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临沂陶瓷礼品红椎菌厂家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7:31:00浏览216次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辆车是马菲给的!马菲到底又在这件事中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

刑术一愣,回过神来,看着直视着自己双眼的凡君一。

凡君一松开刑术的手道:“年轻人,冷静!”

第十二章:回到出发点

刑术端起茶杯,吹了吹,随后小小地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冷静了片刻问:“凡教授,对不起,我有点乱,因为这件事我觉得太复杂了。”

当时的齐八爷找到凡君一的时候,显得特别着急,也有些慌乱,给凡君一一种那幅画来路不正的感觉,凡君一只得找了一个自己的挚友,算是油画方面的专家来鉴定这幅画,鉴定之后,认定的确出自那位画家之手,此时齐八爷才松了一口气,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瘫倒在沙发之中。

等凡君一的朋友离开之后,齐八爷才告诉凡君一,那幅画他是花了重金买回来的,因为当时在整个东北,很少能找到喜爱油画的人,要出手也特别难,但他看准了这个市场。

贺晨雪摇头:“还不知道,也许有点关联吧,但我们现在知道的是……”

凡君一皱眉:“如果可以,你能不能详细地说一遍?”

刑术点头:“可以,凡教授,虽然您也是嫌疑人之一,但我选择相信您。”

凡君一点头:“谢谢,虽然我不知道你相信我的原因。”

凡君一抬手示意刑术不要说话,自己则呆呆地看向外面思考着,想了许久,他才扭头来道:“刑术,我是主要嫌疑人之一,此时我说什么,都可能影响你的思维方向,我只能告诉你,有些事情需要单方向思考,因为背后主使所希望的就是你多方向考虑,最终导致混乱。我现在再告诉两个你还不知道的线索,也许对你有用,都是警方掌握的。”

刑术听完凡君一的话,浑身一震,立即问:“还有一个线索呢?”

刑术听完后,想了一阵道:“他是故意想让人将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不想让警方将目标锁定在绝世楼上,而且,我先前掌握的四个嫌疑犯之中,的确有一个是胖子。”

正说到这里的时候,刑术的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阎刚的,他接起电话来,阎刚就在那头道:“傅茗伟希望见你。”

阎刚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傅茗伟道:“他说,希望和你分享情报。”

刑术不解道:“我不懂他的意思。”

阎刚道:“你来不来赶紧告诉我,不给个准信,他就赖在我家不走了。”

刑术思考了一下道:“我来,你等着,半小时内到。”

贺晨雪眉头紧锁,看向对面的凡君一。

刑术起身道:“凡教授,那不好意思了,我得先走了,等会儿麻烦您把晨雪送回去。”

凡君一点头道:“应该的,去吧。”

刑术朝贺晨雪点点头,随后快速离开。

贺晨雪抬眼看着凡君一:“凡叔叔,对不起。”

贺晨雪微微点头,看着凡君一端起那杯茶,没多久却又放下……

“只是在火灾现场外。”傅茗伟说着收了收衣领,朝着那边走去,刑术看着阎刚,阎刚只是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走到火灾现场外,傅茗伟站在那,看着倒塌的绝世楼方向,废墟上面搭着棚,四周挂着灯,从棚内的身影可以看出,无数的警方的鉴证人员正在那里爬上爬下的忙碌着。

刑术一愣:“什么?四具尸体?”

刑术浑身一震,重复了一遍:“三男一女?详细情况呢?”

傅茗伟也冷冷道:“你在此案中也算是嫌疑人,也得接受我们的传唤询问,你可以当这里是审讯室,在审讯的过程中,是否要对你透露什么,是我来决定的,但我没有选择在审讯室,而是选择在距离现场最近的地方,采取的是一种交换的方式,说白了,就是说,我相信你与此案没有直接关联,也许你是出于其他目的要调查,既然大家都要调查,不如互相帮助。”

刑术应道:“纵火的当天,在外院屋子内,住了三个人,你应该知道。”

傅茗伟摇头:“尸体都挖出来送法医那边去了,这边正在进行现场的清理勘查工作,详细报告还没有出来,而且就算出来了,我也不一定告诉你,你刚才说了,那是原则问题,而且法律法规也规定了,不能随便透露。”

刑术笑笑道:“我可没那么说,是你说的。”

刑术站在那很害怕,虽然面无表情,但心中萌生出的只有一个念头——这个警察很可怕!

“我可以找到刘树鹏。”傅茗伟道,又看向废墟方向,“但我更希望你与我合作,只要有你的合作,能不能找到刘树鹏又有什么关系,我还想告诉你,我与其他的警察不一样,我从来不用常规的方法来办案。”

站在两人后方的阎刚冷冷道:“是呀,你从警校开始就是个怪物,一个学校想开除又舍不得的怪物。”

傅茗伟转身,笑道:“阎教官,要不,你当和事佬?”

刑术转身就走,扔下一句话:“有矛盾才需要和事佬,我们有矛盾吗?我们连认识都算不上,哪儿来的矛盾?阎王,走了!”

阎刚朝着傅茗伟笑着摇头,低声道:“我这个老板,脾气很怪,我都不敢招惹他。”

傅茗伟咧嘴笑着:“那你有没有告诉他,我从不招惹人,就算有被我招惹的,也都在监狱里面呆着。”

阎刚问:“你说什么?”

刑术点头,转身回到柜台中,喝了点水之后和衣而睡,而阎刚则直接躺在外面的地板上,倒头就睡,这个军人出身的家伙,只要说睡觉,不管在什么地方,闭眼就能睡着。

第二天下午,阎刚领着刑术还有其他两个人一起走进了看守所,办好了手续之后,首先见到了王磊。王磊被人带出来,虽然不认识阎刚和刑术,却认识另外一个同行的人,那人是他的前妻刘慧。

王磊一脸的喜*:“慧儿?你咋来了?我就知道你还……”

王磊看着对面的刑术和阎刚:“你们是?”

刑术道:“我们是谁,你别管,总之我们不是警察,但我们想调查一些事情,你痛快说出来,对你有好处。”

王磊皱眉:“你们问警察去,我该说的都说了,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

“简单的几个问题。”刑术道,“最早住在绝世楼外院的人是谁?是个选择题,你,张海波还是刘树鹏?”

王磊道:“张海波。”

刑术又问:“张海波经常出没的地方是哪里?你知道他可能去哪儿?纵火当晚,张海波去了什么地方?”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