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感谢女儿女婿送礼物的微信里的话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7:04:00浏览216次

“没有啊!”刘姚听到这话,自然摇头,她表哥沈琦喜欢了乔以安三年多了,从初中时见到了她就喜欢,一直追到高中,如今高三都毕业了,还从没得手过,她跟乔以安现在虽然疏远了,可毕竟曾做过闺蜜,是知道乔以安不喜欢沈琦的,否则哪儿用得着沈琦等这么多年?当初沈琦那样努力两人都没能交往,沈琦为了乔以安还错过了高考,如今两人更不可能交往的,她不知道这女同学是哪儿得来的消息,正要开口发问,那女同学接着就道:“可是两人都做了那样的事儿,而且还被秦政捉奸在床呢,现在班里的人都知道了,你看秦政今天都没来!”

坐在另一旁的乔以安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大家看她的目光她觉得有些诡异,又看刘姚被一群人围着,大家一边跟她说悄悄话,一边还盯着自己看,看得她毛骨悚然的,乔以安本能就感觉这群人是在说自己的坏话了,高中三年。她从来没被人说过坏话,在班上人缘她一向不差,还没被人这样排挤过,当初倒是这样看人家排挤过聂百合,可那会儿的她是看热闹的,现在自己变成了热闹,乔以安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了,她朝刘姚走了过去,正想要找个凳子坐下去,却有人拿脚放到了椅子上。乔以安尴尬的站在一旁。勉强笑:

“姚姚,你们在说什么,这样热闹?”

秦政喜欢乔以安是秦政的选择,刘姚不会恨她,可是自己为了她受伤的时候乔以安做了什么?她不来看自己,反倒趁着自己受伤时去勾搭秦政,自从那以后刘姚就疏远她了。

“乔以安,你和沈琦在一起了?”刘姚不是能忍得住话的人,此时知道这个消息,又听到乔以安问话,她直接就将刚刚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告诉刘姚消息的几个女生表情有些尴尬,但也好奇乔以安要怎么回答,没想到乔以安断然否认:“当然没有,你怎么这样问?”

“大家都知道这事儿了,你说没有?”刘姚听到乔以安这样否认,心里一股无名火就涌了出来,沈琦喜欢了她这么多年,碍于她纯洁与干净,一直连表白都不敢,现在班里人都知道乔以安跟沈琦睡到一块儿被秦政抓奸了,刘姚虽然不太敢相信,毕竟她这一年多对乔以安虽然失望,可也不至于对于她整个人都否认的地步,但听到她毫不犹豫就否认了沈琦,自己的表哥还为了她错过高考,如今只能去参加武警学院,刘姚便忍不住的失望,她指着乔以安喊了起来,乔以安心中一跳,一股不好的预感便涌上了心头来,她咬了咬嘴唇:“我跟秦政在交往,又怎么会和沈琦在一起?你知道的,我一直拿他当哥哥看的……”

“秦政,你怎么现在才来?打你电话也是在通话中,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若不是为了面子,害怕自己躲了之后人家会说自己是懦夫,他早就回家里去了,不会参加这个什么聚会,幸亏高三要毕业了,希望这件事儿随着高三毕业,就告一段落。

如果是其他人百合不管,但是既然是这个男人,她就不能不管了!她想起女生宿舍大门外不远处被人用砖叠了一个小阶梯出来,那是校园里交往的男女们在宿舍楼关了门之后,恋恋不舍的男生们放的,为的就是能在老师巡房之后,依依不舍的情侣们还能踩着砖隔着一道墙和墙内的女朋友说话,她飞速跑去,那砖平时宿舍的管理会清理,可是清理的速度永远及不上热恋中男生们放砖的速度,那儿竟然还有,百合摸了一块折转回来,那一对狗男女已经绞成了一团。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样缠着我,我我就告诉爷爷,告诉爸爸!”乔以安像是忍耐不住般,又挣扎了起来,男人停歇了好一会儿,才喘着气喊:“你要交男朋友也可以,我不管,但是以后你不能再拒绝我,一个星期你必须陪我五次。”

“两次太少了!可满足不了我,也满足不了你,我知道你的身体,最少四次!”男人还在讨价还价,乔以安已经挣扎了起来:“最多三次,再多不行了,不然就不要碰我,你放开……”

她提起脚一下子就朝男人脑袋用力的扫了过去:“*/狼!竟然敢在女生宿舍楼下非礼女同学,我今天要把你抓进警察局里去!”

那男人反应倒也快,听到脚扫来的风声时便赶紧转过了头,他原本制着乔以安的手被松开了,正想要去看是谁敢来在这个时候打扰他,可他转过头去时,哪怕是反应再快,却也及不上百合快,这男人只感觉到一只脚夹杂着劲风袭来,他想要躲时,已经起身来不及了,‘嘭’的一声那脚用力的扫在他脸上,打得他脸庞不由自主的朝一旁歪了过去,高大的身体被这一踹踢得飞跌了起来,关键时刻身下除了个乔以安之外没有东西能固定他的身体,他还来不及想是谁有这么大力气可以将自己踹飞时。百合惊怒交加的声音就响在了他耳边,他牙齿被踹得松动,嘴里一股血腥味儿沁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自己不是*狼,百合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提起砖用力的就朝他脑门儿上敲了下去!

‘咔’的一声脆响,这男人连哼也没有哼一声,当下只感觉脑门儿‘嗡嗡’作响,头上一麻,还没有疼痛传来。一股热流顺着脸庞便涌了下来。

“卧槽,特么的谁敢打我!”一说话,刚刚他脸颊被百合踢过的地方便隐隐作疼了起来,他又倒吸了口凉气,嘴中又咒骂了一句,眼中露出阴狠之*,正要坐起身来,百合已经将砖头一扔,看中的位置是这男人的小腿骨,那男人被这一砸,砸到了骨头那是钻心的疼,还没来得及将脚抱着,百合已经伸手抓住了他衣襟,直接就将他给拖了起来,一面拖着一面伸手去摸自己的包:

乔以安将自己的衣裳整理好了,心跳得像鼓捶一般,她一面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脸庞热得就像是有火烧一般,刚刚慌乱之下没想到有人会过来,她根本来不及反应,这会儿冷静下来才听到说话的声音是百合,虽然吃惊百合怎么会在这儿出现,还恰好撞破了她和这男人的事儿,但是听到百合只是误会这男人想要非礼自己而已,并没有听到自己和这男人刚刚的对话,她才心头松了口气,慌忙道:

“好了好了,不要再打了。”

原本乔以安对于这个男人是有些埋怨的,她的第一次在四年前就被这个恶魔一般的男人强占了,从此以后几年的时间里,她一直想要逃离他,上了高中之后与秦政在一起了,乔以安以为自己已经离开了过去,没想到这个男人却又钻了出来,还知道了她跟秦政交往的事儿,暴怒之下威胁她要将自己和他在一起的事告诉秦政,如今她跟秦政之间关系还紧张着,乔以安对于秦政是真正有几分喜欢的,实在不想放弃他,听到男人威胁本来对他也有气,可是她心软,夜*下,看到男人被打得一脸是血的样子,再想到记忆中他英俊迷人的样子,头一回看到他这样狼狈的模样,乔以安早就气消了。

更何况这男人再怎么坏,也是她的叔叔,是她的男人,百合则不同,百合只是她关系有些敌对的普通同学罢了,乔以安自然是心中不满百合这样打这男人的,若只是将他拉开也就罢了,没想到百合会下这样狠的手,她声音里带了些哭腔,忍不住喊道:

“乔以安,怎么是你?”她踢了这男人一下,乔以安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看着这要死不活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百合说话时她还没反应得过来:

“不,不不,不要报警!”乔以安听到报警,吓了一跳,本能的就阻止了起来,若是一时报警,自己的小叔叔和自己之间的关系被人批露出来,她一辈子都完了,到时怎么可能还在华夏生活得下去?她怎么面对父母,怎么面对爷爷奶奶?乔以安拼命的摇头,心脏吓得险些停止了跳动,脑海中不停的想着要怎么用主意打消百合的念头。

百合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她就是想将这男人白打一顿,让他吃了亏却说不出口来,就像当初被投了毒的聂家,吃了大亏最后聂家倒了霉,连下毒的人是谁都没能查出来。她现在就是要利用乔以安心中的惧怕,让这被打的男人忍气吞声的将被打落的门牙往肚里咽,也让他尝尝有苦说不出的滋味儿。

“不报警?他是你什么人?你这么维护他?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百合故作好奇的问了一句,乔以安此时心乱如麻,听到百合问自己,又看她将这个一向意气风发的男人打成这副模样,心中又烦又气,不耐烦的就道:“他是我朋友,你能不能别管了?你走吧。”

ps:第一更

推荐好票的小说

今儿梳个堕马髻她认得你,赶明儿另梳个,她就记不得了。

但有一位,即便裹成熊,她也总一眼就能分辨。

恶女配想翻身(二五)

“我说过了,你能不能不要管了?你赔医药费,你有钱吗?你家不是出事儿了吗?你拿什么来赔?你还是担忧一下自己的大学学费吧。一年学费怎么也要五六千,你就是考得中,你上得起吗?”乔以安忍不住尖锐的反问了一句,百合原本就没想过真会赔偿这个男人什么医药费,但只是要让乔以安自己将话说出口罢了,此时听她这么一说,她顺势就将刚刚才被她抓起来的男人一下子又掷回地上,冷着脸道:

“不管就不管!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现在不要我管。以后出了什么事儿别找我来要医药费!”

这一夜乔以安没有回来。宿舍里的同学们相约着回来时看到宿舍中乔以安不在,开始还有人矜持着,到了后来就忍不住问道:

大家听她这么一说,都感到十分好奇,就连拿着手机准备打乔以安电话的刘姚都转过了头来,几个姑娘都忘了以前跟百合之间冷淡的关系,催促她快说,百合这才像是勉为其难道:

刘姚手里的手机握得紧紧的,听到三十多岁这几个字,她表情有些不大对劲儿了,忍不住问了一句:

“那男人长什么样的?你还记得不?”

如果百合说这话时刘姚不知道乔以安和沈琦之间的事儿,乔以安虽然让刘姚失望,可她在刘姚心中还是干净纯真的形象,但就是知道了乔以安和沈琦的事儿,刘姚才发现这个自己自认为了解的闺蜜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对于百合说的话就有些半信半疑了,她问了一句,原本心里还在想着百合应该是看错人了,没想到百合听她这问话,便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长得可能有一米八五以上,身材倒是有些消瘦,眼睛细长……”她越是描述,刘姚心里就越发觉得有些古怪了起来,尤其是到了最后,百合添了一句:“哦,对了,他右眼睑下方长了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痣。”

“怎么会看错?今天晚上我也打了那个男人的,看得清清楚楚,不然他眼睑下的痣我能看得清?就是因为第一次看到这两人接吻时,那男的歪着脸闭着眼睛亲她,我才看清楚的。”百合看到刘姚这模样,心中就知道刘姚已经明白那个男人是谁了,她勾了勾嘴角:“我家里开超市的,小时我爸带着我守在超市里,时常带我看人呢,说是右眼睑那儿长痣的人有经商运,我所以记得特别清楚呢!”

百合说完,刘姚脸*惨白。

ps:第二更

大家小粉票被我榨干了吗……

“他,他是,他是乔以安的小叔叔……”刘姚这会儿正是神情恍惚之时,听到有人问话,本能的便将自己知道的事儿说了出来,等到话音一落,发现说出口的话有些不对劲儿时,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嘴,可是刚刚宿舍里大家都在等着她说话,因此十分安静,她说的话又并不小声,众人还是全听到了。

“应该不可能的,乔以安知道那是她小叔,应该不会的,说不定是百合你看错了。”

“看错一次有可能,看错两次不可能了吧?百合不是说了,今天晚上发现他们在宿舍楼下干。那啥事儿了吗?”宿舍里的同学没想到会听到这么大一个八卦,都议论纷纷了起来:“是不是真的,打个电话问乔以安在哪儿,再问问看她小叔叔有没有去医院,不就知道了?被百合打破了头,总要去医院吧?”

“就是,更何况如果心里没鬼,百合说要送她叔叔去医院时,怎么她不答应,还让百合别管这事儿?”大家七嘴八舌的。几乎将乔以安心中的想法摸了个透。以前乔以安纯真善良,没想到这底子是接二连三的被人爆出来,众人都是热情高涨,心头其实已经认定了乔以安跟她叔叔间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

人的想像力本来就是无穷尽的。有时说得再多。倒不如像现在这样引着让大家自己去猜测。得出的结论别人会更相信一些。

“不可能吧?毕竟是自己的叔叔,兴许是我看错了吧!”百合深知众人的心理,故意在这会儿大家都认定了乔以安可能跟她叔叔之间有什么不正当关系的时候。否定了一句。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