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红旗渠礼品红椎菌酒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武力:11(100满分)

特长:无

百合看到涨了两点的智力,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目前为止,她的任务还没有失败的时候,这会儿自己的属性值涨得越高,她便越有安全感,因此冲这个神秘的男人又点了点头:“我想再进行下一个任务。”

她话音刚落,那俊美之极的男人便挥了挥他那宽大的袖子,明明他这个人都仿佛虚影一般,可百合此时却仿佛能感觉到他衣袖带起来的劲风刮得他不由自主的轻飘飘的飞了出去,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昏头转身醒过来时,旁边便有个惊慌的男声在唤:“阿合,有没有大碍啊?”

百合本能的摇了摇头,刚想开口说话,可一阵阵的恶心感却涌了上来,她转身便趴在地上吐了起来,直吐得昏天暗地,险些胆汁都吐出去心头才舒服了许多。

话音刚落,百合心里便大量剧情涌了上来,她感觉到有人将她的身体抬了起来不知道丢到了哪儿,可这会儿她却根本没有功夫与这些人计较,反倒开始强忍着头脑的涨痛,一面开始接收起剧情来。

这本书一号上架,上架第一个星期我会尽量双更哦亲亲们,不过第一个月我尽量十五张小粉票加更,妹纸汉纸们有小粉票的,想要挥着小鞭子催我加更的,可以留下来了哦~~~

他开始过惯了苦日子,来到茅山之后深怕陶然兴不再要他,再将他赶出去让他过回以往颠沛流离的日子,因此他对于陶百合这个比自己小了五岁的未婚妻一直都是呵护有加,使出百般手段哄得百合再离不开他时,他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而等到最后,他觉得这种靠别人的日子太不靠谱,对于吃过苦头的莫少奇来说,没有什么东西能比得过他自己紧紧撰在手中那样能让他心中安全。

也正因为如此,他在哄得百合对他全心信任之时,他则是一心扑到了修习道术上,而在陶百合对莫少奇一片痴心时,在她八岁那年,茅山上陶百合的母亲宁氏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因为身体柔弱,被送上了山中。与自小在山里长得黑瘦壮实的陶百合不同,黄蔓儿出身江南富庶之家,家境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可也颇为殷实,家中对于她这个身体柔弱的女儿十分看重,再加上黄蔓儿长得白净可爱,与黑瘦的陶百合相较时,莫少奇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个娇身惯养的小姐。

而黄蔓儿惹了祸之后却在陶然兴面前说是陶百事自己调皮,她劝阻再三劝不动,险些被百合也跟着推了下去,最后她这个罪魁祸首不止没事,反倒是百合这个受害者被陶然兴打了一顿,对于这个不爱学习家传道术的女儿更加失望,而原主也因为此事,性格变得更加内向懦弱。

想到这些,百合心里不由冷笑了两声。莫少奇与黄蔓儿二人这会儿早已经不在她身边,估计是见闯了祸之后已经安排着要怎么去相互想借口好在陶然兴面前抢个前头。百合这一回自然不可能再任由这两人欺负她,这茅山派本来应该是她的,莫少奇最后狼心狗肺抢了去不说,竟还为了掌权害死了陶百合的父母,陶百合传来的心愿最重要的除了将这对狗男女的真实面目揭穿,不让他们的目的达成之外,还要让莫少奇从哪儿来便回哪儿去,更最重要的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将陶家这脉传承下去。

“还能如何,肯定是出去调皮捣蛋,摔坏了罢!”

“爹。”百合委屈的撇了撇嘴,哭道:“是蔓儿姐姐推我摔倒的,师兄让我承认是自己摔的。”

“你师兄真为了替蔓儿掩护,让你承认是自己摔的?”莫少奇上山已经两年多时间了,对于这个勤奋的徒弟,其实宁氏一直是为丈夫有些欢喜的,可这会儿她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以前不好细想的一些东西,这会儿浮现上心头来,让宁氏表情有些难看了起来。

茅山掌门女儿(三)

百合露出茫然失措的模样,轻轻点了点头:“嗯,师兄以前都是这样的,可是,可是我的脸摔坏了,娘,以后我脸会不会留下伤疤,会不会像大师兄说的那样,我成为了丑八怪,已经没资格做他这个未来掌门的夫人了?”陶百合跟莫少奇之间的婚事是他上山之后众人心里都清楚的,陶百合年纪虽小,可陶然兴深怕女儿往后不情愿,因此从小到大都给她灌输往后她长大了会是莫少奇妻子的事儿,这会儿百合说完此话,陶然兴脸*就变了:

他是准备让莫少奇入赘到陶家的,往后女儿生的孩子也会姓陶,可如今听百合话里的意思,竟然像是莫少奇反倒将自己陶家当成了他的,陶然兴脸*就有些难看了起来。

“大师兄说我变丑了,不配再当他的夫人,说要娶蔓儿姐姐呢。以后生的孩子也能姓莫,不是姓陶。娘,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这会儿身体年纪才九岁大小。更何况一惯又胆小内向的样子,尤其是黄蔓儿到了山上之后,她在这个漂亮的师姐面前像是有些自卑一般,更是少言了些,宁氏倒没想过女儿会撒谎,一时间脸*铁青!

“师父,阿合出去胡闹。我劝了她几句不听,脸上给摔了一条大口子出来。”莫少奇一向受陶然兴的宠。因此他本以为自己先开口陶然兴是必定会相信的,旁边黄蔓儿到底年纪还小,虽然强作镇定,可眼中依旧露出几分紧张心虚之*来。

剧情中的百合因为太傻了,所以陶然兴问起此事时,她因为得到了莫少奇的示意,选择了默认,以致陶然兴对她十分失望,可这会儿她提前告了状,陶然兴本来心头便有了疙瘩,再看黄蔓儿一脸的心虚,莫少奇虽然表现得十分镇定,可陶然兴心头却是一片寒凉。

他哪里看不出来自己女儿说的才是真相,光是从黄蔓儿的表现他就看出来了,可让他失望与胆寒的,是这个自己从乞丐中救回来的徒弟,如今竟然盯上了自己陶家的东西不说,忘恩负义的,这会儿看样子竟然已经跟姓黄的小贱人勾搭上了。

更让陶然兴有些气愤的,莫少奇竟然连他也骗过了,这会儿假话说得跟真的似的,可见这个人心机有多深。

“好了,既然是这样,你就别说了。”

“受伤的是我的女儿,黄蔓儿又没受伤,你想要让我怎么阿合?”自己的女儿百合摔了那样长一条口子,莫少奇这个以往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十分喜欢百合的女婿竟然要为了其他女人出头,光是这一点陶然兴心中便十分怨恨,他虽然看重莫少奇这个徒弟,可首先是因为他是自己未来的女婿,看在陶百合的份儿上才看中他,莫少奇资质并不太好,不过是因为他为人努力上进,对自己的女儿又不差陶然兴当初才选中他,这会儿见他竟然在自己面前给女儿上眼药,陶然兴眼中露出几分杀意来:

莫少奇这会儿当着黄蔓儿的面被陶然兴教训,心中十分不舒服,这两年他日子过得好,陶然兴对他又十分重视,让他有些飘飘然得意了起来,若陶然兴一直对他不好,动辄喝斥,恐怕他如今被骂反倒没那么难受,但正因为他平日过得太好了,这会儿一旦被骂便心生怨恨,脸*一扭曲,冷声就道:“师父教训得是。”

一句话本来让想要给他一次机会的陶然兴怒极反笑,点起了头来:“好,好,果然是不愧是我的好徒弟,这事儿我知道了,你们出去吧!”

黄蔓儿年纪还小,除了感觉得出来陶然兴好像有些不高兴之外,并没有想到什么,只是欢快的冲宁氏招了招手:“表姨母,我前两天听阿合说她想吃鸡腿了。”茅山上陶家里虽然不禁吃荤腥,可陶然兴平日是修习道术的,自然是一些东西越禁越好,五谷杂粮和肉食吃得多了对身体产生的杂质也多,山上的生活自然不如黄家那样讲究,更不可能像黄家将黄蔓儿看得如同眼中宝似的,黄蔓儿早就有些忍耐不住,只是下山不容易,平日要想吃什么好的,她年纪小,不敢去找宁氏自己开口,只好借百合的名义要求。

黄蔓儿以往说什么宁氏便应了,从来没有怀疑过真假,这会儿宁氏心中装了疙瘩,这样一说,黄蔓儿脸*登时就变了,表情有些慌了起来,宁氏哪里猜不出来,心中更是大怒。

“好了,不要再说了,你们两个先出去吧。”陶然兴面*铁青,冲莫少奇不耐烦的挥挥手,莫少奇年纪小时受了不少的苦,对于别人的喜恶有一种天然的敏锐感,这会儿他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是有心想要探探陶然兴的口风,可他又刚刚被陶然兴喝斥过,自尊心受不了,因此犹豫了一下,果然拉了黄蔓儿的手扭身出去了。

茅山掌门女儿(四)

宁氏心中也十分的气愤,一面拿帕子替女儿擦脸,边问道:“阿合,平日你大师兄是怎么对你的?你喜欢吃鸡腿么?”

百合装着被逼问不过的样子,这才吱吱唔唔道:“蔓儿姐姐说,若是我说漏了嘴,她往后让大师兄打死我。”

“荒唐!”陶然兴狠狠的伸手拍在桌子上,气得胡子不住抖动,百合也装做被吓到的样子:“爹,学道术很风光么?大师兄说他往后要当掌门,说我如今已经毁了容,配不上他了,他要娶蔓儿姐姐那样漂亮的。要将莫家发扬光大。”

陶然兴只当女儿是看别人厉害了常欺负她心中有些不舒服,倒没想过她说这话的意思,不过以前无论他怎么说,百合都不肯应下来要学道术的话,这会儿她竟然主动说要学了。虽说这个法门女子做的不多,不过自己膝下只得这么一个单传,陶然兴倒是有些高兴起女儿这样说来。

百合没想到事情竟然这样轻易便解决,不由松了口气,心中暗暗欢喜了起来。自然点头答应。她学了九阳真经与九阴真经之后都已经在自己的属性值技能那一栏有了这两样武学秘籍的存在,技多不压身。自己会的东西越多,往后的任务只会越简单。就是再碰上什么事情,自己也不至于弱小得任人宰割,她恨不得再多说几样才好,又哪儿会嫌学东西苦闷,再怎么样苦闷,也比不过当初她自己一个人钻研九阳真经之时。

想到这儿,百合自然点了点头:“爹你放心,我虽然不像大师兄那样聪明,可我绝对听爹的话!”

陶然兴自然欢喜,难得对女儿有了好脸*,倒是细心的将女儿伤心收拾了一遍。

对于女儿突然之间像换了一个人般,将心思全放到了道术身上,眼见她进步极快,已经可以画出一张微弱的神行符时,陶然兴心中自然是暗暗欢喜,连莫少奇的教导都放下了,反倒全心放在了女儿身上。

黄蔓儿对于百合这种转变自然是十分不满,她也曾来找过百合几次,估计是看百合也不知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学起道术,并且很快的好像学得比她好了,她心中不甘,想要来找百合麻烦,女孩儿家嫉妒起来时尤其是像她这个年纪,做的事情有时十分幼稚,但陶然兴如今将女儿看成陶家往后的继承人,自然不可能让她坏了自己的大事,因此让宁氏将黄蔓儿管教得很严,又恨她忘恩负义,所以并不再教她道术,反倒让宁氏成天教她绣花做饭,将黄蔓儿的时间全占住,让她没有功夫再去找百合的麻烦。

百合这几年时间一直都十分勤奋,每日废寝忘食的将心思放在了修习道术上,等到她二十岁时,她的道术不止不在陶然兴之下,反倒是在陶然兴之上了。

别人看不上这五十两银子,而陶然兴则是砰然心动,陶家其实只是茅山之上一个极小的门派,派中加他一家与莫少奇黄蔓儿二人,才一共五口人,这样足可见人脉稀少,他这些年在山中一心教导女儿,根本没有怎么外出和人打过交道,俗话说坐吃也要山空,更何况买符纸朱砂等还花钱不少,五十两银子已经很高,若是能拿到,起码他能再安心教女儿十年,等到十年之后,百合便绝对能独霸一方,陶然兴敢打包票,以自己女儿在道术上的独特天份,往后绝对不会比茅山大教正一派的高人差到哪儿去,只要女儿培养出来,陶家便能发扬光大。

莫少奇本来以为自己学了道术之后从此便能成为仙人,在凡俗世界之中呼风唤雨的,可最后事情的结果却跟他想像的完全不一样,陶然兴这老东西不知怎么的就疏远他了,反倒开始教导起他的女儿,莫少奇也想过要偷学道术,可陶然兴防他防得极紧,这些年来从来没给他逮到过机会,他也不是没想过要从百合身上下手,可那死丫头不知被陶然兴灌输了什么东西,对他也不亲近了,他使尽了方法,百合甚至最后不愿意跟他单独见面了,莫少奇眼见着这两年百合越来越厉害,能随手虚空画符,甚至还能以血镇阴邪,他心中急得如同猫抓一般,却是半点儿方法也使不出来。

ps:大家果然对我是真爱啊,已经有六张小粉票了。。。我希望这个月能冲上新书前三啊。。不瞒乃说,那能多一千块。。。

今天已经有六张小粉票了,十五张加更,有妹纸汉纸们能再来九张吗?

茅山掌门女儿(五)

“你们有没有规矩?黄蔓儿,你娘家已经来了信,说最迟月底便要接你回去,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当回去成婚嫁人。”自己的女儿他偏心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莫少奇不过是个孤儿,是他捡回来养的,他就是偏心自己的亲生骨肉也是天经地义,莫少奇这些年不缺吃喝,已经看不清自己的身份来历了!

分享到:

上一篇: 礼品红椎菌金碗

下一篇: 寿礼品红椎菌杯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