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演示站网!

演示站

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演示站
当前位置:

微博送礼物的文案

来源:励志人生 时间:2020-04-09 05:37:00浏览216次

那龙目人一看过去,便只感到一股凶戾之气扑面而来,光只是看一眼,便能吓出人一脑门儿的汗珠,这个棺材确实是邪门儿。

“你们谁再过来,搭把手。”百合转头喊了一句。这棺材之大远超了她想像,她伸手缓缓的搭了上去,速度十分缓慢,一旁中年男人面如土*盯着她手看,唐全也浑身紧绷,下意识手按在了腰间挂着他装满了法盘铁砂以及各种物品的包上,百合也是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一手凌空画好符咒扣在掌心,一手以极慢的速度靠近了过去。

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从手碰到棺材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而已,但几人身上却是汗水淌了一层又一层,百合最后手指尖碰到棺木本身了,里头却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什么动静传来。百合心头先是松了口报,紧接着手掌才完全贴了上去,原本以为棺身必会阴寒无比的,可出乎意料之外的,这棺材本身却并不是十分寒冷,至少与周围弥漫着的阴气相比,这棺材一摸上去哪怕只是常温而已,但在这周围极度阴寒的情况下,这棺材也仿佛变得有了温度一般。

百合皱着眉头,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又转头去看井台边上站着的一群人,如今活着的人中加百合在内一共还有15人,下方有三人在,井台边上便还有12个人,这些人若全部下来,要是齐心协力,不一定会把棺材抬不起来。

想到这儿,百合转身朝上头看了一眼:

可危难关头,哪怕明知百合说得有道理,但明知下头有危险,这井台边上暂时算是安全之地,可依旧没有哪个愿意过来搭把手的,百合这话音一落,众人都沉默了下去,就连刚刚催促百合快一些的文夫人都不敢出声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百合冷笑了一声:

“我们要死了,你以为凭你们能活得下去?”

她这话一说出口,并没有下来的人群顿时都有些犹豫了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头的中年人看到这样的情景,心中又慌又怕,诅咒连连:

“快来搭把手,我x你们祖宗先人……”

“我来吧!”井边上,一个熟悉的男声响了起来,原本死死堵在井口边的文氏夫妇被人推得一个踉跄,后头的人不停的拥挤,前头站的文先生终于支持不住,他一个人侧开了身子死死抓着井沿,而他怀中的文夫人则是失去了支撑力,尖叫着滚落下地来,幸亏她先前处于井最边上,早有准备的拿东西捂住了嘴,否则这会儿落下来染了空中紫*的尸气,恐怕过不了多时便得将命丢在此处了。

井台边上那个之前打文先生,死了个徒弟名叫长生的胖硕中年男人露出视死如归的神*,从包裹之中掏出糯米包将嘴捂住了,深呼了一口气,跳下了井来。

文先生没想到她会这样做,那符纸入口时烫得他眼中泪珠都快滚落了出来,百合扣着他的嘴,他又吐不出来,他嘴里被烫得‘滋滋’作响,偏偏百合抓扣着他脸的手似钢爪一般,他手又紧紧抓着井壁,根本挣扎不开,下方文夫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大声喊:

“你干什么?”

“他之前被人打伤了,有血腥气,这个地方一点儿血腥味儿都有可能会引得那棺中的东西活过来。”百合原本不想理睬文夫人的,但此时却皱着眉头说了一句:

ps:第三更……

自己约的票,真是含泪都要还完……

后头的人听到百合问话,陆续回答说没有受伤,事关众人性命安危,自然没人敢乱来的,百合又再三确认了两遍,几人都说自己没有受伤,听到其他人没有明显的外伤了,百合这才松了口气,一把拽着文先生拖下地来,这会儿时间不等人,尸奴们明显有些狂爆不安了起来,下来的人分别将糯米包捂在嘴上了,百合率先朝棺材走去,井台边上还有几个人没有敢下来,他们显然是在打着想要等百合几人将棺材抬开,确定找到生路之后再下来的主意,哪怕明知这些人心中的盘算,下来的人恨得咬牙切齿的,可下来的一群人也不可能跟他们一样,再躲到井边上去,因此下来的人嘴中诅咒连连,仍是颤抖着走到了红*的棺材边。

“什么,什么叫做借力?”

这文氏夫妇并非真正的修道之人,对于所谓的借力不了解也属正常,百合叹息了一声:

最重要的,是百合渐渐的已经闻到了血池那腐臭的浓郁血腥味儿,显然那血流已经渐渐涌进井口之中,离这地方越来越近了,她很担忧这些血池的血液一旦涌下来,到时会引得这些尸奴实力爆涨。

目前来说百合对付这些尸奴还算是游刃有余,可是若血池中的血液一旦流下来,后果如何便不好说了。

这布阵的人既然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连人心都算数在内,这些尸奴的能耐也是被人估算得恰到好处的,百合不相信那血池的血液功效只在于将人赶下井底来而已,这些血液应该还会有其他功效在。

周围人这会儿没人敢出声,唐全等人分别在念咒请神上身,众人紧张得汗如雨下,各自分别站得妥当了,百合与那名叫赵红琼的姑娘站到了一处,文氏夫妇站一方,其余唐全等四人各站两个角,一齐手摸到了棺材上,同时使力,想要将这棺材抬起来。

那火龙口中发出一声哀鸣,红光一闪之下,原本缠住紫尸的身躯越缩越小,最后‘嗖’的一声化为符纸,在空中飘荡了两下,燃了起来,化为灰烬。

借着这个力道,百合顺利将自己被卡住的腿拨了出来,那尸奴‘噔噔’后退了两步,再次要扑上前来时,百合嘴中的咒语已经念得差不多了,双手之中两条火龙窜了出去,‘吼’的一声叫着将尸奴缠了个严严实实,那尸奴嘴中发出怒吼,却再也前进不得了。

“好了没有?快一点,血快流下来了……”

“快一点,快一点,我们支持不住了。”井台边众人既感绝望,又感恐慌,接连不断的哭喊,那腐臭的血腥味儿越来越浓郁,一群人额头都不由自主的沁出豆大的汗珠来,太极阴阳之中的众人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可偏偏那棺木不知是何做成,却是纹丝不动,众人身上的冷汗沁了一层又一层,后背寒毛都直立了起来。

简短精干的求票,么么哒!

最后告别之旅(二十四)

正在此时,井台边上众人终于忍耐不住了,那井台边剩余的七人抱成一团,有些人甚至牢牢挂在别人身上,只求能多腾出一些空间来。

虽说那血流流得再慢,可这会儿八卦阵中的人都已经看到那浓稠的鲜血了,更别提井台边上的几人,那群人虽说害怕下头的紫尸,可是这会儿眼见避无可避,那些血流淌下的速度越来越快,逼得几人已经没有了藏身之所,几个抱成一团的人终于忍耐不住,齐齐滚落了下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原本一直没有动静的棺材冷不妨的两只漆黑干枯的手从棺材盖板中伸了出来,那手如刀切豆腐般轻易就划破了刚刚在百合等八人合力都没有办法抬开的棺材盖,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黑*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腾空跳了起来,那棺材盖板被掀飞,‘嘭’的一声撞到了头顶的山壁顶端,这力道大得使顶壁上被砸出几个印子,头顶的碎石‘唰唰’的便落了下来。

下一刻一股仿佛陈年樟脑丸一般的腐霉气味儿传进众人鼻腔之中,那道弹跳而起的身影带着‘哗哗’珠翠撞击时的响声朝井口边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了过去,百合看到这一切,心脏险些跳到了喉间。

哪怕这墓中之人非常尊贵,可多次任务以来历练出的第六感却让百合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她想要赌一把。百合猜测这古墓应该是一个墓中墓。不可能如此简单,这墓地应该还另有乾坤在,若是她猜错了结局与之前无异。仍旧只是一个死罢了,可若是她猜对,说不定生机就在这棺材中了。

瞬间大量的冷汗从身体中排出,她双手冰凉的推了唐全一把,这老头儿对原主有恩,对她也曾几次关照,在之前血池中危难关头时,甚至还下意识的想要牺牲自己给她铺路,这份人情她不能不还。

唐全听到百合的话,忙不迭便往棺材中跳,周围人也下意识的往棺材中挤,在这危难关头,众人只如同溺水的人抓到了一丝浮萍般,已经不能去管百合所说的话正不正确了。

电光火石之间,井台边传来惊恐异常的尖叫,血腥气迅速弥漫了开来,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生嚼的咀嚼声传进众人耳朵里,刺激着众人那本来就已经饱受折磨的心脏。

一股尖锐至极的疼痛从后背心处传来,百合胸口一甜,忍不住‘噗嗤’一声大口鲜血便喷洒了出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凌空腾起,危机时刻,她下意识的忍疼勾住了棺材边沿,借着这股力道,强行运气折转自己的身体想要往棺材中躺,电光火石之中,她眼角余光看到井台边此时已经血迹斑斑一片,只见一地的断臂残尸,之前那七人这会儿已经不见了踪影,这还只是弹指功夫罢了,她不敢再看,咬紧了牙关往棺材里躺,而旁边另外还有两人并没有爬得进来。

有只指尖上甚至还挂着一只滚圆的眼睛,刚刚还在惨叫连连的文先生一刹那功夫间脸庞便发绿,人便已经没了气息。

众人对于这棺材中的东西凶悍虽说早听百合提起,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事实真正呈现在众人面前,听说这东西凶悍与亲眼看到这东西的凶残相比,无疑后者更是让人面临的恐惧要更深得多。

四周浓郁的血腥气传来,那种腥甜的铁锈味儿让人闻之欲吐,棺材之中保全残命的几人此时骇怕得连怎么哭都忘了,瞪着一双眼,只看到一个黑瘦无肉,仿佛一层黑皮裹在骷髅架子上的脸庞探进了棺材里来,这是一张让人一看便心底发寒的脸,那双眼睛可怕的是眼白仍在,它戴着象征帝王权势的冕冠,那穿在丝线上的十二分五彩冕旒经历过多年时光,已经看不大出当初鲜艳的颜*了,可是随着这东西探头的举动,珠子却相互碰撞着,发出‘叮叮咚咚’清脆响亮的声音来。

那冕冠之上还沾着殷红的碎肉血沫儿,它嘴唇脸部的皮肤早已干裂寡黑,根本包不住那一口森然的牙齿,经历多年时光,它唇上稀稀落落的胡子竟然也还在,这会儿森白的牙齿裸露在外,刚刚因为见过血气的原因,大量还未被它吞下去的鲜血从它已经没有丰润嘴皮包裹的唇中滴落下来,有些滴落在棺材边沿,有几滴则是‘啪啪’的轻响着,滴到了躺在棺材最上头的百合脸上。

这些鲜血仿佛还带着余温一般,证明这鲜血的主人尚未死去多久时间,几滴血落在百合脸庞上时,顺着她脸庞往两边耳畔滚落下去,落进发鬓中时,便已经变得阴冷了起来,滚动间带起一股渗透入骨髓的轻痒,让百合身上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那黑瘦的东西伸手搭在了棺材上,黑*宽大的袖口已经有些腐烂了,上头沾了不少毛发鲜血,这东西脑袋朝棺材中探了过来,它一双眼白多过黑眼的眼睛中全是死气,没有半分光泽,这一近距离观看,更是让人魂飞胆散。

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得极慢,百合后背不停沁出冷汗,她进入棺材的时间迟了,躺在最上面,也就是说,她是面临死神最近的位置,这东西原本便凶残,有了血池中血水的滋养,再加上刚刚饮饱了生人血,使它更加凶悍。

她不一定是对手,生死关头之间,百合强行冷静下来,她尽力想让自己不要慌乱,只是身体本能的在这节骨眼上开始僵硬起来,她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体下文夫人心跳得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这东西已经近在眼前,那股死气扑面而来,甚至它头上的冕旒都已经垂到了她额头上,它张了张嘴,下一刻好像就要咬到百合脸上一般。

ps:第二更

分享到:

热门关注

popular

*标签

NEWSTAGS