有些后悔。她孤伶伶一个人躺在房间中,饿得根本睡不着,四周十分的安静,耳边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以及肚子里传来的响鸣,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她心中又悔又恨,又饿得实在受不住,吃力的爬起身来,却因为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而‘噗通’一声滚落到床下,她嘴中发出痛苦的口申口今。

隔壁百合其实早听到了刘氏的动静。她是练武之人。五感远比一般人更灵敏,她也知道刘氏一天不吃肯定是饿了,但是到了这样的地步,自己挣钱来养刘氏。花钱给她抓药看大夫。刘氏到了这会儿还在惦记着段桂兰。还跟她发脾气使性子,她并不想要再包容下去,因此有心想让刘氏看清如今的情况。

“你是谁?回来好大面子,还要给你做饭的。”百合倒是做了饭,但并没有准备沈腾文两夫妻的份儿。段桂兰一见自己回来便在百合这儿碰了个软钉子,脸上有些挂不住:“我回门,家中没什么人,难道你不应该把饭做了?”

听了她这话,百合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也知道你是回门,我还当你头七回魂呢,谁家姑娘七天才回门的?手上空落落的,连个东西也不带,你还真拿你当自个儿人了,沈家就这么瞧不上你,连几只鸡蛋都没给你准备一些?”

她说完,顿了顿:“娘,你若是有钱,自己可得捡严实了,现在姐姐能不给你饭吃,往后就能不管你,你若是有钱,自个儿得放牢实了,腾文要是有了出息,我不会不管你的。”

她成天努力锻炼身体。还做着往后要靠女儿女婿的美梦,不用再侍候刘氏之后,百合将自己一部份的时间都用在了绣荷包与一些帕子上,攒的铜钱多了,她又买了些丝绢回来扎花儿。

百合配*不错,眼光也好,甚至还因为她有武功的缘故,她还能买回一些绣花针,折弯之后做出绢花的样式卖出去,这样一来又多了一条生财的路子,半年时间,她便攒了近十两银子。刘氏手中却没钱了,她当日攒的棺材本一并都被赔给了画春坊,留下的几分私房体已,又在段桂兰婚后回门时被段桂兰花言巧语的诳了去,自那之后段桂兰是一回都没再踏过段家的门。

时间一天天过去,刘氏开始还惦记着小女儿要来看望她,可一天却似一天的失望,她如今手中没钱,一切吃喝都要靠大女儿撑着,她知道百合在做荷包针线卖,也知道百合攒了些钱,却不敢开口向百合要来自己保管。因为这些银子并非是百合靠着当初刘氏自己的铺子赚的银子,哪怕她再想要张这个嘴,她也确定在这样的情况下,百合根本不会答应她。手中没钱的日子实在是难过,刘氏自个儿想吃什么买不得,想用什么也不方便,自从那一天使脾气百合真的不管她,刘氏也看清了,不敢再向百合发脾气,她还在等着沈腾文中举人,每回总想着沈腾文一旦中了举人,自己便算是苦尽甘来。她每天渡日如年般,熬了一年多时间过去,段桂兰却依旧没有消息传来,她甚至连娘家都没有回过一次。

而在这段时间里,百合因为扎的绢花颜*好,样式又好看,而销量极好,淮城中不少人都已经开始仿起了她的绢花,只是百合想的款式多,因此每回她的,仍是最好卖的。一年多时间她存了近五十两银子,有了钱之后她也会在绢花中添些珍珠玉石等,样式更加别致,同样价格也更高了些。

“你年轻也是不知事,有些银子存着不好,非要去瞎折腾。”刘氏至今还不知道百合是已经将铺子买了下来,只当她是租下来的,想要做些生意。自己两人现在这样的情况,若是手中没有半点儿钱,往后一旦出个什么事儿怎么生活?刘氏嘴中抱怨连连:“若是你担忧,应该拿来给我存着。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知道为往后打算几分。”

“银子交给娘,娘再拿给段桂兰?这种亏我吃过一次,娘当我傻子,我还会再吃第二次?”百合忍不住笑,一句话便将刘氏说得脸*乍青乍红的:“我的银子,娘就不要想了,除了吃喝,我是一文也不会给的。那也是我辛苦挣来的,与娘没有任何的关系。若是娘觉得心头不痛快。你随时可以找段桂兰去,毕竟当初娘所说的一碗水端平,将段家产业一分为二交给我和段桂兰,最后我倒是一文钱都没见着的。”刘氏不妨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有些慌乱。又有些吃惊:“我何时给过桂兰银子?”

到了这样的地步,她就是不想搬也不行了,她自个儿一文钱也没有,独租这院落肯定是没钱不行的,她想过要去沈腾文家中与段桂兰说一声,但当初段桂兰成亲时她跟沈氏大吵一场,闹成那般模样,刘氏又实在没有脸过去。

朝廷三年一回的科考举行,刘氏一天天盼哪盼哪,总盼着沈腾文有个出息。她估算着沈腾文应该会去省城赴考,若是迟些必定会回淮城,刘氏想着自己跟沈家之间总归是亲戚,也不必时常这样跟沈母怄气,自己总有一天会依靠沈腾文的,借这个台阶,趁着没放榜时去沈家低头赔个错,这事儿便算是歇下了。

刘氏到铺子中来向百合要银子,想要买些东西备份礼去拜访沈家时,百合还在跟两个妇人说着她们想要的头花款式。

听到刘氏说起沈家,其中一个翠绿长裙,上半身配银*坎肩,挽着发髻,神态有些妖娆的妇人便牵着帕子,捂着嘴儿笑了起来:

“沈家?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了昨日的一桩趣事儿,说来也巧,正好那位郎君也是姓沈的。”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