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鲜花礼品红椎菌网怎么样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32:00浏览216次

昨天感谢大家投的月票,(严肃脸),我本来想要保持我的尊严,可是最后我还是跪倒在了月票面前,躺平任它肆意玩弄……

“罗曼小姐有些不舒服吗?”在鼎沸的人声中,一道略带了些温和与关切的中年男声在百合耳边响了起来,她下意识的侧了头想要去看,只是原本才刚进入任务便还没有完全与原主身体融合,再加上她进入任务时,原主好像处于一个极度慌乱而又无助的感觉之中,连着她也受了影响,再加上这会儿周围又实在吵得她难受,她头疼得厉害,哪怕用尽力气想要转头去看是谁在跟自己说话,可最后却只是嘴里发出小猫似的轻哼来。

‘昂’,怪兽仰起脑袋,嘴里发出一阵嘶鸣,那声音震惊了整个地底圆场,四周先是安静了好一会儿,紧接着坐在对面石阶梯上的许多人都站了起来,开始拼命激动的挥手:

“干掉他,干掉他!”

“快上,你这个蠢东西!”

这样血腥的场面仿佛点燃了场内的气氛一般,坐在看场内的人突然发了疯一般的吹起了口哨,拍掌声与尖叫声同时响了起来,不远处的观众席上,几个年轻男人抬着一只羚羊一样的东西朝下头丢了下去,那怪兽显然对此早有经验,羊还没落地,它又跳了起来,一口将这羊咬进嘴里,嚼进肚子中吃饱了之后,那原本紧锁着的铁栅门才打开,一个穿着黄金铠甲,留着一头柔软粟*卷发,背着长剑身材高大的青年才出现在了斗场之内。

‘铿锵’一声巨响,那怪兽口中发出哀鸣,再也不见之前盎然自得的样子,庞大的身形‘噔噔噔’的往后不由自主退了好几步,那持剑的青年才大声喝道:

“布莱恩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一个冷淡轻柔的声音响了起来,百合吃了一惊,她之前注意力一直落在这角斗场中,进入任务之后又莫名被身体中那种难以言喻的同情心感染,竟然没来得及注意到自己身边的环境,她开始感觉到身边是有人的,可是并没有转头去看,这会儿听到有人说话,她转过了头,就见到自己右手侧,一个穿着黑*灯丝绒立领合身长袍,年约二十许的俊美男人正坐在那儿,他袍身印着一些暗纹,需要仔细看才能看得出来,这年轻的男人留着一头灿烂金发,百合转头望去时,只看到他精致的半张侧脸,他歪坐在天鹅绒黑*椅子之上,衣裳与椅子仿佛融化为了一体。

他一手随意搁在胸前,一手搭在了椅子扶手上,领口处透出里面白*衬衣繁复的花边,袖口边依稀也能看得到,可这并不使得他显得女气,反倒更衬出他冷淡到近乎有些傲慢的性格来。

说话时他仿佛漫不经心的拂了拂衣裳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百合目光往他身下看去,他脚上穿着一双棕*的皮靴,一只硕大的银狼趴伏在他脚下,他抬起一只腿踩在狼头上,整个人显得慵懒而又华贵,却又隐隐的透出几分危险的感觉来。

百合只看了他两眼,便感觉得出这个男人并不好亲近,感觉到她的注意视线,可是那男人并没有转过头来,他说话时声音很轻,仿佛情人在耳边的昵喃,语调也很是优美,听进人耳中有种让人十分放松舒适的感觉。

这个中年白袍男人怎么办到的,百合一点儿都没察觉出来,她有些警惕的皱了下眉头,身体都有些紧绷了起来。

“大人,我也不明白罗曼小姐的骑士怎么会出现在了角斗场中,请允许我前去查问。”中年男人说话时语调温柔,他就是之前开口说话的男人,百合这会儿虽然没有接收剧情,可是刚刚中年男人曾说过两次话,都提到了‘罗曼’这个名字。

我要是无节操一点我都是四五更了啊嗷!

这里除了几个挽手站立在一旁的女仆之外,再没有其他女性的存在,那么中年男人口中所喊的‘罗曼小姐’十有八九,应该就是她了。

一想到这儿。百合隐隐感觉有些头疼了起来。

这一次进入任务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她心中对于刚刚被吃掉的大汉还有几分怜悯,此时心脏还在急速跳动着,根本回不过神来。

进入过任务太多次,百合并不是同情心那么泛滥的人,刚刚的场面虽然血腥,可她自己都曾为了完成任务而动手杀过人,她哪怕就是再有同情心,也绝不可能因为一个陌生人而想要流下眼泪,这会儿迫切的想要做出一些什么事儿来。

白袍中年男人回答完黑衣男子的问题,那被他称为‘大人’的黑衣男人没有出声,只是面无表情的盯着角斗场中心。中年男人对他的冷漠似是早已经习以为常。微笑着直起了身子。他目光朝百合看了过来,这才像是发现了百合的异样之处般,有些关切的问了一句:

“罗曼小姐很不适吗?”百合这会儿看得分明。他这话确实是对自己说的,这就证明自己刚刚的猜测没错,中年男人口中所说的‘罗曼小姐’确实是自己,现在还没有接收剧情与记忆,百合也不敢贸然答应,她并不知道原主的性格与脾气,也不知道原主跟旁边这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是什么关系,看样子那男人并不好惹,她强忍住心中那股怪异的感觉,小声的应了一声。

他脸颊瘦窄,越发显得一张原本就深邃的五官更加深刻,他嘴唇浅薄,本应看上去是薄情之相,可偏偏嘴角自然上翘,只看侧脸时,百合会觉得他随时像是含着冷笑一般,此时他转过头来,百合才发现他这唇形恰好中和了他原本给人的冷淡之相。

并没有百合想像中的气势凌人,他就那么安静的靠坐在那儿,神情显得有些迷离慵懒,看人时眼睛并没有傲慢的眯起来,可一股无形的压力却压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眉宇间带着几分冷漠疏离之*,可是却很难让人对他生出讨厌,他这会儿就这么安静的盯着百合看,但莫名的却看得她浑身都有些紧张了起来。他甚至并没有说什么话做什么事,百合却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安。

那狼身索索发抖,乖巧的趴伏在地上做出臣服的姿势,这一回不敢再甩脑袋,一旁的中年白袍男子有些歉疚的看了百合一眼,蹲到了地上,摸出一张雪白的手帕,仔细替他将身上原本沾着的几缕毛发给捡开。青年一副好像被打扰了兴致般的感觉。他转头看了场中一眼,这会儿场内闸门重新被打开,两个脸上被刺了图腾的男子被人推了出来,他有些无聊的从一旁端着盘子的侍女手中摸出手帕。优雅的擦了擦手。问了一句:

中年男人将他身上的几丝狼毛捡了起来,拿帕子包好,站起了身来:“大人。罗曼小姐仿佛对于斗兽场并没有多大兴趣。”

他这话一说出口,年轻的男人嘴角轻轻的就勾了起来,哪怕只是浅浅的笑意,可是他那张冷淡的面庞却仿佛一下子就破了冰般,整个人像是雕塑一下子变得鲜活了起来,只是那笑意却并未达到他眼底,他很快收敛了笑容,将手中擦过手心的帕子扔回到了侍女捧着的托盘里,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

“你可真是光明神忠实的信徒。”中年男人脸*微微有些发白,听到这话之后背脊越发恭敬的弯了下去。

“既然罗曼小姐对于此地并没有多大兴趣,那么也不必再呆下去。”角斗场中此时两个大汉已经手里拿着武器打成了一团,两人不知为了什么,异常的拼命,这会儿双方都相互挂了彩。

鲜血显然让这个场内的人们都有些激动了起来,四周喝骂声加油声都大声的响了起来,百合这会儿目光并没有落到俊美的年轻男人身上,她心里担忧着那两个打成一团的男人,并且眼睛根本没有办法从刚刚被踩了脑袋之后一直不敢抬起头来的银狼身上移开,这真是见了鬼了!

百合这会儿心中想骂娘的感觉都有了,她自己是个什么来路所处在什么环境都不知道,这会儿竟然在连剧情没有接收,自己本身实力也并不强大的情况下想要帮助别人,她不知道原主是什么样的性格,哪怕这身体中的灵魂已经换成了自己,对自己还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她刚刚的呼喊声已经成功的吸引了英俊男人的注意力,那双碧蓝的眼珠落到她脸上,强大而慑人。百合感觉自己那一瞬间就好像被雄鹰盯住的家禽一般,浑身都有些紧绷了起来。

青年看她唤了自己又不说话,眉毛扬了扬,她深呼了一口气,绝对不能说出自己希望他帮助场中两个大汉,并请他善待银狼的话来,哪怕这会儿的她其实有些控制不住想要那么做。

他长得很高,约有一米九以上的身高了,腿显得极长,之前坐着时不觉得,这会儿站起来之后,阳光透过拱形石窗洒到他那头淡金*的头发上,折出几分耀眼的光芒。百合站在他身旁。身高约只到他胸口处,他那身黑*的袍子做工精致,是斜领的样式,露出里面带了精致繁琐花边的白*衬衣,腰间用金*丝带收拢,勾出他细腰的形状。他率先提朝后方的门口走去,原本趴在一旁的银狼也爬起身跟在他身后,这里应该是可以离开角斗场,门口两个仆人低垂下头,他这一走。周围空气仿佛都松快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般压抑,中年男人站在门口,比出一个请的姿势,百合也迅速提了裙摆跟上去。

前头几个守在角斗场提着长矛的士兵在看到这边一行人过来时,都恭敬的低下了头去,青年缓缓迈出看场突然停下了脚步,百合一时不察他会忽然停下来,收不住脚险些撞了上去。青年警惕性很高,在她还没碰到他衣角时,就已经毫不怜香惜玉朝一旁让开,百合收势不及,他这一让,下方是长近五十米左右的白玉阶梯,她眼见快要滚落下去时,旁边有人伸手扶了她一把,温和的中年男人有些关切的问了一句:

“罗曼小姐,请小心。”

台阶之下一排排华丽的马车停靠在阶梯下方的墙壁处,百合站稳了身体,那白袍男子很快将手收了回去,英俊的青年并没有为他躲开的行为说点儿什么,反倒像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般开始下台阶。

一辆宽敞的雕刻着蓝鹰图腾的马车在看到几人下台阶时,便已经转了过来,那拉车的两匹马十分奇特,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额头中间却长了一根银*的独角,周围人对此仿佛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中年男人四处看了看,皱了眉头问了一句:

“罗曼小姐,教廷的马车并没有过来,您的骑士布莱恩也好像并不在此地……”他有些无奈的看了一旁的青年一眼,青年这一回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转头看了百合一眼,见她一脸茫然的模样,他突然开口:

“先回阿图里,留人在这里。”他是个身居高位,已经习惯了发号施令般,这话一说完,他甚至没有问过百合意见,便自顾自的上了马车。

中年男人脸上露出笑容来,百合不知怎么的,总觉得那年轻男人十分危险,不太想要跟他一块儿上马车,可是这会儿看到中年男人有些高兴的样子,再看到说话的人都已经上了马车离开,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确实没有要来接自己的车辆,也只有跟着爬上了马车。

从外表看时马车并没有什么出彩之处,这辆马车甚至除了那蓝鹰的图腾特别醒目之外,从外表看来,十分普通平凡,可是里面却很宽。

马车内部布置得并不复杂,车厢顶部镂空雕刻着花纹,车里铺着柔软的纯白*地毯,一张软榻占满了半个车厢,榻中摆了一张矮桌将一张软榻隔成了两半,桌上放了一本翻开的书,中间压了一个水晶首饰,刚上车的青年这会儿斜躺在软榻的一角,百合上车来时,突然有些不知该如何下脚。

青年好似并不在意她,随手将书捡进矮桌的抽屉里,这才抬起头来盯着百合打量。

车子缓缓的移动了起来,之前的中年男人包括那只银*的狼甚至都没有上马车来,她在青年的注视下,硬着头皮朝软榻走了过去,小心翼翼试探着坐了下去,青年平静的盯着她看:“女士,我并不吃人。”

他确实不是吃人的怪兽,可是他看人的目光却比怪兽更加危险,百合浑身紧绷。背脊都不敢靠到桌子,她并不知道青年是谁,也不知道青年的名字,更不清楚原主跟这人之间的关系,事实上这会儿她其实很想要独处好好接收剧情,这一回任务她本能的觉得有些大对劲儿,可惜进入任务之后一直到这会儿都没有机会。

想到这儿。百合心头一松。她点了点头。原主早就已经消失,事实上她失不失望自己并不清楚。

青年看到她点头,眼皮垂了下去。那双碧蓝的眼珠被挡在了眼皮底下,那种冷淡而又慑人的目光一下子仿佛被他收了回去般,百合瞬间感觉身上轻松了一大截,她微不可察的轻呼出一口气,后背沁出细密的汗珠来。

“罗曼小姐,布莱恩先生的马车此时已经候在了庄园之外,他想接您回去。”

“听里昂说你对盖里奇这本医书很喜欢,好看吗?”他语调轻柔,似是拥有一种仿佛催眠人的魔力,听上去仿佛如同听到他声音中有音符跳动般的感觉,让人心情不由自主的就会沉迷,百合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回过神来觉得好像有哪儿不对劲儿,她更感到警惕了一些,那男子却仿佛并没有意识到她眼神之中的冷淡与想要急切离开的心情,又接着道:“替我向教皇阁下问候一声。”

“我会的。”百合急着想离开,男子这话音一落,她想到原主这具身体教会圣女的身份,身边还有一个受人追捧的圣骑士,想必身份也不低,能见到教皇好像也不可能是什么让人吃惊的事儿,因此她小声的应了一句,道了别下了马车时,她没看见在她身影离开了马车之后,面目冷淡的男子嘴边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来,轻声说了一句:

ps:双更合一的更新。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