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礼品红椎菌上交好吗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不用担心,蛇身体暂时被卡住了,出不来!”众人都因为蛇的出现以及后面没有退路情况而慌成一团时,百合却冷静的注意到了这个情况,那蛇脑袋稍小脖子细一些,因此能将头探出来,可是身躯太过粗壮,刚刚又吞食过一个人,那通道原本就紧窄,这会儿那蛇应该是被卡住了,否则不至于这会儿还出不来。

一群人心下松了口气,只是下一刻,像是验证百合所说的话一般,通道里传来‘嘭嘭’的撞击声,仿佛是蛇尾在大力敲击通道一般,每敲一下,地底仿佛都在抖了几下般,‘吼’,蛇口之中传出古怪的嘶鸣声来,唐老脸*阴沉:

“这蛇成气候了,恐怕要化龙!”

“这墓地究竟是什么地方?这孽畜没有千年功夫,是不可能成长到这样地步的,而且此地还未真正进入墓穴,阴气便这样足,此地不能再进了!”唐老年纪大,这会儿已经感觉出不大对劲儿来了,自然不想再走下去,他阴沉着脸盯着文夫人看,那文夫人脸上露出心虚之*,与丈夫相互看了一眼,咬了咬牙,鼓足了勇气:

“唐先生,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我女儿沁雅还在里面呢,能是什么地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不能就这样走了,更何况这是我们一早就约定好的,价钱都谈了,难道你们茅山一脉就是这样说话不算话的吗?”

“早前你们根本没有说明这地方如此凶险!能有这样一只守墓的东西在,里面的东西肯定更加凶狠,还没进去我们这头就折损了两个弟子,文夫人,我们这边死了两个人,再说虽然跟你们约好了,价钱也确实谈了,可我们还没有收钱,此时走人并不算是违约,我们茅山一脉怎么就说话不算话了?”姓唐的老头儿原来也是茅山一脉的,难怪刚刚竟然会对百合恨其不争,又对她百般关照。

文夫人听到姓唐的老头儿这话,一时间有些语塞,那文先生目光闪了闪:

ps:我感觉我每天求票脸皮值已经破表了,我每天心里想着我不要不要的,结果我还是要了要了要了。。。

大家可怜可怜我吧,啊啊啊啊啊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票啊……票啊……票啊……你在哪里啊……两百票加更啊嗷……

最后告别之旅(四)

自从百合进入任务之后,短短的时间内这文夫人闹出不少事儿,让人忍不住想打死她,可是这姓文的中年男人却极其安静,此时他一开口,说的又是实话,众人不由就沉默了起来。

“师傅,怎么办,怎么办?”

“可是,可是对面那边是什么?”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声,平台的另一边似是笼在了黑雾之中,看不大清楚,可是短短的时间之内经历了这么多事,众人对于未知的情况都有些害怕了。

“死前快活抽口烟也不行!还不快滚!茅山是年轻人的天下,我一把老骨头了。你留下来干什么?这老孽畜别看年纪比我大。若比能耐,我可不一定输它!”

生死关头之下墙壁上的人越爬越快,很快人便空了,那蛇一见美味儿要跑,自然不甘,挣扎得更剧烈了些,没多大会儿功夫,竟然挣扎着挪移出半截身体来,它昂起了头,先是朝百合两人这边看了一眼,紧接着张大了嘴,两颗獠牙对准二人,一股腥臭的味道儿从它嘴中喷了出来,带着森寒的阴气,冻得让人直打哆嗦。

‘哗’的一声,那铜钱撞击在蛇口之中,不知是不是因为老头儿刚刚作法,竟然起了些作用,简单的铜钱落到蛇嘴里,那洒在上头的血竟然开始泛起红光,响起‘嗤嗤’的声音,蛇口中似被烫伤,那蛇怪叫了一声,紧接着像是被激怒一般的甩了甩头,‘叮叮叮’,那原本打在它嘴里的铜钱被甩了出去,两枚铜钱被抛得远了,听不见声响,其中一枚却是直接镶嵌进地面里,如划豆腐般,连声音也没发出,便将石台穿透出一个小洞,碎石‘刷刷’的往下头河道漏,下面一股阴冷的风从这小洞中吹出,底下虫子蠕动时的响声传来,蛇嘴中发出凄厉之极的嘶鸣,伴随着阵阵腥臭,这会儿更火大了。

“快走。”这一招似是老头儿威力最大的法术,可是对蟒蛇来说除了让它吃了一记疼之外,并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反倒是有些激怒了它,老头儿一见不好,拉了百合便要跑,可两人速度再快,又哪儿有蛇的速度快,那蛇只是一转头,便将两人去路截断了,老头儿下意识将百合要拉到身后,他活的年纪够大了,百合却那么年少,修行之人血肉仿佛对蛇来说是大补之物般,那蛇阴冷的绿目中精芒大振,张大了嘴朝老头儿咬来,他苦笑了一声,正想再摸腰间物什,却来不及了。

“滚!”那原本应该咬下来的蛇嘴,在靠近百合时,却像是畏惧于她身上什么东西一般,蛇头飞快的缩了回去。

“还能走吗?”若是这会儿不赶紧顺着墙壁爬过去,过会儿墙壁裂开,这石台撑不了半刻钟。

“怎么不能?”老头儿此时惊魂未定,头上戴着的帽子此时垮落下来将眼睛都蒙住了,他哆嗦着伸手想去扶,可却根本抬不起手来,百合一把将他头上的帽子取下了,抓起老头儿便朝石台上跳。这具身体素质虽然不差,可始终不是真正纯粹的练武之人,地面又抖动得厉害,百合一人走着都嫌吃力,更别提此时还捞了人在,好在那唐老年纪大,经的事多,很快回过神不用百合提了,最后一刻扑上石壁前,台阶‘轰隆’一声巨响开始往下掉,两人就着掉落的石块,飞身往石壁上扑,百合手指扣进了兽口之中,死死抓紧了兽嘴里咬着的铜环,这才算是安全了。

“唐老先生,我的女儿……”

若不是这文夫人之前进了古墓便大吼大叫喊自己女儿的名字,一群人也不至于会被蛇追杀,才刚进来就死了两个人,这趟任务有古怪在,她要休息一会儿养好体力,免得一不小心将性命折在这里了。

“那怎么行?我们说好了的,要找到我家沁雅,你们怎么说话不算话啊?”文夫人听到唐老这话,顿时便着急了:“大家价钱都说好了……”

大家月票快扔我碗里吧……

文夫人一看老头要翻脸,表情也有些不善了,一旁文先生慌忙伸手拉了她一把,两夫妻交换了个眼*,周围人都一脸阴沉,对于自己目前的处境感到十分担忧,唯有百合看到了这两人的眼神,心里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起来。

进入任务虽然还没多少时间,可大概从这些人三言两语之中所说的话她也算是听得出来了,这群人应该是这文氏夫妇雇佣的,文家夫妇有个名叫沁雅的女儿,好像爱好考古,跟人进了这片古墓之中,所以文家夫妇请了这些人来替他们寻找女儿的。

百合目光在文先生身上看了几眼,他穿着白*的衬衣,戴着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虽说之前因为逃命的原因显得有些狼狈,西装裤下这会儿全是泥泞,可是看得出来他身上知识份子的味道很浓,穿的衣裳也是世界顶级的品牌,仿佛家境确实不错的样子,但是百合看到了他的双脚,刚刚逃亡的过程中,他一只鞋不知落到了哪儿,这会儿只得一只鞋在。

被她这么盯着一看,那文先生十分警惕的将脚收了回去,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突然开口:

“云小姐和唐先生怎么逃出来的?”

他倒是会转移话题,文先生这话音刚一落,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百合与唐老身上,姓唐的老头儿下意识看了百合一眼。百合站起身来。冷声回了一句:

“关你什么事?”她说得倒是直接,那文先生盘起了腿,显然没想到百合会这样回答,愣了一下之后表情有些严肃:

“事关大家的性命。希望云小姐不要隐瞒。若是你们有什么特殊法宝。在这个关键时刻,大家也好共同进退。”他这话说得引起了众人的共鸣,显然是要利用众人的力量。将之前对面石台前百合与老头儿两人逃脱生天的情况逼问出来。

这边同样也是一座高台,周围用铁链围着,下方是悬崖,一架已经在腐朽的铁链桥连接着对面,下头铺了木板,这边墙壁上依旧有几个兽头,但这些兽头不像之前那些流着污水的兽头了,百合朝这边走了过去,文夫人见自己丈夫说了话百合却不理睬,心中有些不喜,也跟着站了起来跟过去:

‘咯咯咯’,文夫人虽然人是被拉回来了,可显然刚刚差点儿摔落到万丈悬崖之下的情景大大的刺激了她一把,此时她浑身抖得厉害,嘴角边甚至还有白*的泡沫沁出来,那脸*隐隐有些发青,文先生忍了心中的火,起身拿了瓶矿泉水往她嘴里灌去,又是给她揉胸又是给她拍背,好半晌之后才将她弄得回过了神来,指着百合又哭又骂:

本来拉了文夫人回来的几人听到百合说的话,表情也十分难看,众人想起文夫人刚刚鬼吼鬼叫的样子,心中也不满。

这事儿并不止是百合与文夫人之间的口舌之争了,而是百合说得确实有道理,这古墓之中有什么危险大家都说不准,若是任由这文夫人再鬼吼鬼叫下去,要是再有什么危险,可怎么办才好?想到这里,大家都对文夫人怒目而视,虽说没有开口指责,但表情都十分难看。

面*发青的说完这话,文夫人浑身又开始哆嗦起来,一头扎进丈夫怀里便痛哭失声:“我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找到沁雅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她有些歇斯底里的样子,显然被刚刚看到的一幕刺激得不轻。

“这古墓里,本来就是埋死人的地方,看到死人骨头有什么好稀奇的?莫非你还以为这边到处是活人?”百合哼了一声,那文夫人被她堵了一句,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不敢出声了。

“到底这古墓是什么来历?我看这样的大手笔,不像是埋普通人的,没想到这偏僻山角,竟然会有这样的地方,而且好像没被人发现过。”一个年约三十,看起来风韵尤存,头发挽成道姑头,穿着一身轻便唐装,脚下踩着运动鞋的女人问了一句。

姓唐的老头儿缩在角落,那烟杆被他含在嘴中,听到这女人问话,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

众人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这比刚刚发现了蛟蛇受的惊吓小不到哪儿去,原本这墓穴之中灰蒙蒙的一片,哪怕是众人都有强光手电筒在身,可此地阴气极重,那强光水电在此处发挥不了多大作用,照出去可见度不足十米远,再往远看便是一团灰暗了,甚至还比不过火光。

ps:第一更

占用了收费的章节说了十几个字,不影响大家收费情况,主要是这个作者有话说,tx的书友看不到我求票的话,为了求票,我也是满拼了……

最后告别之旅(六)

“你怎么能点火的?”一个年轻的姑娘问了一句,那兽火之中火光开始还细微,渐渐的就越烧越大,众人看得分明,果然如文夫人所说,兽口里咬着一只人的骷髅头,里面浸泡着不知道什么油,竟然经历了这么多年时间还没干,此时一点便着,那火光烧了起来,将骷髅一张白森森的脸都映得发蓝,光亮从烂得没有了鼻子眼睛与嘴唇的几个洞中透出,这会儿火光一摇一闪的,仿佛骷髅活了过来,正用那阴测测的目光盯着场中一般,说不出的阴森可怖。

墙壁之上这样的骷髅头约有十来个,百合全部点燃了,这古墓一下子便亮了起来,四周也看得清楚了,只是那灯的形状实在可怕,仿佛十数只鬼头燃着鬼火,森然的将众人包围在了其中,哪怕这会儿火是燃着的,但墓里阴寒之气不止没消,反倒比之前更冷了几分。

“快熄了,这东西好可怕!”那刚刚问话的女孩儿咬着嘴唇浑身直打哆嗦,朝那之前说话的梳道姑头模样的女人身边靠,此时场内看得清楚了,百合才看到在场众人一身狼狈的情景,那说话的女子与那中年女人容貌极像,仿佛母女,她看了这姑娘一眼:

“这灯是以人头为灯罩,将人死前怨气封存在头颅之中,以脑髓与人骨油熬制而成。每个头骨盖里烧的都这原身的人体,换句话说,这火也可以称为人体内的三昧真火,只是用道术趁人未死时将人这火取出,放置在这鼎炉之中,这会儿亮起的灯就好比一个人的生命,烧的是这头骨主人生前的命罢了,一个人能活几十年,被熬制成烧一两个月的油灯,怎么可能熄得了?你要不信,你可以吹吹看,你能不能将其熄了?”

众人听她说得这样轻描淡写,都齐生生的打起了摆子,听说这些一盏灯便是一条命,烧的是人的怨灵,再看那恐怖的灯光时,众人表情都不见得好看了,这会儿那些骷髅的五官之中亮起的火光摇晃下,仿佛众人耳边真的能听到这些被制成灯的人临死前的怨恨以及那些仿佛无声的控诉般,文先生咬了咬牙,喝斥道: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