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深圳礼品红椎菌群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他这话已经透出了暂时不会碰百合的意思,听他这样一说。百合一直紧绷着的心才终于缓缓落下了。虽说张洪义狮子大开口,明显没有死心,可他好在是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百合心中松了口气,只是张洪义也不傻,他看到百合脸上的神*,又接着道:

百合听他说得认真,一双大眼睛里透出严肃的神*,她原本以为能拖个几天,将几日后的事儿拖过去就算了,可没想到自己表达了不想要嫁给张洪义的意思之后,他竟然答应了!

可想而知这个人的性格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可怕,剧情中的原主只顾着怕他,却压根儿就没有去摸过张洪义性格,百合点了点头,暂时跟张洪义住到一块儿,他又答应了自己只做名义夫妻,那么她心就落地了,她指了指屋里:

“那也行,如果是这样,我也会好好考虑你的,但是我们毕竟孤男寡女的,这么同睡一床也不好,要不你也别出去喝酒了,不如再修间房屋,我们也好分开住! ”她壮着胆子再提要求,这一回张洪义一口拒绝了,将胸脯拍得‘咚咚’作响:“你将我姓张的当什么人了?我说过就是了,但要我分开睡不行,我只是答应暂时不圆房,但没说不能挨着你,你自己也答应要跟我好好处,若是一天到晚分开睡,岂不是你要反悔了?”他刚刚说过的话,陷井结果在这儿挖着。

这人看似憨厚傻,实则也是精明。

“更何况堂虽然暂时不拜,可名义上你还是我媳妇儿的,否则这营州市井无赖能将你皮活剥了!过几天我会找兄弟们过来喝两杯,让你认认门路,只说你年纪小,拜堂推迟到一年之后。若是分开睡,让人知道我姓张的讨个媳妇儿还得被压制着,我脸往哪儿搁?”他挺了挺胸,声音还挺大的:“男主外,女主内,以后家里就该你操持了,碰不能碰,饭该煮吧?”

屋里又只得她一个人,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张洪义回来,百合这才起身开始练起星辰练体术。

这一回他应该是不准备再出去了,因为门还没锁,在屋里关了一整天时间,百合闷得人都快受不了了,这是她进入任务世界之后第一次真正踏出房门,连着几天没见太阳,此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坡,夕阳光洒在她身上,有些刺眼。

没多大会儿功夫他又将那头破被子拿了出来。一把披到百合身上,百合想躲,他瞪圆了眼:“干什么?病还没好,要出事儿了,算谁的?”

“好好在屋里呆着,别出院子。”见她还算是听话,张洪义扬了扬眉头,表情有些得意,却装出凶悍的样子故意威胁了她几句,这才挑着水桶准备出去了。

“水井远吗?”张洪义不明白她问这话的意思,但仍是摇了摇头,百合看了他一眼:“我想洗澡了。”

营州这个地方十分古怪,白日时热得要命一般,晚上却又气温陡降,有时冻得人僵手,张洪义并不怕冷,也没那么多讲究,平时自己一人住,怎么弄都可以,有时哪怕杀的猪太多,回来提桶凉水擦了身体,一来节约柴禾,二来他一个人,也并不用避什么人耳目,这会儿屋里多了一个人,他才开始感到有些头疼了起来。

“去给我倒碗水来!”他干得热火朝天的,为了她洗澡,自己一大早上山又砍又挑又扛的,这会儿一回来忙个不停,她倒是好,蹲在旁边看热闹似的,还在玩土,张洪义原本想像中娶了媳妇儿就可以男主外女主内的日子,如今现实跟想像差得太多,他突然扔了手里的活儿,站到百合身后开口,手举了起来正要俯低了身体拍她,还没碰到她时,百合原本还在想着这院子地方大,可以找些小菜来种,根本没想到他会突然跑到自已身后说话,吓了一大跳,手里抓着的泥下意识转身就朝后头洒了过去。

“给我倒碗水去!”

百合这两天口干舌燥,但不敢喝生水,这会儿口中干渴,张洪义听她不是做饭,一下子露出失望之*:“喝个水,还这样讲究……”他念是念着,但仍丢了手中的活儿去替她将火点了起来。

这土豆儿削了皮切成片,抹了少量油在锅里一炒,放些盐,将煮得半熟的米粒往上一盖,淋些水把盖子一闷,百合只管往灶里添柴,不多时那饭香味儿直往人鼻孔里钻。

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美味儿,可是家里有了个女人,始终还是不同了。

张洪义傻愣愣进屋里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碗筷,他碗里饭都盛好了,桌上虽然没有菜,可对于自己以往一回家便冷锅冷灶,凡事还得要自己动手,张洪义突然间抿了抿嘴角。家中有个女人果然是不同了,原本两间破破旧旧,他一个人住着也嫌宽的房子,这会儿只是多了一个人,却显得热闹了许多。

那土豆被闷得起了些锅巴,金黄金黄的,咬进嘴中香喷喷的,他心里有什么地方开始柔软了起来,百合端着碗小小口的吃,看他大口大口的往嘴中扒,她手艺不错,虽然只是简单的材料,可越是简单,才越是体现出她厨艺来,那锅巴煎得恰到好处,咬进嘴中脆却又没糊,他吃得香甜,百合却是犹豫了一下:

“以后,你不要出去喝酒了吧。”

大家中秋快乐,今天是双更合一的,所以这一更之后,没有了,大家明儿见。

中秋佳节,大家吃着月饼,阖家欢乐团圆!

求月票跪倒在地上求走过路过的妹纸汉纸们,打发点月票吧……

“多杀点猪,也好挣些钱。”看他心情好,百合又添了一句,张洪义只当她是想要跟自己好好过日子了,见她这样一说,又是忙点头:

“……”

她说了半天,结果话在这儿埋着,张洪义觉得有哪儿不对劲儿,可又说不出来,他低头猛的扒了一大口饭,想了想:“要不,明日我去找点活儿干吧。”

一听百合让他不要再出去喝酒,他犹豫了一下,既不想跟以往的朋友断了来往,可想想百合说得又对。

以前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现在家里多了口人,哪怕他不为自个儿着急,也该为百合想想了。

思来想去,他决定再谋个差事儿做:“反正我一身力气,县里缺人手。哪天我就去了,听说衙门里王老邪儿熬不下去了,大六子有意要推荐我去。”他嘴里所说的什么‘王老邪儿’,又是什么‘大六子’的,百合只能凭空猜测这些人应该是他的朋友,他扒完一碗饭,舔了舔嘴,显然还没吃饱,看百合抱着碗拿着筷子还没动的样子,有些忍不住了:

“自个儿吃你的!妇道人家,头发长,心思重,我力气大,少吃点儿饿不死,看你那小猫似的,说话时声音都听不清了。”他的脸映着火光,显得有些发红,锅里烧开了,那水就着锅巴煮了小半锅,一烧开了‘骨碌碌’的冒着热浪,他铲了两下,又添了满满一大碗,才重新坐回了桌子上:

“王老邪儿是衙门的,是刽子手。”他说完,像是怕百合不懂刽子手是什么意思一般,又补充了一句:“是砍人脑袋的。”

营州这边流奴多,罪犯也多,再加上外族人混杂,作奸犯科的人也不少,有时军中甚至能逮到那些奸细,对于这种情况,营州的几个土皇帝都是自作主张,将人砍首,压根儿不用上报京师刑部的。正是因为如此,这边死的人多,命也不值钱,百姓们早见麻木了。

杀猪跟杀人,那已经是两个概念了。

张洪义不是什么好人,市井中欺霸良民的事儿也不是没有,打架斗殴的事儿也干过了许多,可是他并不是黑了良心烂了肝的,女人不喜欢他,只要跟他说了,他也不见得会强求,但这会儿他倒真有些犹豫了,这个小娘们儿让他有点儿不太想放手,家里多了个人,才像是个家了,有人做饭,有人关心他没吃饱,一想到自己配不上她,张洪义端着那半碗锅巴糊糊,突然间觉得有些吃不下了。

百合看他扔了碗筷,心中倒是有些稀奇了,张洪义这人有事儿从不往心中去,吃饭时利索,躺下就能打呼,此时连饭竟然都不吃了,只是听他问话,她也跟着放了碗筷:

难怪她不愿意嫁给自己,张洪义心又喜又悲,喜的是自己无意中买回一个罪奴,驿馆的人只说是犯事儿的,他原本以为最多也就是个官家管事娘子的女儿罢了,哪儿想到竟然是个大小姐了。

两人没有再开口,百合是在为了原主的心愿而发愁,张洪义却不知在想些什么,二人和衣躺到床上时,他明显拘束了许多。

他打开房门,早晨百合就烧好了开水泡了薄荷叶凉着,这会儿还没有完全凉透,正递给他润喉。

ps:第一更

我的盖世英雄(七)

“怎么今天回来得这样早?”筐里肉还没卖完,显然他既然挑回来,应该就不准备再卖了,他一口气将水接过喝完,翻身从箩筐里翻翻找找,那堆棕叶被他翻得乱七八糟的,他从里头找出一个拿桑树叶子裹着的东西,摊在手心儿上小心翼翼的翻开了,里面一摁红绳儿,一把木梳。

“别管那些了,看你头发乱糟糟的,把头发梳起来,用这个捆上!回头过两天挣了钱,喜欢什么样的花布,我替你买回来,你自己做件衣裳。”

百合没想到他会给自己买了东西,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可张洪义手中并没有余钱,今日肉没卖完,显然这两样东西已经是他今日挣到的所有铜子儿了。她愣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接,张洪义像是恼羞成怒一般,一把捡过这东西塞到她手上:“我姓张的没什么本事,虽然不能让你过上以前那样的生活,可也不会差了你的,好好拿着。中午吃肉,谷子也买了,过会儿我就去舂!”他说完,踢了箩筐一下,里面装着谷粒被撞动时的响声来。

他脸上神情有些得意,又有一丝窘迫藏在眼底,看到百合一头长发只是用布巾挽了起来,他一副想要伸手摸,又不太敢的样子。

“要不要我帮你梳?”他吞了吞口水,最后仍然没忍住。问了一句。

更何况梳个头发。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因此她只是顿了一会儿,看张洪义强装出不经意,一双眼睛却又盯着她动静看的样子。那模样仿佛警惕如一只兔子般。百合点了点头。他整张脸都亮了起来。

见百合点头,张洪义有些兴奋,说实话,从将这小娘子抱回家中,他也并不是头一回碰触她身体,甚至吃药喂饭时,哪一回不是他又抱又提?可这一回不同,这一回百合只是答应让他帮忙梳头,张洪义却觉得手都有些紧张得发抖了,他暗骂了自己两句没有出息。

以往上山砍柴,杀猪打架,没一回有这样心跳加快的,他手心里甚至连冷汗都沁了出来,那梳子握在手中,都险些被他折断了。他赶紧换了只手,那右手在衣裳上头蹭了好几下,才小心翼翼的撩起了百合一缕头发,他表情虔诚,捧得倒是中规中矩,可是因为紧张,那梳子一下子就卡在了头发间,多试了几回,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拨不出来了。

张洪义深怕被百合看到,赶紧将头发握紧放到身后扔了。那头发倒是又细又滑,跟他一头稻草似的不太相似,只是太长了,再加上这段时间百合没有梳子,只是以手指作梳理一下罢了,张洪义以前又并未给人梳过头发,他又紧张,这一卡住他就想要强行拨出来,他那力道几缕脆弱的头发哪儿拦得住他,自己感觉还没使几分力呢,那头发就断了。

“嘶,好了好了,你别碰了,我自己来。”百合被他拽得头皮生疼,伸手想要去摸,却被他一把将手拽住了,他手上力道没个轻重的,着急之下将百合手背都拽得发疼,他抓住了没有松开,直到百合开始挣扎了,他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如碰着火碳般,慌忙将手松了开来:

分享到:

上一篇: 乔亚礼品红椎菌

下一篇: *互赠礼品红椎菌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