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金六福幸福礼品红椎菌酒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34:00浏览216次

“报应?像今早那样报警抓我吗?我好害怕啊!”他单手拥在胸前,只是很快的又咧着嘴角笑了起来:“可惜有什么用?哪怕就是我强暴了你,又如何?警察还不是将我放了回去!赵林,你玩儿不过我的,滨海我比你熟,这是我的地盘,要想让你混不下去分分钟的事儿,要跟我比,我时间多的是,陪你耗!拖死你!你去告我强暴啊,告啊,让警察把我抓进去啊!没用的窝囊废!”

他一面说着,一面冲赵林吐舌头,那态度嚣张得,让赵林握紧了手中捏着的水果刀子:“你从来都没有为你的行为感到过忏悔吗?你没有想过,你的举动会给我带来多大的伤害吗?你有想过,我本来想要跟百合结婚生子吗?你想过,你已经毁了我的一生吗?”

周思凡一句让自己找不到媳妇儿找老公的话,让赵林双眼一下子通红得厉害,当初百合跟他吵架时,也曾说过这话,此时这话将赵林刺激得不轻,他将手中的东西一下子掏了出来。声音嘶哑的喊:

很快的周思凡跑到电梯门口边时,整个人都已经快不行了。

监控室里原本昏昏欲睡的保安看到这一幕时,整个人都险些惊呆了,周思凡双手满是鲜血,身后赵林像是阴魂一般跟在他身后追着他,两人跑过的地上很快积赞了大片鲜血,这些血迹被二人踩得四处都是。从监控室中看到这个情景,保安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只是等到一群保安大叫着前来时,周思凡身体已经被戳了十几刀,整个人都快被戳成了筛子,他还剩了一口气,赵林这才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刀子丢了,喘了两口粗气,他拨通了手机里百合的电话,兴许她已经回到了老家,这会儿下了飞机,原本关闭的电话已经开机了,他电话一打过去,那边很快就有人接了起来。

“周先生,周先生,你保持清醒,快止血……”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她从给赵林种下怀疑而又暴燥的影子开始,一步步将他身体养得并不适合被人玩弄,百合故意跟周思凡撕破了脸,她接收过剧情,知道周思凡性格,必定不甘心半途而废,她算准了周思凡这人会再想法子将赵林弄进手里,果然周思凡短暂的离开之后,又迅速介入进两人生活里,赵林与她的分手,再加上赵林住进周思凡家里,她送的花催化了两人之间原本就没成熟的果子,周思凡那样的公子哥儿忍不得赵林的脾气,终于用手段将赵林得到。

剧情中范百合被周思凡害得与母亲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成为一生最大遗憾。自己也险些进了看守所。绝望自杀时,赵林这个受害者却懦弱的不敢出面,他受了伤逃避,苟且偷生!

确实他也是范百合一样的受害者。可是范百合虽非他亲手杀手。但却因他而死是事实。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他只是担起了剧情中他本该担的责任。

百合拿出手机刷新滨海的新闻,这会儿发达的互联网已经开始有人发贴。说是某某高档小区,有人将其中一楼住户连捅几十刀,送医院时伤重不治而死的消息,配了几张事后的图,那血满地满墙都是,下头有人在猜测说是仇杀的,说是死者姓周,凶手姓赵,两人皆为男性!

她提前给范百合的母亲打了电话,范母此时已经在机场等她,这一趟任务周思凡与赵林二人都相继得到了自己应有的结果,她要做的,就是替范百合好好孝顺她的母亲而已!

这一趟任务因为百合插手的原因,原本应该车祸而死的范母自然没有落得原本剧情中那样死前都见不了女儿一面的结局。百合在当地找了个工作,一直侍奉母亲,虽说没有结婚,可范母只当她是感情受了挫折,倒也不大敢催她,两母女相依为命,直到百合回到星空里。

姓名:百合

声望:19(100满分)

印记:皇族真龙之力

这一次任务并不像上一次因为特殊的原因,属性值大幅的增涨了,百合只在武力值那里多增加了一点罢了,她看了一眼,星空里的属性值缓缓散去,进入任务熟悉的感觉传来,百合闭上了眼睛。

“打死他!打死他!”四周震耳欲聋的怒吼声传来,百合像是置身在一个极其嘈杂的环境,周围人声鼎沸,那众人异口同声的大喊,声音大得让她耳朵都开始‘嗡嗡’作响,耳膜仿佛都要裂开,脑袋像是被人用巨锤击打一般,隐隐作疼。

ps:这一章是双更合一!六千字的大更

昨天感谢大家投的月票,(严肃脸),我本来想要保持我的尊严,可是最后我还是跪倒在了月票面前,躺平任它肆意玩弄……

今天应该还是三更,但是这一更是六千字的大大更,因为不想要让大家看一半儿塞着,我很厚道的双更合一,然后第三更应该在七点!

她伸手摸索,旁边仿佛坐了个人,百合二话不说将头靠了过去,可是却扑了个空,她刚刚靠过去时,旁边的人仿佛并不喜欢有人离他太近,往一旁挪了一下,百合并没有摸到他,刚刚跟她说话的温声男子呼吸像是急促了一瞬间,百合却管不了那么多,她诅咒了两句,伸手撑在膝盖上,将脸埋在掌心里。

闭着眼睛缓和了好一会儿,身体渐渐适应了这股紧张激烈的氛围。心脏跳得不像一开始进入任务时那样剧烈了,她这才缓缓坐直了身子。

百合睁开了眼睛,看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她坐在一个类似地下挖空了半圆形的极大场地里。整个弧形的空间一半的地方是一层层的阶梯往上蔓延而去,每个阶梯坐满了人,而另一半则是被做成了加了盖的华丽包间形式,恍惚看去仿佛有些类似古罗马的角斗场一般的感觉,地底约二十米深处,是个近五百平方米左右的极大平台,四周几道圆形的拱门。这会儿地面上一只长约四米。拖着一条壮硕尾巴,类似恐龙一般的怪兽这会儿正围着场中一个赤裸着上半身,手提钢叉披散着头发男人追。

下方的怪兽两只粗壮有力的腿‘蹬蹬’跑着,每跑一步那沉重的脚步声都仿佛能引起地底的颤动一下,前头的男人虽然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狂奔,可依旧距离被渐渐拉近了。他拼命跑到角落的一扇铁栅门前,用力的拍打起铁门来,嘴里嘶喊着:“让我出去,让我出去……”

“干掉他,干掉他!”

百合也跟着站起了身来,下一刻那怪兽突然加快了脚步,拍打着铁栅栏的男人回头看了一眼,惊恐万分的想要逃跑时,却被那怪兽一口咬进嘴中,男子手中握着的钢叉根本还没来得及扎出去,便已经拦腰被这怪兽咬进了嘴里,可怕的咀嚼声传来,骨骼被咬碎时‘咔嚓’的声响将那赤着上半身的男人惨叫声淹没,一串血迹从怪兽嘴角涌了下来,它嚼了几下,那布满了鳞甲的脖子滚动了几下,殷红的鲜血顺着它下巴滴得一地都是,它伸出硕大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紧接着才像是胜利者一般,开始围着场内奔跑了起来。

‘铿锵’一声巨响,那怪兽口中发出哀鸣,再也不见之前盎然自得的样子,庞大的身形‘噔噔噔’的往后不由自主退了好几步,那持剑的青年才大声喝道:

那怪兽眼中露出恐惧之*,调转身头也不回的朝一旁已经打开的闸门冲了过去,随即铁闸才被关了起来。

这原本一般人穿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灯丝绒立领长袍,穿在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质。

他一手随意搁在胸前,一手搭在了椅子扶手上,领口处透出里面白*衬衣繁复的花边,袖口边依稀也能看得到,可这并不使得他显得女气,反倒更衬出他冷淡到近乎有些傲慢的性格来。

男人皮肤很白,白得近乎透明一般,没有丝毫的血*,眼珠呈冰蓝*,看上去没有情绪一般,那颜*浅淡的眉若隐若现的被挡在卷曲的金*半长发之间,嘴唇淡粉,嘴角似是往上勾,可这若有似无的笑意并没有使得他整个人面部柔软几分,倒更显出他冷硬不好亲近的模样来。

一个穿着白*法袍模样的中年男人听到他的问话之后微微低垂下头来,表情显得十分恭敬,他并没有转头朝百合看过来,可百合分明感觉得到他的视线好像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瞬!

这个中年白袍男人怎么办到的,百合一点儿都没察觉出来,她有些警惕的皱了下眉头,身体都有些紧绷了起来。

ps:第三更!

我今天可是三更啊嗷九千字啊!!!!!!

大家月票投给我吧,这个月没有双倍了,双倍从十月一号开始,到七号结束,手里有票的童鞋们……我为了票神马不要脸的事儿都能干,已躺平,快点来蹂躏我吧!

光明黑暗之争(二)

这里除了几个挽手站立在一旁的女仆之外,再没有其他女性的存在,那么中年男人口中所喊的‘罗曼小姐’十有八九,应该就是她了。

她有些谨慎的抿了抿嘴唇,想起中年男人所说的‘布莱恩’,明显是在场中那个被人称为‘圣骑士’的年轻男人将怪兽驱逐之后,旁边这位表情冷淡的黑衣人才喊出的‘布恩莱’这个名字,那么布莱恩应该就是那位穿着黄金铠甲的骑士了,而中年男人又说布莱恩是‘罗曼小姐’的骑士,若是‘罗曼小姐’就是原主的名字,那么这布莱恩就是原主的人,并且原主应该是什么教廷的圣女了。

一想到这儿。百合隐隐感觉有些头疼了起来。

这一次进入任务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她心中对于刚刚被吃掉的大汉还有几分怜悯,此时心脏还在急速跳动着,根本回不过神来。

进入过任务太多次,百合并不是同情心那么泛滥的人,刚刚的场面虽然血腥,可她自己都曾为了完成任务而动手杀过人,她哪怕就是再有同情心,也绝不可能因为一个陌生人而想要流下眼泪,这会儿迫切的想要做出一些什么事儿来。

白袍中年男人回答完黑衣男子的问题,那被他称为‘大人’的黑衣男人没有出声,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角斗场中心。中年男人对他的冷漠似是早已经习以为常。微笑着直起了身子。他目光朝百合看了过来,这才像是发现了百合的异样之处般,有些关切的问了一句:

那中年男人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神情冷淡不为所动的英俊男人,既有些不敢打扰了这位大人的雅兴,又看到百合那张煞白的脸感到有些同情。

一双蓝*的眼珠似天空下清沏的海水,干净中却透着冷清,但是他那颜*浅淡的眉毛却长得极好,拉出漂亮的弧度,中和了他眼神之中的冷漠。这年轻的男人五官拆开看时无一不是冷淡,仿佛被人刻意雕画出来最精致却无半分人气的样品一般,但组合在一起却仿佛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形成了一张会很讨女人欢心的脸。

这并不是她的错觉,因为被青年踩在脚下的银白*巨狼原本安静的趴伏着,可此时那狼动了一下,甩了甩脑袋将头抬了起来。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