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东莞华封礼品红椎菌红椎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5:51:00浏览216次

一个紫*的元婴要朝天边溜去,李延玺像是压根儿没有在意他的样子,李延旭此时悔得肠子都青了,来到水月湖这一遭,不止没有像李乾信想像中的激怒了李延玺而不用受伤,自己反倒将肉身都搭上了。

“小合。”元婴朝天边飞去时,李延玺唤了一声百合的名字,百合应了一声,挡在了李延旭想逃走的方向。

但是他打出去的法诀轻轻松松的就被百合接下,下一刻她原地闪失消失不见,再次出现时,一手紧紧的捏在了李延旭身上。

被她手掌抓住的那一刻,李延旭拼命挣扎却挣扎不掉,他吃惊得还回不过神来时,李延玺已经拿了东西将他元婴收入了其中,失去意识前李延旭想起之前李延玺说留自己元神活着的话,当时只觉得这小子多年不见依旧如此嚣张,认为他在说大话,此时才知道不是的。

将李延旭收拾了,百合看了狼藉的四周一眼,李家如今要对他出手,依他性格,他压根儿就不是一个肯忍气吞声的人。

百合伸手将他手掌按住,脸颊在他手心蹭了蹭,看他眼中冰雪之*渐渐的融化,她转头在他掌心里亲了一口:“我陪你。”两人如今是夫妻,本来遇事便该共同面对,李延玺点了点头。

李乾信实在是做梦都没想到,这个从来不在他期待中出生的儿子,会深沉到这样的地步,他甚至瞒过了自己的视线,让自己纵虎归山。这些年来他没有一天不想杀他的,就害怕终有一日养虎而患,反将自己赔上。时间一长,这一执念形成了心魔,每次在进阶之时,他都尤为的危险,每一次熬过都极为不易,冲击合体期时,更险些遭心魔反噬,这越坚定了李乾信要杀死李延玺的决心。

这个儿子一天不死,他就总得对他更戒备,时间一长,对于自己的修炼之路始终是个障碍的。他如今年纪已经不轻了,活了七八千年,还未进入合体后期,若是年岁越长越进不了,到时恐怕家族会把分配在他身上的资源分派到别人身上。

若是他突破不了大乘期,恐怕往后李家之主的位置不会落到他身上。

宋颜最近已经感受到了丈夫的心神不宁,两人夫妻多年,因为当初婚前便两情相悦,所以婚后感情一直很好,李乾信甚至身边只得三个侍妾,还都是养来供他采补之用的。

当初她年纪小小拜在秦氏门下,从小看着秦家的姑娘高高在上,如同天仙一般,她想起年少时的自己,对于秦氏留下的这唯一一点血脉更加容不下。因为李延玺的存在,她的儿女们只能是次子,明明李乾信并喜欢的是自己,可秦氏留下的儿子却依旧是李乾信的长子。

事实李乾信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可随着实力的增涨,修士的预感其实是很灵的,他最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儿像是要生了。可是宋颜却不知道,她已经快七千岁了,虽然服用了驻颜丹,看上去依旧如同二十来岁的少妇,但其实她实力勉强在自己的帮助下提升到化神期后期,便再难有寸进了。

稍后还有更新,对不起啊宝贝们,前两天更新不稳定,大小宝贝们等得着急啦快来让我揉胸

此时的我绝壁不是猥琐脸,我好一本正精的

叉腰求月票,如果投票给我,我卖萌给你们看

两夫妻感情还算是好,对于修士来说,几千年时间并不算什么,想到她的情况,李乾信此时哪怕心中再是不安烦燥,也不忍将火气泄到她身上,只得拍了拍她的手:

“延旭已经出去五个月时间了,如今尚未有消息传来。”李乾信眉头紧皱着,“我得去问问父亲,查看延旭魂牌是否还在。”

虽说宋颜并不认为李延玺真会如李乾信所说的一般天资好,但丈夫迫不及待想要他性命,她心中依旧是欢喜的,因此也壮着胆子与他一块儿前往李氏家主所住的地方。

那玉牌之中传来李氏守卫歇斯底里的大叫:“有人擅闯盘龙谷,有。唔”紧接着是一阵惨叫声,可想而知这了玉牌前来的人是在刚刚现有人擅自闯入了盘龙谷的地盘,一道极快的人影一闪而过,不远处还有一个神情冷淡的少女远远站着。李乾信几乎没看清那道影子的真面目,少女倒是看见了,可惜却并不识得,他试图想要看清那影子是谁,可惜试了好几回。依旧看不清。他有些忐忑不安,若只是因为有人擅闯盘龙谷,父亲生气的话,照理来说不可能会冲着他来。

可刚刚青年明显是瞪了他一眼,李乾信此时既不敢问,又不敢不问,旁边宋颜母子被吓得不轻,他硬着头皮开口:“有人胆大包天,闯进盘龙谷了吗”

青年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的目光中带了几分阴冷又带了几分冷淡。李乾信被这目光看得几乎抬不起头来。从外表看青年与他年纪相当,可此时他在这青年面前,却连大气都不敢喘,半晌之后,青年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了。”

当着妻儿的面被青年这般喝斥,李乾信一张脸涨得通红,但仍老实道:“没有看出来。”

李乾信这一回过来就是为了李延旭的事儿,可此时听到青年这样问,不由心中一阵紧张,他喉间干。还没说话,青年已经哼道:“到水月湖去了不中用的东西,家族这么多好东西用在你身上,全浪费了,为了一个女人,尽干些不着调的事儿,若是将这心思用在修炼上,恐怕如今你已经进入大乘期了。”那样多的材料,却偏偏堆不出一个人才,青年冷冷看了一旁的宋颜一眼,宋颜被他看得双腿抖,险些跪倒在了地上。

“父亲”李乾信硬着头皮开口,他知道自己的小动作眼前的青年恐怕是一清二楚的,可他以前从不点破,此时却开口喝斥,莫非他这样大火气,当真是李延旭出事了可是李延旭身上有他数百年前,向老祖宗讨要的一张符纸,哪怕李延玺就是进入大乘期,那符纸应该能扛住他一击,李延旭打不过,逃跑总会吧

“以前你那点心思我不管也不想管,如果你有能力可以处理得好这桩事也就算了,可你偏偏连这样的事也办不好,如果不是你不成气候,这李家我早就交出来闭关冲击大乘后期了。”青年越说表情越冷,李乾信额头冷汗淋漓,他冷眼看着脸*却根本没有软和几分:“可惜你太无能,导致我如今还抽不开身。”青年外表年纪虽然不大,可实则已经是活了万年的老怪,此时在他庞大的威压下,李乾信被训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惹了事没有办法摆平,还得连累家族来替你撑腰。”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青年更是目光冰冷,看了他半晌,突然张口笑道:“好,好,好,修为比不过也就算了,如今连脑子也这么蠢,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父亲”李乾信压力越来越大,浑身都有些僵硬了,青年才无声的叹了口气:“此次事情之后,我会考虑让你大哥出关。”

“为什么”青年哼了一声,宋颜母子在他哼声之下,胸口仿佛被大石砸中,一时站立不住,软软的坐倒在地上,李乾信虽然还在强撑,可也是强弩之末,最终要不是青年收敛了几分自己的威压,恐怕他也会跪下去,但就算是没跪,可他也是满身冷汗,脸*惨白了。

成为李氏的家主,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除了那极大的权势之外,更别提还有无数的资源。李乾信一直以来都在为了成为家主之位努力,也一直希望着能有坐上家主之位的一天,可此时青年竟然如此说他,让他整个人都蒙了。

青年摇了摇头:“你不是适合往后成为家主的人。”

“父亲”李乾信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喊,青年这样斩钉截铁的话让他大为慌乱:“这桩麻烦我自己解决,不会连累家族,此事之后,我会闭关百年冲击大乘期,请父亲重新考虑”

第三更

我真是每天为了撸票也是绞尽脑汁满拼的了。

炮灰完结篇章(三十)

“你听到了吗”青年在听到这声音响起的同时,转头看了儿子一眼,那眼神并不凌厉,却看得李乾信双股颤颤:“这就是你惹下的祸患。”

盘龙谷华丽的李家大宅之外,李延玺仰头盯着头顶的牌匾看。

他话音一落,身体率先腾空而起,李乾信犹豫了一下,依旧咬着牙跟了上去。后面宋颜还没起身,倒是她的儿子问了一句:“母亲,那贱种又回来了”

宋颜没有说话,可是指甲却狠狠的掐进了儿子掌心里。

他目光落到了李延玺身上。他这才现他几乎从没正眼看过这人儿子,此时看着竟然不记得他以前长什么模样了,只依稀记得他看人时眼角眉梢的戾气与森然罢了。事隔多年未见,他神*远比当初李乾信记忆中的要冷静了许多,李乾信眼中闪过阴森的杀意,此时随着青年出来,半空之中的许多修士都落下了地来。

青年眉头皱了起来:“你应该知道,家族最忌血缘相斗。骨肉相残,如今你不依不饶,可有想过后果如何”

“不依不饶的是李乾信才对。”以前的自己心高气傲,不屑开口解释,导致最后自己遭到家族封印,李乾信最后却根本没有大碍,此时李延玺死死盯着李乾信看,对李延玺来说,父子两人实在算是两世仇人:他目光看得李乾信脸*铁青了,才大声道:“水月湖百年贡献灵石自有定数,今年李延旭却前来传话,上交的灵石必须翻上一翻,并点名是家主所要,实在交不出来,便欲激怒我动手,李乾信做这些,不就是想逼我反叛,借家族之手将我除去”

他这话听得青年脸*凝重,若是在别人听来,恐怕是当李延玺此时是在借机告李乾信的状了,可在青年听来,却是李延玺明知李乾信打算,知道他想借家族之手杀了李延玺性命,可他却仍是前来,也就是说要么他一心寻死,要么便是他自恃修为已经达到可以从李家自由来去的地步。

“你有何证据证明我做了这些对了,李延旭,李延旭。”李乾信听到这里,脸上却露出狂喜之*:“他杀了李延旭,所以延旭至今未归,按照族规,该当废除修为,驱逐出李家”来的人只有李延玺二人,却并没有李延旭,李乾信像是拿到了李延玺什么弱点一般。

“父亲,李延玺斩杀四弟肉身,如今又将延旭弄成这般模样,如果不处置他,往后”在现李延旭的元婴时,李乾信脸上露出狼狈之*,看到青年脸上露出的不虞之*,想起之前青年所说家族极有可能弃自己保李延玺的话,慌忙开口:“往后家族之中,岂非只要有实力,便能任意伤人”

这句话引起了之前被李延玺惊动之后围过来的族人们,此时看着李延玺的目光之中都带了不满之*,只是碍于族长仍在,不好开口罢了。青年冷冷望了李乾信一眼,他哪儿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心中打的是什么主意,此时他竟然想扇动族人与李延玺相斗,不止是想对付李延玺,连自己也算计上了,这个蠢货

“父亲”李乾信不相信青年竟然会这样说,他忍不住提高了声音大声唤了一句,青年厉声冲他大喝:“闭嘴”

“父亲处事不公延旭肉身毁在这个逆子身上,往后哪怕就是元婴能夺舍别人,修为也大打折扣,当初四弟进入元婴中期时还不到三千岁的年纪,可如今七千岁了,夺舍之后修为才到哪里”

刚刚明明情况已经控制住,青年没想到李乾信竟然会在自己已经喝斥的情况下仍不自量力出手,他要阻止时已经晚了

ps:  这么晚了。。。。。。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