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进店送礼三部曲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2 08:45:00浏览216次

从侧脸看过去,能清楚的看到宗衍挺直的鼻梁与颜*极淡的嘴唇,唇瓣略薄,头发因为往后拢盘了起来的关系,露出了他饱满的额头,那远山一般清清浅浅似淡墨水画一般的眉毛露了出来,他眼皮低垂着,浓密又长的睫毛在极浅眉*的衬托下,显得一双眼睛越发清幽深邃。

不知为什么,他这样的眼神百合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了起来。

她脑海里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进入任务时,看到宗衍的情景。那会儿的原主进入灵雾山采药而被宗衍救了下来,百年前的宗衍修为才到筑基期,那时说起‘男女授授不清’这几个字时,虽然表情严肃,可是耳朵还会泛红,那是百合第一次进入任务看到他,等到数日后再见时,他一次比一次冷静,仿佛身上情绪随着修为的高深,时间的流失,变得越来越缺失。

“多年不见,小妹在这里恭喜师兄大道方成。”她虽然看不透宗衍此时具体的修为,可宗衍修为只可能在她之上,不可能会在她之下。宗衍看了她半晌,点了点头,百合走得近了,能看到他一双青墨般的眼珠里渐渐染上自己的影子,这人似一潭无声泉水的男人这才像是多了几分人气一般,他用了清洁术将手上朱浆果的汁液洗净,这才袖口一拂,一只散发着古朴灵气的青*莲台从他掌心中‘滴溜溜’的飞旋了出来,迎风而涨,很快便变得约有磨盘大小,宗衍一步步走了上去,盘腿坐下了,这才冲百合伸出手来。

他恰好坐在莲台正中,那青*的莲瓣恰好将他围在其中,周围闪着莹莹青光,这莲台一出来百合就能感觉得出不是凡物,那上头仅能供宗衍一个人坐上去,莲品之上再没有多余的地方,百合看他伸出的手,一时间犯了难,她若跟着挤上去,莲品恰好那么大小,宗衍一坐了,站的地方都没有,若她强行一挤,恐怕只能挂在莲瓣边上,否则就只有坐在宗衍身上,一旦飞遁起来,前一种方式不大体面,后一种方式又实在太过亲近,最重要的,坐在一个和尚怀里,百合总感觉有一种将其亵渎的感觉来。百合想了想,正要摇头拒绝将自己的飞舟召出来,宗衍一双颜*浅淡的眉却皱了起来:

百合话没说完,宗衍原本还显得有些漫不经心的目光一下子不错眼的盯着她看,看得让人莫名压力倍增,剩余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

“雷隐寺中护宗大阵已经开启,若是没有我带你同时进去,师妹修为哪怕已达元婴,但要想进去也难。”宗衍声音不疾不缓,“大比已经开始两日,我已经出来一个半时辰,最多两个时辰,便有可能到我。”灵雾山占地宽阔,从灵雾山外围要进入雷隐寺宗派里,哪怕就是乘坐飞行法器也得花上半日时间,要是自己再磨蹭下去,她耽搁了倒没什么,可若是耽搁了宗衍,就有些不太好了。

想到这儿,百合向宗衍道了声谢,手伸了过去,宗衍将她拉进怀里,百合只感觉鼻端闻到檀香的淡雅气息,还没来得及尴尬,宗衍已经吩咐了一句:

百合这是第一次真正来到雷隐寺的地盘,宗衍的飞莲进入雷隐寺阵法上空时,大阵突然列开一条仅供一人而过的通道,并且在刚刚裂开时就有要合拢的趋势,青莲险险的在大阵完全合拢前钻了进去,那大阵在青莲刚进时便合上。

雷隐寺相比起剑宗来说,灵气十足,几座恢弘气派的庙宇在半山腰中,四周紫雾缭绕,宗衍进了雷隐寺并没有停下来,反倒仍往山顶飞行,真正的大比正是在这里,雷隐寺号称为星澜大陆正派之首,这里的防御远比其他门派强,大比事关挑出各宗派最精锐的弟子前往遗址探宝,众人也害怕魔道的人卑鄙偷袭,因此将比式地址选在了此处。

从远处看时这山涧并不起眼,可一旦进入,里面则是别有洞天。里头此时挤满了穿着各门各派衣裳的弟子,宗衍自己也有比试要进行,这会儿时间已经耽搁了一些,因此他只是将百合带到了比试处,便先行离开。

ps:第二更……

这一次大比共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其中黄级自然是最差,愿意参与比赛的低等弟子都先在黄级之列,等到战胜了一定对手,在一个小场所中赢得比赛,再晋级入玄级之中。百合随意看了看,这黄级的比试便总共分为数千场所,每个场所中人数约三十人,因为比试进行了两日的缘故,这会儿倒并不拥挤,她先以剑宗弟子乐百合的名义报了名,加入进了比赛中。

真正金丹期以上的强者在两天之前便已经进入比赛,这会儿大多已经晋阶到地级,甚至有人已经从地级之中脱颖而出,等待天级的比赛,百合进入赛中,余下来的弟子大多都只是筑基期左右的修为,她赢得毫不费力,轻松就打进了玄级之中。

大比规则并不复杂,若是自认为自己有能力,且未好好发挥者,一旦输了之后也并非没有机会重来,只要再次重头打起,依旧可以再一次站在比试台上。

地阶一打过,上头便是天阶,此时进入天阶的人并不多,有几个场次都已经满了,百合报了名。找了角落盘腿坐下来安心等待。一面开始吞服丹药恢复起自己体内的灵力,直到等了五日之后,她报名的场次才终于开了。

而这样的情况也正是正派人士大比定下这样规则的原因之一,域外遗址中危险与机遇并存,若是没有绝佳的耐力与体力以及精纯的灵气底子,哪怕就是侥幸进入遗址之中,可能也活不下来。里面不止有重重危机,更有可能会有来自魔道精锐的偷袭,最重要的是若运气极好,得了宝物,还有可能会面临来自同伙的觊觎,这样的情况下若非真正精锐的弟子,不一定能活得下来。

百合两轮比试一完,她体内法力空了大半,这些对手只会一个比一个更强,不会一个比一个更弱,幸亏她还有杀手锏在,那群蜂儿没被她放出来,否则这样的比试她还真不敢再呆下去。第二轮比试一完,百合并没有下台,反倒争取时间盘腿坐在场中开始恢复起灵力,这些年来她因为时常练星辰练体术的缘故,她的身体对于灵力的亲和度已经极高,这雷隐寺本来便灵气浓郁,一盏茶功夫,大量灵力灌进她身体中,虽然没有补充到一小半,可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再加上他的师尊是星澜大陆人人所知的化神期两大修士之一,宗衍身为诺因唯一弟子,诺因对他不会小气,他手里肯定有好东西在,自己虽然一群紫蜂相当于拥有了一群金丹后期的助手外加一只元婴大圆满实力的蜂王,可金丹后期的紫蜂与元婴期始终隔了一阶,会受到一定的压制,哪怕这些蜂可以给宗衍带来麻烦,但诺因大师要是给了他什么极品法宝,那么自己必败无疑。

这一次任务中他帮了自己不少回,虽说若是重新再来,比试在进入了这些天之后,许多真正低修为的弟子已经无奈退出,留下的几乎全是精锐,再重打一次会比之前更加困难,但百合依旧准备张嘴认输。只是她还没开口说话,宗衍在看到她时,先开了口:

此次大比因为是要进入域外遗址中,各大宗派高手几乎都参加了,以往隐藏实力的人,在此次大比之中,几乎都没有留手,这些天时间里各大宗派也实在是大开眼界,不少以往名不见经传的人,在此次大比中名扬天下,而宗衍就是其中最出众的一个。

他话不太多,但一路比试过来却从未有过败迹,看他衣着明显是属于雷隐寺的弟子,但有人向雷隐寺的人打听他的身份,却都没人能说得出所以然来,只是从他穿着打扮,却未剃度的样子猜测他应该是某位长老座下的弟子,百合这一次在大比里也出尽了风头,这一路打来她与宗衍是大比之中唯二两个不用任务法宝,全凭自己一身修为而打到现在这个地步的人,说实话在看到这一轮比试是这两人对上时,许多人原本都是有些激动的,本以为这两人可以分出个胜负,在知道这一轮两人遇上,不少人甚至都围了过来观看,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两人实力应该相差不多,甚至后面有些人还打了主意,若是这两人消耗了实力,无论哪一个赢,留下来的人灵力都会有些损失,后面的人也就多了机会,却没想到宗衍这个众人认为来历神秘的修士一来就先认了输。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树立了这么一个敌手,能以五灵根的资质,在才百年的时间内便进展到元婴期,她若真进入元婴期了,接下来她就有九百余年的时间冲击下一个关卡,自己却得罪了她,若她以后有意报复,自己岂非多出这么一个敌人来?

柳一山此时不愿意承认自己看走了眼,这个天资甚至还在洛宸之上,被自己当众驱逐出去的弟子,直到此时才展露出了她真正的实力,若此间事了,回宗之后,自己有眼无珠,必定会遭宗里众长老嘲笑,甚至因为自己替宗内得罪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元婴期修士靠山,剑宗众人必定会对他颇有微词,他宗主的威信会因此而受到影响,自己经营剑宗近两百年时光,他不能让自己一辈子的心血化为乌有。

想道歉的姑娘(二十五)

“这年轻和尚似是与这位乐师侄相识,不知这位名叫宗衍的修士是谁,柳兄可知?”

有人问了一句,柳一山摇了摇头,周围人脸上露出古怪之*来,看他得了元婴修士却一脸不甚开心的样子,众人修炼到元婴修,哪一个不是人老成精的怪物,看到这样的情景,也知道其中必有渊源,因此也都住嘴不说了。

而此时台中的百合在看到宗衍离开天阶比试大阵之外时,确定放弃了此次比试,而准备重头打起时,嘴角一下子就紧抿了起来。

在她准备认输时,百合没想到宗衍会毫不犹豫认输转身离开,对于百合来说,这份人情远比当日宗衍送她药材更贵重!从自己进入任务以来,得宗衍相救之后,几次都得他相助,甚至两人数十年来没有联系,之前有事请他帮忙时,他却毫不犹豫仗义出手,这一回知道自己要打入比赛之中,宗衍更是认输离开,这人情太过贵重,让百合说不出话来。

“师兄……”她向宗衍传了音过去,那头宗衍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重头再来就是。”

这对于洛宸来说,简直是让他无法忍耐,三十年前他在百合洞府前受辱,听那个昔日的废材唤自己师弟,三十年后他本以为自己有实力可以报一雪前耻之时,百合却给他打击更深,他在为了自己进入金丹期而沾沾自喜之时,自己猜测的那个终其一生可能都只停留在筑基后期的百合已经早自己一步进入了金丹期,甚至她能打到现在,师尊说她有可能还拥有了元婴初期的实力。

百年之前自己是剑宗大师兄,是剑宗宗主名下最得宠的弟子,自己天生双灵根,是剑宗里受人重视的天才,百合不过是师尊记名收下的弟子,还是个五灵根的废物,谁会想到百年河东,百年河西?

当众羞辱之耻以及毁法宝之恨,此时在洛宸心中徘徊,让他身上的气势渐渐的飞涨了起来,他已经进入金丹初期好几年时间,这几年里他拼命修行吞服灵药,早将法力维持在颠峰状态,如今受到刺激之下,体内法力暴动了起来,洛宸隐隐有要突破金丹中期的样子了。

“竟然在此时突破?有意思!”台下有人笑了一句,台上洛宸盯着百合冷声哼了起来:

“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不出他所料,百合果然突破了元婴期,并且不知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掩饰了自己的修为品阶,难怪当日他发出元婴期威压,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时,众人都受影响奋力运功抵抗,可唯独她当时并没有变脸*,那会儿柳一山被百合的行为气得跳脚,并未深想,事后虽然觉得有疑惑,但又实在不敢相信一个五灵根的弟子能在百年之内结婴,正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他将当日乐百合母亲遗留下来的那粒本来自己准备突破元婴中期的丹药,送给了洛宸,并将自己多年前曾在一处秘境之中得到的一个逆天物件同时交给了他,柳一山想到这些时,心中还有些肉疼,可为了除去百合,这一切是值得的,他年纪大了,此生突破元婴中期的希望已经十分渺茫,他想要留着丹药多活一段时间,也不过是希望弟子可以突破元婴,往后执掌剑宗罢了,若是这粒丹药交给他,百年之内洛宸若是可以突破元婴期,那么百年之后他坐化之后,兵解转世便成。

能为徒弟扫平以后执掌剑宗的障碍,化去他修行路上百合这块拦路石,解了他的心魔,柳一山觉得自己付出这样大代价,是值得的。

自己只得这么一个徒弟,只要能为了他好,丹药法宝又算什么!

周围人看到这样的情景,脸*不由都是一变!

先是那粒灵气十足的天灵极品丹,虽然不知是何种丹药,但洛宸服食之后修为连涨两阶却被人看在眼中,已经十分眼馋,如今他更是拥有这样的机关傀儡兽,四周众人安静异常,除了此时其他擂台还有人比试之外,大部份的人都朝这边围了过来,甚至雷隐寺的住持了因大师也站在了人群之中,盯着台上看。

一开始百合展露出元婴期实力时,众人还当她对上这个金丹期弟子必胜,但如今洛宸实力修为达到了半步假婴的地步,再加上他又召出了这八具假婴期的傀儡兽,情形立时便发生了改变。

“乐百合,我要你血祭我这八具机关傀儡兽!”他扬着下巴抬着头,并未完全束起的几缕长发随着他身上的灵压开始飘动了起来,他眼中全是冰冷的杀意,原本指挥这样多机关傀儡兽会耗费大量灵力,但对于刚刚吞服过灵药的洛宸来说,此时他就像是一个暴发户般,灵力多得压根儿用不完,他精神力分为八缕,分别控制了这几头傀儡,指挥着这些傀儡朝百合冲了过去!

几只机关傀儡兽嘴里喷着灰雾朝百合冲扑了过去,来势汹汹如闪电一般,一头傀儡兽都有假婴期修为,八头同时发出攻击,可当元婴中期修士一击,前方有傀儡兽,后头客宸已经早封死了百合退路,他手中抓着一张金灿灿的符纸,咬破了手指,画到上头,一下子扔到空中,化为一只小塔,开始只得巴掌大小,最后越变越大,以雷霆万钧之势朝百合所在地扣了下来。

想起柳一山三个月前在剑宗大殿时曾说过生死不拘的话,百合眼中闪过一道杀机,既然洛宸不仁,她自然也不义,这会儿无处可躲,避无可避,眼见机关傀儡兽已经快冲到自己身前,百合一拍灵兽袋,‘嗡嗡’的紫蜂扇着翅膀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一股可怕的威压传来,百合不闪不避,迎了上前去。

四周比试台外布下的防护大阵传来阵阵颤抖,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脸*大变,分别拿出自己的护身法宝,挡在了胸前,了因大师微微摇了摇头,嘴里轻声念了一句:

“善哉!”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