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霍山石斛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的刑术与医院守大门的童云晖也刚刚结束通话,童云晖挂掉电话之后,又拨了一个电话给正在休息室中小睡的廖洪美,简单说了一句话,挂断电话后搬了一把凳子放在大门口坐下,静静地看着医院的办公大楼。

廖洪美冷冷地看着一脸惊恐的张护士:“只是脱臼而已,死不了的。”

彼岸楼之中,刑术和阎刚挥舞着斧头,将楼梯下面的地板砸开,果不其然,下面还有楼梯,而且被人毁坏过,而且上面的地板是重新拼凑上去的,原本是想让人看不出下面有通道,结果弄巧成拙,弄得太坚固了,反倒被刑术发现了。

阎刚照着开关之上被砍断的电线道:“被砍断了,而且电线肯定是分接线路。”

阎刚扶着边缘朝着下面走:“他们在这里肯定呆了挺长的时间,画画要用的灯,肯定费电,这里早就不通电了,必定是偷的周围其他设施的电,但只偷一处的电,人家一个月电费下来就能发现,所以至少偷好几家的,今天用这个,明天用那个,不容易被发现。”

刑术终于走到下面的那个巨大的房间内,随后看到右侧还有一排窗户,他用手电照过去,发现窗户外面斜摆着一排镜子,手电光照着镜子的时候,立即反射了出来。

阎刚在画室中四下走着,发现四处很杂乱,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破坏了,画架被砸,凳子、椅子、桌子都被砸得稀烂,原本周围挂放物件的挂钩也全部被砸落下来,摔得满地都是,现场没有一支笔,但在窗户侧对面位置的地上看到了不少油彩,不过那些油彩看样子也被人认真擦过,但没有擦掉。

刑术站在画室的中间,仔细地想着,捏着那笔道:“这支笔不是偶然掉在那里的,肯定是被挟持被威迫的其中一个画家留下来的东西,但留在最上面,不容易被发现,他既然想留下线索,必定也会在画室中留下来,一个画家应该留下什么线索呢?”

刑术道:“对,是画,而且不是画在画布上面的,而是画在某个这些人带不走的东西上面的。”说着,刑术指着周围道,“仔细搜索天花板、墙壁和地板!”

三人分头寻找,找了许久,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

刑术道:“难怪要用油彩去掩饰,不是画出来的,是凿出来的,如果用木板盖上,更容易被发现,只能用油彩泼上去掩饰。”

刑术上前摸着墙壁:“是木板的。”说着,他再摸了下周围其他墙壁,发现也都是木板的,随后退回来道:“不对劲儿,东北这边的屋子就算有保温层,也不会用这种木板,再说了,这种中俄风格混搭的房子,也有封火墙,是全火砖结构的,没有一丝丝木料在里面,封火墙上加木板,而且还这么严密,在当年是不可能的!”

“对,慢慢来。”刑术说着指挥着两人开始从箭头所指的两侧开始拆木板,拆了一阵后,果然发现了里面似乎有画,还有字,就在三个人将正对着那面墙大部分都拆下来的时候,果然发现了里面的那幅画,而那幅画不是其他的什么画,就是刑术从筒子楼墙壁中取出来的绝世画!

刑术看着一模一样的绝世画,看着画上的彼岸花惊呆了。

田炼峰和阎刚也很吃惊,不过都明白,为什么纪德武看见绝世画的照片会那么惊恐,说明他们的推测是正确的,纪德武断指之前被带到这里来过,看到过墙壁上的这幅画,印象很深刻,在那之后他自己断指,所以再看到这幅画,他的记忆就会蹦出很多当年的画面,自然而然受了不小的刺激。

刑术上前摸着那幅画,不断摇头。

“不好鉴定,没有工具,而且我对画不是太在行。”刑术摇头,“但是我看得出来,墙壁上的这幅画,和那幅绝世画就算不是一个人画的,两个人之间也有某种联系,而且,这人之所以将画留在这里,其目的就是希望有人发现,也有可能这个人与奇门有某种联系。”

刑术说到这里,拿出电话,打给廖洪美。

电话接通,廖洪美接起电话就说:“她醒了,但是一个字都不说,她应该只是个卒子,除了有医疗常识,是个正规的护士之外,没有什么身手,也许是被收买的。”

刑术应道:“你把电话开免提,放在她跟前。”

廖洪美将电话开成免提,端了一个凳子放在张护士跟前,将电话放上去,随后退到一边看着。

张护士被廖洪美绑在椅子上,脑袋低垂着,在那说着:“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要报警,我要报警抓你们。”

刑术对着电话说:“我记得你姓张吧,我还记得你应该是纪德武入院之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托关系进的医院,别质疑我,别撒谎,我的记忆力很好,我无聊的时候,最喜欢看医院的人事档案,那是我家,我把你们每一个人都当家人,我会记住我每一个家人的名字,样貌,年龄,喜好,所以,我劝你说实话,不要撒谎。”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刑术,你这次闯祸了。”张姓的护士说道。

刑术道:“张护士,我爸是医生,他醒来后就会立即察觉自己被人下药了,也会看监控摄像头,会发现你进了他的办公室,我想即便这样,你也可以编一套谎话,但是没关系,我已经找到了你们当年囚禁画家的画室,就在北二道街的负四号,也就是彼岸楼,我将这一切捅出去,报警,警察顺藤摸瓜严查的时候,你背后的人为了担心事发,一定会灭你的口,亦或者直接放弃你。我知道,你有个女儿,今年二十岁了,大学生,前途无量,你要是出了事,她怎么办?”

刑术刚说完,张姓护士就很激动地吼道:“你敢对我女儿怎么样!我杀了你!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们!”

刑术一愣,因为他先前绝对不是拿她女儿在威胁,所以张姓护士这么大反应,只会让他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姓张的护士,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和背景,也没有身手,之所以给那些人卖命,或许就是因为她的女儿被他们威胁?

刑术让张姓护士在那大吼大叫了许久,也不喝斥她闭嘴,也不让廖洪美阻止她,只是等她发泄完毕,开始低声哭泣的时候,这才道:“张护士,我可以帮你,我还可以帮你女儿脱离困境,前提是,你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张护士许久才缓缓摇头道:“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你是斗不过他们的,没有人可以,他们连警察都敢杀。”

张护士说到这,刑术一愣,田炼峰双眼都瞪圆了,阎刚皱眉上前,走到刑术跟前盯着电话,又看着刑术。

刑术见张护士没回答,捂住电话道:“别插嘴!中国大陆就没黑社会,只有带黑社会性质的流氓团伙!”

许久,喘着气的张护士开口说道:“他们说自己是铸玉会,对,是铸玉会。”

怎么会是铸玉会?

敬请期待第二卷

第一章:羁押者

但好景不长,綦三毕竟没有受过系统化的反间谍训练,很快便被驻扎在码头附近的一个特务小组注意,于是设套,让他以为自己掌握了大鱼的线索。

做密探的都清楚,小鱼小虾的线索交给警察厅特务科方面,有点好处是自然的,但是大鱼大虾的线索一旦交出去,密探的功劳就基本上会被减到最低,最多能捞口汤喝。所以,这个时候大多数密探都会选择将线索交给日本宪兵队或日属特务机关,因为这样做的话,不仅能吃到肉,还会被日本特务机关纳入外围反间谍系统,生活上基本就有了全面保障。

于是,綦三中了套,变成了一个谎报线索的密探,间接性害死了不少日本人,让突入所谓中统据点的三名日本特务加五名宪兵被炸得支离破碎。

綦三一直盯着刑仁举,他进来已经半个月了,但刑仁举从未搭理过他,他完全找不到合适的契机与对方搭话。

一年前,这座监狱里曾经发生过一次精心策划的越狱,当时关在这里的三个犯人,趁放风之际,徒手杀死了5名狱警,抢了一挺轻机枪和两支三八式步枪,又击毙了12名武装狱警,但抢来的手榴弹并未炸开监狱大门,随后被紧急赶到的日本宪兵队以优势火力压制,最终三人自杀身亡。

綦三被狱警押走的同时,另外一名狱警从对面走来了,还对押着綦三的狱警点头示意。

狱警点头表示明白,将綦三塞进审讯室中,关门的时候,看了一眼背对着门口,穿着一身风衣,带着绅士帽,烟不离手的男子,紧接着关门,又问:“这人到底谁呀?隔三差五就来,而且每次都是见这个綦三。”

班长将狱警一把拉到角落,压低声音道:“你他妈不要命了!?这家伙是日本人!警察厅情报科科长!上次有个兄弟得罪他了,还没走出三步呢,就被他直接把手腕给掰断了,这家伙是个疯子!”

狱警倒吸一口冷气:“他就是那个申东俊?这不是朝鲜名字吗?”

狱警立即站在那不说话了,班长看了一眼审讯室的大门,脖子一缩走掉了。

被班长称为警察厅次长亲戚的狱警走到了刑仁举的牢房外,看了一眼对面的牢房中,那里的犯人因为得病发着烧在那呻吟,处于恍惚状态,于是他从袖筒中摸出一把模样奇特的干草扔了进去,掉落在牢房的地上。

陈九斤是刑仁举以前的名字,知道他这个名字的人极少。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刑仁举咬牙道。

刑仁举欣喜道:“兴安,你都有子嗣了?”

田兴安看了看四下,微笑点头:“叫田云浩,今年20岁了,参加了海军。”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