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礼品红椎菌发放表格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看着墙头刀光剑影的厮杀再起,冷然半晌的李灵濯乃右侧身问道:“以孟将军之见,这伙贼子究竟是何来历?”

这孟将军乃是一位年过五旬的威武老者,鬓角微染白霜的他衬着身上那丝毫不乱的锁子甲。自有一股凛凛风仪,武举出身的他可谓是汴州城中资格最老的带兵将领了,其子、媳早逝,唯留下老孟家五代单传的一脉香烟,而这个被孟将军视若珍宝的孙子也被节帅大人挟裹,也就逼得他不得不从贼起事,只是如此之下,李灵濯依然对他不能放心。乃谴他独领一军于运河另一侧镇守粮仓,非奉将令不得擅自渡河。

今日晨早,惊闻城中有变的老将军犹豫再三后,方才领兵回援,不合渡口处地大型船只多被人或凿沉、或放火焚烧,待好不容易自上下游征齐船只渡河时,又屡遭骚扰,是以他这一路人马就来迟不少。

依照《唐武库令》。活动灵便,然则制作颇为费时的锁子甲是只能配给给正八品以上武官的,普通军士则只能使用制式的明光甲或两当铠,而眼前府内的数千贼人则全数披挂的都是锁子甲!如此装备,便是连号称天子六卫的禁军也自愧不如了。想到这里,李灵濯已是大有所悟,再看看他们使用的那种前所未闻的连发弩弓,节帅大人就愈发恼怒与痛心,正是这些式样古怪的兵器,直使汴宋军的损失多达七千之数。若非自己亲自督战,而彼辈又是箭矢供应不足,只怕是此战再难为继,更思量这试图一击必杀、胆大妄为的战法,节帅李灵濯已是脱口而出道:“孟老将军说的是京中作场监察使崔破?他岂非已被拘押于大理寺了!”

应答的是一片沉默

战事至此进入了最惨烈的绞肉时段,跃过墙头的汴宋军士卒们瞪着血丝暴起的眼眸似恶狼一般紧紧瞪着眼前给他们造成重大伤亡的敌手,而晋州军的眼神此时却是了无生机一般,一片空蒙。

也不知是谁开始的第一声大吼拉开了整个战事的序幕,随即,短短对峙的双方开始了刀刀到肉、枪枪见血的搏杀,一时间,刀击声、枪刺声,弩箭击打彭排的“咚咚”声、士卒中箭的倒地咒骂声,军官们嘶哑呼喝的调兵声交织成一片最真实的“秦王破阵乐”真个场面真个是惨烈无匹。

阵中内里的人质保证了汴宋军无法进行覆盖式的箭矢打击,而有限的空间更使汴宋军的兵力优势无法全然展开,是以肉搏战初始之时,晋州军士们凭借他们日复一日的操练,娴熟的将三山天地阵的防守功效发挥的淋漓尽致,一波又一波的士兵冲上又倒下,他们的刀似乎永远也够不着躲避于彭排阵后的长矛手们。以至于当战事延续到柱香之后,后续的兵卒需要先将前方倒地的尸身拖开后,方能进入一线接战。

时光一点点逝去,枪折了刀往,手断了腿上,纵使每一个晋州军士都是倒地前扑、英勇战死,但得不到有生力量补充的三山天地阵也只能一步步收缩阵形。而居于阵内的刽子手张杰更是索性弃了长矛,置军法于不顾的回归阵内节帅府人质处,刷刷三下刀光闪过,又是三颗血淋淋的人头自阵内掷出,至此,这个满脸横肉的汉子仰天声声长笑,笑声中直有说不出的疯狂快意。

入目处走来的是一队长长绵延的队伍,领先而行的战马上是一个半身为鲜血尽染的冷面将军,纵然是受了如此之重的伤势,这位将军依然是端坐如松,只看他这一丝不芶的坐姿,便必然是视军中规纪如生命一般的人物。

在他身后而行的是一长串老弱妇孺,相互扶助而行的他们面上有掩饰不住的惊慌之*,偶有于两侧汴宋军队列中发现自己至亲之人。想要急奔上前的,却被左右两侧那寒光闪闪的弩弓逼迫而回,一时间,整个汴宋军节帅府前的大道上响起哭声一片。

持手弩监管着这一干老弱妇孺的晋州军士约有四百余人,此时的他们也几乎是人人带伤,而身后跟随地战马上,更有数百余扑倒马上的士卒,只是究竟这些人中究竟还有多少依然存活,那也就不得而知了。

随着这列队伍的缓缓行进。整个节帅府前的汴宋军士陡然化作一片沉静,只是节帅李灵濯却是在看到这支队列的第一刻,脸*已是由青灰化为苍白,额间的粒粒汗珠也是不由自主的滴滴滑落。

摇摇头,确信自己见到的真是冷面高崇文后,崔破的眼角竟蓦然生出一股酸楚之意,只是清醒之下的他深知当此之时万万容不得有半分迟疑,几个疾步跨出府邸之外,行至长街之前的中镇将大人朗声喝道:“本官翰林承旨、晋州中镇将、权行长安作场监督事崔破奉大唐天子密诏平叛,尔等为乱臣贼子挟裹参与其事,皇恩浩荡,陛下饬令:只诛首恶,不及其余。有能擒杀国贼李灵濯者,赏金百两,晋官三级!”

应和着晋州军士卒呼喝之声的是汴宋军的一片失声沉默,尽管已是发现逃无可逃的节帅李灵濯不断叱呵士卒强攻,奈何略有所动的军士们随即便被他们的直属上官弹压退回,而另一干素来被视为李灵濯心腹的士卒则将目光紧紧盯向素来待他们多有恩义的直属统兵官——汴州城中二将军李灵耀,只待他一声令下,便又将是一场无边杀伐将起。

适才因几度欲要阻止汴宋军进攻而被其兄令人索拿的李灵耀,此时也是牙关紧咬,看看身侧面*苍白的兄长,再移目于节帅院内精神委靡的老母,这个性情粗豪的汉子在脸*几度变幻之后,乃反剪着双臂,泪流满面的“扑通”跪倒于其兄身前三拜后,也不起身,转而向节帅府前道:“汴州举旗一事,全系某一人逼迫兄长所为,现伏地请罪,恳请崔大人念老母体弱,准予放归。”

早在这李灵耀拜倒于地时,崔破已是举手示意晋州军士禁声,此番听得这面容丑恶的汉子这一番话语,全场顿时响起一片唏嘘之声,素来不归其直辖的汴宋军士,万万想不到这个恶名可止小儿夜哭的李二将军还有如此侍兄至义、侍母至诚的一面;而他那万余人的直属手下闻言更是心中一酸,其声悲呼道:“二将军。”在这一刻,原本剑拔弩张的长街上竟丝丝涌现出“英雄末路”的伤感。

“封存一应粮库、武库。”

第八十三章 --(4374字)

一语即毕,见崔破脸上略有疑惑之*,李伯元微一思虑后笑道:“某所言这‘冯海王,便是那冯若芳了,其人刚毅果决,又能持平待下,是以极得岭南、江南东诸道沿海渔客爱重,众口尊之为‘海王,而不名,若他日公子有意用事东南,其人诚为一大助力。冯楠便是此人独子,自小聪慧、极得爱重,是以今科无论如何也要让他中了金榜才是,而后再于京中予他一个职司,有此,也就不虞冯若芳更起变化了。”一言至此。这李伯元竟是意犹未尽道:“此去岭南,才知孰为真个豪富!便是京城长安王亲之家,得一苏方木器物,也必爱而重之,而这冯海王宅中,此等名贵木材却是堆积如山;其人与某初见之时,竟是以价等黄金的奶头香(史料所载如此,非叶子粗鄙也!)为灯烛。一次燃者几近数十斤,其他贝珠金玉之属更是不计其数,这才真个是‘富可敌国’了,由是观之,这海上之利,着实不可小觑!公子当日所提征辟海税及交通贸易之事,实乃大大善政,某心下大为拜服!”想必是此番南行给这位长年居于北地之人震撼极大,是以素来惜语如金的李伯元也是滔滔不绝起来。

正是心中这丝丝复杂的情绪,竟使崔破一时也不知该拿此老如何才好,继续拘押,显然是说不过去;放了他,只怕是此人也断然不会领情,此后的政见纷争恐怕更是要绵绵无绝期了。

正在崔破蹙眉思虑之时,却听身侧一人淡淡向郭小四发问道:“这王清堂可是当日含元殿触柱的那个大理寺卿正?此人可知近日汴州之变故?尔等可曾与他有过接触?”

这一连三问即出,郭小四因不知其人底细,是以难免沉默无言,崔破见状,乃引手绍介道:“这位便是河北魏博府大才李伯元先生,为本官诚邀,入幕赞画诸事。此后李先生所言便如本官所出无二,郭校尉定需遵令而行才是,如有疏漏怠慢处,定不轻饶!”

“好好好,校尉大人处事果然谨慎!”闻言,李伯元微微一笑后,续又侧身对崔破和煦言道:“公子,此事便由某来料理如何?”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