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储值礼品红椎菌卡好处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45:00浏览216次

“想清楚了没有?”杨亦儒已经知道百合不可能会答应去死的,因为他自己也是尝过武功的玄妙的,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人有种飘飘欲仙之感,仿佛整个世界全都踩在自己脚下般,为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她怎么可能会舍得将那样的好处让出来?

人都是自私的,一想到这个条件,不知怎么的,杨亦儒开始觉得索然无味,他不想玩了,他要将杨家的人全部早早儿的送上路之后,再去进行自己的旅程,在这里已经耽搁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他已经有些不大耐烦了。

他将手举了起来,众人最害怕他这个握掌的姿势,杨亦明甚至已经哭了起来:“小合,你赶紧答应他啊!你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吗?”

叹息了一口气,杨亦儒一面将手抄进裤兜里,嘴角边噙着一丝微笑:

“若是这个事,我来告诉你,算是给我们的交易提前给你的一些小优惠。”杨亦儒说到这儿时,冲百合眨了眨眼睛,脸上半点儿不见狠辣之*,可他刚刚举手投足间却轻而易举的要了老刘与老钱二人的性命。

百合这会儿既恨他又有些忌惮,见他难得愿意开口解答自己心中的迷惑,她便强忍了心头的怒火,一面趁着这个时间开始调息起自己体内紊乱的内力来,另分了心注意杨亦儒口中所说的话。

ps:第四更。。。这绝壁是用生命在奋斗了啊,一边吐血一边更。。。

我都还到哪儿了。。。为小粉票450加更。。。。。。。

杨百合二人的举动都是瞒着其他人的,杨亦明深知自己还年轻,又刚踏上仕途,虽然想得到杨百合的芳心,更想因此而得到杨家的一切,可是他也怕其他几个义兄弟团结起来一并攻击自己。

毕竟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心中明白得很,因此一面哄着杨百合悄悄来往,一面却又做出温柔却又跟杨百合十分疏远的姿态来,甚至为了迷惑他人,主动跟有心想要凑上来也拿他当挡箭牌的杨静蓉勾上了。

虽说是死在杨亦儒手下的,可因为这个男人的强大,杨静蓉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她死时又看到杨亦儒那种神奇的叫蛊的手段,因此重生回来之后先想办法与他合作,她利用杨亦明并接近他,就是因为知道前世的杨亦明是杨百合最喜欢的男人。

这一些全是杨亦儒使手段给问出来的。杨静蓉当日不知自己中了杨亦儒的蛊毒。将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全都倒了出来。

而杨静蓉好歹也是杨天成的女儿。她又利用重生之便,深知杨天明喜欢哪种女人,背地里又做了不少的功课,轻而易举的勾得杨亦明忘了杨百合,并深深的爱上了她,甚至为了杨静蓉还利用杨百合对于自己的爱,给她吃的喝的东西中下了药,让她看见幻觉的情况越来越深。每日整晚的睡不着觉,房间里有时会被他放出阴森古怪的录音,再加上有杨静蓉用从杨亦儒那儿偷拿到的红线蛊配合,两人合谋使杨天成吓了杨百合一个半死。

听到了这些前因后果,百合看着杨亦风的神情越发冷淡了起来,她想得很清楚,屋内总共有近三十多个人,除了自己带来的九个人之外,现在活着的杨家义兄弟还有九个,除开死去的杨亦风与要死不活的杨天成,还有一个他信任的律师之外,其余全是保镖等人。

百合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她的时间太短了,时不待我,小说里头那种意志力必胜越级挑战的情节在这里不可能会出现,她今日若是硬拼下去,可能只是连累他人而已。

杨家人也就算了,他们死不死与自己无关,虽说他们不是真正害杨百合进入医院的凶手,可在杨百合进了精神病医院时,这些人却有可能明知内情古怪,却没一个人肯帮她,兴许是看在杨家财产的庞大份儿上,都生出了想要独占的心思,所以百合也不会管他们会不会死,她要管的,唯独只有那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精神病人而已。

“我答应你,杨亦儒,但除开杨天成之外,你必须要放过这群人。”百合说到这儿时,指了指她身后那些随同她逃出精神病院的人,她的话才说出口时,杨亦儒脸上露出了吃惊之*,而杨家的诸位先是有些欢喜,接着又有些疑惑了起来:

“什么叫放过这群人,我们可是你的亲人啊百合。”

百合冷笑了两声,扬了扬下巴:“做人不要太贪心,我自学成才的,能知道红线蛊已经不错了,你还以为我知道什么?”

“现在我说的我已经做到了,我希望你也做到你所说的话,我只要保杨天成一世不死,你不要为难楚玉等人。”她说完这话,毫不犹豫的就将刚刚那把割开了杨天成额头的匕首掏了出来,没等杨亦儒反应过来,便一下子抹了脖子。

鲜血喷得极远,杨亦儒的眼神有些恍惚,他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十分果断的动作,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熟悉的场景一般,他脑袋里涌出剧烈的疼痛感来,他好像觉得自己失去了某件十分珍贵的东西一般,一股心慌感涌上了心头来,让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接那热血。

只是血液落在他掌心,已经有些温凉了,他什么也没抓住,便从指间滑落了下去。

可其实骨子里,杨亦儒竟然没发现他自己也是懦弱自私的,他没想到在怪杨天成的背后,其实他有可能也是在逃避着什么,多年前以为没给他心灵造成伤害的车祸事故,其实牢牢的印在了他心里。

害死父母的固然是有杨天成的原因,可他在临死关头也做了自私的选择,多年以前杨亦儒一直觉得世界上号称最无私的父母也不会给子女最好的,他一直以为自己不相信感情,他认为人的感情最脆弱,所以他杀人不眨眼,所以他将人命当做儿戏。可等到今天被百合那血一泼,不知怎么的,杨天成看到她坚决的神*,却想起了多年前的事情来。

“说话,算话……”那个已经快死了的人反倒咧起了嘴角来笑。她这会儿狼狈透了,脖子上划开一个巨大的口子,气管已经被割开了,不知她怎么还能开口说话的,杨亦儒将之归功于意志的力量,她脖子上的伤口足以证明她为了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儿与一群不正常的神经病人的心有多么坚决,她死前没有要去捂自己伤口的意思,反倒还能挣扎着怕自己反悔。

杨亦儒有些想笑,又有种想要毁灭一切的杀人欲望在胸口间挣扎, 从没有这样一个人能为了护他性命连命也不要了。这个傻子,这个傻子!她明明有武功。她只要再多活几年,说不定武功就会超过自己的,可她竟然会想死了来换取这些废物们活着,这些人有什么好的,值得她在意成这样?杨亦儒有些轻蔑的看了傻呆呆的楚玉等人一眼,嘴角边露出残忍的笑意,眼中却露出茫然之*来。

百合看到杨亦儒将房里的杨家义子们杀了个干净,像是发泄一般,以往总在百合面前叫嚣的杨静如也没能逃得脱,只剩了一个律师,不知被喂了什么虫子进肚里,最后侥幸留了一条性命下来,接下来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她不知道死后她的身体被人从血泊里捞了出来,杨亦儒将她制成了活蛊带在身边,杨天成最后还是醒了,只是他也废了,他一生只有三个女儿,如今尽数死了干净,义子们也都死了,他空留着一堆财产,在省城之中传承了几代的杨家就在这一代消失踪迹。

回到空间里时,百合好半晌还回不过神来,她捂着喉咙,一面咳了两声,等她回想起来自己其实已经不用呼吸的时候,李延玺已经不知道在她身旁站了多久了。

李延玺看她表情,就知道她果然应该是着急了,不由微微一笑,广袖一拂,他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张椅子来,他自顾自的坐了上去,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温和道:

“其实也不是你的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百合说完这话,又想想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明明一开始她是觉得心中有些后怕的,怎么这会儿则是变成了她在跟李延玺解释,百合沉默了半回,她以前兴许是没有跟李延玺多说过话的原因,实在是不知道原来他也是这么腹黑的一个人,只是这会儿自己已经开口说话了,她又不是真正二十来岁的傲娇少女,就连她真正二十一岁时都没有这样的娇纵过,这会儿做了多回任务,又活了这样多年,再让她得理不饶人还真做不出来了,百合只得自己郁闷得个半死,将气全鳖在了心里头。

“这一回因为出了些意外的原因,所以导致你接收剧情时出现了意外,而你也应该知道了,剧情并不是每一回百分之百能接收完整的,只要一旦出现什么不可控制的因素,不管是不是人为的,都有可能再使你得不到完整的记忆与剧情,所以下回小心一些。”说完这话,百合想到了这次的任务,也是郁闷得不行:“那有可能,改变这种情况吗?”她这会儿已经顾不得李延玺摆了她一道的郁闷了,反倒将最重要的事情问了出来:“这一次没有剧情我也不知道任务有没有完成……”

“已经完成了,恭喜你。”听到这句确切的话时,百合才长松了一口气,可她还有很多地方不明白,李延玺就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般,微笑着拂了拂衣摆,他低头那一瞬间目光冷淡,带着一种似奢华又似独立于喧哗外的清冷,配上他冷淡俊美的脸,对女人实在是十分有杀伤力。

在发现看不到出路时,许多人选择了放弃,也可能只有百合这种傻姑娘才会明知山有虎,却偏偏最坚韧的坚持了下来,并且还能顺利完成任务。李延玺并不愿意看到百合任务失败,可看到她这次完成任务时,心中还是颇多感触。

ps:两更合一~~六千字!

受气包要逆袭(一)

“好了,这一次因为你完成的并非是原本属于你的任务,所以我会额外送你一点,又因为这次任务的困难度,所以在原本的两个属性点中,我会再多赠送你一个,你想加在哪儿?”李延玺讲完了杨百合这次剧情的前因后果,他一向不是话多的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百合正感到有些不适应时,听到他这话,自己这回虽然以自杀换取的活路,可竟然一次得到了三点的赠送,心里不免感到有些激动:“我想,全加在武力上。”

这一回她将九阳真经教给了杨亦儒,还不知道自己的武功会不会消失,百合也只有期盼自己的武力值再高一些,能够弥补自己的损失了。

李延玺看了她一眼,叹息了一声。

性别:女(可变性)

姓名:百合

容貌:61(100满分)

精神:15(100满分)

声望:21(100满分)

“有得必有失。”李延玺这会儿看得出来百合是心头懊悔加难受,他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也不管百合能不能明白,便直接开口了:“因为这一次特殊的情况,所以我会送你一个保命的机会,不管你想要在什么时候用。”

百合也知道自己不能太过贪心的道理,因此李延玺话音刚一落,她也就是勉强的点了点头。李延玺这会儿看起来好说话,但他毕竟是掌握着自己生杀大权的人,说句难听的话,就是人家不找自己帮忙而直接让她去做这样的事情,她为了活命也是肯定会去的。不过差别就在于她有没有受到逼迫罢了。李延玺至少站到高点还肯对她说实话没有瞒着她,这样一想百合心里瞬间便能想得通了。道了声谢。

“你是要再次进入任务,还是休息一会儿。”李延玺想到之前那些任务者做完任务之后哀求想要歇息一下调整心理的情景,问了一声。

看着自己那已经黯淡下去的九阳真经那一栏,百合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资格能休息的:“我要进入任务。”

她醒过来时旁边好像传来一个老妇人的叫骂声:“一天到晚好吃懒做的婆娘,日上三竿了还不起来,以为你是大爷我还要侍候你了,什么东西,当初早跟柱拴儿说了让他不要娶城里的女人他偏不听,如今倒让我来侍候这婆娘了……”说到后来时是一顿污言秽语的怒骂,百合心中一股悲凉感涌上心头来,这具身体估计还残留着原主的情感在,听到这话眼泪不由自主的便涌了出眼眶来。

这一次的任务没有仇杀没有恩怨,确实是像李延玺所说的,相对于上一个任务来说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任务,不过是婆媳之间的小事罢了,只是因为最后原主死得极为不甘,所以才有了这么一趟任务。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