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重庆璧山礼品红椎菌店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夜里沈母熬了一宿,见眼药汤无效,又替儿子请了跳大神的,折腾了好几个时辰,天将亮时,沈腾文才老实了些。

将儿子一安置妥当,沈母立即便回头拉了沈家的兄弟,一路气势汹汹的便冲到段家来了。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我那儿子沾着你这样一家扫帚星,如今既是落水又是受伤,你这个贱人自己克夫,如今生个丫头片子却来克我儿子。”沈母只得沈腾文一个宝贝儿子,一直捧在手中,当做眼珠子一般的疼宠,平日捧着都怕摔了,既舍不得让沈腾文下地,又舍不得唤他做半点儿事,却没想到看护得这样仔细,昨日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却险些将命都搭上了。

一想到这些,沈母便气不打一处来,又狠狠指着刘氏诅咒开来:“你这丧门星,自己是个做天煞孤星的料,便也想来祸害他人,我儿子年少无知,昨日说的话,是半点儿不算数的,我警告你,让你那不要脸的丫头片子,离我儿子远一些!”沈母恶狠狠的指着刘氏咒骂,周围邻居听到这声音,都出来观望指指点点。

ps:第一更!

昨日发生了那样的事儿,刘氏也是心力憔悴,此时又受到沈母这样辱骂,她原本一宿没歇好,又受了腿伤,之前不过是强撑着罢了,此时听到沈母说话难听,刘氏本身又是好强性子,有心想要翻脸,却碍于段桂兰的婚事,只得忍气吞声。

沈母破口大骂时,她还得细声陪笑哄着,好不容易将沈母一群人哄走,刘氏头疼欲裂,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铺子中时,铺子里已经被泼满了大粪,许多布匹都已经毁了,门被砸坏,昔日还算是颇有光景的布庄此时显得异常的冷清,刘氏心口一阵剧痛,这会儿头也不好,腿也疼,刘氏想起自己早年丧夫,好不容易将女儿拉扯长大,本以为是该享清福的命,却没想到一把年纪,还要对着旁人讨好赠罪,那口气终于没能忍住,趴在柜台上伤伤心心的哭了一场。

盘下铺子的人前来催要房屋时。刘氏还病恹恹的。她没想到自己临到老了,连安身立命的窝都没能保得住,一时间脸上也露出凄凄之*。搬家时,除了带走自己的衣裳之外。连家具也没有搬走半只。想到当初丈夫死前。好不容易攒下的铺子房屋,如今到底还是没能保住,最后连个念想也没留下。只是好在小女儿终于是保全了。

沈母再宠儿子,此时也不由大骂他糊涂。她活了几十年,走过的桥不比沈腾文踩过的路少,沈腾文一心读书,简直人都读傻了。段家大娘子沈母是见过的,温婉听话,模样端庄,那绣活儿也好,虽说这一回伤了儿子沈母也怨,可与那段二娘子相比,却不知好了多少倍。沈母至今虽然没见过段桂兰,不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可从她敢闹青楼,且在外人面前脱了外裳便可以看出,这个姑娘不妥之处。

更何况妇人还没过门儿,便能惹下这样大祸,险些害得儿子遭了水灾不说,又应了血光之灾的劫,显然是个不详之人,她跟儿子苦口婆心说了许久,沈腾文却坚持自己的意见,一心认为段桂兰是被人陷害,甚至自己受伤也只怪百合,丝毫不怨段桂兰,一副为了她受伤,无怨无悔的样子,无论沈母如何解释说段桂兰若这样轻易便遭人陷害,那脑袋肯定也是有问题,沈腾文却压根儿听不进去这些。

自己以往听话孝顺的好儿子,这一回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般,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娶段桂兰为妻,甚至开始闹起了绝食,沈母无可奈何,她虽然当日曾跟刘氏言明,不娶段氏女为妻,可她就得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儿子非要一意孤行,如今只能顺着他了。

段桂兰成婚前几日,刘氏因为囊中羞涩的缘故,那嫁妆匣子置办得空空落落的,婚事因为太赶,嫁衣肯定是来不及绣了。

若是以前,自己家还开着布庄,不管段桂兰会不会刺绣,只消请几个绣娘帮忙,不出三五日一套凤冠霞披便算成了,可如今却是不可能。

段桂兰听刘氏这话,怯生生的问:“她肯帮我?”

自己抢了百合的婚事,当日沈腾文又误会了百合,当众将她说得那样难听,现在自己要嫁沈腾文,还要让百合来帮,段桂兰哪怕再缺心眼儿,此时也觉得刘氏这话不见得能行得通的。

刘氏也知道这样不好,倒也想给女儿最好的,可惜如今手中实在是没钱,哪怕就是心有余,也是力不足的,听到段桂兰这话,想起这些日子以来一家人的遭遇,简直如同从云端中掉进了地狱里。

婚事匆忙就罢了,婚礼也十分简陋,比普通人家纳妾还不如的样子,成婚那日沈腾文骑了毛驴前来迎接段桂兰时,竟然连唢呐鼓队也没请。刘氏哪怕再能忍,此时也终于忍不下了,应八字沈家人便一副应付的样子,媒人前来下聘礼时,都是故意寒渗人,如今新婚之日,却是搞得如此寒酸,刘氏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能忍住:“你当真是要嫁进这沈家?我瞧这姓沈的如此薄待你,男人的喜欢又能好几时?”现在便不拿段桂兰当人看,自己的女儿又非国*天香,沈腾文现在哪怕就是喜欢她,又能喜欢到她什么时候?

ps:第二更……

从前有一个名叫白雪的小公举,亲妈没了,后娘看她不顺眼,所以把她赶进了林子中,遇到了七个小矮银儿……七个好心的小矮银儿收留了她,但是小公举纯白善良苏玛丽,所以终于吃了后娘的毒苹果,死掉了。。。。

然后一个恋_尸_僻的王几爱上了她,把她抬了回去。。。

所以他们幸胡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争求如意郎君(二十四)

若只是为了保全小女儿名节,不是多么宠她,刘氏恐怕还会忍耐下去,可她是确实真心诚意为了这个小女儿下半生而担忧。

段桂兰还在对着并不清楚的铜镜中自己的模样而担忧。她脸上敷了厚厚的粉,掩盖住了她本来小麦*的皮肤,那嘴唇涂得鲜红,可无论粉多厚。段桂兰都总觉得自己脸庞上那些并不平整的肌肤十分的显眼。她没有注意到刘氏一下子低落下去的心情。反倒伸手去摸自己的脸,那受伤后好了的皮肤嫩肉虽然重新长了出来,可摸上去手感却要比少女脸蛋上本来的皮肤要厚实了几分。她心中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伸手便将梳妆台上简陋的几样妆饰盒给扫落到地了:“能不能再想更好的办法,将我的脸开得更细一些?”她‘呜呜’的哭,刘氏这会儿自己都心力憔悴,可看到小女儿这模样,又只得强打精神安慰她:

“大喜的日子,流泪十分不吉利,可不能哭,仔细哭红了眼,到了沈家,那老虔婆为难你。你放心,这疤虽然留了些,可你年纪小,女孩儿家皮子嫩,现在才显眼一些,往后等到过几年,也就渐渐淡了。”刘氏的安慰并没有让段桂兰欢喜几分,她想起了当日画春坊的那妇人拿着剪子拍到自己脸上时的疼痛,身体哆嗦了两下,不由又埋怨:

鞭炮声里,沈腾文终究还是进了屋里,这一回虽然没有请人吹弹着一路走来,可沈家为了自己脸面,仍是请了小轿的,段桂兰被人扶上了轿子,照规矩来说,段桂兰送出门,应该是有个娘家人为她送亲的,可是段家并没有什么亲近的家属,原本以前住了几十年的街坊邻居倒是有相熟的,可因为这桩婚事并不太体面,再加上段桂兰这桩婚事怎么来的,熟悉的人都明镜儿似的,这样不光彩,人家不见得愿意来,免得沾了晦气。

“说得倒是比唱得还要好听,先不说那姓沈的酸秀才胡说八道坏我名声,我看到他必要再给他几耳光才消我心头之恨,就是哪怕娘不害怕我大闹了段桂兰的婚事,我也不会去丢这个人,现这个眼的。”刘氏觉得自己都已经没有再跟百合计较,如今她却仍是冷言冷语的,当下心中又是气,又是有些恨:“你这样的人,心眼实在太小,你妹妹不过得罪你一回,便要恨她一辈子,简直太无情无义,你不去算了,我不求你,我自己去!”刘氏气冲冲的把话说完,还没转身离开,百合当着她的面,‘嘭’的一声便将门关上了,这一举动又是气得刘氏浑身发抖,半晌回不过神来。

“吉时都已经到了,亲家母这会儿还没有准备东西。婚姻大事又非儿戏,这样是不是有些太怠慢我家桂兰了?”刘氏到了沈家,也没个人围上来端凳子递水的,沈母听到外头的响动才出来,自己嫁女儿本来是天大的喜事,如今却比人家娶填房的还要不如,当下心中便有些怨恨。刘氏强忍了怒火,看到沈母开口便硬挤出一丝笑来,问了一句。

儿子不听自己的话,仿佛鬼迷了心窍一般非要娶段桂兰为妻,这桩婚事一开始是儿子定下的,在打听到段桂兰的为人,且她又害得自己的儿子那样的结果之后沈母对她便十分不满意,谁料儿子却一心要娶她,这是让沈母最不欢喜的。

“我女儿是个什么样的货*?”刘氏气得浑身哆嗦,她当成宝一般的段桂兰,在旁人眼中看来却是连草也不如,她忍了一路,这会儿沈母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这些,想到当日沈母领了人来自己家又打又闹的,刘氏脸都涨得通红,提高了些声音,尖叫了一声:“我女儿又怎么样了?”她这会儿实在是顾不得了,沈家的人欺人太甚,刘氏这一发火,沈母心中原本强压着的怒火也跟着涌了上来:

“你女儿怎么样,你还不晓得?没出嫁便跟着男人去那胺臢地,见了男人连魂儿都没了,看我儿子中了秀才,死皮赖脸抢姐姐男人,还害我儿子手都毁了,你女儿就是一个灾星,一个不要脸的东西!”沈母也豁了出去,反正这一次沈腾文结亲,来的都是知根知底的,她没好意思多请人,就是觉得脸上臊得慌,大家都知晓这桩婚事,沈母闹起来也不怕被人看了笑话。

刘氏听到沈母说起这些,只觉得句句诛心,想到自己两个好端端的女儿,若不是因为沈腾文,百合与段桂兰又如何会闹成这般样子,若不是因为沈腾文,段桂兰又怎么会跑到画坊上,并且还去闹了一通?若是不认识这个人,她怎么会毁了人家的画坊,毁了名声?

如今大女儿嫁不出去也就算了,自己一辈子的心血段氏布庄也因为此事儿盘了出去。这件事儿固然段桂兰有错,可若不是认识了沈家的人,自己又哪儿会惹上这些麻烦来,连家底都赔了个干净?

“好了娘,大喜的日子,您便歇一些吧。”沈腾文没想到一个照面,刘氏便已经与沈母吵了起来,他慌乱之下先由人扶着下了毛驴,先劝了母亲一句。谁料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沈母更是暴跳如雷。

若想要为官。那身体可不能有半丝残疾,沈母一想到儿子前程被毁,还对段桂兰一心一意,便气得肝儿疼,嘴里骂声迭迭。

周围人都上来劝着看着,刘氏忍了又忍,听她越骂越难听,却终于忍不得了,高声便喊:“我女儿是丧门星,你儿子又是个什么好的?你们沈家也是个灾星,扫把星!若不是因为沈腾文,我两个女儿也不会反目成仇,我段家布庄也不会全赔了……”

刘氏忍无可忍,‘嗷’的叫了一声便朝沈母扑了上去:“我跟你拼了。”还没有正式拜堂成亲,沈母便对段桂兰这样苛刻,拿这些话来作践她,往后时间长了,段桂兰嫁进沈家里,又能过得下去什么样的好日子?

没想到这一趟结亲两个亲家却当众打闹了起来,众人先是有些傻眼儿,等到回过神来,有些机灵的去唤沈父出来时,刘氏与沈母已经被人拉开了。

这里是沈家的地盘,刘氏又势单力孤的,她在被拉开时,遭人架住,被沈母拉了一脸的血印子,只是激动之下却感觉不到脸上的疼。

段桂兰也没想到成亲日竟然会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她年纪小,还是头一回碰到这样的阵仗,人都吓呆了,听到沈父指责,她蹲在刘氏身边,只觉得有些慌乱,又十分无助,她再傻也知道自己以后是会在沈家生活的,如今闹成这样,段桂兰一边哭一边流泪:“娘,都怪你,你怎么不忍忍?”

百合还在家中练着星辰练体术,便有人来到门外,将大门拍得‘哐哐’作响。

刘氏急中风了,这会儿躺在沈家临时搭起来的两条凳子上,嘴角边不停流着口水,身体一直哆嗦着,段桂兰孤伶伶的坐在她身边,百合来时,段桂兰眼睛都已经红肿了,沈家人坐在一旁,一桩喜事,办得冷冷清清的。

百合心中冷笑,刘氏自己宠爱的女儿都放弃了为她出头,她自然不会为了刘氏强出头,说不定到时还会落得一个里外不是人的结局。

“既然这样,还请伯母找人替我将娘送回家里。”她一来没有哭哭啼啼,反倒极为沉得住气,二来没有跟沈母又吵又闹的,与一旁无用的段桂兰相比,这个段家大娘子不知好了多少倍。

沈母哪怕对于段家并没什么好感,可此时心中依然暗骂儿子没有眼光,为了个段桂兰弄成自家成了个笑柄不说,还前程都毁了。这样一个容貌性格样样不比段桂兰差的姑娘不知道要,反倒偏要去娶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祸篓子。百合没有闹腾,刘氏又是跟自己吵了之后才变成这模样的,沈母只得强忍了心中的怒火,让人将刘氏抬了起来,送回段家去。

等到刘氏被抬走,打断了的拜堂仪式才开始继续。只是这会儿早误了吉时,之前又发生了那样的事儿,因此这堂拜得也是冷冷清清的。

只是家中根本就没有多少银子,刘氏平日防她防得紧,藏钱的地方百合根本就不知道。幸亏段家铺子变卖之前,她藏了一些碎布,趁着段桂兰出嫁前这段时间刘氏没功夫管她,除了练习练体术的时间,她也做了几个荷包与帕子,这会儿只得拿这些东西出来,换了几十钱才去请的大夫。

城中还堵着路,路途不少官兵严阵以待,周围百姓议论纷纷,百合请了大夫回家给刘氏施了针,又给她灌了药,刘氏后半夜才悠悠的醒来。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