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山东龙口印刷礼品红椎菌盒包装红椎红椎菌红椎红椎菌工程师招聘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6:38:00浏览216次

刑术摇头:“我们不能站在现在的角度来看待过去,虽然现代科技制造出来的机械相比古代来说更精密,但有些东西到如今我们都无法解释,也就造成了‘科学无法解释,就拿鬼神说事’的这种说法,其实不然,有些古代制造出来的机械简直就是鬼斧神工,你现在想要仿造都很难,你是铸玉会的人,应该清楚这一点,很多古代的玉石制品,现代机械工艺都无法造出来。”

白仲政靠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想趁这个机会多了解下刑术,因为他对刑术充满了好奇,觉得这个逐货师,和之前自己所遇到的完全不一样,似乎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某些欲望,不让自己乱了阵脚。

白仲政点头:“那我们就拭目以待,看看……”

刑术没有说话,反应过来之后,立即举起手中的相机拍摄着,但因为整体来说光线都不算太明亮,在没有带三脚架的前提下,就算把感光度调整到最大拍出来也是虚的,只能调整到摄录模式给录下来。

白仲政拿出自己的纸笔来,飞快地素描着,他不习惯带相机,每次都靠手绘,这是他最喜欢的方式。

而贺晨雪则站在那,不断摇着头,虽然她眼睛无法看得太清楚,但也被眼前模模糊糊看到的那些光影所感染,震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刑术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就像是一口深井的井壁一侧,而巨型花灯就在深井的中心位置旋转着,却看不清楚支撑花灯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感觉上像是有一根巨大的巨柱从井中的水面冒出来,顶着花灯,而在花灯缓缓旋转的过程中,井底水中一块还带着水的木桥升了起来,横在自己与巨型花灯之间。

就在桥升起来稳定好的同时,发出“轰隆”一声的巨响,花灯也停止了旋转,红门又刚好停在了原先的位置。

“看样子这就是机关的秘密,只要走过这座桥,就可以到达红门了。”刑术自顾自点头道,“我也明白那个杀手和三个寻宝的为什么要昨晚上桥了。”

“走吧。”刑术也背起背包,牵起贺晨雪的手,“我们过去看看,看看这个巨型花灯之中到底有什么奇特的。”

走过桥,来到红门跟前的时候,红门却纹丝不动,刑术和白仲政上前上下摸着,却没有摸到门扣之类的东西,红门之间也似乎没有任何缝隙,有一种是升降门,却不是闭合门的感觉。

刑术和白仲政下意识朝着周围一看,发现那些走马灯的武士开始朝着花灯内部飘去,漂浮在周围的那一盏盏小花灯也从外围开始逐渐熄灭。

说着,刑术和白仲政继续找着开门的办法,刑术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以为只要找到过来的办法,门自然会打开,没有想到事情并不是如此。

白仲政抬眼,看着眼前的巨大花灯开始黯淡下来,所有的光都开始朝着红门周围吸去,开始一点点减少,所幸的是与光源刚开始蔓延一样,速度非常的缓慢。

白仲政看着四下,发现根本没有可以固定绳索的位置,拿出冰镐来朝着墙壁上面凿着,但根本凿不进去,那种表面上铺垫的炼丹石十分坚固,不要说凿出洞来打固定锁,就连在上面留下点痕迹都难。

白仲政回头道:“你们别站在这里,我在这里想办法,你们都回去,快点,来不及了!”

刑术抓着贺晨雪就往回跑,跑到先前的位置站好,随后转身跑向白仲政,突然又想起来了什么,立即跑回去,将先前的电筒全部拿出来,继续对着红门,调整到最亮的程度,随后看到原本要朝着红门位置退去的光线开始停止,紧接着继续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好了!算是停住了!”刑术转身对贺晨雪道,“你站在这里千万不要过去了!”

说着,刑术朝着白仲政跑去:“麻烦了,你带了备用电池吗?要是等下电池用光了,还是没有找到开门的办法,那就惨了。”

白仲政继续找着,问:“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白仲政回头看了一眼道:“我在想,之前我们不是说,这个地方只能进无法出,如果电筒电池用光了,我们也没有找到进去的办法,而且还回不去……”说到这,白仲政朝着刑术苦笑了下,那意思很明白了。

郭洪奎跳下去,摸着那块石板,随后道:“是花岗岩!”

“什么意思?”郭十箓问。

郭洪奎敲着那花岗岩的石板道:“下面的通道肯定不止一条路,这种浅迷宫方式以前很盛行。”

郭洪奎点头道:“对,在绝对黑暗的环境中,人会失去方向感,甚至会失去正常的平衡感,很容易被简单的岔路所迷惑,也许第一批人下去的时候,走的是另外一条路,那条路已经堵死了,而另外一条路就随之出现了,就和铁轨并轨的原理差不多。”

说着,郭洪奎站在地门的原本的门后面,用力将门推下,轰隆一声巨响后,门被关死。

郭十箓惊道:“奎爷,你这是……”

说着,郭洪奎转身爬出了深坑之外,将郭十箓拉上去的同时,递给他一把铁铲。

郭十箓一下愣住了,就在此时郭洪奎笑道:“放心,没那么容易死,那个刑术也是个专家,加上白仲政的身手,一定可以化险为夷。”

返回红门处的刑术,继续和白仲政寻找着红门开启的机关,但一直没有找到头绪,不过白仲政比他想象中冷静多了,在贺晨雪都已经害怕得开始紧靠着墙壁,不断深呼吸的时候,白仲政依然在冷静地找着机关,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经历过很多次这种事?”刑术在一旁问。

白仲政不回答,只是看着四下道:“很奇怪,没有任何机关的迹象,但是没理由呀,之前的那批人是怎么进去的?难道说这条路是错误的?”

“也许吧。”刑术道,“也许先前我们走的那种路就是浅迷宫。”

白仲政看着刑术道:“我也觉得应该是,下来的路不止一条,但这种浅迷宫是无法破解的,有时候两条路都是正确的,有时候却不是这样,除了修建这里的人之外,其余人都不知道正确的路和开门的方式。”

也就是说,刑术他们剩下来的时间并不多了,撑死还有一个小时,平日内,大家都会觉得一个小时会很漫长,但在此时此刻,他们觉得这一个小时太短了,每次抬手看表的时候,都会觉得为什么时间会过得这么快?

白仲政并没有放弃,重复地找着自己找过的地方,刑术也在做着最后的努力,故意开玩笑道:“就算咱们找到了,进去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找出入口,因为我们没有手电的前提下,继续前进,危险性会大大增加,不管怎样,我还是想搞清楚这里是怎么回事,而且我实在不明白,那三个寻宝专家是怎么从另外一条路走到这里来的。”

刑术笑了:“开什么玩笑!”

“一个福寿瓶,一个灵芝碗?”刑术立即道,因为这两件瓷器他有印象。

“你也知道?”白仲政笑道,“落槌价分别为876万和550万人民币,我有准确的消息来源说,他们是在张家界找到的,在张家界一个所谓的无人区内,那地方徒步往里面走很难,最节省时间的办法就是直接飞到上空,跳伞下去。”

“等等!”刑术道,“你是说那3个人和现在来的这3个人……”

“不。”白仲政摇头,“不是一批的,我只是想告诉你,现在国外的寻宝专家,都是3人一组,基本上是这样,经验丰富,大部分有从军经验,和咱们不一样,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只能说,咱们算是本地人,比他们更清楚本国文化,但在其他方面,却比不上,如果咱们化险为夷,接下来除了对付那个杀手之外,还有三个最棘手的家伙,我判断,杀手和那三个人是一伙儿的。”

“随你怎么想,总之有我总比没我强吧?”白仲政一屁股坐下,仰头看着那红门,“我是找不到办法开门了,肯定没机关了。”

刑术和白仲政爬起来飞快地朝着贺晨雪跑过去,走到跟前,拿起唯一的手电一照,发现不是什么东西过来了,而是在阶梯通道两侧的墙壁开始朝着中间挤压了,如果再不离开通道,他们就会被挤压成肉酱。

三人并排站着,没有人说话,身上都在发抖,但谁都不知道到底是因为身体在随着下降的桥身抖动,还是因为恐惧导致的抖动。

而现在,他们面临的情况就是,一直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希望,但现实却是残酷的将他们脑子中构想出来的一个个希望击得粉碎,将一个个希望生生地变成了绝望,再让绝望像细菌一样在他们全身蔓延开来,逐渐将他们吞噬。

“跳……跳下去吧!”贺晨雪捏着刑术的手道。

白仲政也在一旁安慰道:“刑老板说得对,冷静点,现在我们唯一的武器就是冷静了。”

贺晨雪脑子中出现了无数种可能性,每一种可能性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会死掉!

刑术道:“听着,咱们不会死,这种情况我经历过无数次,白仲政也是,我们俩都是福大命大,不会死的!”

刑术说着,将背包上的绳子取下来绑在贺晨雪的腰间,随后又给自己绑上,刚绑好,白仲政也直接拿过去另外一端死死绑在腰间,随后对刑术点点头,表示无论如何都会共存亡。

分享到:

*标签

NEWS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