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污污的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7:32:00浏览216次

刑术站在田云浩死后被绑的位置,一直盯着后面的墙壁看着,田炼峰就站在一侧,不时用手电照着后方,生怕那里冒出来什么东西。

刑术抬手指着自己正对面,也就是走廊尽头的那面墙,墙壁右侧就是厕所,当年田云浩的尸体被挂起来的时候,就是背对着这堵墙壁的。

“炼峰,除了这一层之外,下面所有楼层的这个位置都是一面窗户,只有顶层的是面墙壁,这件事我们忽略了,以前的警察也忽略了,这不合理,在建筑上就不合理。”刑术盯着那面墙,伸手道,“把工具给我。”

田炼峰将袋子中的铁锤递给刑术,同时道:“你是说有人将这面窗户封住了?”

刑术随后开始用铁锤悄悄碰撞着墙壁,听着里面的声音,挨着敲打了一遍,发现都没有发出空响,于是转身对田炼峰道:“把凿子和小号的铁锤给我,我从边缘来试试。”

田炼峰立即拿手电照了过去,照过去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后方走廊尽头的房间中,郭十箓透过门缝看着田炼峰的所作所为,忍不住笑了,低声道:“笨人有笨办法,但笨办法有时候还真管用,这下把咱们俩给困死了。”

郭十箓说完,一回头,发现白仲政已经不见了,那窗户却是开着的。

“铁檀木?”田炼峰凑近看着道,“这种东西很常见呀,建筑呀或者做家具都有用,我家里就有张桌子是铁檀木的。”

忙碌了近一个多小时,刑术终于将铁檀木的边框都凿出来了,随后他退后好几步,看着那类似窗户框的铁檀木框架。

田炼峰也看着,随后道:“这就是窗户框吧?”

田炼峰极其不情愿地走了,十来分钟后就狂奔回来,他直接在那家小超市买了个包,在包里面装了几十罐咖啡背了回来。

刑术喝了两罐,开始忙活,这一忙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等他回头来的时候,定时睡觉的田炼峰已经躺在厕所门口的地板上呼呼大睡。

刑术说完,等了许久,发现无人应声,干脆转身继续凿着。

走廊另外一端尽头的房间内,刚返回正在关窗户的白仲政听见刑术说话的时候,下意识保持不动,等刑术说完后这才转身看着站在门口的郭十箓。

“这不是古画……”刑术自言自语道,随后准备将画取下来,不过后来他一触碰那幅画的时候,就感觉到这整幅画异常的重,少说有一百斤,而且在墙面之上,自己如果将画后面凿开,一个人要抱住这么大的东西,恐怕很吃力,万一损毁了就惨了,于是只得坐下来等着田炼峰这头猪睡到自然醒,同时也一罐一罐的喝着咖啡,警惕着在筒子楼中的另外一批不肯现身,且来路不明的神秘人。

刑术休息的同时,故意将田炼峰打开的手电关闭了,随后故意转身去看画,其实就是为了故意放他们两人走,这也算是规矩的一种:做事不能太绝,对方要是狗急跳墙,相反对自己不利。

郭洪奎听完之后,呵呵一乐,道:“这个姓刑的小子有点意思。”

“祖宗,祖宗,什么都是祖宗,你干脆叫祖宗来办这件事算了!”郭十箓转身嘟囔着。

郭洪奎俯身用土将炭火埋了,走到筒子楼一侧,助跑之后,直接从那里冲到对面紧挨着的那座正在建设当中的高楼之中,落地后,郭洪奎转身朝着郭十箓招手,示意他跟着跳过来。

郭十箓身手并不灵活,但这种距离也难不倒他,助跑之后,便朝着这边跳了过来,就在他刚落地的瞬间,抬眼就看到郭洪奎直接冲了过去,一把将他推向楼下,郭十箓惨叫一声,朝着后面跌落下去,但在快要落下的瞬间,郭洪奎一把将其牢牢抓住。

郭十箓侧头看着脚下,这种高度掉下去,不死也是个重残废,在先前自己被郭洪奎推下去的瞬间,他很惊讶,不知道奎爷为什么要这样做。

郭十箓连连点头,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被郭洪奎紧紧抱住的郭十箓,瞪大眼睛看着远处的那一团黑暗,呆呆道:“是,奎爷,我知道了,十箓知道了。”

田炼峰呆呆地点头,随后和刑术一起扶住那画,让刑术将画背部凿开,取下来,抬着上车,随后开车直奔当铺。

当然,这也算是他最大的弱点。

刑术和田炼峰好不容易折腾回了当铺,放下东西关好门,上好锁之后,刑术直接倒在柜台后面的那张小床上,睁眼道:“炼峰,我睡一觉,我扛不住了,否则我脑子中的血管得爆掉,你安静的坐在那,不管你做什么,保持安静就行了,等我醒过来,就这样。”

刑术起身来,走过去踹了一脚田炼峰,等田炼峰摘下耳机后才说:“开工了。”

田炼峰立即起身:“你总算起来了,憋死我了,快说,这是什么东西?”

田炼峰点头,其实很多地方他都没听懂:“这挡板是什么材质的?”

田炼峰也认为这是个与郑苍穹一起合作的好机会,二话不说,转身出门,开着刑术的车就去了哈市临近的圳阳市,去精神病院中接了郑苍穹来,沿途也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知给了郑苍穹。

田炼峰原以为郑苍穹会对自己说点什么,谁知道郑苍穹一路上只是保持着沉默,一句话都不说,这个状态一直维持到他到了刑术的当铺,足足看了那幅画至少半个小时之后才改变。

郑苍穹看了半小时后,干脆盘腿坐在了那幅画跟前,摇头道:“这幅画看起来就像是我师父画的。”

“啊?”刑术还没开口说话,田炼峰先吃了一惊,“你是说是我奶奶的爸爸画的?”

郑苍穹点头:“看来是这样,你们找两个强光电筒来。”

刑术转身找了两个电筒递给郑苍穹,郑苍穹打开摇头道:“不行,光线太弱,要光线最强的那种。”

刑术只得出门买了两个强光手电,郑苍穹将画立起来,叫田炼峰扶住,随后自己与刑术各拿一个手电,他用手电贴近画的正面打开,而刑术则在画背面相同的位置将手电打开,然后两个手电对应着位置慢慢移动,以此来寻找画上的暗记。

“这种暗记叫‘借天光’。”郑苍穹指着那暗记道,“借天光的意思就是指,这种暗记,必须要在正午时分,站在某种特殊的地方,将画的背面对着太阳的方向,而正面用镜子来发光直射过去,只有这样上面的暗记才能显现出来,不过以前管用,后来有强光手电之后,就可以用强光手电直接对照显现了。”

刑术转了个方向看着那暗记道:“师父,这个陈大旭是什么人物?还有,师公还会作画?以前没听你提起过呀。”

田炼峰有了笑容,赶紧上前搀扶着郑苍穹坐下,转身就去泡茶,并且知道郑苍穹喜欢喝茶的时候吃点糕点,转身出门在对面老鼎丰家买了几样桃酥,长白糕之类的点心。

也就是陈汶璟16岁那年,他在龙泉老家私塾外遇到一个老乞丐,这个老乞丐半边脑袋被火烧过,模样很吓人,但是画了一手好画,而且经常用石灰在青石板路上作画。

陈汶璟每天上学放学都能看到这乞丐的画,对画也产生了兴趣,后来也时常送些点心给老乞丐,终于有一天,老乞丐就对他说:“要不,你拜我为师吧?”

当时陈汶璟还有一个族弟,叫陈大旭,属于他们陈家的远房亲戚,因为战乱来投奔他父亲的。

陈大旭与陈汶璟同时拜师,陈大旭虽然没有陈汶璟作画的天赋,但他有一个特殊的能力,那就是模仿,乞丐愿意收陈大旭为徒弟,说到底就是因为觉得这孩子太神奇了,盯着他的青石板画,在旁边拿着石灰块竟然能仿个七七八八,到后来陈大旭模仿的程度到了真假难辨的程度。

“我是个孤儿,全家都被日本人杀了,我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我从5岁开始流浪到7岁,饥一顿饱一顿,7岁那年遇到了师父,那年师父才34岁,他救下了我,为我治病,我当时浑身都是病,师父说,我能活下来也算是命好。”郑苍穹回忆着过去,慢慢喝着茶,眼睛中还泛着泪花,他平复了一会儿情绪,又接着说,“从那天起,我就跟着师父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学着本事,没多少年,解放了,日子也一天天好了,我们也不再四海为家了,因为也没那机会了。”

“去世了,他在安排完师妹嫁给田云浩的事情之后,就去世了。”郑苍穹摇头,看着此时在低头思考的刑术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陈玉清不是我师父的亲生女儿,也是收养的,我知道你在算时间,算年龄。”

刑术笑了,但没说话,因为这时候他提出怀疑来,对师父和师公不尊敬。

刑术也看着郑苍穹,郑苍穹随后道:“出师之后,我师父和陈大旭分开了,多年都没有联系,解放后他们才重新在葫芦岛相遇,那时候陈大旭当了个老师,很普通的老师,不过模仿的手艺还在,还给我和师父展示过,好神奇的,你们要是亲眼见了,简直就觉得他就像现在你们电脑上的那个什么复制再粘贴一样,我无法形容有多神奇。”

刑术算道:“陈大旭就算比师公小一点点,解放后就当是1955年吧,他也差不多50岁左右了,年龄挺大了,田云浩是1965年遇害的,也就是说差不多在那个时候他已经画了这幅画,但不知道是仿的还是……”

郑苍穹闭眼使劲点头:“对,我也算是帮凶……”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