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安阳礼品红椎菌包装盒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7:06:00浏览216次

白仲政担心道:“如果腐蚀比我们想象中强呢?”

“不会。”刑术摇头,“从先前你的鞋子来判断,虫子被踩碎之后,要变成腐蚀性液体需要过一段时间,而且40厘米的高度,就算腐蚀也不至于那么快,如果能做到瞬间熔化,这种虫子产生的就是类似王水之类的玩意儿,如果是那样,先前那批人就算有金属高跷也无法走过去。”

三人随后绑好六捆木头,又将好搬运的木头全部弄到洞穴中接近虫群的位置,然后用撕烂的内衣将鞋子与下方的木头绑在一起,踩好之后,刑术拿着打火机与手中的简易火把:“白仲政走最前面,晨雪走中间,我断后,晨雪的平衡感稍微差点,如果你感觉到要倒,尽量往后倒,我会在后面扶着你,千万不要往左右两侧倒下去,那样的话,你就死定了。”

刑术看着白仲政,白仲政点头表示准备好了,随后刑术用打火机点燃火把,高高举起在那挥舞着,远处的虫群见着火光之后,立即蠕动着身体朝着这边涌来。

密密麻麻涌来的虫潮,看得人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就在虫潮即将涌到他们跟前来的瞬间,刑术将火把扔进木头堆之中,加上先前他朝着木头上淋过酒的缘故,木头堆立即被点燃,火焰腾空而起,巨大的火焰也使那些白*的蠕虫显得无比的兴奋,加快了蠕动的速度。

“走——”刑术喊道,前方的白仲政立即踩着木头往前走,贺晨雪也紧随其后,张开双臂保持着平衡,而后方的刑术为了掌握好自身的平衡,同时减轻贺晨雪的负担,将贺晨雪的背包背在胸前,身后背着自己的背包,做到两个背包内的东西差不多相同重。

朝着前方走了十来米之后,他们依然可以借着身后那巨大火堆发出的光线大致看清楚周围,周围到处都是那些密密麻麻的蠕虫,依然朝着火堆方向前进。同时,刑术看到左右两侧的墙壁上,全是一个个小孔,那些蠕虫就是从小孔中钻出来的,就像是一种天然的机关一样。

前方的白仲政也停了下来,微微侧头看着。

贺晨雪在那想了半天,左右手的手指微微动了动,随后道:“左脚。”

“好!我明白!”贺晨雪咬牙,按照刑术的要求去做,随后的事情一直都很顺利,就在进行最后一个步骤,也就是将贺晨雪的右脚与刑术的左脚绑在那捆木头上的时候,前方的白仲政突然间摸出自己的打火机点燃了。

“好!我现在喊口令,一二,一二的节奏,我说一,你的右脚和我的左脚一起动,说二,你的左脚和我右脚一起朝前!明白吗?”刑术浑身都被汗水浸湿透了。

黑暗中,贺晨雪应了一声,随后听到前方的白仲政已经走动起来,刑术也开始低声喊着口令。

两人按照预定的节奏朝着前面走去,此时刑术已经感觉到虫子爬到了自己的脚踝处,但他知道不能停,也祈祷着这种虫子除了踩烂后会产生腐蚀性液体之外,千万不要有其他的攻击能力,例如说从口中喷出那种液体之类的。

“知道!你先走!”刑术借着前面的光线低头,看见自己的腰部已经爬了好几只虫子,再朝着贺晨雪的方向看,贺晨雪的背后竟然密密麻麻爬满了至少十来只蠕虫,他打了个寒颤,没敢告诉她,不过也幸好贺晨雪的衣服厚,她感觉不出来,如果能感觉出来,估计早就跳起来尖叫了。

贺晨雪点头的同时奇怪地问:“为什么我们不像他一样,把绳子割断然后跳过去呢?应该可以吧?只有一米。”

贺晨雪说着要低头去看,刑术一看糟了,要制止贺晨雪去看,但已经晚了,贺晨雪已经低下头去,因为她眼睛的关系,所以将一只即将爬到胸前来的蠕虫看得十分清楚,紧接着贺晨雪爆发出一声尖叫,随后抬手就要将那虫子给拨落下去!

对面的白仲政一个弓步,抬起双手,左右手同时撑住两人的胸口靠近咽喉下侧的位置,因为他如果太往下,就会一把按住那些个虫子,到时候三个人都要遭殃!

刑术率先跳下来,白仲政搀扶着贺晨雪下来,然后用匕首小心翼翼将两人身上的那些个虫子一一挑下来,扔进那水沟之中。

虫子掉入水沟中之后,就像是生石灰见水一样开始沸腾,随后消失不见。

足足花了十多分钟,白仲政才将虫子全部挑下去,随后大家相互检查着,确定没有虫子之后,都直接瘫倒在洞壁那靠着,闭眼喘气。

“妈蛋的!”刑术骂道,“这是谁设计的天然机关,太可怕了。”

刑术知道她还需要时间缓过神来,于是起身来,看着那个带着拱门的洞口,光就是从拱门内传来的,等他走进去之后,抬眼就看到洞穴的顶端全都是夜明珠,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加上周遭的一些镜面的水晶,这才反射出这么亮的白光。同时,刑术还发现洞穴里面竟然还有树木,当他走近之后才发现那些树木都是玉制和石制的,加上玉石本身的颜*,看起来栩栩如生,如真的一样。

而在那些玉树后方,有一处用围栏围起来,宽五米,长十米的水潭,水潭正对着树林一侧还有下去的阶梯,阶梯一直深入水潭之中,最重要的是,在阶梯上方的位置,整整齐齐地堆放着一些衣服还有背包、工具等东西,明显是先前那批人的东西,也说明他们下水了。

贺晨雪战战兢兢地跟在白仲政后面,朝着刑术的位置挪动着。

刑术摇头:“我不会和一个差点杀了我们的人做朋友。”

刑术看了一眼白仲政,白仲政微微点头,表示可以让白影说下去,反正现在对方也不可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如果他要暗算刑术,先前就已经下手了。

第四十三章:布局者

“刑老板,我觉得我要是继续隐藏下去,迟早还是会被你发现的,因为你很聪明,出乎意料的聪明,对聪明的人一定要坦诚一点,否则生意没有办法谈,对吗?”那枝扔掉自己的面罩和防风镜。

那枝点头,刚点下去,她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表情显得立即不自然,再抬眼,看到刑术却是一脸狡猾的笑容,那枝一下笑了:“刑老板,没想到,你还会耍小聪明?”

贺晨雪和白仲政在旁边听着看着,完全没懂两人在说什么,在先前那一瞬间,那枝好像被刑术抓到了什么把柄,否则的话不会露出那种怪异的表情。

“你不是那枝!”刑术摇头道,“是,我是耍了小聪明,如果我不耍小聪明的话,你还是会继续演下去,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对聪明的人一定要坦诚一点。”

白仲政在旁边问:“你怎么知道她不是那枝?”

刑术道:“太简单了,我先前说在阎刚战友家设下机关的是她,她承认了,但那时候真正的那枝就在阎刚战友家的楼下车内坐着呢,在那之前,真正的那枝一直与我们在一起,只有在火车站的时候离开了一段时间,但那一段时间不够那枝去布置现场。而且现场机关顶多是几小时前布置的,而在那几小时前,真正的那枝与我们在一起,所以,我们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是假的,在我们离开阎刚战友家,我让那枝自己回哈尔滨,也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眼前的这个人用了那枝的身份。”

假那枝道:“你不会和我谈,那你会怎样?杀了我?你刑老板会动手杀人?开什么玩笑。”

刑术看了一眼白仲政:“我不会,他会,反正你死在这里,没有人会知道。”

假那枝冷冷道:“没关系,我要是半个月之内回不到哈尔滨,真正的那枝就会被车撞死,人嘛,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对吧?”

白仲政现在可以肯定了,她应该就是那晚的杀手。

“好,我们谈。”刑术点头道,“你想谈什么?”

刑术问:“下水那四个人的名字,性别,籍贯,做什么的,擅长什么,麻烦你一一告知,否则还是没法谈。”

刑术不语,只是看着假那枝。

“对,他叫刘志刚,从护照上看,他是1959年出生,现年55岁,毕业于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拿了地理生态、地质和历史三学士学位,然后拿了博士学位,37岁之后回国,在哈尔滨东北林业大学任教,教授生态学,随后成为助教,然后是讲师,紧接着止步不前。”假那枝说完思考了下,“当然,最重要的事情是,他的父亲叫刘世强,也就是当年关芝青的未婚夫!”

贺晨雪要上前,刑术抬手拦住,继续问:“给贺小姐打电话的人是你,骗走田炼峰父亲田克的人也是你,你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幕后黑手,但是你与当年发生在这里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

刑术摇头:“但是我不理解,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不是对这个不感兴趣吗?”

刑术接着她的话道:“所以,你利用了贺小姐这个如今唯一与忽汗国宝藏有一丝丝关联的人,你利用了她想找到双瞳这件事,引她入局,同时再引田克入局,这样一来,我也被迫当你的提线木偶,被你牵着线引进来。那晚在筒子楼中,我相机中拍摄到的人,不是那个双瞳,贺小姐也说了不是她,而是你,对吗?你绝顶的聪明,你在暗处你知道我们所有人的事情,包括我身旁的白仲政。”

“不,这一点你推测错了。”假那枝摇头,“白先生和奎爷的出现,完全是在我的意料之外,也在刘志刚的意料之外,当然,你们的出现,也是在刘志刚的意料之外,是我布的局,如果你不是揭穿了我假那枝的身份,那这个局将会是相当的完美,我也不用露面来说明,凭借刑老板的智慧,自然会明白一切,当然,既然你识破了,那也没关系,我就来给你们一些小小的提示,这也无伤大雅。”

假那枝点头:“没错,要启动整个计划,关键就在那筷子上面,但凡盯着田家的人,都知道他家有一双筷子,我也不例外,但如何让这双筷子到你跟前呢?我想了很久,观察了很久,发现田炼峰最相信的人,不是别人,是你,而你恰恰是个朝奉,而田炼峰一直想入行,同时家中也有那么一双珍贵的筷子,不过他根本看不出来那东西的价值,于是,我就抽空在某天在他的药店门口摆摊卖古玩……”

假那枝摆好的古玩摊之中刻意在一个角落摆了一排模样怪异的筷子,在这一排筷子中放置了一双与田家那双千年乌香筷模样类似的筷子。接下来的事情任何人都能推测得出——田炼峰从药店出来,看见古玩摊,肯定会感兴趣,蹲下来看的时候,百分之百会留心到筷子,这个时候假那枝故意将那几双筷子的来历编造点故事,田炼峰自然而然会联想到自己家中的筷子,联想到自己的爷爷田云浩,以及刑仁举的往事。

“我只要做到那一步,接下来我就知道,他肯定会真正对家中的筷子产生好奇,因为那筷子田克叮嘱过他很珍贵,他不可能拿给除了你刑术之外的其他人去鉴定,只会去找上你!”假那枝笑道,“只要他带着筷子找上你,你就入局了,你是逐货师,不可能不对奇门感兴趣,而且你要调查筷子,势必会调查到田云浩的死,也会去调查田云浩被害的现场,我只需要易容成为贺小姐的模样,带着双瞳的物件去那里,不管是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只要你发现我携带的赤足观音,你就会顺着那线索去找,但是你找到的不会是双瞳,只会是贺晨雪!”

刑术竖起大拇指:“你厉害,布局之后,虽然做的事情不多,但把我们都引进去了。”

刑术知道,那晚在筒子楼内,他相机中录制下来的假扮成为双瞳的假那枝所佩戴的那块赤足观音玉佩是真的,那不是假货,这说明假那枝的确知道双瞳的下落,否则怎么可能有双瞳的随身物件?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