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礼品红椎菌包装盒 手提袋彩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刘志刚道:“伪满时期,这个屯子中住着6户知道天地府秘密的人,他们过的很穷,但一直严守祖先留下来的誓言,绝对不去动天地府中的东西,因为哪怕拿出一点点金子来,都会走漏风声,不过到了抗日战争最惨烈的时候,伪满的人们过得很惨,于是有人提出要拿出金子来分,这个工匠不同意,大家激烈地讨论了起来,工匠为了保守秘密,假意答应,让所有的成人都准备好去拿金子,然后在那个屋子中将那6户人家中除了孩子之外的人,全部杀死了……”

工匠摔断腿的时候,认为那是惩罚,是天谴,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有想到被关芝青等四人救了下来。这样一来,他就觉得也许老天给了他一个机会,他需要赎罪,而且他也认为这四个年轻人值得信任,毕竟他们都是大学生,有文化识文断字,懂道理的人。

刘志刚点头:“对,你要知道,郝建国和李铭志都是学历史的,研究得很透彻,特别是郝建国,非常的聪明,头脑异于常人,他当时说过,不管历史进展到什么时候,只要掌握人心,就能让自己不处于被动,历史上但凡成功的人,不管是帝王还是后来的革命者,都清楚这一点,但他们不可能打着革命的旗号,那等于是找死,是反革命,怎么办?只有利用不存在的宗教来对屯子中的人进行洗脑。”

郝建国想出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这个办法却得到了工匠的首肯,工匠也是个明白人,他深知国人的传统思想是无法改变的,特别是屯子中的农民,大字不识一个,你让他去学习唯物主义,他肯定不明白。那么只能沿用过去的办法,利用宗教来进行渗透,从而让他们严守秘密,只要他们肯遵守创立教派的秘密,也就可以严守金矿的秘密,这样循序渐进,才能达到最终的目的。

随后他们按照步骤去做,却花了很长的时间,村民也逐渐信任了他们,随后关芝青按照郝建国所设定的教派理论开始传播所谓的穷奇思想,让他们选定的那些村民完全屈服于他们的教派,并唯命是从。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唯一出现的问题就是——关芝青怀孕了。

刘志刚说到这里,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来,表情也变得十分怪异,缓了很久才问:“刑老板,你猜猜,随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刑术摇头,只是装作一副好奇的模样,同时心中对自己说:镇定,冷静,就差最后两个步骤,这盘棋就下完了。

“你不知道?”刘志刚摇头,“我觉得你应该推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人。”

是的,刑术是推测出个一个大概,而在一侧的贺晨雪瞪圆了双眼,看着远处的刘志刚,她意识到当年在冰层树林下发生的事情,应该与他们早先推测出来的大相径庭。

刘志刚说着,环视了一圈洞穴道:“我不知道这里的金子有多少,但是我想,够我们几个人,不,甚至更多的人吃几辈子应该不成问题。”

刑术知道必须先搞清楚这件事,至于刘志刚现在的打算,只能以后再说,于是道:“我想,应该是郝建国和李铭志两个人做了什么手脚,害死了那些村民,让你的父母背了黑锅。”

刘志刚突然笑了,在那捂脸大笑,声音回荡在洞穴内显得那么的恐怖。

贺晨雪战战兢兢地看着刘志刚,心里一个劲儿的告诉自己,那不是自己的父亲,绝对不是,自己的父亲不会是这样的。

白仲政却是看着刑术,刑术则静静地等着刘志刚笑完,刘志刚紧接着取下口罩道:“有那么简单吗?没有,事情没那么简单,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情是有报应的。”

关芝青亲自领着那些村民到了预定的地点,也就是冰层下的树林,到达那里的时候,那些村民都傻眼了,整齐的朝着关芝青跪下,因为谁见过浮在脑袋顶上的冰呀?这些世世代代生活在东北,一入冬就与冰雪作伴的农民都见所未见,自然认为那简直与神迹无疑。

而此时走在最前面的关芝青,却看到了躺在地上,已经被人打得血肉模糊的工匠的尸体。

关芝青慢慢起身,冲到刘世强跟前,拉着他往后退着,同时问:“世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了这是?”

刘世强不说话,他已经吓傻了,目光一直落在地上的工匠尸体上面。

说到这,郝建国转身指着林子中:“把孩子留给他们抚养,就说是半途上捡来的,公安不会查。”

刘志刚使劲点了点头,还竖起大拇指:“对,你真聪明呀刑老板!如果你是警察的话,估计当年的悬案早就破了!”

郝建国和李铭志,已经带着一批村民赶在他们之前,由工匠带领着去确认过一次忽汗国的宝藏了。当然,两人带去的那批村民根本不是所谓天言教的教徒,而是郝建国另外选出的一批人。

回到冰层下的树林之后,他们首先见到的并不是关芝青和那批教徒,而是率先到来的刘世强,刘世强第一时间发现了那些村民不是教徒的事情,于是质问郝建国。同时,工匠也因为在金矿中那些人吵着要分金子,发现那些村民并不像被洗脑后的教徒,也质问两人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残杀的过程足足用了十来分钟,不仅是刘世强,就连李铭志都看傻了,李铭志从挥舞棍棒的郝建国眼中发现了杀意。此时的李铭志因为惧怕郝建国而良心发现,将笔记本上面记录的三页纸撕下来,折叠好,塞进了刘世强的手中,让他带着这份东西赶紧去通知关芝青,让他们去报警,自己则暂时挡住郝建国等人。

就在刘世强转身就跑的同时,杀红眼的郝建国抬眼发现,让村民去追,李铭志上前劝说制止,以为自己还可以跟这个老同学讲讲道理,没想到换来的只是郝建国手中的棍棒。

关芝青战战兢兢地质问他:“你不是让我创立天言教吗?为什么还要让这些人也入伙?”

天言教的计划无比顺利,在那群教徒眼中,关芝青就是圣女、神仙。发展到了最后,关芝青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调动所有的教徒,那些人要制止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除了李铭志这个傻瓜之外,他还需要其他的帮手。

最早的计划中,郝建国让关芝青专门对妇女和老人下手,因为老人容易上当,在家对丈夫唯命是从的女人更容易上当,就算不吸收那些青壮年也无所谓,因为抓住了老人的心,就等于是抓住了他们的心。中国人的传统中,孝顺两个字占了很大的比例,在家身为独子的郝建国深知其理,只要控制了老人和妇女,也就等于控制了这个家。

所以,要对付老人和妇女,就必须找青壮年,找那些与天言教教徒没有直接血缘关系,就算下黑手也不会怎么迟疑的青壮年。毕竟人为财死,就算他们再犹豫,见到金子的时候,也会变成另外一种人。

毕竟,人为财死。

原本郝建国的计划是,利用那些村民干掉工匠、李铭志和刘世强,然后让自己手下的村民说服那些教徒,与他一起进入天地府当中,紧接着他偷偷离开,将这些人锁死在下面,把他们困在下面几个月,而这段时间,自己则和关芝青躲在深山老林之中,等这群人在天地府饿死,他再重新下去,带着金子,经由香港去美国,等稳定下来之后,将来再想办法回来取。

于是,工匠死了,李铭志也死了,接下来只需要处理好刘世强的事情,说服关芝青和那群教徒,计划就等于是完成了。

……

刘志刚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抬眼扫了一眼周围的三人,又道:“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与郝建国预想中的完全不一样,他也被杀了,被自己找来的那群村民杀了,就当着我爸爸妈妈的面。”

听到这里的时候,刑术、贺晨雪和白仲政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事情的走向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群杀红眼的村民当然不肯,两方人开始争吵起来,有些人已经动了手。

关芝青倒地,激怒了那些教徒,洗脑的成功性在此时表现了出来,那些老人和妇女疯了一样攻击其他的村民,村民也开始还击,现场一片混乱。

此时,终于有人感觉到了害怕,因为死了太多人了,谁也无法逃脱干系,被抓住下场就是吃枪子,怎么办呢?

此时,人群中走出来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男子捡起那锄头,看着四周道:“这件事到此为止了,接下来我们只要善后,处理好相关的事情,就没问题了。”

是呀,没有母亲会不保护自己的孩子,没有……

……

说到这里,刘志刚的眼泪涌了出来,双眼瞪得老大,仰头望着洞穴顶端,低低道:“那群杂碎将我当做人质,威逼我母亲就范,我母亲还以为事情就此结束了,没想到的是,他们又杀人了,将那三十多个受伤较重的人全部杀死,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吗?”

听着刘志刚疯狂的叫喊,其他人全处于呆滞状态,如果不是他亲口说出来,谁会知道当年的真相是这样的?原本刑术还以为关芝青只是个从犯,而主犯是郝建国、李铭志和刘世强三人,没想到,刘世强和关芝青竟然也是被害者。

第五十章:心中的穷奇

不知道是因为天意,还是其他的什么巧合。那天的杀戮结束时,摆在关芝青眼前的,不算上刘世强、郝建国、李铭志还有那名工匠,刚好是一百一十一具尸体。那个老师记忆力极好,按照早先工匠带他们下去时的解说,将尸体肢解,埋在铜板之上,就是为了掩饰那些地缝,他担心有人走进来会看到从缝隙中飘出的走马灯光影。

剩下来的人开始发誓,发誓永远不泄露这件事,打成攻守同盟,因为最后杀害那三十多人的时候,每个人都动手了,就像是入伙纳投名状一样,无论那些人如何哀求,告诉他们自己是他们的亲人,他们也冷漠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瘫坐在那里的关芝青看到那些人脸上带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以前他们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每个人的心中是不是真的住着魔鬼,只要给魔鬼一个空隙,它就会钻出来?

……

听到这里时,贺晨雪抬眼道:“他们是不是威逼关芝青去承担这一切?”

“不。”刘志刚重新坐下来,“他们没有威逼,他们的脑子没有那么好用,随后的一切是我妈计划的,她说,村子中失踪了一百多个人,不可能不引人怀疑,没有任何一个理由可以掩饰这一切,虽然当时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可东北的情况比其他地方好多了,不可能出现一夜之间死去一百多人的事情,于是,她想出了个办法,她说,天言教存在是真实的,她是教主,也是事实,她会去自首,对警察说,是自己为了某种邪教仪式杀死了那些人,但她不会说出具体的地点,警察在找不到尸体的前提下,只要活下来的村民配合她的谎言,那么这个事情的真相就会被永远掩盖。”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