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赠送礼品红椎菌手绘pop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停顿一下,韩过开口:“再说,我不可能让已经知道我状况的女友变成前女友的。”

韩过一顿,收起笑容:“你到底来想说什么?”

林允儿耸耸肩。随意开口:“刚刚碰到西卡欧尼了。”

林允儿看着韩过,小鹿眼不眨。

“什么味道是怎么回事?”

林允儿看着韩过:“徐贤讲是因为味道,有了进展的。”

韩过哭笑不得:“所以你们还是见面了吧?还骗我?”

林允儿笑着摇头:“没见面,但可以打电话啊。”

韩过服气了,倒也不意外。

林允儿打断他,开口询问:“感觉就是泰妍欧尼一个人让你有了进展更合理一些吧?”

韩过面容平静看着林允儿,又看看窗口。看看窗口。又看看林允儿。

林允儿呵呵笑着站起远离韩过:“干吗?都要灭口了?”

韩过笑了笑,看着林允儿,就这么看着。半响突然开口:“如果是你呢?”

林允儿不敢置信看着韩过:“呀韩作家。”

林允儿脸*撂下,很是不高兴的模样:“这种玩笑可以随便开的吗?有点过分了吧?”

“我没有调戏的意思。”

韩过看着林允儿:“你一直都那么聪明有眼*,也一直是徐贤的闺蜜还帮我。我不会亲口说什么承认什么因为我还没想好怎么说怎么做。”

韩过看着她:“其实除了徐贤,或者包括徐贤。隐晦的,或直接的,这话我问了好多次了。如果对方是我,会怎么做。或者对方就是那个人,会怎么面对。”

“如果真是我。我会劝小贤离开你。又没结婚,甚至身体都没交给你。不至于就厮守终身了,何况还是在你有这样病症情况下。犯不着为了救一个连她丈夫都不是只认识几个月的男人就解开道德的束缚埋下永远的刺在心里。不值得。”

“主要是你和我没什么交情是吧?”

韩过探身:“如果是你闺蜜求你呢?”

“那不可能。”

林允儿摇头看着韩过:“那是不可能发生的。”

韩过一顿。林允儿开口:“我不说徐贤身为女人是不可能容忍这种事的。但是就算她真的陷的太深来求我。你都不可能会同意,这就等同于她不会。”

“哦mo呀?!”

韩过莫名呼出一口气,原来有时候分享,的确是缓解的办法。

o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天真的

就好比韩过还有一段初恋的事,他不自己说谁都不知道。

就说明其实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瞒着徐贤。至少没打算一直瞒着。

总会有徐贤知道的那一天,只是他还是有些回避自己说出口。因为这件事,毕竟有点复杂,有点那么难以让徐贤轻易接受。或许通过这周围一点点的准备,比晴天霹雳那种状态让她得知,能好一些?

忘了以前是不是说过一个例子就是小时候回家晚了。怕承受挨打的后果。可是越怕越磨蹭不回家,结果越磨蹭回家时间越延长,回家越晚,然后越怕就越磨蹭,跳出来一看就是你不如反正都挨打,早点回家可能打的轻一点。

只是大致上,即将元旦。没几天了。韩过没和任何人联系,包括金泰妍,包括林允儿,包括jessica,包括徐正勋,包括张医生。包括王琳女士。唯独徐贤回去的时候和他相聚会问起到底是不是体检报告出来了,有没有找到具体的原因和办法。

徐贤也一直等待,而且看表情心态和亮晶晶观察,林允儿貌似也没有告诉徐贤。韩过扯起嘴角叹息笑着,理直气壮貌似过来给闺蜜撑腰找韩过谈话的领路人xi,也遇到了类似他面对的问题。他很欣慰是终于有个人理解他的处境,哪怕不是主动而是被动。

她的目的当然希望徐贤的初恋可以成为稳定的感情甚至走入结婚殿堂。这有点夸大但是,不违背她的根本立场。她说的很洒脱就是大不了她劝徐贤放弃这段感情。其实哪有说的那么容易。她可以很轻易说这种话是因为投入感情的不是她,她不会存在取舍问题。

可她终归没法替徐贤做主的同时就要带入她的状况去考虑。因为韩过得了这种病,他逃避过一次。林允儿生气他伤害了徐贤。那么如果又因为治病还伤害她,就相互矛盾了。她希望他治好病然后和徐贤正常幸福的交往,又不希望他以这种方式治好病,让徐贤承受极大的背叛和伤害,可关键没有第三条路目前,韩过将选择权交给她。说还是不说。

说了很有可能就是阻止还没发生的事,扼杀在摇篮里。获得的结果就是韩过没背叛她。但同时也失去了治好病和她可以正常交往的机会。不说就很有可能发生背叛徐贤的事,但同时治好病可以和她正常交往而弥补缺失的遗憾。

就在这时……发生了很无语虚惊。却又荒诞的事。

——

“伯贤啊。d社方面你有稳妥的联系方式吗?”

莫名男孩又接到哥哥边伯范的电话,这已经是边伯范回家很久之后来的电话。自从上次之后。就在那天,一切照常。边伯范带着几个马仔回去了,包括李什么来着。

下意识的男孩就有些警惕。他反而才是一直没有对哥哥边伯范放松关注的一个。他了解哥哥说到做到,最多换个方式而已,不会轻易的放弃。唯一之前放心一些只是觉得或许他也没什么办法做到。

但现在看来,他是已经筹备好,或者干脆已经有了突破?

男孩沉声询问。对面沉默一会,边伯范这时候也没打算瞒着他了。

“放心,这次不是打人,甚至我们都伪装的不错。根本牵连不到我更牵连不到你身上。只是我们有个视频关于他的,放出去绝对会给他造成负面影响。至于影响到什么程度就无所谓了,死了才好。死不了我也不打算再追究。反正这次就当是报仇了。”

还是那句话,隐约猜测和真正知道的情绪是两回事。男孩超级无语和无奈,但同时更多的是担心和交集。

“所以你要发给d社?!你等着d社报出去?!你想法太天真了你?!”

“而且我想好了。你多介绍几家媒体,我自己也打听一下。总不会都找他爆吧?”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