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野生红菇虫蛀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20:00浏览216次

他这一通话又惹得其他三人一阵大笑,纷纷都说这老鲁不地道,走门子都走到官衙来了,又说崔老弟断然不能轻易答应,好歹也要到平安坊摆上一席才行,也让众人来个雨露均沾才是。

崔破面上随着笑了几句,心下却是责怪自己太过于疏忽大意了,对着那鲁给事中微一点头应承之后,五人又笑闹了几句后便又埋首于一堆各地呈来的奏章中去了。

崔破依样学样的将几上奏折一一浏览,于避讳、字句方面先行审定,更依据事情缓急、呈奏人品职高低分好等级,写上节略,直待介时收拢一起往侍郎处呈送。

拍了拍他的臂膀,崔破回转自己几案,又自历年存档的奏章中借出几位名臣的折子细心学习揣摩,如此直到皇城各部散衙的钟声响起,见自己的奏章也一并被送到侍郎处,方才与四人作别策马回府而去。

第五十三章 --(4437字)

淅淅沥沥的秋雨应和着皇城各部散衙的钟声飘飘荡荡而下,朱雀门处一位身披朱紫的官员疾步避往厩棚处,一边对过往施礼官员的官员颔首回应,一边掸抚着公服上沾染的雨滴,口中暗叫道:“晦气。”不一时,一辆高大轩车驶至,这官员上得马车后方才对策马的老者道:“老张,先不回府,且往常相宅。”

车行至群贤坊常宅,那朱紫公服的官员下得马车,也不待人通报便径直穿门而入,一路循着下人们的示意往后园渊静亭而来。

直到约两柱香的功夫后,才见那老年门客一推棋枰、叹息说道:“相公之落子直似将军之出塞,若猛士之临边,及其进也则乌集云布,陈合兵连,吾大不如也!此局败势已呈,再下无益了!”

“哲先先生前言在耳,下官那里还敢自讨没趣,还请相公放我一马则个!”张镒的这番话直引来亭中三人又是一阵相视而笑。

想是觉得说话略显生硬,一语即毕,不待张镒接话。常衮又是哈哈一笑道:“张东台可知当今司天监李山人故事?”

张镒自少年入仕宦以来多于地方任职。一步步磨到封疆大吏,更得常衮援引得以入掌门下省,是以对常年居于长安的李泌旧事少有所闻。闻言一愣后道:“还请相公提点。”

“这些个都是闲话,只不知张东台来找本相何事?”亭中略静默了片刻后,常衮推开身前棋秤说道。那门客见他二人意欲商议朝事,乃拱手一礼后,退下自去不提。

“只是什么……”一旁静侯的张镒接言问道

“只是此子以前之所为与这份折子实在是大不相符,观其行事,历来进取有余,沉稳不足。缘何这份《请行海税及贸易之事表》却是思虑如此周详?更有甚者,此子常居北地,后又至长安,便是连海也不曾见过一面,何以对沿海各州府之事了解的如此周详?我观他折子中所言,便是六部恐怕也无如此详备之记录,他又是从何得知?”满脸疑虑之*的常衮说话间犹自不肯落座的绕亭缓行思虑。

“那这两本奏章……”张镒看了看常衮那略有所思的面孔道:“要不要也将它们给封驳了。”

“皇上对此子地态度着实令人难以捉摸呀!”常衮沉吟片刻后悠然一叹道:“此时万万再不能予他表现的机会,此事,你且回去先精研他这奏折,总要找出其中悖理疏漏之处,异日待政事堂中会议此事时,先将之驳了再说,自今而后,凡他所呈送之奏章来一本驳一本。如此总要将他地锐气都消磨尽了再说,本相倒要看看他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与此同时,大唐工部司员外郎崔破大人正在自己府中接待一位来自异域远地的客人。

“松瓒将军远来长安,正合由某一尽地主之谊,带将军好好领略一番这长安城的风光。”不耐气氛沉闷的崔破哈哈一笑开言说道。

崔破伸手接过,细细核对过数目及高崇文的画押无误之后,乃唤过一旁侍侯的涤诗取过笔墨印章附后签押毕重又递还。

松瓒萨多接过回执看过,小心收于怀中后,更伸手掏出另一张桑皮纸道:“大王有言,若是崔大人手中银钱不足,可以纸上所列之物等价抵充,此事宜愈早愈好。”

崔破接过细看。见上面所列多是弓弩之物,尤其是臂张、角弓两种轻便近战弩形需求最多,心下略一换算价格,倒也公道。于此时无银可付的他来说倒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抵帐办法。

边将单据收起,崔破面带难*的看着松瓒萨多说道:“松瓒将军,单子上所列之物当无问题,然则这数千里之遥,如何将之平安运抵实在是一个大大的难处所在。”

“那贵部投入其中的军力又是多少?于复国之事上又是如何打算?”崔破跟上一句问道。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