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洛阳牡丹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48:00浏览216次

她提出的这个办法不由自主的让人心中一动,除了百合之外其余两个圣女都答应了下来。目前看来这个方法对于众人是最有利的,至于百合虽然没出声,可几人都下意识的忽略了她的看法,毕竟原本这一行寻找光明权杖是三个候选圣女的机会,也就是说明明圣女的人选极有可能是在三个人之中定了,却无端又多加入了一个,其余三人对于百合还有些排斥与敌意,但在这个关头并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地底大量已经结冰的雪每一步踩上去时一股阴寒的感觉就从脚底透了出来,几个骑士嘴里不停的念着光明圣典。身上散发出金黄的斗气来,也不知是不是几人运气好。还是误打误撞的,走了不知多久,竟然远远的能看到远处冰山巅上,一座几乎已经被冰雪覆盖住的古堡轮廓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大家看到这样的情景,精神不由都是一振,从这边看过去,离对面虽然还有些距离,可要赶过去,最多半个小时就够了。一开始时众人还担忧这黑暗神殿中会有异端在,可等众人走到了山脚之下,看到那蜿蜒直上的阶梯,上头覆盖了厚厚一层坚冰,并不像是有人踩过的样子。

四周刮着烈风,但黑暗女神的雕像却像是半点儿不受影响似的,这女雕像本身并不高,可是那王位却足有三米左右高,她完美的体态这会儿婀娜的半坐在王位之上,几缕长发垂下巧妙的挡住她的两座高耸的山峰,发梢的尾端垂直而下,落在双腿之间,将腿间的隐秘处遮得严严实实。

雕像身上散发着难以言说的魅力,此时骑士的不敢直视,让那雕像的嘴角边笑容看起来仿佛像是讽刺一般。

她们吃了这么多苦头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到光明权杖。并且回去之后成为圣女的,可如今若是有什么地方出了错。这一趟就相当于白跑了,神殿有可能将其他十几名圣女当成幌子把她们送到这片冰封山脉来。同样也有可能将她们做为幌子,把另外的人送到真正有光明权杖的地方去。

“她说得不错。”这个圣女话音一落,一直沉默的布莱恩便点了点头:“不管是不是消息错误。总得要进去看过之后再说。”

既然布莱恩都开口这样说了,其余几人自然没有防备,两个圣女各自的骑士商议了一番,又看了阿图里一眼,都决定先进去再说。

黑暗神殿的门锁早已经腐朽不堪,布莱恩上前用力将锁捏了下来。顺手将门推开。

‘吱嘎’的推门声响起时,一股腐朽的味道便从殿内传了出来,久未通风的屋子散发出一股沉闷而又难闻的气息,里头空气十分浑浊。可对于在外头冰天雪地之中呆了许久的众人来说,屋里的空气明显是要暖和了许多。

“现在我想要四处转转。你们还有其他想去的地方吗?”她这话音一落,另一个圣女便摇了摇头:“我也想去这里转转,这地方看起来极大,要想完全寻找完,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她摆明了不想要再继续和众人走在一块儿的态度,极有可能是安娜伪装的圣女伸手摸了摸脸颊上的面巾,轻轻的就笑了起来,看了阿图里一眼:

“那么大公爵呢?”这圣女看了阿图里一眼,阿图里并没有理睬她。

百合装作没有听到她的问话一般,这会儿开始打量起这黑暗神殿的遗址,这里看上去十分破落了,黑暗神殿原本就不像光明神殿那样信徒众多,再加上多年前与光明神殿的争斗,不止光明神殿失去了圣女与教皇,黑暗神殿看样子也是受创不轻的。

“我也想去转转。”她看了阿图里一眼,阿图里却没出声,只是将她手抓得更紧,朝王位之上走了去,她挣扎了两下没能挣扎得脱,那留下来的圣女看到这样的情景,眼睛眯了起来,目光之中露出几分锐利的光芒来。

她跟着也提了裙摆走上去,高台之上的王座约有三米宽,上头铺了厚厚的毯子。只是此时上面积满了灰尘,她伸手将灰尘拍干净了。又扯了旁边的一块地毯,突然开口:

说着,她自顾自的从怀中拿出打火的器材,很快的火光划过,这些陈旧的毯子虽然已经在此处搁了几年的时光,但烧起来却十分迅速。高台之上温度升了起来,随着火光越来越大,一股焦臭的气息也从火堆里飘了出来,夹杂着几丝灰尘一样的粉红*的粉雾飘散在其中,百合很快注意到了其中的不对劲儿,但哪儿不对劲儿她又有些说不出来了。

百合一直防备着这个有可能是安娜的圣女,想过她极有可能会置自己于死地,却唯独没想过她会下这样的药,她迅速秉住了呼吸,而另一头阿图里仿佛没有感觉到这里气氛的古怪一般,火光映在他蓝*的双眼中,给他的双眼蒙上了一层火红的亮*。

阿图里没有理睬她,只是伸手将百合拉得更紧了些,女人轻轻的笑出声来,她透过火光,看到阿图里的表情虽然冷静,可额头已经开始沁出细密的汗珠,几缕头发被汗珠沾湿,紧紧的贴在了额上,显出与阿图里平时完全不同的凌乱而又颓废的美感。

女人轻轻的笑出声来,她斜躺在椅子上,那双腿似露不露,胸脯轻轻起伏,姿态间充满了魅惑,可眼神中却透出说不清的清冷。

脚步声在空旷的大殿中响起时,百合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布莱恩是孤身一人回来的,与他一块儿同去的两对骑士与圣女这会儿已经不见了,随着他的走近,一股血腥气从他身上飘散了出来。

“他们还没回来吗?”布莱恩目光在百合与阿图里身上一扫而过,看着两人的表情好似死人一般冷漠。他朝王椅之上的圣女走了过去,并半跪在她面前,伸手将她手拉了起来,将头低了下去。

火光在响动,空气中那股气味儿越发浓郁了,阿图里的脸颊开始轻轻泛红,他的眼神开始幽暗了下去,握着百合手掌的手心也开始出了大量的汗珠。

“我有话要跟你说!”他说完,伸手去拉百合,百合下意识的将手背到背上,将其躲开了。

随着她这话音一落下,布莱恩脸*越发难看,他再次想伸手去拉百合,百合已经听出了不对劲儿来,布莱恩此时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真面目,看到百合再三躲闪,他仿佛有些火大了一般,阴沉着脸喝了起来:

他眼里此时已经毫不掩饰的露出了杀机,显然不准备再伪装下去,相较之下火堆边虽然有问题,可始终是跟在阿图里身边,远比跟布莱恩离开要安全得多,百合忍得脸颊通红了,伸手捂着鼻子问了一句:

“布莱恩,其余几人呢?你是不是已经背叛神殿了?”

如果其他几人还活着,布莱恩不可能会这样光明正大的露出他的真面目来,他甚至都已经不想再掩饰他和王座之上圣女的关系,百合这会儿已经敢肯定这个女人就是安娜了,虽然不知道阿图里为什么会这会儿还没有反应,可她仍是紧靠在阿图里身边。

王座上的女人听到她这话,眉毛挑了起来,眼中露出几分鄙夷而又怜悯的冷意,布莱恩下意识回头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挣扎之*来,不敢去看百合那张脸,许久之后才小声说了一句: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先下来,我再告诉你!”

“终于发现了?可惜好像太晚了,我看大公爵这会儿应该已经有些忍耐不住了。”王座之上,圣女没有再伪装自己的口音,她从一开始的低哑变回了柔媚可人的嗓音,她甚至抓着自己的裙摆,开始慢慢往上提,一双笔直晶莹的露出来时,她难耐的将双腿磨了磨,并伸手开始扭转到身后,解起自己后背的扣子。

若不是因为她知道的线索太少,她也不至于会被动到这样的地步,如果不是猜错了自己从任务者变成了被人任务的身份,她也不至于会以为自己要完成原主的心愿,当上圣女而跟安德鲁大主教合作,前来这里。

“布莱恩,难道就因为一个女奴,你就要背弃光明女神,背弃神殿,投进一个奴隶的怀抱吗?”百合强忍了心中的郁闷,到了这会儿,既然布莱恩都不想要再伪装下去,百合自然也不用再揣着明白装糊涂,现在的情况对她不利,眼见阿图里好像有些靠不住了,虽说这个人据说不跟女性接触,可这会儿在中了某些秘药的情况下,就连自己闻得不多都觉得气血沸腾,阿图里压根儿就没有做过任何掩鼻的动作,他甚至如今还坦坦荡荡的,可想而知他情况会有多糟。

“竟然被你发现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真是对你有些好奇了。”

虽说剧情中他为了安娜而背叛了神殿,可百合不相信他在神殿中生活了十几年,真的心里对于神殿就半点儿感情也没有了,她这会儿只有赌。赌布莱恩若是还没有*令智昏,还会愿意帮她。

“她对你可真是有信心,这样美好的感情,可真是让我羡慕哪。那么布莱恩,你还在等什么呢?她属于你了!”安娜轻轻的笑了起来,一双猫儿似的眼睛从布莱恩身上又溜回到了阿图里身上。她嘴角边的笑容媚态十足,那眼波流转间也是勾魂夺魄。可她目光却始终冰冷,这样反差的感觉让她身上的吸引力越发呈倍的增加:“至于你嘛……”她说到这儿。顿了顿:“接下来就该属于我了。”

安娜却很快将眼睛睁开,冷冷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开始揉起了自己的胸来:

“布莱恩,你还在那儿干什么呢?莫非你想在这里看着我么?”她一面说着,一面舔着嘴唇开始冲阿图里勾手,阿图里原本白皙的脸颊早因为火光的照耀,泛起红晕,他额头这会儿冷汗淋漓,淡金的头发贴在他的面颊,他一双眼睛因为欲/望的洗礼,而呈深蓝的颜*,他将百合抓得更紧了些,听到安娜这样一说,他突然开口: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做呢?”他的声音因为隐忍,而显得有些紧绷,没有了平时的从容与冷淡,反倒透出几分欲念,安娜自然也听了出来,她突然间笑得前俯后仰:

她仿佛并不介意百合看到了她这一面,这样的情景证明了安娜是绝不可能容许自己活着离开这个地方的,百合心往下沉,这会儿阿图里中了计,他紧拽着自己没办法离开,那头布莱恩让她失望,安娜的动作让他已经有些不堪的按住了自己的小腹,一双充满了恶意的眼神落到了她身上,她这会儿不敢离开阿图里身侧,只有伸手牢牢反将他握住了,感觉他将自己抓得更紧了些,百合松了口气,强迫自已迅速冷静下来,她伸手抖了抖阿图里的手,示意他快离开这个地方。

外头冰天雪地的,哪怕中了些药,只要在雪地里一滚。什么火气都没了,可是她拉了几下。阿图里却并没有动弹。

阿图里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他眼皮垂了下来:“明白了。只是你身上低下的气息,还是那么让我觉得恶心!”他后退了一步,脸上显出几分挣扎之*来,没有去看安娜那张因为他的话而微微有些扭曲的手,不等她的手碰到自己的身体。他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趁手的东西,只得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突然手握成拳头。一拳就朝安娜脸上打了过去。

‘嘭’的一声,安娜这会儿以为他正值欲/火/焚/身之时,压根儿没想过他会突然出手。甚至没想过他怎么还会有出手的力道,这一下被他打了个正着。他这一拳打得又快又狠。一拳下去安娜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她只感觉脑袋的头骨都要碎裂开来一般。大量血迹从她鼻孔嘴角处沁了出来,安娜瞪大了眼,那如花朵般漂亮*泽的唇瓣失去了它本应有的颜*,变得有些惨白,她身体摇晃了两下,阿图里这才甩了甩手:

明明这一脚的力道看起来并不重,布莱恩甚至脚步并没有移动半分,可是他那件坚硬的骑士铠甲之上却迅速裂开蛛网似的纹来,他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垂下头,这个简单的动作仿佛要了他的命一般,一根殷红的血珠从他嘴角边沁了出来,似是穿成了线被放长似的滴落到了地下。

从安娜突然被打晕,再到已经成为黄金骑士的布莱恩被干掉,这一切只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百合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阿图里已经拉扯着她走到王座边,脚一踩,那王座之上厚厚的毯子被他扯了下来,他动作有些粗鲁的将自己身上那件黑丝绒的外套扯下,顺手便扔了上去,百合还在庆幸自己这一次果然没有看错人,阿图里跟着她来,果然有用。

她有些激动,这样的人物哪怕就是在任务中她都从未遇到,这样强大的意志力实在让她佩服。

那坚硬的王座冰冷异常,哪怕铺了他的外套,可百合摔上去时,依旧发出一声痛苦的轻哼来。她被摔得头脑发晕,下意识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只是一道黑影却很快的扑了上来,阿图里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将头抬了起来,他的吻仿佛狂风巨浪,迅速将她淹没。

她伸手去推打阿图里,手腕却很快被人捉住。她的双腿被分开,阿图里跪在她双腿之间,他甚至轻易的将原本想要极力缩成一团的百合似翻乌龟一般翻过身来,将她背上绑着衣服的绳子扯断。哪怕百合拼命伸手抓住自己的衣裳,但却比不上他力气大。

他伸手只轻轻一推。就将袖子朝前推去,百合死死抱着胸,心跳得极快:“大人,大人,你要干什么?”她试图想要让阿图里冷静下来,她能感觉到阿图里的手温度烫得厉害,百合猜想他刚刚应该是中了药,之所以外表看不出来,只是因为阿图里擅长于隐忍罢了,只是这个人开始面对安娜时能忍成那个模样,她还认为他意志力惊人,没想到转头他一将安娜打了个半死,就将手伸到自己身上了。

其实从昨晚开始他就已经有些忍不住了,可是他不知道要该怎么做,他并没有贸然的动作,因为他害怕自己若是不太擅长某些东西而坏了事,不止没有完成自己要做的,反倒引起了百合警惕,那样就不太好了,他忍到了今天,看到了安娜的表现。

“虽然她的动作让我觉得有些不堪入目,但仿佛我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如果你要求我求你,我会的。”他的声音渐渐的开始沉重了起来,百合不敢回头去看他的脸,只是拼命的缩起身体,将头埋在自己双臂之间。

分享到:

上一篇: 水浒礼品红椎菌

下一篇: 名门礼品红椎菌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