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礼品红椎菌包装 中关村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53:00浏览216次

“我不想知道原因跟过程,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嗯哼——”

首位上那位面如洪钟的老者强行压抑着胸中的怒火,冷声说道。苍老的声音之中流露出的刚劲让人不禁刮目相看,暗叹这个老人的身体竟然如此之好。

“叶河图。给我将这个人的底细清清楚楚的查来。不得有一丝的纰漏。我就不信他真有三头六臂不成?区区一个小白人就想在京城之中蹦跶起来?还真以为自己是孙悟空齐天大圣吗?”孙姓老者脸*阴寒,布满阴霾之*,眼中的杀意也是丝毫没有掩饰,由此可见对于叶河图的憎恶程度绝对不轻。孙姓老者话音刚落,一个西服革履的中年人便是退了出去。

北京大学舌战群儒的事件几乎在半夜就已经传遍了大半个北京,叶河图这个名字,也算是第一次为人所知。不少有心之人,也都在暗中窥测,叶河图这个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物,居然能够搅动紫禁城的一场不小的风波,更让人惊为天人的是叶河图竟然能够将四个博古通今的老教授气的愤然离场,更兼与华儒风,杨怀仁两个北京大学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老校长立下了一个令京城经济圈人人津津乐道的惊天赌约。那就是在一夜之间令整个紫禁城陷入到经济的动乱之中。这件事情,可不是儿戏。一传十,十传百,叶河图北京大学舌战群儒,立下惊天赌约的事情瞬间传遍,叶河图也在此刻被推上了北京的风口浪尖之上。

“据我所知,这个叶河图是当年九尾狐叶正凌的儿子。除此之外,还真没有什么能让人看重的地方。”一个鹤发的老者别别嘴,颇有些不屑的说道。在他看来,叶河图根本就是一无是处,纵使当年的九尾狐叶正凌在北京城再如何的如日中天,兵败如山倒,当年一役,也让这条冠绝京城第一俱乐部的老家伙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好汉不提当年勇,何况是败军之将。

“叶正凌?就是当年那个灰溜溜走出紫禁城的商界惊鸿?哼哼,只不过是一介商人罢了。他的儿子又能怎么样?竟然敢在北大立下如此誓言,真当我京城无人吗?他爹当年脚踏青云,扶摇直上,到头来却落得个功败垂成。叶家人,口气倒是都不小。”一个目光狭长的白眉老者冷笑道。对于叶河图,乃至当年的九尾狐,尽皆是充满了不屑的味道。这个人,也是中央委员,党校的前五把手。

“这一次的事情,就算是老邓也绝对不会好受。哼,原本是打算跟他无形中合作一次双赢的事情,没想到却弄成了这样的结局。他也绝对会有损失。说不定比我还要气呢。叶河图事件最重要的不是他这个人,而是对于我,还有老邓之间的损失。政治局的人蠢蠢欲动,党校新生整装待发,共青团想要伺机而动,太子党隔岸观火,唯独剩下我跟老邓坐山观虎斗,但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也已经开始收缩势力,编排势力,我们几度三番的跟他作对,他恐怕也该有所动作了。而这一次,就是一个契机,但却被叶河图这个局外人搅乱了。呵呵,你们说,他会怎么样呢?”

孙姓老者微笑道。虽然这一次的事情对他极为不利,但是坏了老首长的事,也同样是他喜闻乐见的。

这些人,全都是跟老首长站在反面立场之上中央元老,以孙姓老者为首,可谓是老首长最头疼的几个人物。又不能等闲视之。有了十年动荡的教训,这些人的动作必然收敛了许多,但是明里暗里,却依旧跟老首长斗得不亦乐乎。彼此的势力也都在伯仲之间,况且都是抗日,抗美之后的共和国元老级人物,老首长就算是下手也绝对不可能杀伐果断,不留丝毫的情面,那样的话,就算能够将这些人打回原形,而后果,也不是老首长所能承担的。可怕的不是这几个老家伙,而是这几个老家伙带动的连锁反应。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一发不可收拾,而结局,足以完全影响到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员,以及党校的调动跟稳定,共和国现在正处于发展中阶段,这样令国体震动的事情,更不是老首长愿意看见的。

孙姓老者暗暗点头说道。叶河图的事情并不能被他放在心上,包括叶河图放下的狠话在内,对于他这种层次的人而言,都不重要,更影响不到他的利弊关系。想要让紫禁城经济一夜动乱,还不是他能够做到的。孙姓老者心中不禁暗暗感叹,初生牛犊不怕虎是好事,但是太过狂妄,只能是作茧自缚,自食其果。

忽然间,门被推开,刚才走出去的那名面容普通的中年人,一脸淡然的走了进来,也唯有这个跟随了孙姓老者二十余年贴身保镖有着这份殊荣。

“首长,什么也查不到。”被称作铁枪的中年人沉默了片刻说道。

孙姓老者的脸*逐渐阴沉了下来。国安部是邓公的人,赵师道也跟他们素来不和,叶河图的所有讯息全都在国安部。叶河图的信息居然查不到,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已经被列为了特等*机密,彻底禁封!

孙姓老者那双枯糙的双手极有规律的敲打着桌面,眼中绽放着期待与冷意。好个叶河图,好个老邓!你越不让我知道,我就越要知道,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玩出什么鬼把戏。若没有什么难以见人的事情,又何必躲躲藏藏,看来其中必有猫腻啊。

“叶河图……叶河图……”孙姓老者淡淡的呢喃着。

“安排下去,将这个叶河图给我查清楚,我要他所有的资料,包括从下生到现在的一举一动,我都要知道!”孙姓老者的眼中迸发出一股老当益壮的霸道狠劲,阴寒着脸说道。他怕的,不是叶河图,而是那个位极天人的老首长。他们的暗战,已经有些念头了,但是若是真想令对方乖乖俯首,恐怕事情也并不简单。否则的话,他们又怎么可能拉锯战这么久呢?

就连陈惊蛰也是在这段时间之内将他在北方的商业集团的高层全都打了一剂预防针,唯恐有变,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以他对叶河图的了解,只要不是同归于尽的事情,这个家伙就没有不敢做的,当初斩断了那么多公子哥的手指的时候,陈惊蛰就已经知道,叶河图是个极度疯狂的人,跟这种人交手,就必须要不按常理出牌,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比你还要诡异,还要狠毒。让陈惊蛰不禁想起了一句话,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叶河图!尽管在商业上他并不认为叶河图能够一夜扭转乾坤变,在北京,他好像仅有赵浮生北方商业联盟这一张牌可以打,难不成还能让这在自己眼中本就不是什么过江龙的组织将自己完全击倒,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那岂不是贻笑大方?况且,华夏经济联盟必然不会袖手旁观,虽然他们在京城的势力并不没有强悍到一手遮天的地步,但是,其影响力确实足以遍及整个大中华,乃至大半个亚洲。有他们在,叶河图还翻不出多大的浪花。想要跑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赵浮生在叶河图身边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完,自己也忍不住暗暗偷笑,不过对于大哥的佩服跟敬重自然是不必说的。

“人就是这样嘛,一传十,十传百,传着传着,味道就变了。不过大哥在他们心中的地位算是达到了一个顶点了,你也当了一回明星了,比起香港那些大腕,咱也不差。嘿嘿。不过大哥,我倒是真挺好奇的,你在北大的精彩表演。”

“准备一下,北方商业联盟或许也会在明天露露脸。我叶河图向来都是言出必行,既然已经许下了诺言,那么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自己食言,否则得话我还如何在京城立足?呵呵。”叶河图轻声说道,顺手将烟蒂弹飞,来回磨砂着那双不知道沾染过多少人鲜血的手掌,修长而完美,看似普通的一双手,却掌握着不知道多少人的性命,图龙会逐渐在紫禁城周围崛起,现在几乎是势如破竹的打下了大半个北方,人数剧增到三万人。而迅猛如虎,令整个华夏震颤的黑-道新贵,其老大,却是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这也成了整个黑-道公认的最大疑问。很多人甚至以为这是华夏千年龙帮自己制造的一场令人捉摸不透的迷局,因为从始至终,图龙会都没有跟龙帮进行过一场生死的较量,从而也更坚定了一些好事者对于新贵图龙会以及老牌实力龙帮之间的关系。甚至在整个中华,知道叶河图是图龙会龙头老大的人,也是屈指可数。

赵浮生脸*顿时为之一变,沉声道:“大哥,你真的要履行自己的赌约,让整个京城的经济在一夜之间陷入动乱之中?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搞不好会进秦城监狱的。私自引起内乱,这个罪名,可是着实不小啊。而且……而且……”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哥。”赵浮生解释道。

听着叶河图的贴心话,赵浮生的脸上不禁涌出了一丝慰藉。严肃的点了点头。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