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万事利丝绸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南岗区的一家金店内,店长正在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他拿着手机,不断地在快递*的查询客户端上查询着那几件货物的物流编码,按照上面的显示,顶多中午之前,快递就能送到。

店长焦急地等待着,但他等来的不是快递员,而是戴着礼帽,一身西装革履,拿着拐杖雨伞的凡君一——当凡君一出现在金店门口,还朝着他笑的时候,店长浑身一抖,手中的茶杯差点掉下来。

凡君一扫了一眼周围的那些营业员:“下班了,今天早点回家吧,不会扣工资的,走吧。”

那些营业员对视一眼,都纷纷走向后面去换衣服去了,与此同时,说去后面泡茶的店长已经快速打开保险柜收拾着东西,将自己的钱和玉器等装进背包中,一边装一边擦汗,还不时抬眼看着门口。

贺风雷取下墨镜,看着店长道:“去哪儿呀?机场还是火车站?我送你呀。”

此时,那些换好衣服的员工纷纷走过来,走到后门口也是一愣,贺风雷开门下车,对那些员工说:“下班了,回家吧。”

员工们纷纷离开,每个人走的时候都用奇怪的眼神去打量着换了衣服,戴了棒球帽,还背着鼓鼓囊囊背包的店长。

等员工们走之后,贺风雷上前,走到店长的跟前,轻声道:“进去吧,咱们聊聊,聊完了之后,我送你回家……送你回老家!”

店长不断回头去看门,当看到门彻底关上,门口的光亮完全消失的时候,他也知道自己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贺风雷操着手站在艾星灵身后,冷冷地看着瘫坐在地上的店长。

凡君一还是玩着自己的烟斗,斜眼看着店长。

贺风雷扬头道:“喂,不需要我亲自动手吧?”

凡君一看着那些东西,问:“你叫什么来着?”店长还没回答的时候,凡君一叹了口气道,“你看,你就是个无名小卒,我们四个连你的全名都记不住,合玉门呢以为你这样的无名小卒做点什么我们不会发觉,所以就找上你,给了你不少钱吧?我没想错的话,你肯定是缺钱花,要不就是被人下套,赔了钱,急需钱用,而且,你还动用了会里的钱或者是玉器,没办法了,只得为合玉门卖命。”

店长跪下来,换着方向的磕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是被逼的,饶了我,给我一次机会!”

店长继续磕头求饶。

凡君一看着艾星灵,又看向丁万安,两人都缓缓点头,凡君一最后将目光放在贺风雷身上,贺风雷皱眉,蹲下来:“王哲,我知道你叫王哲,我还记得你是我徒弟带进来的,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自己毁了自己一辈子,把你的那块金镶玉交出来吧。”

贺风雷转身伸手,艾星灵递过一把铁锤,贺风雷拿过转而递给店长:“自己碎了吧。”

店主抹着眼泪向四个人磕头道谢,起身要从后门离开的时候,丁万安叫住他:“喂,你忘了东西。”

店主走之后,贺风雷依然在那收拾着碎掉的金镶玉,一言不发。

凡君一放下烟斗,上前帮忙,丁万安也一瘸一拐地上前吃力蹲下,艾星灵也慢慢凑了过去,四个人就那么蹲着,一言不发地收拾着,直到地面上连一点碎渣都看不到……

一小时后,长沙某酒店的套房内,凡孟收到了凡君一发来的短信,短信内容很短——[完事了。]

盛钰堂笑道:“合作愉快,希望我们接下来更愉快。”

“谁来的电话?”里屋内传来女人的声音。

元震八笑道:“有钱人的事,很难说的。”

盛钰堂皱眉:“可是,现在盛子邰就在哈尔滨,刑术最先接触的肯定是他。”

“大公子,别忘了,铸玉会的新首工有两个,一个是刑术,一个是凡孟。”元震八笑了,“凡孟可是咱们的棋子。”

元震八笑了,盛钰堂也笑了,而阳台上的沐天健依然无动于衷。

已经回到哈尔滨的刑术,将贺晨雪、谭通留在了当铺之中,自己则去了监狱旧址与凡君一等四大首工会和,按照约定一起到地下坐窟去面见璩瞳——原本这是刑术一直在避免的事情,他担心所有的事情捅破之后,再让璩瞳和前任四大首工见面,会引发不必要的矛盾,但凡君一却坚持要见面,他认为有些事情应该当面向璩瞳道歉。

贺风雷和丁万安不语,艾星灵则是肯定地点头,而凡君一已经抓着上方的绳子滑落了下去,紧接着贺风雷随后,艾星灵则留在井口,对刑术道:“刑术,这次你去湖南,不管怎样,都希望你想办法带月佳回来,就算她不想见我和风雷,也应该回来看看自己的亲生父亲。”

刑术道:“阿姨,我尽力,但我不能保证,另外,我觉得如果这是个任务,那么接受这个任务最恰当的人选应该是凡孟。”

“阿姨,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刑术摇头道,“你的话听起来像是要提醒我什么。”

刑术与四大首工来到坐窟,见到了坐在角落安静等待着他们的璩瞳,璩瞳面无表情仰头直视着四大首工,并没有说什么。

凡君一上前一步,抱拳道:“璩先生,我们来了。”

“来做什么?”璩瞳直接问。

璩瞳摇头:“道歉我接受,我也不想再追究,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我那两个女儿,我现在想知道的是,我的妻子在哪儿?你们把她怎样了?”

刑术看着其他四人,这是璩瞳现在唯一想知道的事情,而眼下,四人没有任何必要隐瞒了。

其他三人也点头,璩瞳只是面无表情地问:“然后呢?”

“后来她就生下了月佳和晨雪,可是,两个孩子满月的那天,她就消失了,失踪了,我们立即派人出去找,但是没找到。”艾星灵没有抬眼去看璩瞳。

璩瞳冷冷地问:“没报警?还是不敢报警?”

凡君一解释道:“因为在贺晨雪出生之后,我们想尽了办法做了手脚,接生的医院都找了关系,接生的医生是一位门徒的亲戚,在资料上显示的,他们的父亲是贺风雷和艾星灵,如果我们报警,就可能会暴露一些事情,我们担心连铸玉会的事情也会因此被牵连出来,但是我们真的是用尽了办法,包括从前在江湖上的一些朋友,我们也都去打点过,将寻找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黑龙江,但还是没有找到,您也知道,那个时代,车站呀什么的都没有监控。”

璩瞳闭眼点头:“所以,人就失踪了,人间蒸发了,你们查没查出来她为什么要跑?”

四人摇头,刑术靠着墙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完全无法插嘴。

“那个……”丁万安上前,“璩先生,今天我们来还希望能够接您出去,我们已经安排好了住处,车也安排好了,保姆和司机都雇好了。”

璩瞳抬眼看着坐窟:“不用,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习惯了,出去相反还不适应,房子和车什么的留着吧,算是给月佳和晨雪的嫁妆。”

四人走之后,刑术朝着阴暗的角落中走过去,同时道:“贺月佳在哪儿,凡孟没告诉我,只是说,等我到了长沙,也许能见到。”

刑术道:“铸玉会始终是你璩家创立的,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向你汇报这些事情,但是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这件事处理完了之后,你得帮我解开那幅画中的秘密,另外,我也不会再挂着首工的头衔,你知道的,我是个逐货师,逐货师不能只追利,不求名,现在我这样做已经算是违反规矩了,好在是我师父点头了,如果我师父没点头,我死都不会做。”

“百善孝为先。”璩瞳笑道,“你很孝顺,但是你别忘记了‘百善孝为先’这五个字中,‘善’字可是排在前面的。”

璩瞳“嗯”了一声,也没有说其他的。

凡君一上前帮他从井口出来,同时道:“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