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礼品红椎菌红椎红椎菌可以生产销售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7:37:00浏览216次

郭洪奎似乎不领情:“刑术,郭家做事一向清楚,上次仲政随你去,也是因为觉得与奇门有关系,并不是单纯为了要帮你,这次算我还你人情,不要再客套了,但我得事先把话说好,这次的事情,你不能搞得太复杂了,据我所知,合玉门不是善茬,不容易对付。”

刑术走到窗口椅子上坐下:“奎爷,事情已经麻烦了,而你们来,事情就会变得更麻烦,我就是希望事情变复杂变麻烦。因为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你们在长沙,你们是我安排的暗棋,所以,你们必须保持低调,暗中跟着我们就行了。”

郭洪奎摇头:“我认为,我们应该先走,要知道,你身边的那个阎刚警惕性很高,我们跟着你,他迟早会发现。”

“你知道就好。”郭洪奎点头,“那我们先走了。”

刑术扫了一眼后,就断定这些人并不是合玉门的门徒,而是他们雇来的,像是社会上的闲杂人员,从他们的行为举止就可以轻易判断出来。

等谭通、萨木川和贺晨雪下楼之后,刑术带着他们出门叫了出租车离开,而那些盯梢者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留在大堂,另外一部分则一直尾随着他们。

盛钰堂在那头道:“开门看看都有什么东西。”

沐天健冷冷道:“那样就足够了。”

盛钰堂道:“我也想拖延他们的时间,但是我一旦用这种方式,我爸肯定会知道是我搞的鬼,那样做只会激怒他,因为最早提出让铸玉会的人参与寻找甲厝殿,可是他的主意。”

盛钰堂“嗯”了一声后挂了电话,沐天健立即着手在车上装着窃听器,又从包内掏出一瓶矿泉水来随便找了个背包塞进去,随后测试了下窃听器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转身沿着墙角的监控头死角慢慢离开。

商务车径直去了东二环方向,随后从远大路上了远大立交桥,沐天健立即超车,追到了离商务车四五米之后,停在右侧车道另外一辆汽车的后面跟着,因为这里是长沙最堵的路段之一,眼下又是通勤时间,是高峰期,前面的车行驶几乎都是几米几米的缓慢挪动。

“和你无关。”盛钰堂道,“我都不知道是计,还好震八发现得早,没事了,你先回来吧。”

沐天健皱眉看着拥堵的车流:“我被堵在立交桥上了,一时半会儿回来不了。”

开车的人淡淡道:“八爷,放心,其他地方不敢说,在长沙,没有人可以甩开我。”

开车人点头致谢:“谢谢大公子,谢谢八爷。”

“客气。”元震八浅笑道,“干活儿吧。”

开车人挂档踩下油门,急速朝着前面驶去。

长沙橘子洲一座亭子内,等待在那的徐氏兄弟并没有如预期那样等来盛钰堂的人,而是等来了盛子邰的身边的段卫家。

换了一身休闲打扮的段卫家背着一个登山包,戴了一副眼镜,来到亭子外的时候只是驻足停留了下,看了看四周,紧接着径直走进去,走到四兄弟中间,放下登山包,随后打开,露出其中的那些一捆捆的钞票道:“四位,这些是赔礼。”

段卫家进来的时候,徐生还以为他是盛钰堂派来的,但他多了个心眼,给其他人使了个眼*,示意不要有任何举动,看来者要做什么。

“赔礼?”徐财意识到对方并不是他们要等的人,而是之前抓住他们把柄的人,“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段卫家拿起一叠钱:“真钞,不是假的。”

徐财将钱扔回包内:“什么意思?”

徐生看着远去的段卫家:“搞什么鬼?”

徐有道:“大哥,看样子咱们只能去保靖县了。”

徐财摇头:“事情没那么简单,其实刚才来那个人,很明显是想让咱们继续和后来的那位合作,同时将事情的进展告诉他,让我们当他的眼睛和耳朵。”

四人说着,离开了凉亭,朝着橘子洲外走去。

四人离开的同时,远处的傅茗伟拿起电话道:“国衔,志海你们盯着徐氏兄弟,我去跟着先前送背包来的那人。”

情侣打扮的是长沙警方派来配合的刑警,此时在橘子洲内,已经遍布了警察,不仅盯死了徐氏兄弟,也盯上了段卫家。

刑术点头和一众人上车,贺晨雪低声问:“我们干嘛来这里?”

贺晨雪摇摇头道:“你看我这记性。”

刑术笑道:“你太累了,也太紧张了,缓缓就好了。”

贺晨雪点点头,叹了口气。刑术又道:“我认识你之前,我不是说过来过一趟长沙帮人鉴定一个壶吗?就是万荣介绍的。”

贺晨雪道:“你们认识很多年了?”

阎刚坐在后方,一直左右看着,警惕着。谭通则戴着耳机听着什么,时不时露出笑容,萨木川坐在最后,眼神有些呆滞,似乎他对这个环境并不喜欢。

万荣满脸笑容,看来是早已习惯,径直上前抱住刚下车的刑术:“刑术,你看看,我上次就说了吧,咱们说不定很快又会见面!”

万荣将那泥罐抱在怀中:“好!好!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众人见万荣那模样,知道他激动得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你,你不是不喝酒的吗?”万荣死死抱住,那模样很是可爱,就像是个孩子一般,说完之后,他又意识到自己显得过于抠门,看着阎刚等人道,“这是文物,我这里有的是好酒,咱们是喝酒,不喝文物!”

刑术强忍住笑:“逗你玩呢。”

万荣领着众人进屋,又吩咐先前开车的那人道:“阿苏,快去沏茶!”

叫阿苏的男子立即进屋泡茶,万荣请了众人进客厅坐下,随后道:“刑术,你跟我来一下。”刑术起身,万荣又立即对阎刚等人道,“几位,不好意思,请稍等啊!阿苏,麻利点上茶,把从日本带回来的和果子也端上来!”

“没什么。”贺晨雪笑道,“他说马上就下来。”

阎刚“哦”了一声,扭头看着贺晨雪笑着,笑得很古怪。

刑术跟着万荣进了二楼的书房,万荣关上门之后,又在电脑前查看了安保系统,刑术在一侧等着,知道他是在查看安全情况,保证绝对安全之后,他才会开启书房内的那扇暗门,以前来也是这样——刑术是万荣朋友中极少几个能进入他藏物仓库的人,即便是这样,刑术也不知道他号称的藏有中国各时代珍贵玉器的仓库到底在何处,因为据万荣自己说,别墅中这个藏物仓库和那个完全无法比。

万荣查看完毕之后,又拿起对讲机对楼下戴着耳机的阿苏道:“阿苏,好好招呼客人,别怠慢了,我得耽误一会儿。”说完之后,这才转动桌子上的笔筒,等了几秒之后,立即又走到书架上面,将其中几本书抽开,伸手进去摸索了下,紧接着又打开抽屉,在里面按了按,紧接着才走到书架跟前,用力将书架朝着一边拉开。

刑术也没有上前帮忙,从前他第一次来这个房间的时候,见万荣又是摸笔筒,又是取书,又是在抽屉中按这个按那个的,就知道,开启机关的方式肯定没有这么繁琐,万荣对他的信任还是有所保留,亦或者说,万荣除了自己之外,谁也不相信,所以,故意搞这搞那的,提防万一有人起歹心,下次潜入进来,按照他的方式去做,应该是根本打不开的。

因为万荣书房内的这套机关,用的不是现代技术,是他去山东花了一年多功夫,说服了一位老工匠来帮他改造的,因为保密的关系,整个工程只有老工匠的两个徒弟加上万荣四个人来完成,足足花了近一年的时间。

所以,万荣暗门前的书架才需要他手动拉开。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