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随手礼品红椎菌图片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1-27 00:30:00浏览216次

最后告别之旅(四十一)

“不要闹了。”百合以前最爱跟容离说这句话,每当他伸手挠棺材板,发出‘吱吱’的响声时,她总会这样喝斥他,让他安静一些,紧接着再念道德经,安抚他平静下来。

“不要闹了,不要闹了。”他嘴里念着这两句,嘴角却慢慢的扬起,他守着‘她’尸身千年,竭尽全力保‘她’尸身不毁,他相信终有一日自己可以金诚所至,金石为开,就如那个‘他’所说的,他只要放弃了一些东西,那个当初告诉自己叫容离的女孩儿总会回来。

他用了那么多方法,甚至在绝望之后造了墓抱着‘她’沉睡七百多年,‘她’消失了,而她终于回来。

“百合,百合,百合……”他嘴里不停念着这两个字,念这两个字时,远比之前念天地门道德经时更加顺畅,好似这两个字已经被他念过千万遍一般,他每念一句,百合就答应一声,到最后容离声音越来越轻。

只是这一击看得出来对兰斯来说受伤也是不轻,因此这会儿他脸庞白得似纸般。原本殷红的嘴唇也失去了几分血*,额头青筋绽了出来,似虫子在皮肉下蠕动着。

受伤之后兰斯一时还没完全恢复得过来,容离给他造成的伤害远较于百合,他这会儿控制不住自己,连两颗尖锐的獠牙也露了出来,那斯文儒雅的面庞一时间变得极其可怖,他下巴嘴角还带着血,模样仿佛恶鬼一般,看得文沁雅嘴中不住发出尖叫声来。

那叫声在石室里来回响荡,甚至压过了地上焉焉一息的唐全痛苦的低吟。

百合看了唐全一眼,他吐着血,刚刚兰斯那一击将其打飞,但他还没死,这会儿虽说痛苦,但还活着。百合心中松了口气,兰斯已经提着文沁雅,瞪大了一双碧绿的眼,凶悍之极的朝这边冲了过来。

下一刻他想要像之前吸别人血一样的,伸手想去拽容离的头发,偏了头想咬在他脖子边,百合瞳孔缩了起来,手中正想结印,兰斯牙齿快碰到容离脖子前的一刹那,因为离得近,百合清楚的看到他眼中露出狂喜之*来,但是很快的,容离似是侧了一下头,将另一侧的手臂抬了起来,手指漫不经心的在他额头弹了一下,‘嘭’的一声,指头弹在兰斯的额头间,百合仿佛听到骨头碎裂的声响传来,瞬间的功夫,兰斯脑门儿裂开大大小小如蛛网般的黑*血丝来,好像纹裂开来的花岗石,很快布满了他整个苍白的表面。

“不能让他伤了唐全!”

“奇怪。”他一双秀气好看的眉皱了起来,表情显得有些疑惑,目光才刚挪开一会儿,又转头朝百合看了过去:“品种变了,居然没死。”

“放开,放开!”兰斯这会儿发疯似的挣扎了起来,他被容离抓在掌心里,手还抓着唐全,这会儿的他就如几十秒前的百合,被他抓在掌心中无力挣扎一般,容离看似普通瘦高的少年,这一抓之下力气也并不大,但却让他根本挣扎不脱,额头的剧痛以及受伤处不停往外流淌的血液,让兰斯的脸*越发难看了起来。

吸血鬼是在血液为能量,他可以从鲜血中得到力量与永恒的生命,可这会儿他体内的血一旦往外流,就表示他的能量与生命在大量的消失。只是几息功夫,兰斯的脸上皮肤就开始显得灰败,血流的速度让他愈合的速度也跟着减慢了下来,他拼命挣扎,却如同一只被人捏在指间的蚂蚁。

兰斯早猜到这古墓中的这个人拥有‘始祖’一般的实力,可他没想到,自己在血族之中已经是候爵的实力,却在容离面前丝毫反抗能力都没有,他只是轻轻伸手一弹,就将自己弹飞。

“放开我,否则,她会死!”

“不要,不要杀我,救我,求求你们……”

容离没出声,兰斯原本以为用文沁雅,可以威胁容离将自己放开,可他没想到自己已经将话都说出口了,容离却仿佛根本没理解到他意思的样子,兰斯顿时着急了:

“你饶我一命,我会离开,否则你要杀我前,我会先将她杀死!”他说完这话,文沁雅哭得更凶,但容离依旧没有反应,兰斯忍不住将她抓得更紧了些:“她就是跟你棺材中,长得相像的女孩儿,我比对过了,你们华夏人最讲究渊源,难道你要看着她死?”

他两百多年前,发现了这座古墓之后便一直将心思放在如何能将棺材打开之上,直到一百多年前,他用尽了方法,甚至捉了好几个华夏的道士,终于将棺材盖推开了一些,看到了里面相拥的两个身影,除了陷入沉睡中的容离,他怀中抱着的女尸,分明就是跟文沁雅长得一模一样的。

ps:今天迟来的第一更

说好的木吃药萌萌达,为毛要骗我这么纯真的银儿……嘤嘤嘤

时至今日,他已经失望了许多次,难得逮到一次机会,兰斯是一点儿也不愿意放过的,因此他进入文沁雅所在的学院,利用血族俊美的外表以及自己活了多年累积下来的知识,再加上血族吸引人心的魅力,很快使其迷上了自己,并让文沁雅答应了随他前往古墓。

“他是说,棺材中你抱着沉睡的人,是他抓着的文沁雅。”百合指了指文沁雅,开口说了一句,她话音一落,兰斯就拼命的点起了头来,文沁雅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只是听到百合这话,她原本急速跳动的心脏先是停了半拍,紧接着又疯狂跳动了起来。

“她不是!”

“我抱的明明是百合,怎么会是别人?”

容离的话让兰斯一张此时已经十分可怕的面容微微有些扭曲了起来,仿佛容离说他是人,这极大的侮辱了他一般,他甚至鼻翼开始微微颤动,那平整的胸脯也开始不住起伏,眼珠变得鲜红,却因为对上位者本能的畏惧而不敢妄动。

相较之下,要从千千万万的人群中,认出那个以千百张不同面孔,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出现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难。

“我要感谢你,将她带回来,所以我可以容忍你毁了我的栖身之所。”容离眼皮垂了下去,那细密纤长的眼睫挡住了他眼中的视线,这具棺材对他意义非凡,那是他有记忆中,就一直陪伴他到最后的东西,他中间曾拥有过许多不属于他的东西,在人类世界时,他也学过普通人为了五斗米劳作,可是他学不来,哪怕外表再像,但凡人的吃食他用不上,那些人类为之付出生命的金银珠宝,对他来说只是过眼云烟,他得到过,但最后却依旧不在他手上。

“真是有些可惜了,不过碎也就碎了吧。”他抓着这棺材,细长的手指摩挲了两下,又将其扔回石床之上,转过了头来:

昨天七夕,话说我出去嗨了一会儿,只逛了一下超市而已,后面还木车回家,坐三轮车回来,本来不想说实话,还想假装我很嗨,但是对不起,我装不下去了,嘤嘤嘤。

兰斯闭了闭眼睛,之前若是自己不用顾忌那么多,在虫船上时,便先将百合杀死,是不是后面这个血族的‘始祖’便不会被自己引得活过来?哪怕自己这一行有可能会无功而返,可至少他保得住性命,不用落得如今这样危险的境地,若是他吸了百合的血,他此时说不定实力早已经上涨,就此返还,这具棺材只要还在此地,他可以再等上两百年,等到自己实力增涨时再来。

“可是你伤了小合,她流血了!”容离认真说完,转头看了百合一眼:“这样我可以杀他吗?”

他表情有些迷蒙,仿佛并不确定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对的一般,眼神间有些忐忑,他依稀记得百合是不喜欢他随意杀人的,兰斯虽然在某一方面来说并不是人,可是他也算是自己的同类之一,他不希望在自己等待了多年之后好不容易的重逢,惹百合生气。

那个多年前喊着要学做人的少年与此时那个容貌都未曾有过丁点儿变化的容离身影渐渐的合在一起,记忆中的容离的影像越来越分明,百合忍了心中复杂的感受,拉了拉他的手:

“可以的,他破坏了你的棺材。你就可以杀他。”到了这会儿,容离要杀兰斯的原因并非是他毁了容离的长栖之所,而是因为他伤了自己,百合只感觉心中更软。

“天地无极,破。”一大团紫*的闪电在他掌心中聚集,下一刻他轻轻的将手印在了兰斯脑袋上,可怕的‘滋滋’声以及皮肉被烧焦时爆裂开来的脆响声传来。‘嘭’的一下。兰斯牙齿还没碰到文沁雅,他的脑袋已经在顷刻功夫间,焦黑成一团,容离手收回去时。闪电随之消失不见。他收手的动作让在兰斯漆黑如木碳的脑袋‘咔咔’响了两声之后。裂了开来。

吸血鬼那高大的身体在脑袋被灵之后,开始迅速萎靡下去,容离刚刚五雷咒控制得极好。那电流并未将文沁雅灼伤,她原本以为必死无疑,可下一刻看到兰斯失去了脑袋,身体脖子中间仿佛空了一大截的情景,吓得拼命哆嗦,骇到极致了,她浑身开始抽搐了起来,直到兰斯身体开始干瘪萎缩,她被困在那尸身之中,爬不出来。

“天地无极,是有用的,只是小合她才开始练而已。”兰斯死了,容离不管他听不得见,仍是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完。

他不喜欢有人这样跟百合说话,他想要解释给兰斯听,道德经是有用的,修行数千年,到了他这样的地步,他原本用不着念‘天地无极’几个字,可他为了让兰斯明白这一点,依旧还是念了出来。

就像他所说的,不是道德经不行,只是因为百合时间太紧迫,修行略有不足罢了。

百合对于他这种维护的心意实在是很感激,拉了拉他手,冲他露出一个笑容来。她一笑,容离便下意识的回她一个笑意。

“此间事了,你跟我一起出去吧。”

她提的要求,容离回头看了四周一眼,原本抱在怀中那具多年前属于百合的尸身,此时早已经烟消云散,棺材散了一地都是,他这地方本来清静,可惜兰斯一来,给这里带来了很多的污秽。这里并不适合他再呆下去,原本这地方就不是他的家,只是因为这里对原本的‘百合’有利,所以他才搬来了自己的棺材,像当初第一次遇到她时那般,住在了这里而已,这一睡就是七百年。

“大师伯,你还好吗?”百合见他答应了,忍不住将他握得更紧了些,才问了唐全一句,她不知道唐全哪儿伤着了,想要提起法力暂时替他封住身上大小要脉,只可惜百合体内的法力早就已经枯竭,百合一运力,胸口便翻腾得厉害,喉间一甜,一口血险些又喷了出来。

“死不了的。”唐全咳了两声,极力想要爬起来,他年纪大了,刚刚被兰斯一打之下受了重伤,幸亏他平日身子骨壮实,这会儿还有命在,墓中不能再呆下去了,百合跟唐全两人都受了伤,这边阴气太重了,呆下去二人多少都会受影响。

唐全对于容离还有些害怕,这个死了多年的人莫名又活过来,而且连兰斯在他手下都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刚刚几人说话唐全也听到了,心中隐隐明白容离可能并非同一族类,可见他粘百合粘得很牢的样子,又见百合毫不避讳与他拉手,二人神情熟悉之极,仿佛以前便是旧交一般,他这会儿没有要伤害百合的意思,唐全虽然警惕,但却仍是安静的跟在两人身边。

这座古墓当初是容离所安排人造下的,对于这墓中一切自然是十分熟悉的,有了他在,百合倒是心中松了一口气,她相信容离有办法带她出去,因此说要离开时,正要转身,被锁在兰斯怀中的文沁雅突然发疯一样的喊了起来:

“云百合,云百合,还有我呢,你怎么不带我出去?”她还好端端的活着,这会儿兰斯死后,他无头的躯干血流一旦流尽,化为枯干的尸体,因他生前保持着钳制住文沁雅的姿势,这会儿一旦尸体化为干尸,就牢牢将文沁雅缠在中间,吸血鬼力道原本就奇大无比,此时死后文沁雅被勒得喘不过气来,恐惧慌乱加上后怕,让文沁雅浑身无力,压根儿挣扎不出来。

“这些都是活生生的生命,你父母害死了这样多人,已经得到报应,可他们是为了你!你想想那些死去的人,你想想他们是为了你而死,进了这个死地,便再也出不去,我跟大师伯两人险些也没能活下来,你凭什么还要求我们带你出去?你看看赵红琼,你看看这个男人,你的任性行为,本来就该你自己负责!”百合厉声说完,文沁雅便大声摇头哭了起来: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