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礼品红椎菌派克钢笔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24:00浏览216次

刑术看着白仲政,白仲政解释道:“是停止了,不过当时伪满已经在监督下,在选定的几个地方进行了这样的初期工程,虽然后面停止了,但这些工程最长的地方,已经挖了差不多一百多米的样子。”

刑术点头:“然后呢?”

阎刚点头:“对,那就是7381工程,因为是1973年8月1日成立的指挥部,所以叫这个名称,随后1974年试验阶段完工,到1975年才开始正式施工,哈市的老一辈很多人都参加过这个工程,当时市里面几乎所有机关人员都上阵,每天参加工程的人就接近一万五千人,奋战了三年才修建好,这可以说是中国的奇迹之一。”

“对,当时其实都选好了地铁用的机车头,型号是dk-3,长春产的。”白仲政插话道,“而且当时就发现了日军当年挖掘出的防空洞,因为与后来设计的线路不一致,只是加固当做了储备仓库连通,并没有直接使用。”

刑术抬手:“等等,小白,你想说的是,绝世楼下就有这么一个洞穴,而且这个洞穴被后来的铸玉会拿来使用了?只是没人知道?”

白仲政摇头:“没那么简单,实际上,我得到这个消息是因为关内曾经有传闻说,铸玉会有一个秘密集会地,而且说那里藏着很多名贵的宝玉,这个传说从抗日战争时期就开始传了,有人说在济南,有人说在重庆,有人说在武汉,总之哪儿都有,但都不可信,在奎爷的调查当中,他发现铸玉会的人活动的痕迹基本上都集中在了哈尔滨,也就是说,当年就算是关内的铸玉会人士都往哈尔滨去,去了又回,所以他推测这个秘密集会地是在哈尔滨。”

刑术坐下来,看着地图:“从地图上来看,日军的一条隧道的确是从绝世楼的位置通过,但挨着也不近呀,从地图上来看,虽然没有标尺距离,推测也至少有个几十米吧?地下几十米,看着近,要挖出来很困难。”

“谁?”刑术立即问。

白仲政道:“当年参与工程的一个老工人,现在住在江北的一个疗养院内,先休息吧,说不定明天咱们还得忙一整天。”

刑术走到傅茗伟车前,拍了拍引擎盖道:“傅警官,你想干什么?你再不让开,我报警了!”

傅茗伟笑了笑,将车倒开,随后揉着睡眼朦胧的双眼道:“我想找你聊点事儿,但怕你不肯见我,会轰我出你的店铺,所以我干脆只能在这里等着了,又担心你大清早开车就走,只好拦在这里。”

傅茗伟下车,看了一眼已经坐在车内的阎刚和白仲政,随后道:“做警察,特别是做刑警的,脸皮必须厚,否则没法查案,我来呢,就是想告诉你尸检的情况,算是表明我的诚意,我说了,我有自己办案的方式方法。”

刑术点头:“洗耳恭听!”

傅茗伟打开车门,拿出茶杯来:“我去保安那要点开水,你等着。”

刑术看着保安室道:“他说,要把尸检结果告诉我,这家伙今天完全变了一个人。”

傅茗伟小心翼翼端着杯子走了回来:“茶都喝成白开水了,要是不麻烦,能不能给点茶叶?”

刑术看着傅茗伟,也不说话。

刑术问:“四个人的特征呢?”

傅茗伟道:“最明显的特征是一个高低脚,差不多也叫瘸子吧,但这个人是下肢残疾,左脚比右脚短一部分,所以左脚穿有平衡鞋,就是增高鞋。另外还有一个胖子,挺胖的,脂肪特别多,那个女人倒没什么特别,倒是那个最高最壮的人很奇怪。”

“为什么?”刑术问。

傅茗伟解释道:“只有他是趴着死的,其他三人都是蜷缩成一团,口鼻有灰,而且吸入了肺部,换言之,除了那个身材最高大的人之外,其他三人在药效刚开始的时候,就被大火烧死了,所以死状和烧死的一模一样,但那个壮汉却是在药效开始后,亦或者是死后才被焚烧的。”

刑术站在那将傅茗伟所有的话都牢牢记在脑子中,就在此时,傅茗伟脸*一沉,继续道:“我们找到了张海波曾经居住过的出租屋,而且是两个出租屋,从中提取了他的dna,对比之后发现,那个死去的壮汉就是张海波!”

刑术抬眼道:“既然你告诉我尸检的结果,作为交换,我也告诉你,王树鹏在某次与张海波见面的时候,曾经被四个人制住,当时张海波在场,而那四个人的特征和烧死的这四个很相似,但是有一点不符合,也就是说,少了一个人。”

刑术点头:“不仅如此,你们也查到过,纵火当夜,有个微胖的人出现在摄像头之下,对吧?这个微胖的人身材并不高大,他与壮汉也许并不是一个人,这么说,活下来的至少还有两个人。”

傅茗伟看着地面:“张海波的个子有1米78的样子,在监控中看到的那个微胖的人要稍微矮一些,活下来的两个人是谁呢?”

傅茗伟摇头:“我以为你知道。”

刑术道:“我要是真知道,我绝对告诉你,因为你是警察。现在我会让人带着王树鹏去你刑警队自首,他是卖软毒品的人,这种人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现在看来,他对之后的事情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当证人,当然,如果你认为我妨碍了警察办案,违反了法律,也可以逮捕我,不过,希望你再延后一点时间,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办。”

傅茗伟点头:“这是原则。所以,你查你的,我查我的,不过我还是劝你,和我保持联系,有些事情,还是应该交给警察去办。”

傅茗伟站在车旁看着刑术开车离开,举起手来对车内的阎刚挥了挥,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

汽车离开古玩城之后,后面的阎刚开口道:“傅茗伟这次对你是开了绿灯了,所以,我才说他这个人搞不懂,是个怪物。”

刑术看着前方道:“也许吧。”

一侧的白仲政低头玩着手机:“在我看来,你和这个警察是一类人。”

阎刚在后面接话道:“都是疯子。”

白仲政扭头看了看阎刚,又看向刑术道:“对,不折不扣的疯子。”

刑术赶往江北的同时,晨练的艾星灵正沿着江边的人行道慢跑,刚起跑不过百米,一辆自行车就七歪八倒地追上了她,骑车的人正是凡君一。

艾星灵侧头看着小心翼翼骑着自行车,一脸紧张的凡君一道:“你是不是疯了?大冬天的骑自行车,摔死你这个老不死的。”

依然是那身装扮的凡君一,低着头看着前面的路道:“这里的雪清得还不错,我也是很久没骑过了,这辆车买了都一年了,一万多咧,好贵的,德国的。”

艾星灵继续跑着,气喘吁吁道:“你知道我每天都来这里跑步,故意来堵我是不是?有话直说,别绕圈子,年轻的时候,你要不绕圈子,我恐怕就不会嫁给风雷了。”

“都一把年纪了,还忽悠我?那时候你不是嫌我笨吗?你自己都说了,你不会嫁给一个笨蛋。”凡君一把车停下,干脆推着车走,因为他知道再骑下去,迟早摔倒。

艾星灵也停下来,笑看着凡君一小心翼翼推车的模样:“你这车交不交车辆购置税?”

“扯淡,这是自行车,你干嘛不问我这辆车烧多少号汽油呢?”凡君一道。

艾星灵笑道:“那烧多少号的?”

凡君一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道:“97号骨油!”

说到这,艾星灵见凡君一的脸*有些不对劲儿,立即道:“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没事儿,都过去这些年了,我早看开了,这就是我的命吧,当初也是我支持他去的。”凡君一虽然这样说,但明显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这才道,“你说我们的提示,能让刑术明白吗?”

艾星灵朝着前面慢慢走着:“你和刑术早些年就认识,你认为他怎么样?”

凡君一笑了:“没关系,我合适的时候收刑术当干儿子不就行了吗?这样一来,晨雪不还是我儿媳妇儿呀。”

凡君一道:“四个人举手表决每一件事情,没有一票否决制,没有一个主心骨,每次到了两票赞成两票反对的时候,大家都僵在那,因此耽误了很多事情,甚至会将一个人的性命给耽误掉!”

艾星灵皱眉:“老凡,你还是没放下凡孟的事情,是,当年凡孟的事情的确是因为僵持不下而耽误的,但那也是凡孟自己的决定!”

艾星灵站在那看着凡君一落寞的背影,很清楚要治愈好凡君一的心病,除非找到世界上另外一个与他经历过相同切肤之痛并且走出阴影的父亲,可是,就算还有一个“凡君一”存在,也不代表这个“凡君一”就能走出来。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