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宝安礼品红椎菌店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51:00浏览216次

眼前这个圣女要当真是安娜,在这样的情景下,安娜原本姣好的身材外表,对于阿图里的吸引力就会成倍的上升了,自己以为请来的靠山轻易被安娜给算计了,布莱恩这头又紧紧相迫,百合无奈之下大喝了一声,果然就将布莱恩吓住了。

他下意识的将手收了回去,眼神有些惊慌的看了王座之上这会儿正试图想要解开背脊上那束腰的丝带的姑娘,她这会儿正扭着身体,一头长发与蒙面的布纱垂在王座下,听到百合的话以及感觉到布莱恩的目光,她解着丝带的手顿了一下,好半晌之后她突然之间笑了起来:

“竟然被你发现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真是对你有些好奇了。”

“她对你可真是有信心,这样美好的感情,可真是让我羡慕哪。那么布莱恩,你还在等什么呢?她属于你了!”安娜轻轻的笑了起来,一双猫儿似的眼睛从布莱恩身上又溜回到了阿图里身上。她嘴角边的笑容媚态十足,那眼波流转间也是勾魂夺魄。可她目光却始终冰冷,这样反差的感觉让她身上的吸引力越发呈倍的增加:“至于你嘛……”她说到这儿。顿了顿:“接下来就该属于我了。”

安娜却很快将眼睛睁开,冷冷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开始揉起了自己的胸来:

“布莱恩,你还在那儿干什么呢?莫非你想在这里看着我么?”她一面说着,一面舔着嘴唇开始冲阿图里勾手,阿图里原本白皙的脸颊早因为火光的照耀,泛起红晕,他额头这会儿冷汗淋漓,淡金的头发贴在他的面颊,他一双眼睛因为欲/望的洗礼,而呈深蓝的颜*,他将百合抓得更紧了些,听到安娜这样一说,他突然开口:

她仿佛并不介意百合看到了她这一面,这样的情景证明了安娜是绝不可能容许自己活着离开这个地方的,百合心往下沉,这会儿阿图里中了计,他紧拽着自己没办法离开,那头布莱恩让她失望,安娜的动作让他已经有些不堪的按住了自己的小腹,一双充满了恶意的眼神落到了她身上,她这会儿不敢离开阿图里身侧,只有伸手牢牢反将他握住了,感觉他将自己抓得更紧了些,百合松了口气,强迫自已迅速冷静下来,她伸手抖了抖阿图里的手,示意他快离开这个地方。

而安娜喊完了让阿图里求自己的话,她自个儿有些忍耐不住。一支纤细的手指被她探进了自己的体内,这样的情景简直让人发疯,但阿图里却站着动也没动,安娜自己刚刚虽然蒙着脸,可到底吸入了一些浓烟,她也开始有了些兴致,阿图里没有动,她诅咒了两声,从王座之上坐了起来。胸前的美景随着她起身的动作,不住晃荡。

她朝阿图里走了过来,舌头舔着嘴唇:“还没明白吗?需要我教你吗?”她咬着嘴唇,伸手想要去摸阿图里的小腹下。

阿图里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他眼皮垂了下来:“明白了。只是你身上低下的气息,还是那么让我觉得恶心!”他后退了一步,脸上显出几分挣扎之*来,没有去看安娜那张因为他的话而微微有些扭曲的手,不等她的手碰到自己的身体。他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趁手的东西,只得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突然手握成拳头。一拳就朝安娜脸上打了过去。

‘嘭’的一声,安娜这会儿以为他正值欲/火/焚/身之时,压根儿没想过他会突然出手。甚至没想过他怎么还会有出手的力道,这一下被他打了个正着。他这一拳打得又快又狠。一拳下去安娜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她只感觉脑袋的头骨都要碎裂开来一般。大量血迹从她鼻孔嘴角处沁了出来,安娜瞪大了眼,那如花朵般漂亮*泽的唇瓣失去了它本应有的颜*,变得有些惨白,她身体摇晃了两下,阿图里这才甩了甩手:

“求你?你想得太多了。”他说这话时,表情冷淡,哪怕这会儿他其实已经忍得额头青筋都已经跳了起来,随着他话音一落下,安娜的身体‘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她被打得当场昏死了过去,那裸露在外微微起伏的胸口证明她还没有完全咽气,但显然这会儿的安娜明显已经不行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布莱恩整个人都惊呆了,他之前还因为安娜要勾/引阿图里的举动而感到忧伤,可下一刻看到自己的心上人被阿图里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拳打昏之后,他愣了好一会儿,嘴里突然发现痛苦的哀嚎,他身上迸发出大量的斗气,像是发了疯一般朝阿图里冲了过来,他脸上的表情似是要吃人一般,可是阿图里却仿佛并没有看到他狰狞的脸*,布莱恩冲过来时,他只是伸手将百合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一条腿抬了起来,他一脚踹到了布莱恩胸口之上。

从安娜突然被打晕,再到已经成为黄金骑士的布莱恩被干掉,这一切只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百合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阿图里已经拉扯着她走到王座边,脚一踩,那王座之上厚厚的毯子被他扯了下来,他动作有些粗鲁的将自己身上那件黑丝绒的外套扯下,顺手便扔了上去,百合还在庆幸自己这一次果然没有看错人,阿图里跟着她来,果然有用。

这个冷漠而可怕的男人,在中了某些秘药的情况下,面对女人的诱惑他不止能十分冷静,还能顺手将安娜打晕,这种本事与自制力,并不是一般男人能做到的。

她有些激动,这样的人物哪怕就是在任务中她都从未遇到,这样强大的意志力实在让她佩服。

舌尖在她唇齿间刷过,她发出急促而又愤怒的哼声来。

她伸手去推打阿图里,手腕却很快被人捉住。她的双腿被分开,阿图里跪在她双腿之间,他甚至轻易的将原本想要极力缩成一团的百合似翻乌龟一般翻过身来,将她背上绑着衣服的绳子扯断。哪怕百合拼命伸手抓住自己的衣裳,但却比不上他力气大。

开始阿图里还试图保存她衣裙的完整,只是很快的他就有些不耐烦了。他一用力,将后背裙子整片撕了下来。

“外头冷,只要出去,出去躺在冰雪里,可以解决的!”百合大声的喊,阿图里手在她身上游移,听到她这话,就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他笑了起来:

“女士,我为什么要那样解决呢?你就在我面前,你在我怀里,我现在学会了要怎么做,难道你也要求我求你吗?”他笑着,手却轻重有加的在她身体上游移,身下少女的肌肤柔软而又富有弹力,手感仿佛上佳的果肉一般,新鲜而又饱满,散发着阵阵香甜的*泽。

“虽然她的动作让我觉得有些不堪入目,但仿佛我已经明白了些什么,如果你要求我求你,我会的。”他的声音渐渐的开始沉重了起来,百合不敢回头去看他的脸,只是拼命的缩起身体,将头埋在自己双臂之间。

“我求你,大人。”她紧闭着眼睛,甚至不想去看阿图里的脸,她这样抗拒的态度,让阿图里心中一股闷闷的感觉生了出来,他不明白为什么百合为什么不想要他碰她,他会娶她,会给她阿图里家族的名份,他会给她任何想要的东西,她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他的,他的内心一直是这么坚定的,她不应该是这样抗拒的样子。

在安娜烧起火堆时。其实他是感觉到过异样的,但他并没有阻止,因为他想要知道某些事情是怎么完成的,所以他任由安娜动了手脚。

他知道百合说得对,这会儿如果他离开这个地方,甚至不需要在什么雪地里打滚,他就可以轻易的将这些药物带来的影响平定下来。

事实上这些东西根本影响不了他,真正影响了他的并不是那些莫名其妙的药物,而是这会儿缩在王座之上的她。

仿佛从她第一次无意中摸到自己的脸。她就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自己心中某扇锁起来的门,放出了某些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他近来时常有时会做些稀奇古怪的梦。他会梦到百合本来就属于他,他只是想要抱自己的人,是天经地义的。他不明白为什么百合会拒绝。

这个世界之中原主的名字唤起来时,音与‘百合’二字有些相同,可是这个同音的字原本是一组词,应该是代表圣洁与干净的意思,一旦拆分开来,便已经不能称之为字了,‘小合’这样的叫法并不是属于洛兰大陆的人可以叫出来的古怪音调,这不应该是洛兰大陆的人可以叫出来的,并且百合从这语气中,听出了好像有些熟悉的感觉。

但素,今天晚上有番外,有啥番外捏,我想大家猜到了。

之所以发在正文而不是作者有话说里,是因为免费的话,腾讯的书友是看不到的。

ps:在正文里啰嗦了一些,可是不满三百字,是不收费哒.

祝大家看文愉快,拜拜,明天再见哦。

最后说一句,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投票。

我重要的事情说了32遍,不为什么,因为我太啰嗦

光明黑暗之争(三十一)

空气中一股日爱/昧的气息随着阿图里的抽离,而渐渐弥漫了开来,百合躺在王椅之中,胸脯不住起伏,双腿哆嗦得动弹不得。阿图里坐起身,长舒一口气,将她连人带外套,一起全抱进了怀里。

“怎么就受伤了?”他拧着眉头,眼睛里露出茫然不解的神*,他之前闻到一股血腥味儿,但是冲动起来却根本停不住,这会儿看她有些冷冷的眼神,阿图里将人搂紧了:

只是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她并不想也没有力气却思考那许多事儿,她闭了闭眼睛,阿图里将她靠在胸前,看她有些苍白的面容,秀气的面庞透出几分坚毅之*,越看越是觉得心中喜欢,忍不住又亲了亲她,自已捡起衣裳穿好了,这才把她打横抱在怀中。

两人下了阶梯。阿图里的眼神很快有些凌厉了起来,那原本被他踹倒到台阶之下的布莱恩与安娜二人此时竟然不见踪影了,他脚步只顿了一下,可怀中的百合却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他这一点儿异动,哪怕这会儿已经是极度的疲累,但不知为什么,两人仿佛有了亲密关系之后,中间那若丝隐似无的联系仿佛更深了许多。

这会儿只是他一个细微的动作,但百合就是感觉出了不对劲儿来,她睁开眼睛。想要转头去看。只是浑身软得提不起力气。她伸手挂在阿图里脖子间,只是那手臂之前不知是不是被他压制住,这会儿哆嗦着抖得厉害,根本撑不起来。

阿图里看她这样子。有些无奈的调整了一下抱她的姿势:“不见了。”

那会儿的他心思都全沉浸在了百合身上,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还能逃脱。

“跑就跑了。”如果不来招惹他,是死是活着,这两人的下场他并不关心,这会儿话一说出口,阿图里抱着百合正要离开,可百合听到安娜跑了,却是恨得咬牙切齿,她抓紧了阿图里,认真道:

“不能让她跑丢,我要她死!”

安娜将她害得这么惨,这会儿却想一跑了之,这次的事儿未免也太简单了。

她话中透出来的恨与杀意让阿图里沉默了片刻,他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很快又恢复了冷淡认真的神*,他这会儿自然看得出来百合是为了什么恨安娜的,可是便宜他占了,百合能将火气发泄到别人头上是最好不过的,他不喜欢百合不理睬他,如果杀了安娜可以让她心中好受一些,那就当然要杀了她。

“现在你可以跟我说,之前的故事是真是假的了吧?”她一想到这个就来气,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被任务坑了一把,她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按照以前的习惯猜错了,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她语气还有些不甘不愿的,阿图里将她抱得更紧了些,低头用鼻子磨蹭了一下她脸庞,她还想要躲,他根本不容她躲闪,嘴唇在她唇上抿了一口,才心情极好的点了点头:

反正人都已经是他的了,阿图里并没有再继续将关子卖下去,这会儿婚事可以以后再说,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在一旦确定了与百合的关系之后,对她就并没有再隐瞒。百合心里别扭,但在听到他这回痛快的将答应说出来时,还是松了口气,无力的靠在了他胸前。

“光明权杖,还要么?”阿图里放轻了声音,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