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首府国际公馆礼品红椎菌电话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如今被人嘲笑,是他自找的,可是他不想再陷进乔以安这滩烂泥里,现在抽身,哪怕是脏了双脚,也比湿了全身好。

“你胡说!”乔以安这一刻脸上的神情有一种像是被人揭破了秘密之后的慌乱不安,仿佛想要立即找个地方躲藏起来,她身体抖得厉害,嘴里只是不停的摇头:“你胡说,你胡说!你听谁造谣的!”这是她最大的最不堪的秘密,哪怕是这几年时间里,在乔亦远的征服下,她的身体臣服了他,可是她心里却恨不能躲他远远的,否则她也不会和秦政谈恋爱了,和乔亦远之间的关系是乔以安最怕让人发现的事儿,她虽然平日装得无所谓,但也害怕有一天这样的秘密被人知道,可就在这样一个突然的时刻,这个秘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被秦政揭破了开来,乔以安开始本能的否认,她不停的摇头,脑海中拼命想着借口。

今天两更完结不了啊。。。我食言了,我去吃点屎冷静一下,大家憋劝我,我不是乃们能劝一下就能轻易改变心意的银儿……

那天乔亦远那个混蛋在知道自己交了男朋友之后,便赶到学校里来,他一看到自己时一向是不顾场合不顾地点,只想和她做那事儿的,那天也不例外,一般情况下她都会半推半就的顺从,可那一天不一样,那一天秦政刚和她分手,沈琦的事儿又闹得自己身败名裂,所以她没有心思,乔亦远又威胁她以后一个星期要陪他五次,乔以安只想用每个星期的几次换来以后安安稳稳的交往,她本来以为只要乔亦远不要再来打扰自己的生活,她再瞒着秦政和乔亦远在一起,这样自己就可以一举两得,可因为条件没讲好,她就挣扎了起来,正好被百合遇到,乔亦远被百合打成了重伤,鼻梁骨都裂了,在医院休养了几天,吃了亏两人都不敢喊,乔亦远虽然说过事后报复,但乔以安也没有将这事儿放在心上。

本来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她没想到秦政竟然会知道她和小叔叔的事儿,她一向瞒得很好的,就连家里人都不知道,秦政怎么知道的?

乔以安难免开始怀疑起那天百合打倒乔亦远时,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因此回去之后胡说八道了!

一想到自己的以后有可能会被百合害成那副模样,乔以安便气不打一处来,她的身体比她脑海里的想法更快,百合在起身准备离开时。她疯狂的就朝百合冲了过去:

“你别走!聂百合。你不能走,你将话说清楚!”她原本娇美的脸此时有些扭曲,一双充满了血丝的大眼里露出恨意来,她伸手去扯百合的衣裳。嘴里哭喊:“你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害死我?”她哭着。伸手想要去抽百合耳光。

食堂里几个还没走的同学看到这样的情景,都吃惊的放下了筷子,原本以为秦政和乔以安只是一对闹别扭的情侣。没想到这会儿乔以安竟然会将另外一个女生拉扯住了,这样的情况明显引起了一些同学的注意,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你胡说,你害我,你知道些什么?你有什么权利去在秦政面前乱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他?早在高二时我就知道了,你不要脸,你就是想要破坏我们!”

身后秦政没想到她会突然间冲百合发疯,虽说这个时候是他趁此时机赶紧离开的好功夫,但他想了想,还是扔了自己的饭盒赶了过来,伸手捉了乔以安的胳膊,皱着眉头喝了她一句:

他一点儿都不喜欢这种因为这样的事儿而引起人围观的感觉,秦政本来觉得两人的事儿两人自己解决,可此时在乔以安心里,无疑就是秦政听了百合挑拨,想要跟她分手一般,她哪儿受得了这个,抓了自己身上的包就想要往百合身上砸,百合简直是忍无可忍,她吃个饭没有招谁惹谁,这会儿就被扯进了乔以安跟秦政之间的事儿里,乔以安想要打她,她自然不会乖乖呆着等乔以安来打,因此一巴掌拍在乔以安手背上,将她手拍歪了,见她还想要举另外一只手,伸手就把她手腕捏住了,冷下了脸来:

“呸!你凭什么造我的谣,你凭什么胡说八道?”乔以安最大的秘密被人揭破,心中又慌又怕,她一双小腿肚甚至开始不自然的抽搐,一股股的寒气从她脚心底沁出,没多大会儿功夫,后背便湿了一团。

“我造了你什么谣?你要是再乱说,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百合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头被她抓了好几条指甲痕来,心中无名火起,捏着她腕子的手就更用力了些,乔以安脸*惨白,却不肯认输:“你说我和我的小叔叔……聂百合,你不要脸,你才跟爸有不自当关系,你少污蔑我!”

说这些话时,百合并没有控制自己音量的意思,她说完,用力将乔以安推倒在了地上,她傻愣愣的坐着,周围人听到什么‘小叔叔’时,表情都十分的精彩,乔以安只觉得这一刻仿佛大家都在嘲笑她一般,她不敢面对世人异样的目光,她也不敢去想那样的结果。

“昏倒了,快给我拿五串大蒜来,我吃了要给她做人工呼吸!”百合看到乔以安这个作派,气不打一处来,这么多回的任务经验,乔以安这点儿伪装,在她面前简直就是班门弄斧,瞒得过别人瞒不过她!

ps:第二更……

打滚卖萌外加波浪君求小粉票

我用我宝贵的节操换小粉票,这可是6.18才特有的活动,错过今天,后悔一年!!!!!!!

恶女配想翻身(二九)

心跳血压与急促的呼吸都证明了乔以安并没有真正的昏死过去,乔以安那点儿小心思她也明白,无非就是想要趁此机会脱身罢了,当初在高二下学期时班级展开的活动中,聂百合说了她有男友时,她哭得雨带梨花,显然昏厥过去的情景历历在目,只是那会儿有刘姚帮她出头,全班也因为同情她而让聂百合百口莫辨吃了个哑吧亏,此时百合却没那么好打发,她看到乔以安这模样,喊了一声。

若是乔以安没有昏倒,这吃了大蒜之后嘴里的味儿能熏得死她,而乔以安要是真的昏倒了,那百合吃没吃大蒜她都闻不到了,这倒也确实是一个刺激人的阴损主意。百合本来也不想亲乔以安的,但看到她装昏倒实在是厌烦,她话音一落,食堂里有同学看了她一眼:

这是一位戴着眼镜,身材看起来有些消瘦的男同学,他本来是看乔以安昏倒了,本着救人心切的想法要帮她忙,但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就说出了自己吃了韭菜饼的事儿。话音一落,周围众人忍不住闷笑出声,他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走到了乔以安面前。

给她做人工呼吸的男生原本是很认真的在给她做急救,没想到她一醒来会是这个反应,冷不妨之下嘴里被她喷了一嘴的口水。

以前乔以安不知道什么叫做恨,她只是不喜欢聂百合而已,现在是真正有些恨她了,吐完之后没等周围人反应过来,突然间哭着爬起来,跌跌撞撞就往外跑了,连秦政也不纠缠了。

看到她跑了,百合这才哼了一声,向刚刚那个主动帮忙的男同学道了声谢,周围人渐渐散去,她准备拿了自己的饭盒离开时,秦政却跟了上来,认真的看了她一眼:

刚刚的事儿若不是百合将乔以安逼走了,恐怕她还会死缠着自己不放,秦政想起以前为了乔以安,他对百合多有偏见,心里也是有些感慨万千:“她刚刚和你起冲突也是误会了。”

看到百合冷淡的眉宇,秦政恍惚间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乔以安刚刚脱口而出喊出来的百合喜欢他的话。他在感情方面经历并不丰富,乔以安是他的初恋,他不是一个玩得起的人,在感情事儿上也颇为迟钝,聂百合以前喜欢了他两年,他其实根本就感觉不出来,如果不是当日百合在教室里打倒了刘姚,可能他还记不得百合这个人。

秦政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话心里隐隐有些失望,在失望什么他并不明白,只是看着百合越走越远,她每一个步伐沉稳有力,想到刚刚哭着跑走的乔以安,他突然之间低垂着头,笑了起来。

伤心之下,想到刘姚,乔以安气不打一处来,她抹了一把眼泪,恨恨的掏出手机来,拨通了刘姚的电话。

从当初刘姚将乔以安和她小叔叔的事儿脱口而出之后,这姑娘心中一直其实忐忑内疚都有,她不是不知道这事儿的严重性,虽说不喜欢乔以安,可是两人以前曾是朋友,她再不喜欢乔以安,也没想过要将她逼到绝路,乔以安和乔亦远的事儿她说出去之后其实就后悔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卖,虽说当日因为沈琦的事儿她生乔以安的气,可是气过头后刘姚就想找乔以安道歉了,但一直鼓不起勇气来,没想到这会儿乔以安给她打电话了,她正想要道歉的,劈头盖脸就听到那端乔以安在骂她。

她不敢去想父母知道这事儿的感受,也不敢去想自己以后怎么回家见家人,她翻开手机电话本里,看到了乔亦远的电话,忍不住就打了过去,一接通,她就哭了:“都怪你!”

将自己今日遇到的事儿都说了一遍,乔亦远安慰着她:“别担心,我来解决!”他有办法解决的,当初聂百合胆敢欺辱自己的女人,他都能让聂父进了牢里,如今百合变本加厉敢再欺负乔以安,看来当初聂家的事故还没有让百合吃到苦头,既然之前的教训不够,那么他就再教训一次!

畜生不乖,他就要打到这只畜生听话为止!

ps:第三更!

本来今天不想加更哒,但是我实在太气愤了!

这是道德的沦丧,这是世界观的崩塌!

听到乔亦远说这事儿交给他解决,乔以安先是心紧了紧,接着又松了口气,她不知道乔亦远有什么样的方法可以解决这事儿,但是对于现在的乔以安来说,没有什么比听到这样的保证更让她安心的了,她现在就像是一只鸵鸟,最好事情不要落到她头上,也希望乔亦远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有本事,可以将一切的麻烦事儿摆平,家里父母最好是不要知道这事儿,同学朋友们也将这事儿压下去,就如同当初聂百合说她有男朋友时,大家都不相信聂百合一般最后不了了之。

电话那端的乔亦远阴沉着脸,想了想开始准备起变卖自己的资产。他当初大学毕业之后因为眼光好手段佳,在大学中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块儿开办了个保全*,趁着那几年替人收债要账挣了不少的钱,如今*越来越红火,甚至到了后来开办了信贷以及和政府合作,*前途越来越好,乔亦远想要变卖自己手中股份的消息引起了几个好伙伴的注意,都纷纷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儿。

喜欢她有什么事儿都告诉自己,分享给他听,当初聂百合惹她不高兴,这比聂百合惹了乔亦远还要让他发怒,这一回百合再次敢惹怒了乔以安,当初听说打了他的人就是百合,上次的仇他原本就准备报的,可是他的小兔子却害怕两人之间的关系被别人发现,她怕什么呢?自己迟早会为她准备好退路的,一切有他在,难道她还认为自己护不了她?

不过也多亏了百合,现在关系捅出去,乔亦远是无所谓的,他原本就没准备对乔以安放手,虽说原本他没想过要将两人的事儿公开,可现在公开了也好,乔以安如果吓到了,在这边呆不下去,正好随他出国,一旦出了国,没有人再认识两人是谁,两人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而他这些年赚的钱也够多了,*卖掉之后,足够他们两人一辈子的开销了,她一生都会过得比任何的女人更加的幸福快乐,自己比她年长,会将所有的事儿都替她想得周周到到,她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百合闹的事儿还不够大,既然乔以安说已经有人知道两人的事儿了,瞒是瞒不下去了,索性闹得更大一点儿,到时乔以安没有了退路,她一定会跟随自己离开,到时没有亲人没有议论,只有两个人,出了国之后的日子,乔亦远想起来都激动。

他不在意这些钱财不在意这些东西,他准备带乔亦安离开,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重新开始。但在这之前,他要替乔以安将心头大患除去了,让她能长出一口气。

卖*的股份进行得十分顺利,因为现在*经营良好,几个合伙人都愿意出价来收,更何况这些人跟乔亦远关系一直很好,以前是老同学,又合伙做了十几年的生意,大家相互之间都十分熟悉了,所以这些事儿很轻易的办妥了,只要等到法律流程下来,签了字之后,钱就能到达他的账户里,他趁着这段时间悄悄拿了自己与乔以安的资料,开始申请移民。

他先打了一百万到这其中领头一个人的账户中,约定事成之后再给剩余的200万,若是他们办得好,百合惨得能让他满意。那么剩余的钱他有可能会翻倍的给。

乔亦远很懂得人心。他这样说完之后,那几人自然会为了钱越发的卖力。

“安安小宝贝,出国之后,我会天天宠着你,没人认识你是谁,你会每天只躺在叔叔身下,慢慢享受,没有那么多烦恼,你不开心吗?得罪你的人,小叔叔会让她们死得凄凉,你难道不愿意吗?”

乔亦远像是一个恶魔般,轻声诱哄着,他没有准备放过百合,但既然乔以安都说了刘姚也得罪了她,原本看在以前刘姚跟在乔以安身边可以替她赶走许多追求者,因此对她略为宽容,可此时既然她得罪了自己的小宝贝儿,这种拦路石自然也要除去,反正杀一个人是杀,杀一双人也是杀,别说到时那些人杀了人来警察不一定找得到凶手,就是找到了凶手,那些人将他供了出来,到时他人已在国外,国内的警察又能奈他如何?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