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犹太新年送礼物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7:20:00浏览216次

说到这儿,百合又开始觉得心中发寒。

安娜之前的样貌百合看在眼中,总觉得她都快活不下去了,可她却能绝处逢生,能在转瞬间的功夫,那些伤便如破墙被修补,刷上了新漆般,一下子就恢复了,而布莱恩则是在她恢复的瞬间死掉,应该是她将布莱恩的生命用来修补了自己,她怎么能办到的?安娜这个任务者,到底拥有什么样的本事与魔法,可以做这么多事。

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阿图里离她这样近,看得到她眼中隐藏的担忧,他嘴角边浅浅的笑意并没有消褪,目光又从百合身上转到了雪中那尊原本充满了诱惑的黑暗女神雕像上。

那雕像这会儿浑身像是失去了光泽一般,面目依旧是之前的面目,却不再有之前那种摄人心魄的感觉了,他抱着百合,一步一个脚步朝那个女神雕像走去,那雕像眼中原本带着的媚意,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刻板的石像了,他仿佛没看到地上布莱恩的人皮,一脚踩了上去,‘咯吱’的令人胆寒的声音中,阿图里诱哄道:

说来也奇怪,看起来立在寒风中这尊坚硬无比的雕像,风吹雪打了这样多年,都没有丝毫变化的黑暗女神像,此时在百合伸出手指轻轻一戳,那女神雕像原本坐着的王座轻巧的被她戳出一个指头洞来。

百合吓了一跳,没想到这石雕看起来坚硬,竟然这样脆弱!

“这……”百合下意识去看阿图里,眼神里透着惊骇,这尊雕像无论如何不应该是这样脆弱的,之前这雕像立在这边那样长时间都没坏,现在却说坏就坏了。

安娜之前特地在这个女神像前用布莱恩献祭,并且在这里恢复了容貌,她肯定也对女神像做了些什么!

今天两更分开发,我白天要去参加别人的四十生日席,我要十里送红包去……

所以第二更肯定会晚了,大家中午不要刷新不要刷新,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另外求月票……

光明黑暗之争(三十三)

看到这样的场景,百合脸*一下子就有些发沉,她看了阿图里一眼:“现在怎么办?”

没有了地龙,若是凭两人这双腿,要走出这片山脉寻到有人的地方,再换来交通工具,回到帝都都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她心中有些窝火,这一次任务处处不太顺心,一直被安娜压制着,现在连地龙也被她抢了先,百合咬紧了牙,阿图里倒是神*冷静的模样:“我会带你出去的。”

百合听到这话,欲哭无泪。她不是担忧的出去不了的问题,出去肯定是能出去的,可这是时间问题,如果走上十天半个月的才出去,到时回到帝都什么都完了。

半个月后光明祭一过,圣女人选一旦确定,她永远成为不了圣女,难道自己还真要认命的跟阿图里回他领地,跟他结婚了?百合眼皮垂了下来,挡住了眼中的光彩,这样的条件,她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她还要回到神殿中,成为光明圣女,利用神殿的震慑力,以及安德鲁等大主教的实力保护自己。这是安德鲁那个老狐狸欠自己的,她可以趁这段时间努力修行,哪怕安娜实力再强,可不到最后关头,百合还是不想认输的,她这一次的任务既然是要保命,就不能随随便便被安娜将任务完成了。

阿图里一直在低头看她,见她这会儿眼皮垂着,挡住了眼里的思绪,脸上的表情虽然如常。可薄薄的眼皮下。眼睛动也不动的样子。

“早点回去干什么?”她这会儿还有求于自己。不想要撕破脸,因此说话时还有些顾忌。她不将话坦白开来说,阿图里也揣着明白装糊涂。他反问了一句,百合犹豫了半晌:“光明祭就快要开始了,好歹我也是光明神殿的人,这一回哪怕寻不回权杖,可总归也是要回去交差的,更何况你被皇帝陛下召进帝都,不就是为了参加光明祭吗?如果迟到,恐怕不太好吧。”

“你用得着向光明神殿的人交差?这一次回去之后,你就应该跟我回封地了,我已经让人开始准备婚礼,并不太想邀请光明神殿的人参加。”

并且为了加强防备,神殿不知用了什么样的利益打动皇帝,皇帝向阿图里借了一支士卫队。表面上阿图里是突然进入了帝都,其实这一次他是带了人帝都来的,只要他的士卫队还在帝都之中,他人有没有在场,皇帝恐怕并不在意了,并且说不定会对他不在帝都的事儿欣喜异常。

确实他从始至终并没有逼迫过自己,他当初只是跟自己透了许多内情,且提供给自己一些似是而非的线索,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可却是断断续续的,这些话若是他连接起来说,那么百合说不定早猜到真相了,可正因为他有意识的说了一些,并不是全盘托出,所以他所说的话,在百合自认为得到验证之后,再加上她自己本来的原因,便进入了错误的死胡同。

再加上他提供的某些线索,他引诱自己去看到安娜与布莱恩,就是从那以后百合认定了安娜就是自己要完成的任务,如今看来这个结论总的来说没有错,可认真一想,又是大错特错了!阿图里狡猾如狐,他说的是实话,且又什么都没做,他就像是一个挖坑的高手,将自己一步一步套进去了。

但现在仔细一想,事情根本与他无关,自己是自认为聪明却反被聪明误,一山还有一山高,她这一回栽了!

像是早就料到她会反悔不承认似的,阿图里终于笑了起来,他用一种纵容的目光盯着百合看,那双眼中仿佛都染上了笑意一般:

“确实,有些事情我没有说。”他先是点了点头承认,百合正要开口,他又接着道:“可是我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你那时不想要嫁给我,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为什么要向一位陌生的女士说那么多消息呢?如果你想要嫁给我,那么有些事儿说与不说,跟现在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你始终还是会嫁给我,所以你说,这些隐瞒,又能阻碍我们什么?”

他的话听起来确实都是有道理的,堵得百合哑口无言,她瞪着阿图里看,许久之后他还是笑出声,将自己的袍子把她裹得紧了,不顾她的躲闪,重重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

冰封山脉里两人的谈话暂时告一段落。没有了地龙,阿图里开始抱着百合凭借自己的强横要走出去,他每一步迈得并不大,但却走得很稳,百合开始还不想理睬他,后面两人这样走走停停的,眼见十天半个月根本不可能回到帝都,百合才真正着急了,她忍不住央求了阿图里,并在他的半引诱下虽然没被他再一次真正的拆吞入腹,可也在被吃了不少豆腐之后,阿图里终于带着她走得快了。

两人花了十五天时间走出冰封山脉,这几天里百合因为身体体质不强横的原因,大部份时间是靠他背的,寻找食物的是他,百合还并没有吃多少苦头,可十天下来,百合仍是感觉疲惫不堪,反倒他还是精神奕奕的,两人出了山脉,在百合催促下,他寻到了一个地方军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借到了一头地龙,二人坐上地龙,才终于向帝都出发了。

ps:回来晚了,更新晚了,第二更,对不起大家

现在不加更,下个月我会爆发!

求月票。

光明黑暗之争(三十四)

已经十五天时间过去了,帝都里圣女的人选恐怕都早已经定下来了,她始终还是回去晚了。

“先洗个澡,休息一会儿。我们进城去。”阿图里捏了捏百合的手,百合这会儿勉强点了点头。两人之间这一次外出半个月才回来,明显双方之间的气氛与以前已经有些不同了,里昂看得出来,却并不点破,他让人替百合备了热水。

连着吃了十几天时间的干粮。冰封山脉中几乎找不到什么活物,百合这会儿闻到空气中的香气,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她坐了下来,阿图里看着她吃,应该是趁她洗澡时已经吃过了。

“欺我的,辱我的,终有一天会付出千百倍的代价……”她拿着权杖,仿佛顶端那原本丑陋而可笑的叉角散发出阵阵莹莹的紫*光芒,照得她的脸都显得有些妖冶了。

城中安安静静的,街上巡逻的士兵明显要比平时多了许多,戒备十分森严,透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感觉。

看到百合时,这几位大主教眼中明显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来,安德鲁一瞬间低垂下头,手里抱着光明圣典,嘴里竟然大声喊了一句:

“感谢光明女神的庇佑!”

安德鲁几个大主教相互看了一眼,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眼神之中传递,一个牧师不着痕迹的缓缓退了出去,百合看到了,心中开始警惕了起来。这样的情况不对劲儿,她被神殿中的人坑过,此时更加警惕,虽然阿图里让她感觉警惕,可是不知为什么,她还是相信他的,神殿的人给她的感觉更不可靠,她离阿图里更近了一些,阿图里仿佛感觉到了她心中的情绪,伸手环住了她肩侧。

“大公爵以前并没有参观过神殿,这里有许多漂亮的值得欣赏的东西,为什么不让人领着阁下,在这里好好的转一转呢?”安德鲁突然转头。看着阿图里笑了起来。他显然有话要跟百合单独说。因此准备先将阿图里支走。

想到之前自己上了安德鲁这个看似慈祥,实则满肚子心机的大主教的当,百合之前只是以为他看中的是阿图里。这会儿对安德鲁有了防备,百合眼睛眯了起来,阿图里坐着动也没动,将她整个人圈在怀中,她也没有挣扎。

“为什么现在大主教要说,我是光明女神选中的姑娘呢?难道其他姑娘都没有被女神选中吗?或者,发生其他什么事了。”百合这话一说出口,神殿几个大主教脸上就露出了勉强之*来。

“前天,光明祭并没有如期举行。”只是因为一早以前民众并不知道光明祭被提前了,所以这会儿才没有引起信仰者的恐慌,只是眼见光明祭离真正举行的时间已经不早了,许多各地的信徒,离得远的已经开始千里迢迢往帝都赶了。

“我想,除了冰封山脉那几人死了之外,其余圣女也应该都相继出了事故,所以导致众人都没有在光明祭前赶回,我的小合,如今,恐怕光明神殿中,只剩你一个候选的圣女还活着了!”

她是任务者,接收过任务,应该知道其他圣女的下落,她仿佛获得了某些神奇的力量,她要杀几个圣女骑士,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安娜这样处心积滤的想让自己成为圣女,她到底是要干什么?

想到这里,百合牙都咬紧了,这一次任务好磨人。剧情里出现的阿图里太奸诈了,智多近妖,实在是坑死人不偿命的。两个选择摆在她的面前,圣女有问题,如果她一意孤行,那么有可能她会死在安娜手中,这一次任务就算完了,她拼了那么久,相当于这里就是她生命的终点了。如果她选择聪明的避让,那就落进阿图里的圈套,让他如愿以偿,自己跟在他身边,安娜可能杀不了自己,那么这一次任务失败的是她,自己就能活下来。

不知怎么的,百合突然间想起了李延玺来,他也是这样一个智多如妖般的人物,并且现在细细想来,以前进入任务中种种,他好似都是在自己没有察觉间给自己挖坑跳,如果不是后面他自己说破,恐怕她还意识不到,且意识到自己被他占了便宜,事后回想起来时,一定是自己的错,与他无关的。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