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彩瓷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18:00浏览216次

“你的车?哪辆是你的车,你叫得出名字来?”百合原本今日就没打算要开那辆红*的宝马,以前卫百合气不过,总是会跟朱媛媛争抢,可那会儿的卫百合只是不甘心,再加上她心中还有朱明沏,所以才会跟朱明沏斗这些气罢了,现在原主早已经不在了,百合对于朱明沏没有任何的感情存在,也不想再跟朱媛媛为了一辆红*的宝马车便争得面红耳赤,因此一早就是准备开原主本来自己曾贷款买下来的那辆二手小车的,可是这会儿听到朱媛媛的语气,她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凭心而论他也知道朱媛媛有些地方做得不对,可是朱媛媛从小失去了父母被抱养到朱家,朱家没有女儿,上下都很宠她,再加上怜惜她自小被抛弃,大家都习惯了娇养着她让着她,朱明沏猜测她之所以对于卫百合这样大意见的原因,有可能是她知道自己的身世,害怕自己娶了媳妇儿之后她就少个人宠爱了。

以后自己是要和卫百合过一辈子的人,他有的时间补偿卫百合,但朱媛媛迟早要出嫁,更何况朱明沏隐约能感觉得到她对自己是一不样的,但偏偏他又不能回报她,因此对她特别的愧疚,这段时间宠她宠得是厉害了些,可现在朱媛媛已经都二十五了,能隔得了几年就出嫁?到时他的时间不全都是卫百合的?

若是不知道内情就罢了,这会儿明知道朱媛媛不是朱家亲生的,听到她说这样的话,百合心里真是看不起她。吃着朱家的喝着朱家的,就连长大之后也是朱家花了大价钱送她出国留学,如今却威胁起朱家的人,她以后都不再回国来,若不是朱家给她撑着,她拿什么本事不回来?

“有什么话,现在就说,当着我的面。”她醋劲儿倒也大,这会儿朱明沏说了想要跟百合单独说话,她却不肯,深怕两人离了她的眼又亲热了起来,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在百合身上,防她似防贼一般,百合看到她这样子,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当着你的面?晚上我跟朱明沏要滚床单,要不要也当着你的面?”

“好了!”朱明沏脸庞一下子涨得有些通红,瞪了百合一眼:“不像话,当着媛媛的面胡说些什么。”

“媛媛……”看到她一跑,想到刚刚妹妹要哭的神情,朱明沏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原本想要追上去的,最后脚步却又顿住了,叹了口气:

更何况百合同样也有话要跟朱明沏说,她在车库里等了一会儿,朱明沏一刻多钟后才来,他换了身衣裳,只穿着衬衣,西装外套被他挂在手臂间,这么长时间出来,除了换衣裳之外,显然他是将朱媛媛已经安抚好了。

昨晚没睡几个小时,朱明沏一张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疲惫之*来,他发动车子,转头看百合正在系着安全带,又有些烦燥的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我有话想跟你谈谈,媛媛年纪不大,她毕竟是我妹妹,你就不能让让她吗?”才新婚几天,可是朱明沏却并没有品尝到新婚的乐趣,反倒开始感到有些疲惫了起来,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哄了左边要哄右边,他还有*的事情要处理,时间长了便有些烦燥了起来。

今天还是两更。。。

伪兄妹的爱情(五)

朱媛媛的性格朱明沏了解,从小就是一个刁蛮任性的主儿,她一直被人宠着长大,向来就不肯服输,卫百合一向明理懂事儿,因此他准备来和百合谈谈,看她能不能收敛几分,不要成天和朱媛媛闹得鸡飞狗跳的。

他说的话并不多,但处处都在维护着朱媛媛的,百合脸向着窗外,看窗外景*飞驰而过,有时经过绿荫时,窗上映出她平静的面庞来:

若是原主听到这话,恐怕真要活活气死了,才刚新婚几天时间,就被丈夫要求先回自己本来的出租屋住几天,这跟变相的被赶回娘家没有什么区别了。估计剧情中的卫百合就是早猜到朱明沏可能这样说。所以哪怕就是在新婚时期也过得十分不愉快,她小时没有稳定生活的童年,长大之后又一直对卫母以及卫瑞付出,成年之后为了和朱明沏在一起又这样忍耐,根本没有享受过被人呵护的滋味儿,她原本以为结婚之后情况可以改变,本来以为自己从‘外人’变成了朱明沏的‘内人’他就会对自己更向着几分,结果没想到却是比她想像中的更糟。

一边是妹妹惹出了麻烦,一边则是媳妇儿,做这样的事儿以后哪天都可以,朱明沏想着大不了以后和她赔罪也就是了,相较之下朱媛媛如果出了事则是要麻烦得多,因此他当时离开了。

虽说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愿是什么,但百合却替她快刀斩乱麻,说出要离婚的话之后,她心里其实就已经下了这个决定:

“你妹妹跟我之间的关系你也看到了,我以前对她怎么样你心中也清楚。”朱媛媛喜欢朱明沏,这一点两人心中都有数,只是以前的卫百合以为这是两兄妹,因此只当朱媛媛只是特别恋兄罢了,哪儿会想到其他?那会儿未婚前她对朱媛媛也曾讨好过,但两人身为情敌,怎么都是水火不融的,她唯一能讨好得了朱媛媛的地方,恐怕就是她主动离开朱明沏了,如今朱明沏只要求百合一个人来忍让,那明显是不可能的事儿,一个人的忍耐度本来就是有限的,更何况百合压根儿没有想过要忍她。

朱明沏话音一落,心中顿时一动,卫母最是心软,卫百合对于家里人又一向照顾,他说得多了,倒不如请卫母在背地里替他多说几句好话,兴许百合就能想得通了。

“这两天你暂时住到出租屋里,我过两天去接你,乖了。”他说完,嘴角边露出笑容来,伸手过来摸了摸百合头发,手掌上微微使力,想将她头扳过来亲她脸,百合却偏头避开了,朱明沏看到她有些冷淡的面庞,实在是吃惊,以往他因为朱媛媛的事儿主动在卫百合亲热时抽身离开的情况有,但原主拒绝他的时间这几年时间可几乎是没有的,没想到百合这会儿竟然会连他碰一下都不愿意,莫非她还真想跟自己离婚了?

若不是自己要为卫百合完成任务而进入她的身体里,在外人看来正常的两夫妻,如今却搞得偷偷摸摸,也实在是可笑,偏偏朱明沏好像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一般,还想伸手过来拉百合。

看他一副还想要解释的样子,百合冷笑了一声,紧接着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她比了个手势打断了朱明沏的话,将手机从包里拿了出来,电话是卫母打来的,电话那端卫母的声音里带着卑微与讨好:

“小合,你弟弟,你弟弟他不见了……”

ps:-。-

求小粉票攒人品。。。。小粉票今天有可能过百嘛,过百今天加更了!

卫瑞的病是出生不久之后就发现的,虽说后来卫百合努力挣钱之后给弟弟请了最好的医生诊治用了最好的药,但始终前些年耽搁了,卫瑞长大之后上半身的情况明显比下半身严重,有时会有说不出话来的现象,智力也较为低下,他虽然不是全瘫在床上的那种类型,可也好不到哪儿去,卫百合以前是将他背在身上,自己去哪儿便把他带到哪儿,上了大学学业繁忙之后,打了工第一件事就是给他买了轮椅,去哪儿都有人推,照理来说这样的情况卫瑞应该不大可能失踪的,因为如果没有人推轮椅,他一个人能推动的可能性极低。

这会儿卫母却说卫瑞失踪了,他身旁还有卫百合替他请的三个24小时轮流照顾他的护工,就是卫母看不牢他,难道三个护工还不行了?

百合将电话挂断,那头朱明沏看她表情有些冷凝,犹豫了半晌,才问了一句:

他急着想离开,只是又知道百合并没有开车出来,自己半个月前送给她的车子今日早晨被朱媛媛争了去,但其实朱媛媛毕业之后一直呆在家里。那辆宝马车也几乎没有开过,大部份的时间都是打电话给他,让他去接,昨天朱媛媛玩儿得太久了,回来时已经快天亮,再加上宿醉的影响,虽说中午时为了害怕百合跟朱明沏之间私下联系她起来了一趟,可朱明沏离家之后她又回房睡了半天,红*的宝马她抢到了也没开,反倒这会儿百合明显有事儿了。倒是没车可用了。

想到这些。朱明沏也隐约有些内疚了起来,这会儿若是看百合自己打车离去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若是要送她,明显赶不及半小时之内回去。朱媛媛的性格自小就是能说到做到。若是真的走了。到时要想哄她回来恐怕就不是这样容易的了。

“你能送得了我?”百合并没有善解人意的宽慰朱明沏,反倒冷笑着问了他一句,朱明沏确实不能送她。这会儿时间有些紧迫了,晚上下班时期高峰本来就容易堵车,他还要出城上山,回头晚了小祖宗不知道要怎么闹腾了,他刚刚那样说纯粹只是为了面子上过得去,但没想到百合会这样不留余地,朱明沏一下子就有些尴尬了起来,想到自己之前还答应了她晚上要陪她吃饭过夜,这会儿说出去的话还没变冷,人倒是变卦了,心里猜测百合应该是为了他食言而生气罢了,泱泱就道:

“不生气了,乖,老公明天过来陪你。”他每次都会对卫百合说同样的话,但每一次结果都是一样的,百合笑了笑,拉了拉自己的裙子:“陪倒不用你陪了,但你要给我将我的衣物和洗漱用品送过来。”

朱明沏深怕她要闹,没想到她只是让自己送东西而已,好像也并没有生气,不由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他也不敢问百合刚刚电话是谁打的发生了什么事儿,深怕问了之后自己就再也脱不开身,交待了一句让她自己小心之后,朱明沏看她下了车,这头电话又响了起来,他还来不及跟百合说小心,便看她已经站在路边准备召出租车了,背影有种让他说不出的陌生感觉来,不再是以前那种伸手就可揽她入怀的感觉,反倒像是越离越远一般,朱明沏摇了摇头,连忙就踩下了油门。

打了车来到卫家时,还不到七点,百合在路上时就已经打了电话报警,她人还没到,警察就已经先上门了。

卫百合上了班之后,家里经济虽然宽松了些,但卫百合就是再能挣钱,却敌不过卫母那张败家的手,一家人日子仍是过得紧巴巴的,卫百合工作了几年,几乎存不下来钱,她给卫母等人租住的地方是套三居室的房子,这会儿里面摆满了捡回来的矿泉水瓶儿以及一些能卖钱的铜皮铁管儿的,屋子里一股沉闷的气味儿。

“卫小姐。”三个护工招呼了百合一声,听她这样问,几人都说不出话来,百合冷着脸再问了一句,其中一个女人才犹豫着道:“我们也不知道。”

“不知道?”百合本来是想问弟弟为什么会失踪,却没想到会听这个女人说出她也不知道的话来,忍不住反问了一句,三人这才点起了头来:“三天前秀惠姐领了一群孩子到家里来,听说这些孩子是某个山区的几姐弟,家里父母生得太多养不起了,不准他们读书,他们进城来想找工作,结果又没钱,住在救住站里吃不饱饭……”

几人将话说完,有些惶恐的问:“卫小姐,这个事儿跟我们无关,你不会解雇我们吧?”

“我弟弟要是找不回来,我还请护工来干什么?”百合冷笑了一声,反问了一句,刚刚那原本还认为不关自己事儿的几个女人听到这话就有些着急了起来,其中一个家里条件稍困难些的,眼圈登时都红了,看了卫母一眼。

周围两个警察听她这么一说,都有些无语了起来。

伪兄妹的爱情(七)

“隔壁楼下麻将馆的老板娘托我替她给客人看会儿孩子,我推着小瑞去了,本来一直看他在我眼前的,但是,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不见了……”意思就是说,卫瑞什么时候失踪的,其实她也不知道。

卫母这个人是个滥好人,人家只要有困难的,和她说过之后她也不会管自己有没有能力便一定会帮,小到这些替人带孩子的琐事儿。大到掏钱出力,她几乎不懂得拒绝二字怎么写,老板娘看她好使唤,时常唤了她帮忙,有时麻将馆里忙不过来了,还要让卫母帮着打扫卫生给客人添茶等,今日客人一多,孩子也多,卫母忙得团团转,开始还能记着自己儿子卫瑞在外头晒太阳。时间久了忙起来就忘了。等到傍晚时分人家各个都回家准备做晚饭了,卫母忙了半天,帮着打扫完麻将馆时,她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外头晒着太阳的儿子不见了!

她自己在外头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到。卫母急得六神无主。慌乱之下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给百合打的电话。

“跟他们没关的,都是怨我……”

平时卫母是时常要去帮忙带这些孩子的,她大部份都熟悉,百合听她说完,就示意她跟着自己一块儿出门,准备挨家挨户找到这些人问他们有没有看到自己的弟弟。

“……不太好吧,现在都是吃饭的时间了,打扰了人家吃晚饭……”

“你也知道人家一家人在吃晚饭,你想过你一家人在干什么没有?”百合叹了口气,问了卫母一句,她不像原主遇到这些事儿时总是会感觉满腔怒火堆积在心中发泄不出来,因此她会冲着卫母大声的责问,卫母也一向比较怕女儿,最重要的是经济需要女儿援助,她脾气又软弱,因此在卫百合面前就直不起腰来。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