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促销送什么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5:54:00浏览216次

体力:56(100满分)

魅力:18(100满分)

“看在你选择了艰难任务的份上,我决定给你一次特殊优待。”那道本来百合以为不会再响起的冷淡声音又响了起来,接着又道:“你的所有属性值,我可以给你一次让你重组的机会,等到此次任务完成之后再让你返还回来。”

“谢谢您。”她先是有些激动的道了声谢,接着才想起自己这一次所谓的困难任务,既然这个神秘的男人说过这一次任务本来不应该自己做的,就证明这任务首先是十分艰难,而不管这次的任务是什么,可是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要保证自己要活下去,只要活着,就有完成任务的机会。

上一次任务中她能平安活到老才死,就证明任务的时间是没有期限的,百合看到光板中自己的资料,除了容貌与体力两项之外,也就只剩智力稍高一些了。

她容貌本来就已经不太高了,虽然上面说一百才是满分,可若是照以前她所知的规矩来看,要是一百满分而六十分才是及格的话,她的容貌其实是没有及格的。

这样的话俊美的男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他话音刚落,百合眼前一阵扭曲之后,那种进入剧情时熟悉的晕眩感又传到了她脑海中,等她晕头转向的清醒过来时,耳朵边只听到一道阴柔诡异的声音道:

“你这时候跪下叩头,未免迟了。”说话音一阵疾风闪过,她还没来得及感受自己的身体如何,便不由自主的被身体带着朝前跑了几步,冲撞进一个高大结实,却带着脂粉香气的胸膛里,后背突然像是被人泼了水般,先是有些发凉,接着一股剧痛便袭了过来,原本还有些昏沉的大脑这下子被一刺激,也跟着清醒了,刚刚那种身体不能受控制的感觉,这才慢慢消失。

一来就看到这样激烈的情景,再加上刚刚不知道怎么了,后背火辣辣的疼,百合终于没能忍住,倒在了这青年怀里。

“既然醒了,就安分一些乖乖坐着。”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冲百合冷声说了句,又双手一抖缰绳,嘴里轻喝了一声,马儿又快跑了起来。

笑傲江湖大部份人都熟悉,而其中的岳灵姗自然百合也知道,是个悲剧的角*,岳灵姗最后虽然死了,可她死前并不恨害死她的人,这倒让百合对此次的任务有些迷糊了起来。

他没有否认,便证明了这确实是林平之。一想到这个事情,百合抖了抖,苦笑着沉默了下来。

“待我将后头的一些虫子处理干净之后,再带你去收拾伤口。”林平之顿了顿,他练了辟邪剑谱的原因,百合知道他这会儿早就已经挥刀自宫,照这个剧情中的世界来看,练了这门武功的人会变得不男不女,声音尖细并行为模样类似女人,林平之的声音带着几分阴柔,不急不缓的让百合有些汗毛直竖的同时,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今天,你为什么要救我?”百合安静了下来,林平之反倒开口发问。

听到这话,百合不由苦笑了两声,她记忆中岳灵姗最后的记忆就在看到林平之斗余沧海与木高峰二人时,看到木高峰后背一被刺破,毒水朝林平之喷过去时,下意识的便朝他扑了过去,将他推开之后挡下了这阵毒液。但林平之这会儿问起她为什么要救他,百合想到剧情中岳灵姗对林平之的感情,开口道:

“你爹是个伪君子,当初……”林平之脸上露出阴森的微笑来,他本来长得面白如玉,这会儿眉眼间全是戾*,笑起来时给人一种让人不寒而粟之感,他声音尖细,刚说了一半眼睛一眯便露出了杀气来,反手便抽出腰间别着的长剑,朝右侧林子中指了过去:“是哪位朋友,赶紧出来,否则在下的刀剑可要不长眼睛了。”

百合记忆转了一圈,不由自主的就喊道:“任姑娘……”

“指教倒是不敢当,只是岳姑娘是你的妻子,又为了救你受伤,你竟然对她如此薄待……”这会儿自己的动静已经被人发现了,任盈盈也没有再隐瞒的意思,反倒款款走了出来:“若是你对岳姑娘无意,又何苦当初娶了她,误她终身。”

他说完这话,百合敏锐的感觉到他眼中又生出了杀气来,对于任盈盈的出头不由一阵气恼。

因今日百合附身过来时岳灵姗消失之前那一扑,将本来林平之该受的伤已经替他受了,这会儿他并不像是原著中双眼已瞎需要人照顾的模样,一听到任盈盈意有所指的话,心头大怒,冷笑着将手中的剑又朝任盈盈指了过去。

林平之大战余沧海等人的情景任盈盈也看在眼内,这会儿见他发怒,心中也不由有些生怯,这林家的辟邪剑谱确实有几分邪门儿,竟与当初的东方不败武功颇有几分相似,再想到林平之如今穿着打扮与说话口气,无不与东方不败相似,心头一个冷颤,脸*便跟着变了。

这可是一个凶神,虽说因记忆影响,百合对于任盈盈并不是特别好的印象,可这会儿一看到她人已不在眼前,自己又跟林平之一块儿相处,不由有些害怕了起来。原著中林平之可是恨岳不群入骨的,恨他甚至远比当初屠他满门的仇人还要多几分,正因为如此,他对于岳灵姗这个已经娶过门的媳妇儿也并没有什么好感,到后来更是亲手将岳灵姗杀死。

百合一想到这些,眼中不由露出几分惶恐之*来,她脑海中倒是记得岳灵姗练的一些武功,可因为岳灵姗以前身为岳不群独女,自己武功并不见得有多么厉害,再加上百合不是原主,她的武功值并不高,就算用智商与体力换了一些,可仓促之间最多也就能将岳灵姗的武功使出个一两成,她现在浑身是伤,后背还中了毒,若是林平之真要下手杀她,她可真是无力还手。

“平弟……”前头漆黑一片,林平之只管驾了马顺着羊肠小道走,岳灵姗也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做地方,不由更是心头发慌,犹豫了一下仍是硬着头皮先开了口。

黑暗中林平之拿出火折子吹亮了,往四处看了看,砍了几根已经破烂的长椅当成柴堆了起来,生起火堆来。

“在这好好呆着。”他站起身来,朝百合看了一眼,这才笑了一声,又握了长剑转头出去了。他这一走,百合这才长松了一口气。事实上林平之就算不说她也不会胡乱跑动,这个地方十分陌生,她才初来乍到,又身受重伤,就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以林平之的武功要追上她这么一个受伤的人实在太容易了,不止最后逃不掉,而且还极有可能激怒林平之,这种得不偿失的事儿她才不会干。

也不知怎么回事,许多她感觉自己本来该知道的东西这会儿却一点也想不起来,要不是剧情灌进了自己脑海,恐怕百合也会将这部自己从小到大看过好几次的故事给忘了。

这应该是智商减少了之后的结果,百合苦笑了两声,心里尝到了智商少了十几点的结果之后,不由警惕起来,决定下次无论怎么样这智商就算暂时不加,也绝对不能减了。

“唔……”百合啃了一嘴的泥,刚想开口说话,后背一股剧痛却袭了过来,林平之已经将一罐子不知道什么东西全倒到自己背上了!

她没能忍住,险些尖叫了起来,幸亏早早的就咬紧了嘴唇,这会儿虽然没惨叫,可脸*也没好看到哪儿去,她听到了林平之将长剑抽出来的声音,心中又急又慌,却又偏偏无力反驳,只得咬紧了嘴唇,有了这次任务失败的心理准备。

为了保住一条命,百合只得咬紧了牙关拼命的忍耐着,她已经有明白了为什么星空中那个陌生的男人说这是危险的地方,可是这会儿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她也只有死死忍耐。

百合恨的想挠墙,却又强忍住了。林平之这会儿厌恶的看着她吃力的抓着自己的衣裳,一边冷声道:“要是没死就起来,免得弄脏了我的衣裳!”

忍了又忍,百合深呼了一口气,死死将林平之衣裳抓住了,一边虚弱道:“平弟,我起不来了,我背疼,身上伤口也疼,你我是夫妻,让我再靠一会儿。”百合知道林平之此时已经自宫练了辟邪剑谱,因此一点儿都不怕他生出什么歪心思来,紧紧贴在他身上,任林平之伸手抓了自己胳膊几下,也没能将她扯开。

“你之前受了伤?”林平之扯了她几下,见她如同狗皮膏药般死死贴在了自己身上,只得强忍了鄙夷让她贴着,又听她之前便受了伤,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摸她身上。

岳灵姗这傻姑娘之前实在是太傻了,她对林平之一片痴心便罢了,可偏偏吃了委屈受了苦也不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种道理在哪儿都错不了。百合一听林平之问自己的伤口,便指了之前在和他一起与青城派的人对抗时,受的伤指出来了:“之前求你救我,你却只顾戏耍余沧海。”她这会儿后背火辣辣的疼,忍得满头大汗了,说话时声音便有些颤抖,林平之就算是再心狠手辣,可想到自己在不知道岳不群的真面目时,跟岳灵姗这个师姐之间还算是温馨的相处情景。

笑傲江湖攻略(四)

百合翻了个白眼,如果当时她能控制这具身体,她是绝对不会去帮林平之的,死过一次之后她最惜命了,更何况这次的任务还全无头续,她还要留着这条命完成任务渡过自己的危机呢,哪儿敢将性命浪费在救林平之身上。

可这会儿痛苦是自己受的,百合也不能让自己白痛了一回,因此听到林平之这话,仍是露出绝望伤心的神*来:

“我只是怕你受苦,你,你要是中了他的毒,说不定你的脸便要受伤了,若是伤到脸还好,要是眼睛出了事,这可不是一辈子的大事么?”

“你们岳家父女都想算计我,表面假仁假义的说得好听,背地里却用这种招数引我上勾,我的眼睛瞎了又如何,只要能替我林家满门报得大仇,我便是瞎了眼睛也甘愿,不需要你们父女来假惺惺的装好人。”林平之越说越激动,眼睛通红泛着杀意,百合不知道自己哪句话又触到了他的逆鳞,这会儿看到他翻脸无情的模样,心中不由暗暗叫苦。

“可是平弟,你口口声声说我跟爹要算计你,但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对我误会这么深?”百合这会儿有些害怕了,缩成一团可怜兮兮的盯着林平之看,这位是个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一样凶狠的人物,她这会儿真的很怕一言不合林平之便拨剑相向。

“装什么傻,充什么愣?你爹谋求我家的辟邪剑谱,早就已经策划多时,在知道我已明白内情之后,竟想要杀人灭口,伪君子,道貌案然!”林平之冷冷的望着百合笑,他其实心里对于百合也颇为复杂,百合之前不顾性命的要替他挡刀,他心中不是没有动容过,只是想着林家冤死的人命,便心头又更加冰冷几分。

这会儿百合开始努力的回想剧情,她好像记得岳灵姗之死是因为林平之动的手,但为何要动手,在哪里杀的她,却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你以为你装作不知道,我便会相信你?”林平之脸上露出讥讽之*,可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百合看,嘴里冷声道:“你们父女二人玩的把戏,不过是要骗我上当而已,好为你爹得到我家传剑谱!”

“……”这会儿林平之越说越是激动,百合一见不好,他眼珠都要通红了,一时间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她脑子好像不够用了般,下意识的哭丧着脸喊道:“我饿了。”

半夜百合便觉得有些不好了起来,她浑身冷得厉害,周围火堆估计已经快熄了,她缩成一团,越来越感觉死亡的阴影离自己快近了,已经有过几次死亡的经验,百合几乎能闻到死亡时冰冷的味道,可她不甘心,她的任务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就失败了。

随着这阵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往下滑,浑身的热度好像退去了一些,百合头脑清明了几分,这才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还是那间破庙里,并没有星空中那个男人,不过刚刚的感觉实在太真实了,而且她好得有些莫名其妙,身体的烧以一种不正常的速度退了下去,她肯定自己之前是发着烧的,百合眼睛眯了眯,已经猜测着是不是空间中的男人帮了自己一回。

热浪退下去后,已经熄了火堆的破庙里便冷了起来,她还受着伤,后背疼痛得让她恨不能晕死过去,刚刚才经历了一次险些死掉的经历,要是再出事儿百合可不敢保证那个男人会来救盵,她想到这儿,忙艰难的起身要朝林平之走过去,她已经这个模样了,林平之应该不会在此时杀她,但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是再继续冷下去,很有可能她会继续发高烧,伤势恶化再加高烧,那是雪上加霜。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