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中秋需要给长辈送礼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喂,你让开。”沈琦回头看了队员一眼。其中一个人被他一看,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沈琦下巴冲着百合的方向扬了扬,嘴角边勾出一丝笑容来,那高大的少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些人跟沈琦同窗校友三年,又一起打了三年的篮球,自然知道上半年沈琦因为被人用篮球砸伤了下体在医院中住了半个月的事儿,他也知道沈琦恨百合,因此虽然看百合是个女孩儿。不太忍心欺负她。可想到沈琦在校外的势力,再加上平时沈琦家里有些势力,为人又大方,在打完篮球时。时常请队里的人吃饭喝水。时间长了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会儿沈琦要求他找百合麻烦,队里的人自然也不好意思拒绝。

“我让你滚啊!听不到啊,贱人!”

秦政眉头皱了皱,虽说他不喜欢聂百合,可是百合始终是他班上的人,这些篮球队里的人一来便行为嚣张,班里的同学却个个装聋作哑的,他正想要开口,站在他身旁的乔以安却像是吓得缩了缩身体一般,微微的哆嗦了起来,秦政看了百合一眼,又看了看身旁受惊鹌鹑似的乔以安,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臂。

“不要打扰到大家吃饭的兴致了。”百合眼神冷下来,嘴角边却是露出笑意,眼见高考在即,她并不准备当着众人的面将事儿闹大,跟这男同学打起来,到时一旦若是受了处分,这男同学自己要倒霉,有可能她也会受到连累,她是要为了聂百合考上大学的人,为了沈琦的挑衅,还没等到那群小混混出现便将自己的前途搭进去划不来。

“我们有话出去说好吗?”她做出柔弱的模样,小声的像是央求了一句。

“她没事儿吧?”

百合确实不会有事儿,她出了房间之后脸上原本担忧恐惧的神*一变,紧接着手握成拳,用力的打在了这少年肚腹上,那少年没想到小白兔会转成大恶狼,冷不妨之下挨了这一拳,疼得他下意识的就弯起了身体来,百合反手一勒住他脖子,拖着他就朝角落里走。

今日她本来不想节外生枝,但偏偏有人要送上门来找揍,这吃饭的地方因为是学校班费里出的,并不是十分高档,四次没有摄像头,高三年级各班的人此时都在里头吹着空调没有出来,走廊上人并不多,百合将人拖到了角落里,那少年被她刚刚打得肚子排山倒海一般险些吐出来,脖子又被勒着像是快要断气,还没反应过来,百合又一拳打在了他脖子上。

‘哇’的一声,这下子他忍不住了,张嘴便吐了出来。

不想留下明显的伤痕给人瞧出端倪来,百合打人时用上了真力,这样打人的后果就是伤害开始时不会完全显现出来,哪怕就是他报了警,进了医院检查暂时也不会出什么问题,但坏处就是三五天之后,情况会越来越严重,而且伤愈的时间会比普通的皮外伤更要慢得多,百合盯着他肚子打,既确保他不会出事儿,又要让他痛不欲生,她一面勒了这少年的脖子让他喊叫不出声来,一面痛痛快快曲了膝顶了他肚子好几下,那少年开始还想还手,到了后来被打得鼻涕眼泪直往外流,百合感觉着差不多了,这才一把将他扔到了地上,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她推开房门时,班里的同学看她这样快回来,见她眼圈不红好像也没有挨过打的迹象,都吃了一惊,站在秦政身旁的乔以安下意识的就问:

“刚刚那个同学呢?”

“我想死,你要成全我?”看到沈琦握起的拳头,百合笑了起来,沈琦嘴里骂咧了两句,提着拳头就要冲上来,一直本来发着呆的刘姚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拉了沈琦一把:“哥,你要干什么?”

提前上传哒,知道大家着急。。。

“干什么?我早看这个女人不顺眼了,当初打你不说,还处处抹黑以安的名声,你这个丑八怪,以安怎么得罪你了,你要处处抹黑她?”沈琦暴燥异常,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说乔以安男女作风方面的问题,因为他拿乔以安当成了女神般看待,一直渴望得到她,渴望得心都发疼了,偏偏他不敢表白,自己捧在心中深怕亵渎的人,百合却三番四次说乔以安有男朋友,沈琦自然忍不了这一点,再加上当日百合用篮球砸了他下体,这会儿可算是新仇旧恨涌上了心头来,他虽然不想打女人,但污蔑了乔以安的女人是个例外!

“今天我不把她打得跪地求饶,向以安叩头道歉,我特么就不姓沈了!”沈琦一面说着,一面拳头就握了起来,乔以安看到这样的情景,紧紧缩在秦政身旁不出声,高三(甲)班里的同学个个大气都不敢喘,盯着眼前的情景,没人敢出声。

谁料他这一脚踹出去,那椅子被百合轻飘飘的按着。他用了力气踹上去,椅子却纹风不动,根本没有挪移分毫,反倒是他自己哪怕是穿了球鞋,可踢在椅子脚上时,脚趾用力过猛伤到了,大脚指甲盖一下子就像是翻了过来般,钻心的疼,那一瞬间沈琦冷汗都流了出来,他脸*刹时就变了,脸颊肌肉也开始抽搐,但他强忍着没有露出来,反倒恶狠狠的盯着百合看。

“滚出去!你要不滚,我告老师了!”百合看到沈琦的脸*,抿了抿嘴角,眼中露出戏谑之*来,沈琦看到这样的情景,越发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周围人看到这两人的对峙,也害怕出事儿,有人开始去唤班主任老师,也有人悄悄开始叫起了饭馆老板,同学们瞧见沈琦似要吃人一般的表情,大气也不敢出,气氛紧张得一触即发时,低垂着头一直沉默的乔以安突然间抬起了下巴来:

“你的意思是,你一个人就能代表全班了?今天只要我一个人不同意沈琦留在这边,他就是走错了房间!乔以安,这里可不是你的房,能让男同学随便进的。”百合也不再直说乔以安有男朋友,反倒换了个说法,但这样的说法显然更加的侮辱人,因为乔以安下一刻脸庞脖子便涨得通红,她甚至激动得身体都有些颤抖了起来,她突然之间抓着秦政的胳膊,脸一下子就埋在了他手臂上,肩膀微微抖动了起来,虽然没发出声音,但明显众人都听得出来她是哭了。

沈琦哪儿受得了这个,百合让乔以安哭简直比让他哭还要使他难受,他这一回不管不顾绕了椅子就要进百合冲过去,一旁的刘姚看到这情景,拼命将他给抱住了:“哥,你干什么?有话回头再说,你先离开。”

临走时,沈琦还有些不服气,一把甩开了刘姚的手,转头指着百合:“你给我等着!”他咧了咧嘴角,往地上‘呸’的一声吐了口口水,这才整了整衣裳,大踏步离开了。

“谢谢。”

她这样善解人意,才更显得百合刚刚那样刻意的针对她有多么粗鲁无礼,秦政一双好看的眉头皱得更紧,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了起来:“只有心灵污秽的人看别人时,才会认为人家也跟你一样,私生活混乱的人,看谁都乱,正直的人眼中,永远看不到半点儿罪恶!”他像是有些讥讽一般,顿了顿:“就好像物以类聚,垃圾堆里的垃圾,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同类而已!”

不用一个脏字儿,就讽刺了百合刚刚说乔以安关心男人的心态是百合自己心中拥有这样见不得人的念头。

聂百合以往还真不知道秦政的嘴有这么厉害,平日看他不声不响的,一心只是埋头苦读,没想到骂起人来时倒也厉害,若是原主,被秦政这样一说,恐怕是没有脸面再留下来,必定是会羞愧的捂着脸哭着离开,可百合并不是原主,她对于秦政没有喜欢,秦政的话自然也给她带不来伤害,更何况秦政的话也并不是骂得她哑口无言。

一群同学掌声经久不息,百合提起椅子在地上敲了敲,沉闷的‘咚咚’声让高三(甲)班里原本正拍着手的众人拍着的手掌都停了下来,大家都安静了,百合才看着秦政笑了起来:

这就相当于拿他自己的矛,攻他自己的盾一般,百合只是将问题抛回到了他身上,刚刚秦政说出口那话时,他根本没想过百合会这样回答,秦政一向学习成绩好,在老师同学心目中威望很高,从小到大因为他智商出众的原因,还没什么能难倒他的地方,此时却被百合将自己的问题抛回到他身上将他难住了,他脸*一下子就有些难看了起来,紧盯着百合不说话了。

ps:第二更……

难道你们手里的小粉票,已经被我榨干了么……

正在此时,刚刚同学们通知过的老师与餐厅老板一块儿都赶过来了,大家刚刚像是听到了一场辩论赛一般,原本以为秦政的话已经是很精典了,没想到百合还能将他的话顶回去,都不由想想若是秦政那话落在自己身上时,恐怕没几人能像百合这样答得出来,高中三年,这些人还没看到秦政为难的样子,此时看到了,许多人觉得稀奇的同时,对于刚刚百合跟沈琦之间的对峙便不像之前那样在意了。

一顿饭乔以安吃得魂不守舍,她不时看向秦政一眼,刚刚秦政当着众人的面伸手替她擦眼泪那一幕,她没有拒绝,其实便相当于是半正式的公开了她跟秦政之间情侣的关系了,大家对二人之间这两年的亲近都是看在眼里的,秦政一向不太理睬别人,冷冷淡淡的。唯独对乔以安另眼相看,这两人以前只是没有公开罢了,如今相当于是坐实了名了。

秦政替她出头她心里是开心并感激的,因为像秦政这样长得好,读书成绩又好的男生,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根本没有拒绝的能力,她也跟原本的聂百合一样是喜欢他的,只是没想到百合那样难缠,她一会儿望望百合,一会儿看看秦政。偶尔咬着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却没有注意到以往一向坐在她身旁的刘姚,此时挑了一个离她很远的位置坐下了。

饭一吃完,大家提议着要去歌厅唱歌,百合一来对于唱歌并没有什么兴趣。二来她因为是来做任务的原因。跟班级里的人也不太熟。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儿,班里的同学竟然没有一个替她说话的,这让她对于这些同学更是难以生出什么友情来。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在这群同学身上,因此便说自己要回宿舍去温习功课。

“琦哥,啥时候下手?”旁边有一个小青年问了一句,沈琦家里有钱有势,他自己平时又是讲义气为人仗义的性格,在周围一带十分吃得开,出去玩耍时每每争着付账,有哪个小混混要找他借钱他也毫不犹豫,因此听到他说有个女孩儿得罪了他的心上人,想要教训她时,他一号召,几乎附近的好多社会小青年都答应了。

更何况百合练了武功,眼神原本就比普通人好,看到沈琦出场时,就知道自己之前激他那一番话有了作用,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一群围在她面前的小混混却根本看不怎么清她脸上的神*。

因此在沈琦出了手时,有人甚至将烟叼了起来,嘴里‘哟嗬’的开始起哄。

但下一刻,百合却是抬起了腿来,跳起身狠狠的就踹到了沈琦胸口上!她早等着这样的机会了,沈琦想找到阴暗角落里打她,想让到时报警的她因为光线不足,有可能看不清施暴人的面相而找不到证据,其实她心里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她早等着这个机会了,今日出门时穿的就是好打架的运动鞋,这双脚一踹出去,她是带了些内力的,沈琦拳头还没靠近,就看到百合先跳了起来,他爸爸是在警察厅上班,当初是警校毕业,沈琦从小好动,跟着他父亲也练过几把手,看到这样的情景,原本是有些吃惊,可他却很快变拳为掌,想要将百合双脚拉住,再用力的将她砸到地上。

ps:第一更……

我家的装修不合格要返工……

嘤嘤我也是要醉了。。。。。。

恶女配想翻身(十六)

此时沈琦连喘气都疼,又哪儿还说得出话来?但他说不出话,百合可不管这些了,她先是逮住离自己最近的小青年,伸手拽了他衣领,拧着他转了个圈儿,趁他还没反应过来时,踹他一只膝盖窝,让他半跪在地上了,拉起他一只手,膝盖用力的便顶了下去。

关键时刻他双腿软得似棉花一般。又抖得厉害,胸口的疼痛此时才明显了起来,他吞着口水手臂打着颤撑在地上。努力爬起来就想躲,百合踩着四周歪倒在地惨叫的小青年朝他走了过去,见他蹭起身来想逃,百合跳了起来便朝他背上飞踹过去,沈琦还没站稳的身形又扑倒在地上,他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掏了手机出来拨了110报警电话。

沈琦倒也不傻,开始他没想过要报警是因为他压根儿没认为百合能打得过他们,哪儿可能会报警自拨罗网?他也害怕惹出事儿来,但这会儿不报警是不行了,他得罪百合太狠,更何况百合明显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惹出麻烦跟保住命相比,哪个更重要自然不言而喻,他慌里慌张的将报警号拨了出去,只说了省一中学校后巷,背心就已经被百合踹到,身体直挺挺的朝前扑,手中的手机也一下子摔落了出去,落到地上摔了三四米远,滚了几下屏幕闪了闪不亮了。

小巷是商铺后头,这一排都是商铺大楼,但大楼与大楼之间也是有空隙在的,她提了气飞身跳上了二楼,伸手抓住一个下水道管子,找到了落脚地点又是一提气,直接跳上了五楼顶之后,这才从五楼顶的安全通道下去进入了前头商场里。

在商场几个摄像头显眼的位置逛了两圈,百合甚至还在一个卖衣服的专柜前试了好久,换了十几套衣服,直到营业员都有些不耐烦,开始翻起了白眼,她才挑了其中一件最便宜的连衣裙刷卡买了之后离开了,身后营业员气得鼻子都险些歪了,百合试了那么多,最后只买了一件最便宜的,她骂骂咧咧的收拾着这堆衣裳,对于这个有些吝啬的顾客在心中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

“姚姚,今天晚上你为什么不帮我?”有人拿了钥匙出来开门,钥匙才刚插进锁孔里,乔以安有些委屈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我们一向都是朋友的,虽然我也不想要你帮我多大的忙,可是聂百合今晚这样说我,你应该明白,我不是那样的人的。”她声音里带了些哽咽,像是有些伤心了,原本转动的锁心一下子就停了下来,这细微的声音听在百合耳朵里十分清晰,她将手里的书放了下来,闭着眼睛听着外头的对话。

“怎么不一样?我们是朋友?我是拿你当朋友,但你可没有拿我当过朋友的,你是不是拿我当傻瓜?”隔着一道门,百合就是看不到刘姚的表情,但听她声音也听得出厌恶来,高三这一年时间里,因为百合忙着做自己的事儿,也没注意到刘姚跟乔以安之间的关系,现在想起来,确实这一年中两人好像比当初疏远了不少,她翻了个身继续听,乔以安像是有些忧伤一般,自然断然否认,两人渐渐的就争执了起来,声音也越来越大,说到最后,刘姚冷笑:“当初我跟你说过,我觉得秦政不错,你也知道我哥其实一直喜欢你的,那会儿你们两人交往了,班里的人谁不知道?你如果喜欢秦政,你和我说,我又不会和你抢,你却问我喜欢谁,背地和秦政在一起了,你有没有拿我当过朋友?”

“沈琦住院了?他怎么受的伤?严重吗?”乔以安被刘姚这样误会,也是有些委屈,拉着刘姚问了一句,刘姚显然烦她,不想跟她说话,甩开她的手臂,最后门也不开了,拨了钥匙转身就走,乔以安追了上去,两人声音渐渐的就远了。

第二天白天物理课时,老师正在勾勒着重点,这些都是高考时可能会出的题,教室里除了笔在本子上书写的‘沙沙’声,安静得厉害,突然班主任将紧闭的教室门拉了开来,往里头看了一眼,这才招呼了一句:“聂百合,你出来一下。”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