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郑州促销礼品红椎菌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臣谨遵陛下饬命,只是……”

闻听此话,李适地眉头也是紧紧皱作一团。

这唐时军队除最基本活命地粮食与布帛外,每月只有极少的“咸菜钱”纵然是神策军这等精锐也并无太多例外。而军中士卒能得到补贴的机会便在于朝廷有命差遣,但凡大军一动,只要不是惨败,那怕根本不曾接战,朝廷也需加派赏赐,以为补贴士卒生活,激励士气,长而久之,此事遂成惯例,也成为军中士卒的例项收入。当年名将郭子仪之所以能得手下士卒拼死效命,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他从不拿一毫朝廷赏赐,而是悉数分于手下军士;而在安史八年平叛之战中,也曾有多起因为朝廷赏赐不到而引发的军中哗变,是以此事断然不能等闲视之。

“噢!崔卿那里能如此快法?”闻言,目光灼灼的李适面带惊喜之*的盯住崔破问道。

李适早知自己这位翰林承旨素来行事不依常法,加之作场与吐蕃交易军器之事并未向朝臣言明,眼见薛尚书在此,他便也不再细问,只是又是一声哈哈长笑,吩咐宫娥赐茶后,随即容二人相互见礼。

“‘将军三箭定天山,战士长歌入汉关’,且不说当年令祖薛将军扬威边关的风采,便是薛尚书地文武双全,也足令后学愧煞了,此后同殿为臣,少不得还要薛大人多多指教才是!”施谒见礼毕,不待那薛尚书开口,崔破已是面含笑意的率先出言道。

他适才所言“将军三箭定天山,战士长歌入汉关”乃是指这薛尚书之先祖的一件英雄往事,其时,薛仁贵于高宗显庆年间任职铁勒道行军副总管,某日天山脚下九姓部落联兵前来袭扰,薛总管乃领兵应战,于战阵之前连发三矢,射杀对方三员大将,只吓得那九姓部落当即拜服请降,由此军中盛传此歌,后世更有人据此附会出许多演义故事。这一件事可谓是整个长安薛府最为津津乐道之事,崔破这初次见礼便将此典故搬了出来,确也是最好的说辞了。

“陆卿即将就要外放了。”李适开口便将崔破所言给彻底封死,随即道:“卿家且看这朝堂之上的臣子们又有那一个不是身兼多职的,此事卿家不容推脱,早日到职理事才是正理!”

两日后,江南四道

也因为其处于大唐腹心之地的位置,是以自大唐立国以来,四道便少有驻军,玄宗朝时,天子重新调配四方兵力,当位处河北道边地的范阳节度使动辄拥军十余万时,淮南道节帅手中可资调遣的兵力不过区区一万七千余人,其余江南东西两道也不过稍长到两万人而已。

这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当买菜的乡农王小二正挑着一担水灵灵的纯天然无公害菜蔬,走上繁华的主街道时,一股隐隐如同雷鸣般的闷响遥遥而来,只让他脚下街道上地尘灰陡然又弹高三尺。

在王小二将担子换了下肩,大步流星的向前赶去时,这巨大的闷响竟似撵着他的脚步一般,也是越来越近。只将这个淳朴的乡农唬的不轻。心下一阵老君菩萨地乱叫,再次确认了自己确实没有忤逆不孝地恶行后,这个相信着因果报应的农人才渐渐将一颗心勉强给定了下来。

随着这闷响越来越近。越来越摄人心魄,终于发现情形不对的王小二也如同无数地街人一般,停住脚步,带着恐惧的茫然向城门处看去。

……………………

城内淮南道节帅衙门

“报……”一声拉长的惶急腔调,惊散了正在书房中品鉴前朝吴道子真迹手卷的李节帅大人。出身于四大世家的他无疑是一个深谙此道的官员,是以当昨日晚间收到那个免税商贾送来地这一件谢礼后,李大人便一步也不曾跨出书房,甚至连新纳的七夫人也放置一边,当即于书斋中赏玩临摹起来。只是无论他如何换笔用力,临卷上的人物也无法现出那一股真迹上所独有的飘然欲举之意。

此时,被打断了兴致的节帅大人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小心翼翼的收起手卷,李大人犹自喃喃自语了一句道:“好一个‘吴带当风’。要是再得颜清臣老大人题诗于上,才真个是完美无缺了!”随后,方才铁青着脸*向外行去。

“报,节帅大人,出城十里处发现大群骑兵行进。”这个本想出城会会情人,却不幸遇到神策骑兵,被吓傻了眼的可怜小兵兵,不待节帅大人发问,已是迅速开言说道,只这一句话,顿时让满厅众人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般,骇然无语。

乡农王小二在茫然的恐惧中经历了他七十二年的人生历程中最具震撼性的一幕,随着已是近在耳畔的巨响,透过宽大的城门,一片铁的丛林蓦然出现,黑马黑衣黑甲的骑士们手执黑*的制式单钩枪,如同一道黑*的洪流,以水泄平川的气势向城池压近,只是在这一片黑*的洪流顶端,三万支斜举向天的单钩枪那森寒晶亮的锐利构成了一片璀璨的群星,至暗与晶莹,在这个朗朗白日构成了一幕直指心魂的和谐。

直到距离城墙二十丈时,高速行进的骑兵集群方才放缓马速,只是约有百骑却是不缓反疾的摧马狂奔,于护城河沿腾身而起,跃上刚刚拉起的吊板,只片刻工夫后,吊板重又轰然落地,城门防务随即被移交。

也正是源于淮南道的百姓并不曾经历战火,是故此时城中并没有出现鸡飞狗跳,前拉后拽的情形。所有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如同被石化了一般,大张着嘴茫然看向这一支钢铁的洪流。

可怜的王小二到现在也没有完全缓过神来,在漫天的尘土刺激下,大大打了两个喷嚏后,他才顺手一指。不假思索道:“在城西。”

“谢过了。”那将军轻轻一笑,又习惯性的摸了摸头盔后,方才一声高呼道!“三军起弩,前军允行,目标城西!”随即只听一声“刷”的鸣响,随即又是一阵奔雷般的轰鸣,先期进城的五千骑士当即应声策马。蹄声隆隆中往城西狂飙而去。

“奉皇上饬令,自即刻起,淮南道一应防务有本将军全权接掌,李节帅只需维持好地方安定、等候朝廷旨意便是。”和煦的声音,儒雅的笑容,伴随着范将军的这一番说辞,一声铿然作响。那套内缠金丝地名贵锁子甲重重落地,激起又一声了无生气地闷响。

………………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