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牟平礼品红椎菌店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哪怕是果断如林云真,此时也不由咬了咬牙,目光落到了苏善善怀中抱着的儿子身上,这是他唯一的独苗,因职业关系,他时常在军营中生活,有时更是领了任务出征在外,跟苏善善之间一直都是聚少离多,星际时代因为人类基因优化,寿命的延长,得到了地球早古时期人类渴望长生的需求,但也同样使得人类繁衍的速度大幅下降,子嗣的艰难再加上他跟苏善善在一起的时间又不多,因此他结婚多年,一直都只有这么一个儿子。

看到林云真这样的眼神,苏善善心底直发寒。她下意识的抱着儿子后退了好几步,一面就摇了摇头,儿子是她在林家立足的根本,她不能再接受出现任何的意外,这是她十月怀胎好不容易生下的儿子,她看懂了林云真的眼神,也知道自己相处多年的丈夫是怎样的性格,她干巴巴的道:“她肯定是骗人的,她跟姚百合容貌声音完全都不一样,你应该知道的。就是整容。也不可能会整得连身高都有差的。”

两夫妻说话的功夫间,大楼头顶上方的百合已经很快的将手中一块面包吃完,她重新拿了一块面包出来,这一回她已经吃了几块面包垫底,肚子不像之前那样饿得难受了,吃相也并没有一开始那么急,反倒细嚼慢咽了起来,她冷笑了一声:“看来大家心中已经有选择了?我可是给过你们机会了。”她话音落下间,叹了口气,将手中这块新取出来吃了一半的面包丢在了一旁,取出帕子斯条慢理的擦起了手来:“为什么八年前苏善善你抱着孩子可以为了*牺牲,现在却舍不得了呢?难道就因为八年前你抱着的不是你的儿子,而八年后,要让你牺牲的,是你真正亲生儿子的原因吗?”

她说完,将擦过手的帕子扔到了一旁,站起了身来。

投影仪清楚的将她的身体投映到大楼的顶端,她穿着一身蓝*的作战服,帝都的人都爱穿这个,不止舒坦而且行动十分方便,收缩性也极佳,哪怕就是女性穿着,举手投足间也显出英姿飒爽的气势来。百合这会儿的身段长腿细腰,看得出来身材比例好,但同样帝都的人也能看得出她身高并不是特别的高,对于这个时代女性1.7米左右已经是平均身段来说,百合这样的身高已经算是娇小了,这会儿投影仪中她被放大了千倍的影像朝着帝都外盯着她看的众人露出一个笑容来,突然间她的身高与容貌都开始变化!

“姚百合?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帝国的叛徒,八年前被判了叛国罪,已经被关终身监禁了吗,此时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在发现了百合的身份,想起姚百合以前是属于帝国最神秘强大的神机营部队时。帝国居民终于开始感到有些恐慌了起来,尤其是发现了百合这一手可以轻易变身的举动,更是让人大受刺激,星际网上此时慌成一团,本来正在往上涨着,眼见快要涨到百分之百的那个要求将她处死的提议,这会儿也缓慢了下来,许多人争先恐后的留言,试图想要最早得到消息,可以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件。

“四十年前。我生在这片星球里面。我姚百合出身于军事世家,姚家虽然算不了什么地位高等的人,但为帝国效忠数百年,就为了守护你们这群……”百合说到这儿。顿了顿:“蠢货!”

她这样的形容词让帝都之外的公民们听到这话。都呆了呆。紧接着许多人都忍不住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

冷笑着看这群人还在怒骂着,要求当局立即将她这样的危险份子抓起来,死到临头却不自知。仍张牙舞爪的人类,百合眼皮垂下来,她不再压制内力变回姚百合的身形之后,原本扎成马尾的头发也因为身体变化的原因有些松垮了,她干脆将头发散开了,重新用手拢着把一头长发盘在了脑后。

她被叛终身监禁时,没有任何一个人为她说话,哪怕是她曾为之服务过的大众,这些人在听到她叛国时,个个都恨不能她去死,姚家也以她为耻,跟她一刀两断,姚百合每当被关起来之后想到这一切时,心中的怨恨便止不住。

这会儿事态十分严重了,当年发生的事儿绝不能让百合再继续说下去,至于要怎么阻止她,林云真还没有想到完美的办法,可是苏善善此时明显拿不出主意来,她只得惶恐不安的跟在林云真身后,直到林云真上了悬浮车,并且没有邀请她上去的意思时,苏善善才有些茫然的发现自己不能再跟过去了。

“十年前为了执行任务,我跟林云真一块儿离开了星球,结果却遇上了星际海盗,林云真诱哄我答应吸引住海盗注意力,他趁机攻击,我答应了。”将原主这些一直没有机会可以说出口的话,此时百合全说了出来,她将头发挽好了,又重新坐回了位置上,这会儿变高了之后身上那件合身的作战服便紧紧的贴在百合身上,显出她身体的曲线来,一双修长的大腿此时十分显眼,她放软了身段,靠在身旁的桌子上,神情有些慵懒,手却拨弄着腕间的光脑玩:“林云真却逃了,我成为了海盗的俘虏,成为了你们这群人眼中的耻辱!”

这条留言得到了不少人一致的推崇,许多人甚至还在这条留言后跟着发表自己的意见,无外乎就是替苏善善解释的,仿佛是要肯定她并不是百合口中所说的那种阴险小人一般,毕竟苏善善以往在帝国民间的声望太好了,这会儿根本没人相信百合说的话,反倒人人都骂百合这样背叛了*与民众的女人就该去死。这一刻许多人早就忘了百合说过的,原主曾替帝国立下无数功劳的话,百合看着光脑上闪动的这些影像,嘴角边的冷笑就没停过,这些人永远都是这样,不管原主曾做过多少件有利于*有利于民众的事儿,一旦她做错了一件,那么她以往曾立下过的汗马功劳都将被人一笔抹消,她就是个罪人!

“我为了孩子想要讨回公道,想要为我的孩子复仇时,没有人帮过我,我被宣判有罪时,我为之效力的*没有看在我以往立下的军功份儿上对我宽容有加,我豁出性命保护的你们没有人替我说过话,这个世界既然没有公道可言,那么这口气我就要自己争回来!欠我的,我要人连本带利还给我,你们不想给我的公道,我就要凭借我自己的双手亲自取回!”百合手掌一下子紧握了起来,她坐直了身体:“废话说到这儿,已经说完了,你们想将我驱逐出这个星球,但我心里觉得,比起我被狼狈赶走,我更想将你们全部送走。”

“姚百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帝都的变化林云真等人自然知道,这会儿一队队的神机营战士已经乘坐着悬浮车朝这边飞快的靠了过来,林云真有些惊怒的声音透过扩音喇叭传了出来:“你是不是发疯了!难道以为这些水,就可以毁灭帝都吗?”林云真此时虽然极力强忍,但话语中依旧透出几分气急败坏的感觉:

“你要仔细想想后果,这样的事儿是你能承担得了的吗?如果你现在就此罢手,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你不要执迷不悟,等到造出更多后果时,你还以为你能活得下来?”

这一番连消带打的话百合用讥讽的语气以及那种似笑非笑的神*说出来时,对于林云真的打击是巨大的,他几乎在那一瞬间险些控制不住自己要想下令向这栋大楼轰击,将胆敢如此讽刺他的百合碎尸万段!

原本什么样的电压该运用什么样的设备,一早就是中央电脑固定好的,轻易改动的结果,电流一旦紊乱,就是造成了一些应用这会儿无法使用了,电流过强,一些电路无法走动,顿时便引起了短路,许多地方亮着的信号灯,一下子便弱了下去,最要命的,是原本的信号塔,首先就受到了影响,信号塔一旦出现了问题,一些联络仪便用不上了,紧接着受影响的还有稳定磁场的工塔。

工塔中因为电流的改变,供应一旦不足了,许多地方磁场便出现了问题,而磁场一旦紊乱,大问题就来了。

那些漂浮在空中的悬浮车之所以可以在空中漂浮开动得起来,首先是因为有信号灯的指引,所以可以使这些悬浮车可以在安全的行驶道上驾驶,不至于出差错,而稳固的磁场则是这些悬浮车漂起来的资本,两者缺一不可,如今磁场一乱,信号塔又出现了问题,百合动的这一招手脚双管齐下,那些原本浮漂在空中的悬浮车仿佛一下子就失去了重力般,个个都开始如同下饺子般的往下掉,‘扑通扑通’的掉落水声中的声音不住传来,外头众人慌乱成一团。

林云真也夹杂在众人之中,此时身不由已往下掉,他心中不好的预感更是强烈了几分,只是这会儿哪怕他再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儿,可依旧弄不明白百合想要做什么。他也不明白百合怎么能办到这一切的,林云真深呼了一口气,他努力想要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解开来,只是这会儿水深恐怕已经涨到了两三米以上,在水中悬浮车里因为气压的原因,他根本不能将车门打开,林云真心中又慌又乱,那种仿佛被危险紧紧掐住喉咙一般的感觉如影随行,让他仿佛觉得自己已经快要不能呼吸。

“营主。她想要干什么?”

“不管她想干什么,教皇马上要到了,先将她除去!”林云真浑身打了个哆嗦,刚刚他乘坐的机甲掉落进水中,哪怕是他身上丝毫没有沾到一丁点儿的水,可此时他却感觉到一股刻骨的寒,这会儿水位还在不住上涨,帝都仿佛变成了一座大型的游泳池般,不少机甲这会儿正在水中沉浮,许多人从机甲里爬出来,不由破口大骂。

百合从监控仪中看到这样的情景,乐不可支:“喜欢这个游戏吗?”

一边喊完这话,看那些战士们还一脸茫然的泡在水中的情景,林云真心中暴跳如雷,他从悬浮车中取出扩音喇叭,幸亏信号与支撑悬浮车轨道的磁场虽然不能用了,可是这喇叭还可以使用,他慌乱的将喇叭点开,大声喊了起来:“姚百合,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这颗星球始终生养了你,这里有你的父母长辈在,你毁了这里,就不怕往后因为你的罪孽,让你姚家永生永世抬不起头来?”他深呼了一口气,平静了几分自己的情绪:“你也知道姚家世代从军,你忍心让姚家因为你的事儿,百年清誉蒙上污点?”

“我在被宣布叛国罪成立的那一天,我就已经不再是姚家的人了,林先生,需要我提醒你这一点吗?”百合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她的家世背景早在当初已经被查得一清二楚了,林云真心里自然知道,姚百合在被宣判有罪,并知道她为十字堂的首领生下儿子的那一刹,姚家便以她为耻,将她驱赶出了姚氏一族,不再认她这个女儿。

林云真做事一向喜欢斩草除根,当年对待姚百合也是如此,将她逼到绝境,让她无法翻身,当年的姚百合死了儿子,家族又不替她出头,她走投无路之下被宣判有罪,紧接着被关入监牢中,判身监禁,林云真一直觉得自己这样做并没有错,毕竟只有斩断了姚百合的退路,让她没有办法春风吹又生,自己才能完全的安下心来,可是在这一刻,他又开始后悔起自己当年行事的狠决来,若是当初他肯留一线,是不是今日的姚百合就会还有些顾忌在,不会像如今这般,好像一头被惹怒了的母豹,凶悍异常的复仇?

她说完这话,站起了身来,大楼头顶她本来的影像开始朝窗边移动,大楼头顶映出内里乱成一团的光景,这会儿依稀能看到被拧断了脖子的工作人员此时瘫软在地上,原本被百合挡住的盛放的烟花影像,此时因为百合的离开。又重新盛放了起来。

他拼命的仰头往天上看,那一点点如同星星般闪着光芒的机甲越来越近了,以光速朝这边冲了过来,声音越来越大,眨眼功夫间就从针尖儿似的小点变得大了些,显然是越离越近,林云真拿着手中的喇叭喊了起来:“向大楼轰击,向烟花轰击!”

十字堂的人?怎么会是十字堂的人来了?林云真险些尖叫了出声来,机甲朝大楼边冲了过去,百合嘴里说出两个字来:“拜拜!”

电流这会儿经由百合的控制下,被变压成可怕的最高压强电,冲帝都四面八方导了过来,而这会儿不住上涨的水位早已经淹没了帝都大半的建筑物,水能导电这样的常识就是连无知的孩童都一清二楚了,那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滋滋’声响起来时,下一刻整个帝都仿佛被一阵蓝*的海洋淹没,水中泡着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的人们连哼也没哼上一声,便浑身焦糊。

大量的电流被输送出来,整个帝都一时间只听到‘滋滋’的响声,不绝于耳。林云真此时强提体内的气压使自己身体哆嗦着漂浮在半空,不敢落下。

原本热闹的帝国都城,此时就如同一座死城般,安静得可怕。

百合进了十字堂的机甲舱内时,此时十字堂的众人看她的神情都带着敬佩与畏惧。百合当初说要毁了这座城池替自己出气时,十字堂中除了李延玺之外,无人不是以为她发疯了,可是没想到她真的办到了,她以一人之力,真的将这整座城池毁于一旦。

以往其他*的人不是没有人能这么干,只是因为没人有百合这样的狠,这样的决心罢了,杀那样多人,身上背那么多条人命,哪怕是星际时代战争频频,可杀这么多人,哪怕就是十字堂这样以往凶悍狠辣的海盗,也不敢像百合这样说杀就杀。

谈笑间就毁去了一座城池,这会儿的李延玺问的还是百合玩得高不高兴,十字堂的人忍不住又缩了缩腿,在星际诸人眼中名声十分响亮的他们,可想而知百合这一票买卖干完之后,估计名声会响彻这整片星域了。

机甲很快调头飞去,留下一座四周静得诡异的城池,此时的林云真极力的稳定自己的身形,漂浮在半空中,这会儿咬牙切齿:“姚百合,姚百合!!”

没有了百合额外的插手,帝国中央光脑在一阵短时间的瘫痪之后,又重新启动了备用方案,电流开始缓缓的又重新输出,磁场恢复了,联络用的信号也恢复了,林云真看着腕上的光脑代表着信号灯的绿光又闪了起来,他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抹了一把脸,迅速将自己的联络信号接回了林家:“父亲,父亲!”

那边没有丝毫的回答,他又唤了苏善善的名字,也没有任何的传音回来,头顶大楼上的烟花此时仍旧盛放着,那儿已经没有了百合的影像,仿佛刚刚出现的一切就是讥讽般。

林云真发疯似的朝林家冲去,这会儿的林家并没有遭到幸免,水虽然褪去,但林家此时已经死寂一片,四处都瘫着黑灰,强大的电流早将一具具人体烧成黑碳,原本漂浮在水中还能保持完整的尸体随着水势的褪去此时自然七零八落,他认不出哪个是自己的儿子,哪个是自己的妻子,甚至哪一个是他的父母。

在这一刻,林云真的身体哆嗦得厉害,他心中涌出泼天的恨意,如同当初被宣判了有罪,被神机营的人强拉着关进监狱中的姚百合一般,他恨他不甘,他拼博了这么几十年,他努力了这么多,却一朝被打回革命前,他被百合毁去了一切!他的家族,他的势力,他的威望,他的地位,他的妻儿,如今统统没有了。

帝国联盟一夜之间被人毁去了帝都城的事儿,因为教皇的到来,而传遍了整个星域,人人都为此而震惊,此次事故死亡人数有近百余万,无一生还!哪怕就是大型的战争,要想死这么多人都已经不太容易,可是这一回帝国联盟却死去了这么多而且其中大部份都是精锐,经此一役,原本实力强横的帝国联盟实力大减,从原本的超级大国,变得柔弱无助。

昔日帝国联盟高高在上的贵公子,最后也沦落到如此地步而已!

ps:为了满足大家想要一次性看到结局的要求,所以我熬了一整夜,写到早上八点多,把结局写完了,一次性传上来了,没有改错字,因为我要去睡觉了……

不要挑我毛病哒,我现在眼皮睁不开,改不了错字了,大家凑和凑和吧,我醒来之后会自己再撸一遍错字改的。

今天是四更,1w2千多字的大更,我够义气了,所以虽然作者木有任性的权利,但我还是傲娇的仰头走开了……

卑微女的人生(一)

“你这一次怎么会进入任务里的?”原本清冷的星空因为二人回来的原因,少了几分冷清,多了让百合熟悉放松的感觉,当初这个问题在任务里时她问过一次,只是李延玺当时没有提,而在百合解决完林家之后,十字堂又被整个星域的人追杀,大部份时间都在逃亡中,剩余少部份的时间,李延玺总是霸占着她不放,那会儿在任务中说起这个问题百合感觉并不方便,因此忍着回到两人大本营了,她才问了出来。

百合开始听到前面几句时,脸*不由就有些扭曲,她瞪着一双眼仰头盯着李延玺看,不由有些想吐血。上回李延玺说因为帮助了自己的忙。而融合了叶忡谨时。当初的她对于李延玺是有些愧疚的,听到他提起他吸收了叶忡谨之后有时会控制不住想碰触自己的欲望时,百合其实心里不是没有触动的。她在任务中一直不敢主动提起这事儿,就连想起来时都有些心虚,李延玺任务中碰触她,两人那样亲密时,她因为想到这一点而特别的顺从,此时听到李延玺说他吸收完叶忡谨补足了他灵魂方面的缺失,而并不是因为她提出了要求,帮助她之后才让李延玺吸收了叶忡谨,从而受到叶忡谨的影响,百合就有些郁闷了。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